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一出 魔难消除

更新: 2022年05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这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中,每时每刻都离不开师尊的保护,师尊给予我的太多太多,不但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还净化了我的心灵,更给了一个完美的家。我发自内心告诉世上所有的生命们,我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因为在这道德低下、人心不古的时代、在这世间纷乱和天灾人祸降临的时刻,李洪志师尊给宇宙所有的生命们传出了,能使生命返本归真的大法,而我得到了,所以我是最幸运的生命。

当我一走入大法的修炼大门,师尊洪大慈悲和大法博大的法理就使我定下了一念,要坚修到底,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好像这就是我要找的,的确如此,经过学法炼功,体悟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珍贵,从不敢松懈。我第一天去炼功点炼功,听同修念法我虽然没听懂多少,可我就感觉好,学完法,同修教动作,虽没有完全学会,可身体非常舒服和轻松,从此我的人生观完全改变了,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与幸福,感觉自己是最有福的人。同时我也懂得了学大法的重要。

我每天除了地里的活家里的活干完后,把一切时间都用在学法,除了学念,有时间就背法,《论语》、《洪吟》很快就背下来了,又接着背师父发表的每篇经文。那时候睡觉很少,在炼功点回来已经十一点多了,还和丈夫学法炼功,就这样学法打下了基础。在大法与大法弟子被严酷迫害时,我修大法心从来没有动摇过。有法做指导和师尊的保护,闯过了一次一次的关难。

下面谈一谈我怎样闯过生死关,仅举两例,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一)

那是在二零零零年临近两会时,我与两位同修一起被绑架到镇政府,非法关押。当有家人来看我们时,说村书记在大街上大嚷大叫,如果她们三个还炼,找十个大小伙子轮奸她们。当听到这话时,我们三人心中真的好难受,不是听到骂我们不好受,而是听他说出此话难受。因为他知道大法好,也知道学大法的人都是在做好人。其实他也是个受益者,那时交公粮时是大队干部们特别难完成任务的事。当我们学大法后,都主动先交、而且还主动交好的,在我们炼功人的带动下,很快就完成了任务,村里打架骂人的也少了。当时他也很感动,主动的把大队里的钥匙给我们,让我们上大队的大院里炼功。大法刚一被迫害,他就说出此话,对他不好。所以我们三人商量给他写一封信,说明真相,让他不要对大法犯罪。

就在我们三人正写此信的时候,镇书记和镇长进来了,一看我们还敢写信,就把我们三人叫到他们的办公室,那时正是十二点多钟,职工们都下班了,镇里没有人,就书记和镇长还有一个副书记,当时就对我们谩骂,还出手就打。我看到他们那疯狂的样,为了不叫那两个同修挨打,因为当时他们家人都不怎么支持,我就把一切承担起来了。他们三个人一听是我主张写的,就气急败坏的,一拥齐上,有一个拽起我的头发转圈,有一个拿着很粗的棒子劈头盖脸的往我身上打,有一个穿着皮鞋连踢带踹。当时我的头发拽下来很多,办公室的地上到处都飞落着头发。有一脚踢到我太阳穴上,当时脑袋一晕就躺到地上,这样他们还不罢休,还要打,那两个同修挡住不让打了,说再别打了人已经不行了,那时我还有一点意识,就听有一个人说,装什么蒜,死了把她拖出去倒上汽油点天灯。在两位同修极力的劝阻下,他们才停止毒打。那时我已是遍体鳞伤,头发纷乱,他们俩把我扶上三楼把我们关押在会议室,把我扶到大椅子上躺下后,全身疼痛难忍,好像有人往出抽筋那样的疼痛。当时还有微微的那么一念,人死时就那么痛苦啊!后来就一点意识没有了,当时在押的同修有八九个人吧!她们都吓坏了,也不知怎么做,因为当时也不知道发正念,一天一宿听同修们说有时我嚷出来的都不是我的声音,我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在二十四小时过后,也就是第二天的十二点多钟吧,我猛然坐起,起来之后,下地就梳头洗脸,跟好人一样了,同修都感到惊奇。其实就在我起来的那一刻前,我恍惚时出了那么一念,我这是干什么,我这是证实法吗?我这样怎能证实好法,不行我得起来证实法,心一想就起来了,象一个正常人一样。书记镇长又从门缝看我,突然跟好人一样了,其实在这一天一宿中,同修说镇长和书记来了好几次,可能也吓坏了,怕出人命,看我一下子好了,再也没来。

