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正念 在大法中走向成熟

更新: 2022年05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我还是一名学生。在大法中修炼已有二十五年了,我也步入了中年。

(一)风雨欲来的痛苦煎熬

前年年底,单位书记反复找我,劝我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让我写所谓“三书”,说不写就会影响工作,影响孩子什么的。每次她找我之前,我身体就会感觉到那个阴性的场,同时身体出现跟以前曾经被邪恶绑架时很类似的不正确状态,心慌,小腹里发痒,身体有虚脱的感觉,思想中也压下来很多各种负面的幻象。后来,还有街道的人领着邪悟的人以及市里610的人来我单位,骚扰我,企图转化我。

在身体和思想被严重干扰时,我当时的正念也很弱,感觉思维有些断片儿,原本背过的法很费劲的想也想不起来,好不容易想起来也感觉很飘,想发正念思想也集中不起来,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一个硕大无比的碗的边缘,自己只是一个常人,只是用人的意志力在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内心感觉很煎熬很苦。

但慈悲的师父一直在利用身边的同修在鼓励我,给我指引方向,陪我一起多学法,多发正念,我也努力的向内找出自己的各种人心,在思想中清除它,行为上努力归正。

(二)反迫害不断归正

单位单独腾出一间办公室,让街道的人和邪悟的人来跟我谈话。科室负责人说是因为邪党开两会,要这么“学”两周。

回来跟小组的同修说,甲乙同修和丈夫同修都认为我不应该配合邪恶的迫害了。第一天是被骗的,第二天这不就是配合了邪恶的迫害吗?!就是不去上班了!坚决不能承认邪恶的迫害!周三早上,我给科室负责人和书记打电话告诉她们我身体不舒服请假。打电话中我一直剧烈频繁的咳嗽。她们说给一天假让我好好休息。丈夫说:感觉你心不正啊!我也感觉咋就打电话的时候剧烈咳嗽呢?他让我看看《各地讲法五》。因为我一直都没系统学过师父在各地的其他讲法。我开始认真的学这本法。我意识到自己不能主动承受迫害。

周三休息了,那周四我还是得去啊!甲乙同修再次提醒我,还是不应该去。我当时也知道同修说的对,可就是感觉做到又很难。同修告诉我也不要强为。继续学《各地讲法五》,我心里知道反迫害是对的,可还是下不了决心不去。平时很依赖丈夫同修,可要做决定这天晚上他上夜班。晚上接孩子时,我一下子睡过站了,到了那边的终点。第二天早上送孩子,居然坐反了车,又把我拉到了那边的终点。这是从来没有的。因为我们单位就跟孩子的学校一样得在中途下车,但如果去同修家学法就得在终点下车。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不要去上班,要去同修家学法。心中一下豁然开朗。

来到同修家,同修一点也不奇怪,说就知道我一定不会去的。我说我一直犹豫不决,是师父点化我了,我才决定不去上班了。结果同修甲一脸严肃的跟我说:“你不能老凭着感觉修啊!这没有根儿啊!应该守着这部法,凭着在法中悟到的法理修,这样才有根儿啊!”我恍然大悟,觉的同修说的真对啊!

我给书记和科室负责人发了同样一条消息,大致意思是,我自从上班这些年一直都身体健康,内心阳光,兢兢业业的好好工作,不计个人名利,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信仰的支撑。可是单位无端的找人跟我所谓的谈话,强迫我放弃信仰。给我带来很大的精神上的压力和身体上的不适。导致我吃不好,睡不好,频繁咳嗽,心慌,小腹不适,腹泻等,这都是以前没有的。我都几年没休工龄假了,我现在需要调整一下我的身心状态,我热爱我的工作,我会以更好的健康的状态回去继续努力工作。那天发完消息,没等她们回复,我就把手机关机,扔在家里,去学法小组学法去了。放下人心,做出了修炼人正确的选择,感觉一身轻松。

