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月嫂的故事

更新: 2022年05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八日】十年前,有一位朋友建议我学做月嫂。可说实在的,我不会看护孩子,更不会伺候人,也没想过做月嫂。但我转念一想: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也许这正是我要走的路。当时家里也需要我去工作,我就顺其自然的参加了月嫂的培训。我有多年做面案(面食)的经验,还经营过几年饭店,这些经历对于做月嫂来说,都是宝贵的资源。

经过认真、勤奋的学习,月嫂的基本工作技能我很快就掌握了。和我同时参加培训的几个人,都没有我学的快、学的好。我知道,是大法师父帮助了弟子,给我开启了智慧。不久,我就能胜任月嫂的工作了。

月嫂工作虽然收入比较高,但工作时间长,要求责任心也要高,所接触的一般都是有钱的或是中高阶层的人士。作为大法弟子,我时刻都要把救人放在首位。我想,既然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条修炼的路,那我就要利用做月嫂的机会,救度这些和我有缘的人。因为这些众生,一般人很难有机会接触到他们。

在这些年的工作中,我用从法轮大法中修出的善心和智慧,帮助了很多家庭,不仅仅是生活上的,更是精神上的。下面我从众多的故事中选取几个,与大家分享。

什么也不缺的大学校长家

家政公司介绍我到一位大学校长的家里,他的儿媳生了小孩。初到校长家,我观察他家的环境,了解他家人的情况。我发现,这位大学校长党文化比较严重,在家里说一不二,端着校长的架子,还把在学校的作风带進家中,要求家人都要学习他推荐的诗词。学完,还要让家人都写学习体会等。而他的妻子则是大学的一位系主任,人比较随和、善良;产妇是一位公务员;校长的儿子在法院工作。

面对这样有一定地位的客户,我不卑不亢,勤勤恳恳的工作。我用心做好每一道菜、每一锅汤、每一份面点。做月子餐之前,别人都是问产妇:“想吃什么?”而我都会先问产妇:“不喜欢吃什么?”因为这样,除了她不愿意吃的菜,其它的菜,我就有更多操作的空间,发挥我做菜、做面食的技巧。

比如,小炒芹菜时,我会在熟锅时先加酱油,这样爆炒出的菜香味浓郁,能勾起产妇的食欲;做花卷和面时,我用料理机榨菠菜汁、火龙果汁和面,分别做成绿色、紫色花卷,用蛋黄和面,做成黄色花卷。当我把饭菜端到桌上,呈现在产妇面前的是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她高兴的看着眼前的美食,发自内心的赞叹道:“阿姨,我都有当皇上的感觉了!”

我做的每顿饭一般都不会重样儿,合理搭配,包括营养均衡,荤素搭配、色彩搭配,这是我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我把握住一点:就是对客户一定要善,将心比心,能站在客户的位置上思考。我一般是做两菜一汤(一荤、一素、一汤),外加小米粥、彩色花卷,或三色面条,或水饺、馄饨。

开始时,我不管在厨房还是在洗衣间忙活,产妇的婆婆(系主任)总会有意无意的看看我(因为彼此不熟悉,加上现在中共社会人与人的不信任,客户一般都要观察月嫂的工作态度)。我明白她的心思,也理解她,换位思考,人家花钱雇人,就是要你认真为她家服务的,没人愿意请不负责任的月嫂。

其实作为修炼的人,不管她看着我时、还是不看我时,我都始终如一的用心做我的事,该干啥干啥。她看着我,我是乐乐呵呵的干;不看,我也是这么干。渐渐的,我的表现她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很快,她就放心的任我发挥了,不再监督我了。

逐渐的,我们彼此熟悉了。为了拉近距离,我也会和不苟言笑的校长说说话,甚至开个玩笑。我说:“大哥,祝贺你升级当爷爷了。人家都说家是温馨的港湾,你倒是好,把学校的那一套搬家来了。家本来是放松身心的地方,你让家人又背诗词、又写心得的。咱是不是搞的有点紧张了?”我这样一说,校长笑了,不再让家人写心得了。

