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面对“清零” 五次讲真相救人

更新: 2022年05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八日】二零二零年三月份我们得知本地区区委秘密召开会议,要对本地区的大法弟子進行“清零”行动,据说是邪党中央的命令,全国性的,由各基层一直到区政法委,层层参与。在瘟疫席卷中华大地之际,邪党还有精力迫害大法弟子。我悟到正法到了尾声,人类已经开始大淘汰了,这部分众生利用这种形式来听真相来了,我们应该利用这次机会大面积的讲清真相、广救众生。

于是我和本地的同修切磋我对此事的看法,大多数同修不认同,他们认为即使听真相也不允许采取这种方式,他们认为这是迫害。我悟到我们和众生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这么大面积的骚扰能说是偶然的吗?层层参与正好是层层众生听真相的机会。再说平时还不容易接触到这部分人,也没那么大的正念去找他们讲真相,他们找上门来,这不大大的降低了我们救度他们的难度吗?

也许是我的愿望使然,他们找了我五次,共有九个人听了真相。过程中也有同修问我:“你觉得他们是来听真相的吗?”言外之意他们是转化你来的,这是你求的。我不为所动,守住正念,来的都是有缘人。师父也在梦中鼓励我,就在他们找了我三次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看到一个壁柜里有一堆乱放着的作业本,而我的本就在最上面。我拿起我的作业本翻开一看,啊,是英语作业,首页上大大的写了一个“好”字,再往后翻一页一页全是红勾。这个梦更增加了我的正念。

下面我把这五次讲真相的片段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一次:我们没有骚扰,是来买货的

一天上午村委会的人领了三个乡政府的人来到我的店铺,其中一人说:“我们是乡政府的。想和你说点事。”这时我已经知道他们的来意,就说:“什么事你说吧。”他说:“我们就是告诉你一下,不要出去做危害社会的事,现在社会很复杂,国外……”我打断了他的话,说:“你不要和我说这些,我从来不做危害社会的事。”

他说:“姐,你是不是炼法轮功?”我说:“我不回答你这个问题,信仰自由,我可以炼也可以不炼。”他说:“信仰自由,不用你回答。”我问他们:“法轮功都做什么坏事了,你给我举个例子。”他摆着手说:“没有,没有。”我说:“那你们找我干什么?”村委会的人说:“不是只找你一个人,咱们村炼过法轮功的人都要找。”我又反问村委会的人:“哥,你告诉他们我对咱们村有什么危害吗?我对家庭有什么危害吗?”他说:“没有,没有。”

我说:“法轮功是冤枉的,你们不要跟着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他们说:“没有迫害,没有迫害。”我说:“你们在犯法,知不知道?”其中一人说:“我们怎么就犯法了呢?”我说:”你们以政府官员的身份来找我,就是对我的骚扰。”其中一人举着手里的插座说:“没有骚扰,我们是来买货的。”(在这过程中有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和我丈夫买了一个电源插座。)说完,他们就慌忙的离开了我的店铺,上车时有一个人友好的和我说:“姐,我们走了。”我本想好好给他们讲一讲真相,他们就这样慌慌张张的走了,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觉的又惋惜又可笑。

第二次:有时间我再和你探讨

有三个人来到我的店铺,其中一个人买了点货,之后他说:“姐,还有点事,我们是咱们乡政府的,我叫王明(化名)。”我立刻明白他们是干什么的了。我想又是有缘人,心里求师父给我慈悲与智慧,我要救他们,多好的机会,于是说:“什么事你说吧。”他不好意思的说:“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探讨探讨,因为我是练xx气功的,练功对身体确实有好处。”他就开始介绍他的功如何如何练,会出现什么状态,然后让我谈谈炼法轮功的感受。

我告诉他:炼法轮功主要是修心性,提高人的思想境界,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再加上辅助的动作达到身心健康。他说,“我想不管炼什么功,也不能反对共产党,你反对它,它能不镇压你吗?”我说:“不是我们反对共产党,是共产党迫害在前,我们反迫害在后。你说孔子反对共产党没有,他都不在世两千多年了,不是也被共产党打倒了吗?所以共产党打倒的不一定是反对它的人,也不一定是坏人。你回过头来想一想,从共产党执政以来搞的哪次运动不是冤假错案。过去打倒地主、资本家,他们的资产都是祖祖辈辈辛辛苦苦攒下的家业何罪之有;那些右派都是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他们敢于说真话就被打倒;八九年六月四日血洗天安门广场,多少莘莘学子被残害,那都是国家的栋梁;九九年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共产党的罪恶罄竹难书。”

我又告诉他,人有信仰、知道善恶有报,就会约束自己的行为,社会就会稳定。他说国外的宗教战争也很多,也不稳定。我说,咱们中国儒、释、道同时流传,和睦相处,交相辉映留下了灿烂的传统文化。后来我们又谈到宗教、历史、传统、老子的《道德经》、孔子的儒家思想,他各方面的知识确实很多。

他象遇到了知己侃侃而谈,他自己也说,不管你说哪方面的我都能和你谈的来。我说,你书确实读的挺多,人也聪明善良,但是你所认识的是在一个框框里,还不够理性。他一脸茫然自语道:“一个框框里。”我说:“是的,共产党设的框框,你对历史和传统的认识都是被共产党歪曲了的。”他若有所思。过程中只有王明一个人和我聊,那两个人只是默默的听,很显然他俩是陪绑的,王明是主要人物。我们说的热闹的时候,他们说他俩谈的挺投缘。临走时王明说:“姐,咱们今天就说到这儿,有时间我再和你探讨。”