(三)主动讲清真相阴霾尽散

四月中旬的一天,那天是个星期五,书记在电话里跟我紧张的说,当天区政法委找到主管我们部门的局里负责人和我们单位的第一负责人及书记(后来得知中央政法委在我地区把我区抽为检查对象),说下个周一要送我去培训班(洗脑班),让我周六给她答复,如果可以签“三书”她们就尽量去申请看能不能不让我去洗脑班。周六我回复她一条信息,告诉她我不会签字,也不去洗脑班。

周一,我没去上班,在家静心多学法,发正念。周二早上我有了想去单位给负责人讲真相的想法。不能让众生以为大法弟子不去上班是不要工作了。大法弟子的行为不能成为阻碍众生得救的因素。我和丈夫先去了同修家集体发正念。可要去前,我一下子状态又不好了,全身无力,思维又有点断片儿。坐在车里,丈夫同修问我好几遍去不去了。当时我就是知道很多事情是有一个机缘成熟的问题的,我冥冥中感到就是应该今天去。我心一横说去吧。车子启动了,可我脑子里是空空的,也没有了怕的感觉。就是有些疲劳,感觉状态不咋好。一路上我在心里求师尊加持弟子能正念正行。我就想,我得走正走好这一步啊!

领导们开会,我开始没见到院长,分别见到科室负责人和另几个同事,我抓紧时间跟她们讲我为啥没上班。科室负责人为了保护我,劝我先请一个星期工龄假。领我去人事科找人打印请假单子。她给我签好字后,让我去找我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和书记分别签字。这个部门负责人没在,屋里其他人给她打电话,我听见她说不给假。我转身要走,她说啥也让我等负责人回来,我一想,这小孩是想听真相吧!我就开始跟她讲,那个部门负责人一回来就跟我解释为啥不给我假。我当面把那张请假的单子撕碎了(当时心里有点不高兴了,行为上也有点过激)我意识到,请工龄假好像不咋正啊!我得上楼去找院长堂堂正正讲清真相。

门关着,我敲了几下,没动静。发现旁边屋子里坐个人,吃饭呢(其实这个人就是院长,只是她没戴眼镜,头发扎起来了,五官面貌我以前也没仔细瞅过。)。我以为她是保洁的呢,就问她知不知道院长在不在。她态度挺冲的,问我干啥。我想她可能就是院长本人吧?我说:“抱歉,我没认出来是您。我有一些话想找您说,您先吃饭吧,我去外边等您。”这时,财会科长从里边出来也坐在院长对面吃饭。院长没有让我出去,说:“有啥话你就在这儿讲吧!”

我就开始讲我得法前后的巨大变化,讲理解领导所承受的压力,讲我为啥不上班。还没有讲完,她变的非常激动,说了很多政治色彩很浓的说辞,还说国家公职人员没有这点政治觉悟就不配干这个工作,认为迫害有理,还用金刚经中的什么话表示我跟她说这些都進不了她心里。态度更加强硬,情绪也很激动。与此同时,她吃完了,让我跟她去办公室。她越说越生气,我在心里默默发正念,清除院长背后阻碍她听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及邪恶因素,求师尊加持我的正念。她说到激动的地方,居然破口大骂师父。我当时一下子就感觉自己的慈悲心出来了,特别想哭,不是为自己,是为了众生!不能叫邪恶毁灭众生啊!她因为头脑中灌输了太多邪党恶毒的谎言才这样的!甚至面目都有些狰狞,大声问我究竟想干什么?我满怀慈悲的跟她说:“我不想改变您的信仰,更没想让您跟我一样,我只想把我知道的事实真相讲给您听,让您看清脚下的路,做出正确的抉择。”

