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一名央视记者对“1400例”的采访

更新: 2022年06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七日】抹黑法轮功的“1400例”是怎么来的?二零零零年,一名央视记者的采访经历可以告诉您。

中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之初,就抛出了诬陷法轮功的所谓“1400例”炼法轮功致死的谎言。中共利用其对媒体的绝对控制,在全国范围内,以貌似生动的造假画面及声情并茂的解说,利用民众的同情心,挑起人们对法轮功的误解和仇恨。于是,这些谎言便堂而皇之地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借口。

那么,抹黑法轮功的“1400例”是怎么来的呢?让我们随央视记者,看一下“1400例”之一的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桃墟镇石家水营村石增山二女儿“学法轮功致死案”的真伪。

该事件被蒙阴电视台、山东电视台报导后,二零零零年农历七月,中央电视台记者奉命前来,找石增山来拍摄“炼法轮功,不让吃药,不让打针”致死的证据。

石增山曾当兵八年,退伍后当大队会计、村支部书记。因有心脏病、胃炎而辞职不干了。妻子马清兰患有胃炎、肠炎、关节炎、子宫瘤。一九九五年动手术,刀口没愈合好,刀口下淤积了一个大疙瘩,刀口裂着疼。她老觉得肚子透风,无论冬夏都得戴着棉兜兜,家务活都不能干。

一九九六年腊月二十日,石增山夫妇在朋友推荐下开始看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五天,马清兰没愈合好的刀口不疼了,下面的大疙瘩消失了。石增山的心脏病、胃炎也不翼而飞。

二零零零年,一名央视记者来找他。身心受益的石增山觉得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接到采访通知后,一走了之。镇上的干部又惊又怕。这位记者当即回电给中央台:“人家出走,拒绝采访。”回电:“不惜一切代价,找!”这样记者耐心等待三天。村干部们到处找,第一天在近处找;第二天到亲朋好友家里找;到了第三天去远房亲戚家找;那些天特别热,热得村干部们到处找荫凉地儿呆。

于是,石增山的妻子马清兰抽空向记者说出了实情: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二日,桃墟镇派出所副所长李长祥窜到家中,两个警察当着身患先天性心脏病的二女儿,拧着胳膊,掐着脖子,把石增山塞進警车,二女儿受到惊吓,当时昏死过去,抢救三天无效死亡。然而蒙阴县宣传部为了向上级邀功,组织专人编写了一份诬陷材料,说我们女儿炼法轮功,不让吃药、不让打针,最后死了,要求石增山配合电视台念这份稿子录像。

“一开始,石增山不同意,不想出卖良心说假话。镇政府组织了一批打手,他们扒光了石增山的衣服,用木椅子打,打碎了,剩下一根木棍还在打,石增山昏死过去,肋骨被打断,脸像紫茄子,两眼像两汪血水,浑身没好地方,躺不下起不来。实在承受不住毒打的石增山被迫妥协,配合电视台说了假话,也因此留下了终生的遗憾。

“人民最相信的是记者,最想见的是记者,真记者来了为什么躲了呢?因为我家这个典型是假的,是打出来的,是一万六千元(因炼法轮功被勒索的罚款)逼的。我的女儿是被他们给吓死的,我们不愿意再欺骗人民,不愿再做对不起师父的事。”

马清兰流着泪讲,记者含着泪听。那位记者说:“嫂子,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马清兰说:“他们为了打击法轮功,颠倒是非,打我们、逼我们去做不愿做的事,天理难容。我实话说给了你,你敢不敢曝光?”记者说:“记下了,我端的是共产党的饭碗,等待时机吧。”

最后找到石增山后,记者只写了几句:望着这片果园,老实得出了名的石增山,又是喜又是悲,喜的是果园丰收,悲的是可爱的二女儿再也见不着了。

石增山夫妇告诉记者:“法轮大法好。”他说:“知道,我们住宅小区炼功的老头、老太太都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