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茂名市麦伟莲长期遭610、警察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60岁的法轮功学员麦伟莲,长期遭610迫害,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遭非法劳教、判刑迫害,家庭破散,遭受不断的骚扰、威胁、抄家绑架。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一日,她再次被绑架、非法拘留十多天。

麦伟莲一九六二年出生,电白区水东镇人。修炼法轮功之前,她是个多病多痛的人,患有咽喉炎、胃痛病、肠炎等病,经常胃痛,拉肚子;患牙周炎近二十年,牙齿经常出血。还有常年咳嗽、干咳,特别是夜间咳嗽得不能睡。尤其是在三岁那年不慎溺水,差点被淹死,身体留下后遗症,落下一些不良症状,真是苦不堪言,找不到出路。

一九九八年正月初二,麦伟莲有幸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准则要求自己,修心性,不断地去掉不好的思想,做一个有道德高尚的人,身体不知不觉的就好了,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心身受益无穷。麦伟莲和丈夫养育四个孩子,两个女儿,两个儿子,也很听话,幸福的家庭其乐融融。

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以后,麦伟莲幸福和睦的家庭被迫害得家离子散,有家不能归。一九九九年九月,那行管区邓稷珊等两人到麦伟莲骚扰,并威胁恐吓、强迫麦伟莲不准修炼法轮功,强取照片,强迫签名。

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下午约三点,茂名市610办公室人员、电白县公安局镇保股长阮忠、谢戈、朱娟等十多人闯入麦伟莲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银行存折二本(其中一本存折有四千元),录音机、大法书籍等一大批,并绑架麦伟莲到电白县公安局办公室三楼(即国保大队)非法拘禁20多个小时,整个夜晚不准她睡觉。二十六日把她劫持到电白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强迫拍照取证,强迫她做劳工。五个月后非法劳教她二年,同年七月把她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麦伟莲被非法关押在三水劳教所三大队,在被迫害期间,被强迫做劳工,被强迫抽血三次,被关入禁闭室约十五天,受尽人间地狱折磨。到期满后,不放麦伟莲回家,直到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才放她回家。

无家可归

麦伟莲从三水劳教所回到家后,家已经变了样,丈夫已经有外遇。麦伟莲回家后,电白县陈村派出所等人不断地上门骚扰、威胁恐吓、跟踪,把四个孩子吓得讲不出话来。孩子们经常半夜三更睡不着觉,大哭、做噩梦,幻觉中警察又来抓妈妈了。大女儿曾被吓得生理失调,在精神的压力下她生病了,在麦伟莲被非法关押在三水劳教期间,大女儿病情越来越严重、恶化,一直寻医问药,中医、西医、土方土法都用过,并到多家医院求医都未见效,最后,麦伟莲丈夫带女儿到广州医院花了二万元,很长一段时间才正常过来。

在这种高压的日子里,麦伟莲无法正常工作生活,无法照顾小孩。而丈夫在不理性的心理作用下,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把麦伟莲赶出家门。麦伟莲被迫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只好去姐姐麦莲英家逗留。姐姐麦莲英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份被绑架到电白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年后,又被劫持到茂名洗脑班禁闭迫害一年之久。两年的残酷迫害,导致麦莲英精神失常,不懂人言,全身瘫痪,无法自理生活,长期睡在一张硬椅上。麦伟莲只可在姐姐家一边照顾姐姐、一边带姐姐学法炼功。

有一天,麦伟莲的丈夫突然闯进麦伟莲姐姐家打麦伟莲,开拳打麦伟莲脑袋、头部、脸部、眼部和鼻部,用力真的是往死里打,麦伟莲顿时就感到天昏地暗,不省人事,眼血喷射。麦伟莲的丈夫不把她当人,毫无人性,强迫离婚;否则,看见麦伟莲一次就打一次。他曾多次要麦伟莲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当时孩子还小,又收受到父亲的压力,不敢劝阻他们父亲的行为与做法。后来,丈夫起诉到法院,法院传呼麦伟莲办离婚手续。麦伟莲无法摆脱丈夫的欺负和野蛮,只好到法院去讲明真相。麦伟莲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没有罪,我决不签字离婚,就离开了法院。

为了生活,麦伟莲找到一份工作,为了方便照顾姐姐,在姐姐家附近与同修共租一间危房度日。

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晚上九时,麦伟莲被茂名市电白610主任肖雄、电白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岑勋、国保副队长车洪、股长阮忠等十几人非法闯入麦伟莲在水东租住屋里非法抄家,抢走现金13600多元、VCD影碟机一台、大法书籍一批、私人用品一批。同时,将麦伟莲和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刘庆伟、洪美芳、潘桂辉,还有刚学会走路的姐姐麦莲英绑架到水东派出所非法拘禁,警察见麦莲英行走困难,三个小时后叫麦莲英的儿子过来接回家。

第二天,八月七日,麦伟莲被劫持到茂名市洗脑班,非法禁闭54天。麦伟莲被洗脑班迫害得身体出现胃疼严重、吃不下饭,出现呕吐的现象。在洗脑班期间,茂名610、电白县610、派出所、国保等人员多次非法审讯她,三名不知身份的人强行按压住麦伟莲的身、手,强迫签名取证。

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把麦伟莲从茂名市洗脑班劫持到电白县第一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这段时间,麦伟莲的亲朋好友为了营救她,多次到电白县公安局、国保、610办公室要求无条件放人,遭到上述单位辱骂、恐吓、驱赶,同时禁止亲人接见,致使家人担惊受怕。