“从上班以来,我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无论在哪个岗位都是比别人承担的工作多,甚至一个人干出三四个人的工作量。不是因为我傻,是因为修炼法轮功,道德高尚,做事都为别人着想。我在单位,在家里,在社会上,在哪里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遇事都积极乐观,浑身充满正能量,对国家社会和家庭都起到好的作用。书记打电话说要送我去洗脑班,我才不来上班的,我不来上班不是我不热爱我的工作,相反我特别热爱我的工作;我不来上班不是我对家庭对孩子不负责任,相反我在实际中对家庭对孩子比一般人都负责。我这么一个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都有益的好人,要把我转化成什么样呢?洗脑班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有很多学员从里边出来后,被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失去了正常的思维,有的肢体被打毒针导致伤残,甚至还有的被酷刑折磨致死。所以我不能配合这对我强加的一切迫害。请您设想一下,我没有了健康理性的思维,我拿什么工作;我没有了健全的肢体,我拿什么工作;我没有了生命,我拿什么工作?”

后来我还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藏字石,文革,枪口抬高一寸,东南亚海啸等真相。过程中她没再说一句话,就安静的听完我讲的真相。临走时我说:“我习惯于把医院当作我的第二个家,您就是这家的家长,今天我来,一个就是想表达我内心对您承受压力的理解,对您曾经给我所有的帮助和照顾的感激;再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我要把我知道的真相讲给您听,因为上边总会有这样那样的要求或规定,但我们自己心里得有数啊!不能当迫害好人的始作俑者,否则自己和家人都会跟着遭殃。总之就是希望您越好我才越高兴。衷心的祝愿您能有好的未来。打扰您休息了,您再睡一会吧!”

过程中在师尊的巨大加持下,我一直心怀慈悲,语气平和,头脑清醒,智慧源源不断。当我走到门口时,我听到她哽咽了,有想哭的感觉,轻轻的跟我说了一句:“谢谢。”这一句真心的谢谢,让我也非常的感动,我知道是师父赋予我的慈悲的力量打开了这个生命的记忆,我为她的得救而高兴。我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师父的加持,“谢谢师父!”

我在家休了一个星期,周五晚,科室负责人通知我,说下周一上班吧。我明白是院长明白真相后做出了生命正确的善良的抉择。讲真相真是一把万能钥匙,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讲真相可以不被别人的负面情绪带动。争取以后会越做越好。

(四)向内找 去掉人心

说起来真是惭愧,我也是得法比较早的老弟子。可这一路走来,尤其是疫情期间这一年,实在是差劲儿啊!向内找,主要找到以下执着:

(1)求安逸

因为不精進,学法炼功都不能保证,不知不觉看起了手机,主意识也不强,整天迷迷糊糊的。因为水龙头忘记关了,早上起床把脚趾挫伤了,在家修了一百多天,也没利用这时间多学法,整天还是老睡觉,看手机,完全忘记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

(2)有为

疫情这一年,由于求安逸,放松了对自己的修炼,在被旧势力放大的人心的带动下,做了很多错事。科室评优,说服一个人放弃了想争取的想法,鼓励另一个人去争取。还有一件很错的事就是,科室负责人找我去跟科里一个疫情期间半年没上班的同事谈,告诉她上边有文件说半年以上没上班的人不给发十三薪了,嘱咐她不要去告状,否则单位就决定处分她了,还说如果她不上告,可以趁着这机会跟单位说给她安排一个好的岗位。因为负责人跟我反复说了一个星期了,说错过这当口就没法给那个同事安排岗位了。我就去找那个同事谈了。结果当时她还没咋不乐意,可到了第二天晚上,给我发了很多谩骂指责威胁恐吓的语音,甚至还说些打打杀杀的让人听了比较悚然的话。不学法就是很糊涂啊!咋能犯这错误呢!这也都是在显示心和欢喜心的支配下干的。管了不应该管的事,没守德,还造了业。

(3)不修口

因为学法少,经常守不住心性,在各种人心的带动下说了很多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话。

