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当年得法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当时我的健康情况很糟糕,乳腺炎、便秘折磨的我痛不欲生,三天两头去医院输液,两只手背被针扎的满满的结痂,都无处下针。我们夫妻两人的工资都被我折腾到医院里了,身体上,精神上极度煎熬。

幸而得法。我只看了一遍大法书,就无病一身轻了,走路生风。没有病的滋味让人生机勃勃,充满了希望。

刚得法不久,一次下楼,我不小心把脚崴了,脚背肿的特别高,穿不上鞋子了,当时家里有客人,大家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且得养一段时间了。我想,那是常人的理,不会有事的,大法是超常的。第二天早晨我一睡醒,就急急忙忙跑厕所,等跑回来后,才想起昨天把脚崴了不能走路了,现在我竟然能跑了,一夜之间就好了!太神奇了!我穿上高跟鞋正常去上班了。当时我深刻体会到:这个法神奇!师父真好!

得法刚几个月,邪党的迫害就开始了。二零零零年元旦,我和同修们一同去北京为大法讨回公道。在火车站,当时警察非法检查严密,每个乘客都不放过,挨个非法搜查,有一同修包里背的大法书,我接过包背了。轮到我时,警察问我去哪里,我说回家,几句话应付过去了,无惊无险。只觉的大法是正的,师父是顶天独尊的神,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相。

我与一位同修在天安门转了很久,看到许多同修被警察看出来遭到绑架。一会儿,与我同行的一位同修也被绑架了。我想,我干脆登上天安门炼功好了,在登天安门的入口处,警察检查并问每一个人是否炼法轮功,到我时,我回答“当然炼了”。我就这样被绑架了,送当地驻京办,被关到北京一宾馆并铐上了手铐。在那里,我们背法、互相鼓励。三天后,我看手铐很松,在去洗手间时,我直接把手铐脫下来,然后径直走出宾馆的大门,当时还有值班警察,但无人问我。出去后,我直接打出租车去信访局,司机把我拉到离信访局很远就放下了,说那个地方不敢拉你去了,否则会被连累的。我只得步行去信访局,离信访局大门口不远处被便衣拦下,我又被送回当地的驻京办,被恶人劈头盖脸的拳打脚踢后被反铐在暖气管上,恶人打的凶狠,但我没有疼痛感觉。

两天后我被单位领导接走,被关押到当地看守所。监室里有监控,有人说,在门口处应该看不到。我听说后,就在门口处炼功,狱警看到了把我拉出去,用电棍电我的脸、头、脖子,我只听到噼里啪啦的响,但丝毫没有疼痛感,狱警看我没有反应,就嘀咕说:是不是没有电了。其实当时我在想:万事万物都是大法师父造的,万物都是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的,电棍也是一个生命的存在,它也应该同化宇宙特性的,不应该迫害好人的,它在修炼者身上是不起作用的。果然电棍对我不起作用,反而让狱警难受起来了,说电棍没电了。三个狱警统统走了,不管了。

几天后,警察通知家人,说我是执迷不悟、宁死不屈的顽固型,要重判,让家人去劝说。当时拉了一车子家人,老的老,小的小,又哭又闹,逼我降服。我没动心,因为当时我在想师父的话:“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2]

最后邪恶的诡计彻底灭尽。第九天,我耳边突然响起了古庙的钟声,铛铛铛连敲了九下,接着就听见狱警在监室门外喊我收拾东西回家。念正,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

在师父正法進程飞速时期,共同做好三件事,不辱使命,不负师恩,兑现誓约,圆满随师还。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