神奇的大法 神奇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六岁,二零一零年,朋友给我妻子一本《转法轮》看,我笑着说,没有真的,什么都是假的,还看什么?!心里想,真是天方夜谭。

过了一段时间,一天中午,妻子要给我念《转法轮》听,我说,你念吧。她念了一会儿,我说不听了,我困了,就去睡觉。接着,做了一个梦,一个大佛在台上讲什么,下面很多和尚;还有穿着古装衣服的一些人在忙什么……醒来后,我跟家人说了这个梦,家人说,啊呀,你可能有缘份!从此以后,我也在思考,是不是真有佛?是不是真有神和鬼?于是我决定看一看这本书。

我看了一遍《转法轮》,觉的不错,是叫人做好人的一本书,接着又看了两遍。看完后,我给朋友去送书。我对这个大法还是懵懵懂懂的,也不太明白这个法到底是什么。我对朋友说,你还嘱咐我说不能间断、得一口气看完这本书,我也没有那些(干扰的)事,说啥时候看,就啥时候看,现在看完了,还给你吧。他说,我这儿还有书呢!给了我一套各地讲法,我回到家,一本一本的,很快就看完了。看完后,我明白了一个问题,噢!这大法还能长生不老,但是得做三件事救人。

从此,我就开始做三件事救人了,弄了个机器,自己学做小册子,晚上出去发,后来早晨,上集市上去发。刚开始心里也害怕,就想,要当神仙,就得做三件事救人。

我从小时候起,冥冥之中就盼望能长生不老。这一下就放不下了,感觉这就是天书。

在以后的修炼过程中,我经历了很多神奇的事。

(一)

那时,我也没怎么跟其他同修联系,一边看着书,一边还喝着酒。有一天中午,我做了一个梦,有一个大佛,拿着一个酒壶正在倒酒。我一看很高兴,心想这个酒肯定好喝,正准备迈進门槛去喝点,此时有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头顶把我定住了。我从梦境中惊醒,那股能量还在头上定着我呢!后来才悟到,那是大法师父不叫我進去喝,那肯定是魔演化的要毁我。

(二)

二零一二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我开着车,去工地干活,我从东向西走,正准备向南拐弯,看了看,一辆车也没有。我就啥也不知道了。后来才知道,一辆货车从右面副驾驶撞了过来,我出车祸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约二三十分钟),我醒了。我一看,地上有碎玻璃,心里想,难道是谁出车祸了?我活动活动,从车里钻出来,从后面转了一个圈,我一看,我的车从副驾驶那边被货车撞上了,直接把我挤过来了。

这时周围聚集的很多人都围过来了,肇事司机也过来了。刚才他以为我不行了,所以才没有敢靠前的。原来我拐弯时,从西边来了一辆货车,一下子就把我撞上了,我当场撞昏了,啥也不知道了。我的脸上被碎玻璃划破了,有血。我说,给我弄点水来,司机赶快给我拿毛巾擦了擦。

此时,处理事故的交警也来了,要送我上医院。我说,我不去,送我回家就行了。此时,肇事司机还在争论不是他的错,交警说,你行了吧!就这样人家也没找你,很好了!你还在说什么。

朋友把我接走,到了家里,我一头扎在床上,浑身痛的像散了骨头架子,而且前胸骨头凸了出来。孩子说上医院看看,我说不用你们管了,我炼炼功就好了。我头脑简单,也不多想,就学法、炼功,也深深的感谢大法师父保护了我,要不我就没命了。痛的睡不着觉,我就炼抱轮,就这样,一周我就好了。我就想,原来这个功一炼了,好像就不会轻易死了(命变硬了)。

(三)

二零一三年夏天的一个上午,八点多钟,我去海上干活,有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穿的像个西部牛仔,骑着一辆大摩托车,来到放水的闸门处,跨过隔离网進来了。我大声问他,你是干什么的?他操着一口南方口音说,我是抓蛇的,下了船,顺着蛇跑的道就过来了。说着话,就抓起了一条“七寸倒”蛇叫我看,接着就扔在袋子里了,那个地方是放水的必经之处。走到近前,我问他,你是从哪里来的?他说,我是从海南岛坐轮船来的,下午坐一点的轮船回去。我惊讶的说海上怎么会有蛇呢?他说,山上有毒,它们都下来了。

