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少年修炼的坚定 找回修炼如初

更新: 2022年05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是从小随母亲得法的青年女大法弟子。那时的我,听母亲回忆说,小时候的我很精進,对大法很坚定。

一九九九年前,我大概九岁,母亲曾经带我去过一次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后来父亲阻挠不让我和母亲一起去。天黑的时候,我自己偷偷地跑了过去,同修们都觉的不可思议。因为同修家离我家还很远,而我那时又那么小。那时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想和大家在一起学法。

小的时候,孩子都要打防脑残的疫苗,我学了大法,知道不需要打针。当时,母亲又不在家,父亲就逼着我非要打不可,还说:“不打,以后傻了怎么办?”对于一个小孩,是很难抵挡住家长的逼迫,但是我当时就是坚定一念,我就是不打。结果父亲真的就不强迫我了。

有一年母亲决定去省政府请愿。结果第二天天亮,我一睁开眼,就没有看到母亲与哥哥。我急得哭了出来,连忙询问爸爸;“母亲和哥哥去哪了?”父亲说:“一大早就出去了。”小小的我突然感到自己被落下了一样,伤心懊恼极了。后来母亲回来说:“当时不想有太大动作,要是把你父亲吵醒了,就去不了了,结果推了你好几下,你都没有醒。”

还有一次,母亲要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母亲准备带着我一起去,结果正准备出村的时候,姑妈死活不让我去,母亲拉着我的手往外走,姑妈就扯着我的另一只手往回拉,母亲只好松手了,我当时多么想和母亲一起去啊。

读书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发高烧,还伴有呕吐,父亲当时见状,非要我去打针吃药,我坚决不,说:“我一天就好了,明天就可以正常上学。”结果第二天,我真的就好了。

读高一的时候,我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一次班级办黑板报,主题却是抹黑大法。我当时内心一直很纠结,想阻止,又不知道如何阻止。结果他们把黑板报都弄好了。我坐在最后一排上课,却感到如芒在背。终于,我鼓足了勇气。在课间人少的时候,用黑板擦把黑板报一口气全擦掉了。

后来班主任知道了,她非常生气。因为黑板报也是年级任务,是要评比交差的。于是她如实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学校。学校把我外婆也叫到学校,说给我下跪,让我承认错误。还把警察也叫来了。可我就是觉的我没有错。他们就扬言要停我的学。母亲和其他同修就把我领回去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母亲对同修说:“这要是真停学了,她父亲要是知道了,就不得了。”于是大家商量着:他们让我们停学,我们就不停学。于是我正常上学了。面对突如其然的考验时,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当时我竟然一点都不担心我上不了学。

小时候,那颗纯净的求道之心,是多么可贵!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心杂念却多了起来,修炼这颗心也没有小时候那么纯粹了。

今借明慧网征稿之际,写出小时候的修炼故事,意在鞭策自己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勇猛精進!

虽然,修炼路走得磕磕绊绊,但是慈悲的师尊还是时刻保护着我前行。有好几次,我都经历过“整个人好像都活不起”的艰难时刻,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看护我走过来了,内心无比感恩师尊与大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