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修去怨恨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六日】

(一)修去怨恨心

在这二十多年的修炼里,自己总觉得和法有一种间隔,这是个什么心呢?自己学法也向内找,可是总觉得没找到根本,当听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后,原来邪灵给人的一层身体里都下上一种恨的物质,让人无缘无故的就恨别人,没善心,没宽容心,不信善恶有报,更不让人相信有神佛了!

我丈夫是个很善良的人,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支持我修炼。他在自己身体难受时,就会立刻盘腿结印,护身符不离身。可是,丈夫贪酒,平时自己在家不喝,朋友找他去的时候,就贪杯,不喝到半夜不回来。可他的工作就是半夜接车放货,多次拉货的车都来了,他还没回来,而且回来后,还骂我没给工人打电话。卸货时,就说一些不三不四的威胁我的话。当时我真是恨他,心想,怎么不报应他一下,让他接受点教训,也能解解我的心头之恨。

当时觉得在人这层理上,自己是百分之百对的,因为工作是他自己的,他自己喝酒回来晚了,并且我也提前打电话告诉他货车就要来了,叫他快回来,别耽误工作。他不但不马上回来,反而回来晚了、误了工作,还来骂我,哪有一点道理?!

然而,对修炼人来讲,是我不对,因为我有了怨恨他的心,因此他一次次犯错。我对他说话时,语气中善意不够。有时,虽然他表面听了,可没往心里去,过后我又担心,心想:现在工作竞争激烈,你给人家打工,有人去老板那打小报告,怎么办?一连串的负面思维就来了——党文化,语言刻薄,争斗,强制改变人,加上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都来了。而他的表现就是贪欲、自私、对家庭都不负责任,只要自己高兴就行,邪恶在利用他给我制造魔难。

当我静下心来多学法,向内找,清除这些怨恨心后,我明白自己是修炼人,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怎么就忘了?!一切都是师尊在管呢。

我悟到了,就是自己没把法学深、学透,没有在任何情况下,达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总是用后天形成的人的思维观念在想问题。

找到这些执著心后,我立刻发正念清除这些党文化和后天形成的观念、执著心。我是师尊的弟子,一切都是师尊说了算,一切交给师尊。那真是心情愉悦,柳暗花明又一村呀!

(二)百岁母亲走过魔难 自己修在其中

我母亲也是跟随师尊正法修炼二十多年,在这正法修炼的岁岁月月中,师尊慈悲的保护下,闯过一关又一关。因她不识字,只能听师尊讲法,每天都坚持听法,发正念,炼功。

从母亲九十八岁后,炼动功时间短,有时只能坐着炼动功。二零二零年那年,母亲已百岁了,但思维灵活,耳聪目明。亲朋好友都知道是大法师父给予的,她自己更感恩师尊,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真善忍好!”

二零二零年八月初,有一天,母亲突然不起来吃饭,怎么说就是不吃饭。弟弟不修炼,就打电话把我三姐(同修)找来,去照顾母亲。因那几天很热,老人盖着毛毯,有点热着了,不愿吃饭。弟弟就要把老人强制送医院,我们都不同意,并发正念求师尊加持弟子正念,母亲什么事也没有。

弟弟、弟妹就是要送医院,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我们就是不动心。他们就打电话和医院联系,医生说,去医院,所有人员都要做核酸检测,并且自费。他们一听傻了,就找了两个医生来家里,给母亲做了检查。当时只有三姐一个人在家,她就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尊加持,一切正常,救度来家里的医生,证实大法,并让医生明白的一面,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一切检查全都正常。

当两位医生来到我母亲床前时,母亲在师尊的加持下,双手张开说:“大家好!”两位医生惊讶地对弟弟、弟妹说:“这老人没有病,你们看多精神,这哪像百岁老人,这真是修来的。”三姐说,是修来的,弟妹不让在别人面前讲真相,因弟弟有工作,他们不反对修炼。

既然来了,那就给检查一下吧。三姐说,检查吧,一切正常,并发正念求师尊帮助。量血压,听诊,一切正常,只是体温稍微有点高。

他们检查完后,就对我弟妹说:“你们看老人家什么事也没有,你们怕什么?家有老人是福份啊。现在疫情,把老人送医院,感染了怎么办?”他俩都说不上医院了。医生给开了“藿香十滴水”、一点退烧药、消炎药,就走了。我们内心十分感恩恩师,帮助我母亲渡过这一关。

在后来几天里,邪恶因素利用家人硬是给母亲灌药,怎么说不吃都不行。我们只好发正念,每天不停的听师尊讲法。他们下班给她量体温,一切正常,可还是要给她吃药,并告诉我和三姐今天必须把这药给妈吃了,他有事外出。

弟弟走后,当时我没悟到,就跟三姐说:“十滴水喝就喝吧,也不算什么药,药片就别吃了。”转念一想,不对,这不都是药吗?他们给吃时,我们都反对,现在怎么又不是药了?我对三姐说:“坚决不能给同修吃这些,他们在家逼着给妈吃药,现在没人看着逼着,咱们怎么能给同修吃药,咱若真给吃这些药,那可不是小问题了,这不给邪恶钻空子,迫害同修吗?”还有怕承担责任的自我保护的私心,不坚信师父,不坚信法的心。说着,我就把药给扔掉了。

说也奇怪,他们晚上回来,没人问药吃没吃,只是后来又给母亲量了体温,母亲说她挺好的,不要给她做这些,叫弟弟弟妹快去休息。可是弟弟还是强灌了一瓶“十滴水”。

那天傍晚来个医生,是他们让来给老人再看一下。医生来后说,恢复的挺快的,药物起作用了。我说这两天药没吃,我们心怀真、善、忍。医生“哟”了一声,摸了一下老人的手,说还是有点低热,以后便再也没来过。

这几天,我把三姐换回家休息,由我来陪母亲学法,炼功,发正念,并告诉别的同修帮助发正念。弟妹也不关心老人了。我的心里突然不稳了,因扶母亲上厕所时,她的手还是很热,身体没有劲。我跟她说,别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母亲坚定地念着。

可我的心怎么不稳了呢?向内找一是怕同修正念不足,二是他们怎么不来给点退烧药吃呢?怕自己担责任,最重要的是隐藏很深没有达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当找到这个执著心后,自己真是惭愧,修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达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通过这个事情,更深层的领悟到了看到对方表现一定要找自己,一定有自己修的执著心。因为向内找是师父赐予我们的法宝。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母亲一切恢复正常,让家人又一次见证大法的超常。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