而麦伟莲的姐姐行走不方便,体弱多病,受到这次恐吓后,警察为了知道麦伟莲租住的房东是谁,水东派出所恶警诱骗麦伟莲的姐姐,将其抬上车到水东派出所非法审问,审完后再抬回。致使麦伟莲的姐姐受到更大的惊吓。警察找到房东后,恐吓房东不准租房给炼法轮功的学员,而那间危房在麦伟莲入住之前,已经重新装修一次。在麦伟莲被绑架之后,房东受到610、警察的压力曾多次要求还住在那间房的法轮功学员搬走。

麦伟莲被电白区610构陷到电白法院。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3点,麦伟莲、刘庆伟在电白县水东镇法院刑庭被非法开庭,庭长:陈国权,审判长:林明,陪审员:杨成安、欧合。在法庭里,亲属终于见上几个月没见过面的亲人。刘庆伟骨瘦如柴,而脸肿大(疑是大三阳所至);麦伟莲身体又瘦又黑。亲属要求当庭无条件放人,没得到回应。之后,麦伟莲被判刑三年,刘庆伟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麦伟莲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四监区迫害。在四监区迫害期间,监狱警察强迫麦伟莲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强迫麦伟莲写骂法轮功的话,否则,就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觉、各种酷刑等折磨法轮功学员。在这样威逼利诱的邪恶环境中,麦伟莲身心受到极度的创伤、精神崩溃了,内心背负沉重的压力,身体状况日剧下降,旧病复发,每天都在煎熬中度日。

二零一四年二月五日,麦伟莲死里逃生的被释放了,孩子也长大了,想把麦伟莲接回家,麦伟莲的丈夫狠骂孩子,要砍孩子的手指,孩子只好把麦伟莲接到电白旅店住。人海茫茫,麦伟莲何去何从!饱受人间的痛苦,带着一身病态的麦伟莲只好投奔朋友。孩子把麦伟莲带去电白沙琅医院看病,电白县610肖雄,股长阮忠,派出所等十多人又到沙琅恐吓。这时钱也花完了,病又没有治好,真是生不如死,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麦伟莲重新走回修炼法轮大法了。

麦伟莲重新走回修炼后,以真、善、忍的准则做好人、修心性,放下了对丈夫的怨气,静心炼功,很快身体状况好转,恢复了健康。麦伟莲从内心里无限感恩师尊再次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持续的迫害

一个柔弱、善良、贤妻良母的女子遭迫害,被丈夫赶出家门后,租房、靠做家政、小工为生,生活得不易。可是,电白610人员从来都没有放松对麦伟莲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上午九点多,电白区国保局陆尚辉(当时一便衣指着他,误导大家说:这位是陈主任,就是陈昌兴“610的头目”)带领十几个人,其中有几个穿警服,也有些是便衣,气势汹汹闯进法轮功学员廖玉英老人家里。当时,麦伟莲帮廖婆婆(83岁)搞卫生,还有一位去帮提水的法轮功学员黄英莲在廖婆婆家里。陆尚辉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指使手下楼上楼下四处乱翻,其中一个便衣一脚踹开房门,把廖玉英私人物品:几十本法轮功书籍全部抢走;这时刚好崔芬来探望廖婆婆,警察也把她带走。警察抢了黄英莲的手提电脑,接着又去她家抄家,抢走几十本法轮功书籍,并把麦伟莲、黄英莲和崔芬强制绑架到大衙派出所非法审问。

在派出所,几位法轮功学员受到威胁恐吓,要她们写“保证”七月份不能离开电白、不能出去散发传单等。在无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中共警察非法抄了麦伟莲的租住房屋。麦伟莲居无所定,又无家可归,重新租住房屋。但是,都给电白610人员监控到,麦伟莲几次险些被绑架。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茂名市电白区林头镇政府干部、林头派出所几个警察命令大衙居委会人员陈宗志、卢其存等四人带路,有的穿警服,有的不穿,还有几个女人,一行十几个人(门外还有十来人)闯到林头镇大衙社区廖玉英家围捕抢劫。廖玉英不开门,警察用钳子撬开锁,疯狂闯入。

当时在家的有廖玉英、廖玉英的儿媳雇来照顾廖玉英的法轮功学员麦伟莲、买菜顺路去廖玉英家坐坐的法轮功学员邓玉莲,还有一位未修炼法轮功的老奶奶,也像平常一样去买菜路过时会进来坐坐聊天。警察闯入后象强盗一样乱翻,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的法像,然后把她们四个带走,还换上新锁锁了大门。

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居委会一个人又带穿着警服的一个人来抄家,所有角落都翻透,所有与大法有关的物品都洗劫一空,老奶奶身上买菜剩下的真相币也被抢走了。据邻居们说,这帮人提了好几袋东西和一箱子出来。当时很多常人围观评论:“这帮人真是强盗,一定要控告他们!”

麦伟莲被关在林头派出所的第三天,被绑架到茂名化州市拘留所拘留十天。家属聘请律师维权,家属请律师给麦伟莲存了100元钱(有收据),化州拘留居然说,没有收到。

五月二日上午,家属去接人,拘留所不放人,说明天才到期。五月三日上午,家属去拘留所接到麦伟莲,可是,拘留所不给她释放证,说给林头派出所。化州拘留所超期关押麦伟莲、邓玉琼一天,家属请律师给麦伟莲、邓玉琼各存了100元钱,化州拘留所居然说,没有收到,又不给她们释放证。一个执法拘留所却不讲法律,这是一个法治国家吗?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