产妇因为刀口疼痛,跟我诉苦。我告诉她,我曾经是一个饱受十六年腿痛的关节炎患者,多亏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无病一身轻了,你看我现在身体多棒,能干这么多的活儿。我又给她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全世界的人都支持、尊重法轮大法。‘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叫人做好人的大法被抹黑,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压。中共一定会遭天谴的,你是它的一份子,如果不退出来,将来会遭殃的。现在都退党团队保平安,你也退出吧,咱可别受它牵连。”她很顺利的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了。我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伤痛就会缓解,身体一定会好。她表示认同。

因为同是母亲,我和校长妻子拉起家常时,有很多共同语言,她对我的工作很是满意。在和她的谈话中,自然而然的就引到法轮功真相上了。实际上对她来说,我日常的表现就在证实大法。她通过观察我的所言所行,中共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在校长家服务的最后一天,我跟校长聊起了法轮功,问他:“是否听说过退党团队的事?”他也很实在,说他早就听说过。他是在去济南参加同学孩子的婚礼时,一位朋友在酒桌上告诉他的。因为当时人很多,朋友在他耳边小声说过。我问他:“退党了吗?”他说:“没退。”我说:“你可能没听明白。”我就给他详细的讲了贵州省平塘县“藏字石”展现的天机。我讲没有铁打的江山,没有万万岁的皇上,苏共一夜之间就解体了。你当初宣誓把命交给它,等于给它站队了,老天灭它的时候,你就遭殃了。

我说:“大哥,你家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就是缺‘平安’,只有‘退党’才会真正平安。”他听完后,痛快的说:“你给我退了吧!”他妻子在旁边听着,也很认同。校长姓“周”,妻子姓“史”,我给校长和他妻子分别起了“周平”和“史安”两个化名退出邪党。我说:“您两人合起来就是‘平安’。”两人高兴的笑了起来。

校长高兴的说:“今天晚饭我请客。你先别走,麻烦你做上一桌子菜,咱们再聚聚。”等我做满一桌菜,校长的亲家母和她儿子应邀来了,我知道,师父把该得救的有缘人送到了我的跟前。我们边吃边聊,我对校长的亲家母说:“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了,我心里有些话,必须和您说说,不说的话,我心里会遗憾的。就是三退保平安的事,为什么退呢?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中共迫害法轮功是要遭天谴的。如果你是它的一份子,是要遭殃的,退了才能留下来。”

因为以前亲家母来看望过她的外孙,我曾经给她讲过真相,所以她很快就退出了团队组织。她儿子我是第一次见到。巧的是吃过饭,亲家母特意让她儿子开车送我回家。我心里谢谢师父的慈悲安排,在车上,我顺理成章的给他讲:“小伙子,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都是中共坏事做的太多招来的,为了不受它牵连,你也把你入的团退了吧。”没费劲,小伙子就痛快的表态说:“好的!姨。”

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救了这一大家子人。

两次到公安局长家做月嫂

有一年,公司介绍我去一位公安局长家做月嫂,他的儿媳剖腹产下了一个女婴。后来我才知道,孩子有心脏病。怪不得一家人看上去都不痛快,闷闷不乐的。我暗暗的想:“我一定要救下这一家人。”要不是做月嫂,一般人还真是進不了他家的门。每次去,都要过三道门岗。

每天早上,我到他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微笑着和小宝宝打招呼:“宝宝,太阳晒着屁股了,快起床了!”然后用洗过的湿巾(如果湿巾不洗的话,上面有酒精,刺激婴儿娇嫩的皮肤)给她轻柔的擦拭面部,耳朵,再用棉棒一丝不苟的清理眼角,鼻子边等。我和宝宝说说话、和产妇交流育儿经验。

