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楚雄市刘宜君遭诬判 瘫痪老母面临无人照顾

更新: 2022年06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省楚雄市法轮功学员刘宜君,二零二二年五月七日被楚雄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非法监视居住六个月。她于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六日向法院递交了上诉状。因她一直独自照顾瘫痪的母亲,政府人员及社区人员为了能将她入狱,建议她把老人送养老院,刘宜君断然拒绝,并指出:你们要送老人去养老院是在罔顾老人的性命。

一、刘宜君自述遭迫害的过程:

我是十四冶四公司职工徐翠英的女儿。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早上九点三十分左右,我听见敲门声就从猫眼往外看,看见一个女人在敲门,她说是我母亲单位的刘丽,她是工会的,说是来看看我母亲。(因我母亲已瘫痪在床十多年了)。当我把门刚一打开,突然就从刘丽的身后冲进七、八个陌生男子来。当时我被他们的这一举动吓懵了,站在那不知所措。他们冲到客厅后,其中一人就说他们是国保大队的,是带着搜查证来的。但他没有给我看所谓的搜查证,也没有看到他们任何一个人穿警服,更没有对我出示过任何证件。后来我才知道说话的那人叫何勇,是国保大队的副大队长。

说话间那些人就开始抄家。我当时立即就阻止他们这一非法行为。当时我母亲正坐在沙发上,看到这种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到的场面,当场就吓得大便失禁。这时又陆续进来几个陌生女人。我让他们出去回避一下,我要帮母亲清理大便,他们不但不走,还一直在摄像,我只有把母亲拉在马桶上坐着,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当时很气愤,这是对我及我母亲的一种人格侮辱。我和他们争执起来,其中一个叫刘建源,把我猛推倒在沙发上。过了一会他们才出去,留下了几个女人看着我把母亲清洗完后,那几个男人又进来继续抄家。

接着其中几个人就把我强行带到公安局,一男一女对我进行非法审讯。当天下午,警察又强行把我带到医院强行抽血。当晚,楚雄国保大队长李果叫我交一千元保释金就可以回家。我说没有钱。后来不知他们用什么方法联系了我在外地的家人,让家人汇款了一千元过来。警察小谢让我签字,我说我不能签,小谢说:你不签判你三至四年,你回来时你母亲已经不在世了,不签还可以把你母亲送到老人院,你自己想想,签了就可以回家照顾你母亲。我想起瘫痪的母亲,只好违心的签了字。

当晚很晚我才回到家中,母亲一天没吃饭,一直饿着。她头靠着我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坐到午夜。

二零二二年五月三日,警察退回了一千元保释金。几天后,警察小谢带法院人来我家,送来开庭传票,说二零二二年五月六日早上八点四十分开庭。

我写了一封信《我自己的一点情况说明》,分别走访了六个部门(西路派出所、市法院、市检察院、十四冶四公司(母亲单位)、楚雄市政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告诉他们早上八点四十分,开庭太早我到不了,又去找了市法院法官秦晓燕,说时间太早希望时间能推后些,我安排好母亲一切后会准时到。后来法庭定在早九点三十分开庭。

二零二二年五月六日开庭那天一早,我和找来帮忙的邻居在家正在忙着,楚雄市国保大队的何勇带领一队人来到我家中,其中两人是母亲单位的工会人员,说是来帮忙照顾母亲,我当时就说:不用,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俩不用帮忙还是去参加旁听吧。下楼后车里还坐着几个。

二零二二年五月七日下午,法官秦晓燕带领一队人到我家,说是考虑我家的情况,所以到家中宣读判决,对我非法判刑四年,非法监视居住六个月、罚款七千元。过程完后,我说我要上诉。

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六日,我向市法院递交了上诉状。二零二二年五月底,中级法院通知我去做笔录,法官周勇没来,是刘法官接待,我递交了《我自己的一点情况说明》。

二零二二年六月十日下午,我正在家中,传来急促敲门声,开门一看,一行人中有两个楚雄市政府人员,两个社区人员,还有十四冶四公司工会朱主席,他们说在中审下来之前,让我做好对母亲以后的安置问题,并提议让我在外地工作的家人回来照顾老人,或者考虑送老人去养老院。我说我不会考虑,我是母亲的监护人,这十多年都是我在照顾。我没有违法。你们送老人去养老院,这样做是在罔顾老人的性命。我就跟他们讲孝道传统,及国家公安部出台的50号令14种邪教没有法轮功。他们后来就急匆匆走了。