不一会我丈夫就来看我,我把这一天一宿的事告诉他,如果没有师尊保护,今天你可能就看不到我了,是师尊救了我,为我承受了这一切。我丈夫听后,要去找他们,我说我已经没事了不要找麻烦了,那时的心性就是那个层次,后来悟到,当时应该找他们,为了不让他们再做坏事,找他们是对他们好,可当时没有悟到。

一个副书记当时就遭了报应,也不知身体哪块有病,就在办公室输上液了,可能自己也知道遭报了,出于良知和自责吧,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问我恨他不?我告诉他,我不恨你,我师父教导我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们要按着真、善、忍做好人,不管你们怎么对我,我都无怨无悔。但是你不要再干这样的事了,你这属于自害,他说他知道。当时我们谈了很多,他还说以后要有什么事情和困难一定要找他。

我深深知道我有慈悲的师父,就那么为证实法的一念,师父就把我的难承受了,并给我了一个崭新的生命,我还有什么可怨的呢!

(二)

还是二零零零年快到“七·二零”时,我和那两个同修再一次被绑架到镇政府非法关押,后转到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也就是腊月二十七八快过年时,突然我身体出现了发高烧,那时也不知烧了多少度,听同修们说我的脸由红变紫又变青,当时一起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们也不知道怎么样能帮我,把我从地铺转到炕上,当时烧的我直哆嗦,和同修们一起炼功都站不住,拘留所的看守们都害怕了。

当时我已经快承受到极点了,同时也不断的向内找,是哪颗心放不下呀,导致身体出现问题?是对丈夫还是两个幼小的儿子亲情放不下,因为我已经被非法关押半年了,两个儿子没人照顾,快过年了,孩子吃什么,穿什么呀!是动过这念。当时又想,我有师父,师父一定会看护他们的。想了很多,找了很多,好像都不是根源,后来猛然出了一念,师父不会让弟子带着病业证实法的,身体出现的病业状态,不是师父要的,心想既然不是师父要的,那我也不要。就这么一念,身体立刻就好了,没有难受和病业的感觉了。

当时我知道我悟对了,师父又一次给我消除了这一难,又给了我一次新生,我的心情愉悦,身体轻松。当时感恩师父的心情无以言表,真正体悟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弟子。

我刚过了这一关,随后就是江泽民流氓集团为了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导演了一场天安门自焚伪案,县政法委610在拘留所组织让我们被非法关押的学员们看自焚视频,看完后要每个人都写心得体会。他们发给我们每个人笔和纸,把我们都分开各写各的。当时我们同时都写出这不是我们炼功人所为,我们炼功有明文规定不能杀生,自杀也是犯罪,也有写出自焚的漏洞,但没有写的那么全面,等拿上去他们一看,每个同修都写出了自焚不是炼法轮功的人所为。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和我们提起天安门自焚的事,可能他们也明白了。

在我写稿子之前不长的时间,我不到七岁的孙子身上出现了两次奇迹,有一天他正在床上蹦着玩耍,蹦着蹦着不小心,一下子头撞到墙上,当时就听“铛”的一声,他立刻就抱着头就喊了一声好疼,刚要哭,一看我正学法哪,立即就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刚喊了两次,他自己就说:唉,好了,不疼。我跟他说是师父救了你吧,快谢谢师父吧,他赶紧说谢谢师父。还有一次他吃鸡腿可能骨头硌了牙,疼的他两只手捂着嘴哭,嘴还嚷着我牙好疼,我跟他说: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他疼的也不想念,我四岁多的小孙子,看他哥哥疼的直哭,就跑到师父的法像前,跪下就给师父磕头,磕完头,两只小手合十,看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救救我哥哥吧,我哥哥牙疼说了几遍。回到客厅看哥哥还哭,就又回到师父法像前磕头,还是两只小手合十说:师父救救我哥哥吧。正说着哪,他哥的牙就不疼了,一看哥哥不哭了,跟他哥哥说:还是我给你求师父,师父救了你吧!

是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谁信谁有福,谁诚信敬念谁受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