我还没缓过神来,接着他又走到下水池子的台阶旁,又抓了一条,让我看了看,又放進袋子里了,这也是下池子的必经之路。我的心怦怦跳,这不是演电影吧,这是真的吗?他又走到厕所边小屋的后面,掀起一块很大的空心砖,里面盘踞着一条蛇,象黄土一样的颜色。他右手拿着蛇,边走边和我说话。走着走着,那蛇就咬了他左手腕一口,接着他就倒下了,左手腕往上就变黑了。我说,快念“法轮大法好”。他说:你快去我摩托车上取水壶来,我有解药,我不怕。我快速取回水壶,递给他,他“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接着,黑的地方就慢慢变过来了。我松了一口气。他说,你这人挺好,我这是祖传秘方,是哪个哪个大师给我的。他要送给我,我说不要。他又叫我买,我也不要,我都谢绝了。我问他再有没有(蛇)了,他说再也没有了,就这三条。最后,我给他退了团。他说,今天我还得坐轮船回海南岛。

我被眼前这个事儿弄懵了,这不是在演电影吧?这人从哪里来?他怎么知道有三条蛇,而且一抓一个准儿。我接下来好些日子都有戒备心理,蛇的阴影还在脑子里播放。

后来我悟到了,这一定是大法师父派人来救我的,要是不修炼,就一命呜呼了!那三个地方都是干活的必经之地,随时都能要了命的。这大法太神奇了!

(四)

二零一五年诉江后,我的腰部肌肉疼痛,吃不下饭,不停的出气,像农村那个拖拉机出气筒,“突突、突突”不停的往出排气,声音还不小,不往下排大小便。痛的躺不下,也睡不着;肚子太饿了,只能趁排气慢一点的时候,赶紧抓点东西吃。我就学法、炼功,有时间就抱轮,有时痛的受不了,真想撞墙。心想自己的业力自己承受吧!就这样坚持着,有空就炼抱轮。有的同修过来,说帮我发正念,我说,不用,我自己发就行了。经历了一周的折腾,小便尿出了一块结石,这才知道是肾结石,师父给我消了一个大业,浑身轻松。谢谢师父!

(五)

二零一九年五月,我去同修那边回来,到家后,就感觉身子左边不太舒服,有点麻麻的。睡了一宿起来,我说身子左边不好使了,家里人还不相信,回来好好的,哪能不好使呢。接着左边出现脑血栓偏瘫的假相,心里就有点怨,怎么又来了,咋这么大的业力?手、脚都没劲,不听使唤了。腿也肿起来了,上厕所就找了根棍拄着,走路还划圈,浑身不舒服。

我躺在床上想:这偏瘫了咋办?反正上医院也不好使,炼功吧!能得多少就得多少吧。孩子回来要送我去医院看看,我说,你忙你的,我炼炼功就好了。手不听使唤,我就攥起筷子往嘴里扒拉着吃饭,我不听你的。左手发麻,一接触到东西就象触电一样,很难受,腿肿的老粗。我也不太多想,反正医院是治不好的,干脆就学法、炼功。

大约第三天,我用右手把左边胳膊抬起来抱轮,不一会儿,左边的手就动起来了,自己伸展、转动,有节奏的点胸前的穴道,到换动作的时候,就不动了;换成另一个抱轮动作之后,一会儿又动起来,一会儿左边的手又点头上的穴道。左手砍自己头,扇左边的脸(左边可能面瘫),打完之后,还挺舒服的,家里人觉的不可思议。我说,我的手根本就没劲,不是我动的,是自动调整的。同修来做客,也觉的不理解,同修说帮我发正念,我说不用,我自己发就行了。我知道那是师父给我调整。

我一天炼两遍功,炼“法轮周天法”时,脚下的凉气象电风扇在吹,呼呼的。就这样,逐渐扶着墙可以上厕所了。到了第五天,同修说机器不好使了,叫我去看看,家里人说能行吗?我说行。我扶着墙走出去,把左手搭在摩托车上,慢慢骑,出去了。

一周的时间,我基本就好了,师父替我承受的太多太多!也不知道我历史上欠了多少条人命,师父都替我承受了。

我要不修炼,早就不在人世了,遇到的哪一件事情都是来讨命的。三生有幸,遇到了万年不遇的法轮大法,遇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我是幸运的大法徒,我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世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