(4)共产邪灵和党文化的因素

同修说我有棱角,我发现是共产邪灵的那种狠恶斗的东西,平时会表现在言行思想中。还有在兢兢业业的工作背后却隐藏着无意中行为上在配合邪党的工作。

(5)对正法修炼认识不清楚

还陷在个人修炼中,没有根本上认清正法修炼的意义。

(五)加强自身修炼,发愿勇猛精進

(1)加强自身修炼,脱胎换骨

在这之前,学法炼功很少很少总是不能坚持,只知道遇事向内找,修自己。这段时间,在小组同修和家人同修的陪伴和督促下,基本上保证了每天的学法,炼功(有时也仍有偶然落下的时候)。

在发生这件事之前,走路都感觉腿很沉,上楼就更是累的够呛,在这段时间里,感觉身体不断的净化,不断的净化。现在身体感觉很轻盈通透。

原来从生完孩子后,有十多年了,就感觉嗓子眼儿那儿有异物感,尤其吃不了生的绿叶蔬菜,尤其象香菜那种丝丝络络的更是到嗓子那就恶心咽不下去。现在那种异物感消失了,什么都可以吃了。

饮食习惯改变了,以前很能吃肉,现在不吃也不想,吃了有时就不断会排出很臭的气体。以前不喜欢吃蔬菜,现在吃蔬菜感觉很舒服。

(2)发愿勇猛精進

在学法中,发现自己以前就像师父在法中说的:“其实还有一些学员他的人心不是修去了,是被吓住了,吓的他不敢乱来了,环境稍有宽松他还要乱来。”[1]

我现在明白,无论环境什么样,修炼的路上都得象雄狮一样勇猛精進才行。所以我发愿,在这未来所剩不多的路上一定要一直勇猛精進直至圆满。请求师尊加持弟子的正念。

(六)同修们整体配合,无私付出

从知道单位骚扰我开始,所有知道的同修都在全力的配合,无私的付出。甲、乙夫妻同修主动来我家跟我们集体学法,后来孩子开学后,又改去他们家学法。连续近两周的时间,同修甲在我萎靡不振,吃不下饭时,每天生活上细致耐心的照顾我,又陪我大量学法,多发正念,在法理上跟我交流切磋。不断的鼓励我,支持我。同修乙得知单位伙同街道,610 人员骚扰我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去同修家,把消息告诉同修,并上网曝光。他自己也比以前更加精進,原来三十分钟的抱轮都不能每天坚持,在那段时间就开始抱轮一个小时了,每天跟甲同修一起早起炼功。上班期间也抽出自己早上和中午时间多学法,跟上我们整体学法的進程。

丈夫同修每天跟我一起炼功,发正念,从小组回家跟我继续学各地讲法。及时帮我指出不足,在法理上跟我切磋,鼓励我,支持我。

女儿同修也开始主动要求自己读《转法轮》。第一次主动跟我发十二点的正念。自己立掌第一次没倒自己也很高兴。有一天回来开心的跟我说,前一天晚上睡不着觉,自己默默的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结果当天上学十四个小时居然一点也没困。过程中,她也一直鼓励我,支持我。高二最后一次期末考试比上一次提高了七十多分。

其他的很多同修们,得知消息后,就一直帮我发正念加持我正念正行。还有一些同修不断用站内信箱给我写信鼓励我。这些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所以,过程中,我点点滴滴的提高,每一步的迈出,都浸透着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洪恩浩荡!也浸透着同修们的无私辛苦的付出!

真心感谢同修们的辛苦付出!这让我们真正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邪恶的迫害终究不会得逞,大法弟子们却在这场正邪大战中炼就的更加成熟了。每一个参与这场战役的同修都明显感觉到过程中师尊给予了巨大的加持,就好象把我们整体拔起来一大截,又推了我们一程。修炼从此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

结语:

大法弟子修炼路上遇到的事,真的都是好事。不管邪恶表现的如何疯狂,都只是灭亡前的回光返照。无论感觉多么糟糕多么煎熬的事情,只要始终坚守住正念,对师父对大法坚定不移,最终的结果都一定是邪恶被销毁、众生得到救度、大法弟子提高升华,在大法中走向成熟。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您为弟子们、为众生、为未来的新宇所付出和承受的一切!弟子无以为报,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期盼早日满载众生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