二、刘宜君的《我的一点情况说明》:因照顾母亲而了解大法

我叫刘宜君,二零一一年之前在昆明一家房产公司人事部做员工入职培训招聘管理工作。我性格温和,同事也很喜欢和我相处,有心里话也都愿意和我说说,在公司人缘还不错。

母亲骨折不能自理,我辞职照顾母亲

那年我母亲不小心在厕所摔了一跤,股骨头坏死去医院置换了骨头,手术很成功。但半年后母亲腰部开始慢慢僵硬,没办法再单独行走,也许是手术引起的后遗症,后来上厕所、睡觉都需要人帮忙。之前也请过保姆,后来在照顾我母亲的过程中,不甚母亲的内骨折段两根,全家人非常焦虑……我和妹妹商量,妹妹在外地工作回不来,决定由我回来照顾父母。我二零一一年辞掉了我非常喜欢的工作,这一决定似乎注定我的人生将面对的事物而我也不再年轻。但“百善孝为先”我和妹妹都希望自己的父母过上老有所养、老有所安的生活。

我回到楚雄帮着照顾母亲,平时家里买菜做饭是由父亲承担,我主要负责母亲的日常起居生活。被病痛折磨的母亲也没有了往日对我们的关爱,情绪也变的消沉无奈。

每天我都早起帮助母亲洗漱后,就准备早点,然后先让母亲坐在沙发上,我自己再去洗漱,有时我早点还没吃完,母亲就又叫着要躺下睡觉。最多十多分钟就又要坐起来。坐十多分钟后又要躺着。早上,上厕所次数也很频繁,然后又要躺下去,反反复复的折腾十多次,我根本都没时间休息。有时刚躺下闭上眼睛,母亲又再叫了。我收拾家的时候母亲在休息,但我忙累了想睡觉,母亲就又要叫我,我几乎没时间休息,更别说可以和年轻人一样出去玩了。忙累了就想骂人想发火,这时“百善孝为先”在我身上也不起用了,身边没再多的人帮助,真是欲哭无泪,我觉得内心太苦了。

午饭后父亲回房休息,安排母亲午睡后,抽空把厨房清理出来。一早上体力的透支,我也累了,我只有在父亲起床后换我回房休息一下。

晚上也一直是我陪护母亲睡觉,可是每晚起夜次数也很频繁,刚躺下不一会母亲就要小便,就又扶起来,两至三次母亲都说解不出来。有段时间母亲白天开始拒绝喝水。我注意到了就和母亲沟通,原来母亲是心疼怕我晚上起夜次数太多,就少喝水想帮助我。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母亲经常是睡到半夜就开始大声叫唤,把她弄醒说是身上太热了,我又帮着翻身,说还热又扶起来坐在床边,一会又说要睡下去我又帮扶到床上睡着,不一会又要小便,一晚上都不停折腾。母亲的叫声,在安静的夜晚显得更加响亮,也吵得邻居难以入睡,真是没办法,母亲睡下去就由不得她,我知道她也不想这样。

母亲被逼迫放弃信仰,之后母亲身体每况愈下

回想起母亲是个开朗、直率、贤惠的母亲,但年轻时就患上了冠心病、心脏病、肝硬化、胆结石、结肠癌。在单位里是出了名的老病号隔年住院是常事。后来修炼法轮大法,短短几个月中,母亲的身体也发生的很大的变化,原来不能做运动的既然能爬山了,原先挂在脖子上速效救心丸的小瓶不见了,皮肤白里透红,经常是人没进门声音就先到。

母亲的身心变化让我眼见为实,我和妹妹都非常开心,我们能安心工作,可以享受着我们年青人的快乐。后来母亲被逼迫放弃信仰,之后母亲身体每况愈下,才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我从小的也是体弱多病,多年的肺炎伴随着整个童年。我半夜发病就要及时送医院抢救。工作后我又患上了低血糖、低血压、甲亢、鼻窦炎。人生的三分之一几乎都在病症中度过。我想我没有健康的身体怎么照顾母亲,支撑这个家!