第三次:你要认清形势给自己留后路

这次王明一个人来了,他是以买货的名义来的,买了好多货,还和其他顾客说我家的货质量确实不错,他好多年前从我家买的灯现在还用的好好的。我抓住机会再给他讲真相。他说:“我知道你们好,共产党是做了一些错事,但是整体上是不错的,还是得民心的,得民心者得天下嘛。你看咱们国家现在多强大。”我说:“共产党并不得民心……”他说:“你们师父不是跑到美国去了,不要被反华势力利用,他们凭什么管我们国家的事。”我说:“你这说法不对,人家国外声援法轮功,是因为法轮功在中国遭受到了非人的迫害,那是人道主义援助。咱们打个比方,你看到隔壁的媳妇受到家暴了,你出面制止,能说你是管别人家的事吗?或者说你和隔壁的媳妇有勾结,能这样认识吗?再比如,那家的儿子把父亲杀了,你看法律介入不介入?你能说这是我家的事法律管不着吗?还有我们师父也不是跑到美国,共产党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们师父九五年就出国了,佛法不能只传给中国人,要传给全世界。”

我又说:“你可别被共产党欺骗参与迫害法轮功,迫害不得人心,上面都是两个声音,九九开始迫害,二零零零年国务院和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种邪教名单里没有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新闻总署五十号令,第九九条和一百条明确废止了对法律功书籍的出版禁令。这不明摆着吗?你是聪明人,要看清形势给自己留后路。”

第四次:法轮功真的挺好,我都被姐给转化了

这次王明和一个女的一块来的,我想又多来一个听真相的,就开玩笑的说:“怎么又来了?”王明笑着说:“咱俩不是投缘吗?就想和姐再聊聊。”我说:“好吧,你们请坐。”王明说:“姐,现在上面说要办洗脑班,不转化的都進洗脑班。我们也不想让你受到伤害,如果他们来,你就说一声不炼了,以后你想怎么炼就怎么炼,也没人管你。”我说:“我不能那样做,第一我不能背叛师门;第二我不能撒谎,因为我修的是真、善、忍。”

那个女的说:“姐这么坚持,能不能给我说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因为她是第一次来,这正是我想告诉她的。我说:“炼法轮功可以达到身心健康。我过去经常头晕,一犯病天旋地转的,几天起不来,到多家医院查不出毛病,后来我炼了法轮功,头晕的病再没犯过,十多年一颗药没吃过。我以前脾气不好,得理不饶人。用我儿子的话说很刁。我儿子说妈你变了,不刁了,我问他我很刁吗?他说你以前对待我奶奶、爷爷挺刁的。我说那时我没修炼不懂事,现在才知道对不起他们二老。”

我又告诉他们,由于修炼了,平时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公公、婆婆常和别人说我家媳妇比儿子好,我家媳妇比闺女好。这是二老对我的认可,实际是对法轮功的认可。那女的说:“听姐这么一说法轮功真的挺好的,我都被姐转化了。”

王明说:“我们也是怕你受到伤害,政法委的人来了可不是我们这样啦。”我说:“谁来了他也得讲理,我做好人没错。”他说:“人家共产党就不讲理,你咋办?”他又紧张的说:“你没给我录音吧?”我说:“你看,你都知道共产党不讲理,还要劝说我。如果你们这些官员都能象右派那些知识分子那样有骨气,敢于对共产党直言,我们中国的现状不是这样的。”他无奈的低着头没吱声。那个女的说你分析的还挺透彻。

看的出他们从心里认同我讲的话。王明说,“炼法轮功能长知识,姐你再想想我们先走了。”

第五次:你在我这儿也挂号了

王明和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来了,一進门小伙子就要给我照相。我说:“你干嘛?你在犯法你知不知道?”王明也示意他别照。小伙子收起了手机。我说:“今天你们把姓名、电话留下,咱们再说。”王明很仗义的说:“行,我把我的留下,他还是个孩子就免了吧。”王明工工整整的把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写了下来。

王明说:“姐,咱们商量一下,你看这样好不好?派出所的人要来回访,他们来之前我给你打个电话,你出去一下,让你家哥应付一下。”我说:“我不会那样做的,我要保护我的家人,不能让他对大法犯罪,也不能让你们犯罪。”他说:“你怎么那么死心眼,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店也开不好,孩子的工作也受影响,何苦呢?”我说:“就因为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这店也开不好,孩子工作也受影响,你说他们这样做对吗?”他说:“不对,我这不是怕你受到伤害吗?尽力把这件事情做的完善一点,我也交差了,你也安全了。”听他这么说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虽然明白了真相,在利益面前他还在十字路口徘徊。在多次交谈中,我也发现他不是乡政府的,是区政府的,而且是参与清零的主要参与者,于是我严厉的对他说:“王明,真相我也给你讲了,道理我也给你讲了,你也听明白了,看的出你也是个聪明善良的好人,不要为了眼前这点利益做错事,我再告诉你,你在我这儿也挂了号了,咱们本地大法弟子迫害的轻重和你有直接关系。善恶之间自己选择吧。”他们走了。

从此,将近半年了再没人找过我,我们地区也消停了,再没听到哪个同修又被骚扰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