趁着没有人的机会,我就在宝宝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她的小脸会显现出高兴的样子。因为局长家人还不知道法轮功真相,所以我要给他家人讲真相的话,需要瞅准合适的机会,不能唐突行事。

因为产妇心情不好,我就尽量开导她。在和她善心的交流中,得知了孩子有心脏病。我跟她说:“有病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相信神佛。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遇到困难的时候,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背诵师父的法:“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1],给她听。我说:“你要是真心念动,孩子的病一定会好的。就看你信不信了。”她说:“为了孩子,我信!”我马上跟她讲了三退保平安的事,告诉她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中共的邪恶。我说:“中共坏事做绝,老天要灭它,咱们可别受牵连。你把团员退了吧,退了,你就是将来留下来的人了。”她很听话,退出了团队。

她要我帮孩子念“法轮大法好”,我说:“我可以念,但你念最好,因为你是她妈妈。”她立刻就念诵起来。我说:“我给你公公讲讲真相吧。”她说:“您千万别说,他什么也不信!”我在心里马上否定:我一定要让他相信,一定要救下他。

局长的妻子经常跟我说她这里疼,那里疼的。我就顺势给她讲了我十六年的关节炎,修炼法轮功痊愈的事实,告诉她法轮功真相。通过我在她家的一举一动,她也明白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也很认同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好。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都答应了,并顺利的退出了党团队组织。

在他家服务期间,局长的老岳母生病住院了。我知道后,就把她的病号饭和产妇的饭一块做了。我为老人着想,给她做的都是比较软烂的饭食,还换着花样做。比如:鸡蛋手擀面、水饺、馄饨、骨头汤、小米粥等等。有产妇吃的,就有她吃的。我用心给老人做了十多天,直到她出院为止。

结果感动了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出院后,她给我们家政公司写了一封感谢信,感谢我为她的无私付出。当时我并不知道,后来公司通知我去,我才知道此事。公司宣布我为“金牌月嫂”,给我上涨了工资。我深深的知道,没有法轮大法的教导,我做不到这些。

眼看孩子就要满月了,我一直没有机会给公安局长讲大法真相,我心里有点着急。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有了下面的安排:本来在局长家结束我的工作前,局长已经提前安排好让他的司机送我回家。可巧的是,司机那天有事不能来,公安局长只好亲自开车送我回家。我心中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一路上,我给局长讲真相,他说他都明白,让他退党时,他只是笑,不回答。

我问他:“大哥,您在这个位置上,对法轮功有什么看法?怎么对待法轮功?”他说:“听上边的安排。”我说:“您听上边的,就是毁了自己,共产党向来是卸磨杀驴。当年迫害老干部,给中共卖命的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在文革结束后畏罪自杀;还有执行上边命令的七百多名警察、十七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然后,我又给他讲了法轮功是佛法,劝他不要跟着中共遭殃。他只是笑而不答。

这是我第一次在他家的经历。遗憾的是,我没有救下公安局长。

又过了几年,局长的儿媳生了第二胎。我再次被他家邀请去做月嫂,我心里觉的这次局长肯定能得救。

第二次踏進局长的家门,我看见客厅里有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很健康的样子,孩子甜甜的喊我:“奶奶!”这就是我上次照顾的孩子。工作的间隙,在和局长妻子聊天时,寒暄了一会儿,我告诉她为了你们家好,为了大哥好,快让大哥把党退了,不退的话,是很危险的。天灭中共,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她说:“我劝劝他,让他退。”

第二天我去的时候,局长妻子就拿了一张纸递给我说:“他同意退了,这是他起的化名。”压在我心里的石头一下落了地。感谢师父安排我再次来救了他。

感恩师父教我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在这样一个道德下滑、世风日下的社会中,我能秉持真、善、忍的原则,不看重金钱名利,不随波逐流,出淤泥而不染,用自己的技能造福更多的家庭,救度更多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