为照顾母亲我走入大法修炼

我开始了解母亲的信仰,我也就走入了真善忍的大法修炼,我也在大法的法理中扩充自己的心胸,再改变自己的脾气,身体的耐力也再增强,毕竟我面对的是一般人无法承受的磨难。

二零一四年修大法我遭受两年冤狱。八十多岁的父亲带着对女儿身陷囹圄的痛苦,又要承当照顾母亲的重担,父亲艰辛的度过着每一天,每天以泪洗面,盼望着女儿早日回家。我无法想象那个时候父亲是怎样过来的。

二零一六年我从监狱回家中,两年没见面的父亲已是满头的白发,原本合身的衣服,穿在父亲身上显的又宽又大很不合体,父亲瘦得太多。父亲在家随意走动一下都会哮喘的厉害,白天一般就只能躺在沙发上修养。

我承担起照顾两个老人的生活。每天买菜、做饭、收拾屋子,每周轮流给母亲,父亲洗澡擦背。白天父亲吃完饭都会回房安静休息。母亲不同,不分时间的烦躁中折腾着我,晚上也没办法睡觉,每天24小时,我就这样一个人支撑着。我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

父亲离世,我独自照顾母亲

体力上的苦我还可以支撑,内心的苦就很难释怀了。父亲的身体在我回来的那段时间里好了很多,也可以少量吃些饭菜了。我心里也有些安慰和踏实感,毕竟父亲是一家之主。看着渐好的父亲家里,不时有了些欢声笑语。可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一天,父亲就突然的就离世了,父亲走得是那样的平静,没留下一句话……

突如其来的变故,又给这个原本苦难的家庭带来了沉重的打击。我内心几乎崩溃,看着痛苦流泪的母亲我只能硬撑着。我想父亲肯定是累、睡过去了来安慰着自己。毕竟整整两年,对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来说,照顾母亲已经超出人体的极限了,能撑到我回家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自从父亲走后,家里就只有我和母亲相依为命,日常的生活比以前就更艰辛了,买菜几乎要小跑,有时回来晚了,刚一进小区大门,邻居都会叫我赶快回去看看,你妈在那叫了。我奔跑着上楼,母亲已经在那里大哭,肚子疼,家里没人自己不能动,就把大便拉在裤子上了,母亲委屈的诉说着,我只能安慰着母亲,迅速的清洗着一切,放好热水后把母亲扶去洗澡。之后才开始准备中午的饭菜。饭后扶母亲休息,开始清洗床单被套。白天晚上超乎负荷的护理,再加上通宵的熬夜,这似乎已经成了这十多年中我生活的一种常态。

这种心力交瘁这一般人是无法承受的,但我心中有信仰,一直在指导着我突破一个个难关,真感到这个力量无限……是他支撑着我走过艰难的日日夜夜……

做好人得到邻居理解

一般社会上,对待在监狱呆过的人会都会受到别人的歧视。我在这十多年的魔难中,用我在法中修出的纯真纯善,还有师父教导我的遇事向内找的法理对照着自己做事。用善心对待着周围的一切,我也在力所能及地帮助着旁人。路上遇到老人我会帮忙提菜,送老人过公路,等等。慢慢的以前给过白眼的不理我的人现在路上遇到时也开始跟我微笑和我打招呼,并关心的询问着母亲的身体情况,在小区晒的青菜,会有热心邻居会帮助整理,有时邻居还会把做好的可口小吃送到家里和我一起分享。小区中住着位近九十岁的老奶奶,一大早,突然敲开我家的门,风尘仆仆,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块肉,说:“我刚买的,这是我的心意,你要收下给你母亲增加营养。”感动之余我只有收了下来。这样的事还很多,还有一个母亲过去的一个同事见我用轮椅推着母亲走出小区就和旁人说:“我都不敢开口安慰这娘俩,我怕我这一开口眼泪就出来,这是多好的一家人啊!”

这一路走来虽然对母亲的照顾很辛苦但我心中也无怨无悔,以后的路还不知道有多远。无论再难我也会一直照顾好母亲,尽到我做女儿的责任和孝心。

各位领导也有自己的父母,也会照顾他们,也希望他们能安享晚年。希望你们能理解我。

此致
刘宜君
二零二二年4月20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