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村支书的转变

更新: 2022年05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二零一五年,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带上一包资料,去了一个三十里路远的大村,那天那里正好是大集。

来到了村头一些小工厂,我進去和传达室人员讲、和厂里边的工人讲,一会儿,劝退了几人。又来到村子里和一对青年夫妇讲,忽然,过来一个黑脸大汉抢走了我装资料的兜子,并破口大骂:“你好大胆,敢上我们这地盘上发传单,你法轮功是反党。”边说边拿起地上的树枝,怒气冲冲的打我的头。他说:我一顿砸死你这个老太婆(我七十九岁)。

这时我想起师父讲的法:“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马上坐在一块石头上,我说:“你打吧,我一点也不疼。”同时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他扔下树枝不打了。这时我才看清这个人的脸,满脸黑胡须,长得像个驴脸。这时他骑着电动车向另一个方向去了。

我想我得要回我的包,里面有救人的宝物,不能让他弄丢了。

有过路的村民对我说:“他是这村的老书记,他去报警去了,你快走吧。”这时正好有公交车来了,还开着门,我一步迈上去,可乘车卡在兜子里没在身上,司机把我撵下来了。

我无可奈何的又来到村里,找到那个抢我兜子的黑脸大汉,他气呼呼的说:“我交党支部了,想要,没门!”要不回兜子,没乘车证,怎么办呢?我就又去了公交停车点。有个好心的司机大声喊:“大姨,快上车。”原来这位司机听过我讲的真相,认识我。我就坐车回到了家。

到了第五天,那个地方又是集,我就又去了那地方讲真相和要兜子。来到那家工厂的传达室,正好打我的那人在那里,我笑呵呵的说:“老弟,你好,上次我来惹你生气了,对不起,给你道个歉。”这时他从柜子里拿出了我的小包。他说:“你叫某某某(叫着我的真名),你包里有二十元钱、乘车卡。你大老远的来这里救人(他看了资料知道的),多不容易呀!”他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想到那天的行为),他又是给我让座,又是给我倒茶水。原来,他看了兜里的真相资料,明白了,态度彻底转变了。我的眼泪快流下来了。

这时我又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神奇,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栽赃,中共活摘器官,藏字石,社会乱象,中共是西来幽灵,中国不等于中共,天要灭中共,以及瘟疫、改朝换代,等等。他说:“应该改了,这个世道太不象话了”。他用真名退出了邪党组织。在他一旁听我讲的一个人也用真名退出了少先队。

我要走时,他俩说再给留下本给他家人看,就给他俩留了两本真相册子和两个影碟。他俩非常热情的把我送出厂子,还有点恋恋不舍的样子。

多好的世人呀,只是生活在邪党的一言堂社会中,被谎言毒害了,真相对他们来说多重要!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大法弟子是肩负着救度众生使命的使者!快传真相,快救度!才对得起众生的期盼!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