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康家山监狱罪恶簿

更新: 2022年06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二日】辽宁省沈阳市康家山监狱是一个市级监狱,归沈阳市司法局管辖,地址在沈阳市沈北新区尹家乡,由原康家山劳教所和尹家劳教所合并而成。二零一二年是辽宁省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试点监狱。明慧网多次报道此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根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康家山监狱关押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有:

沈阳市:辽中县艾青峰(5年)胡林(2年)

大连市:徐广铸(柱)王守臣(4.5年)

铁岭市:陈新野(4年)杜长印(3年)白玉甫(5年)

锦州市:王贵令 韩春龙(4年)陈再华(5年)

本溪市:项福岩(4年)赵成林(4年)王德清(4年)吕金宇(2.5年)

抚顺市:王秀国(7.5年)刘俊波(4年)清原县刘玉(3.5年)王鹏义(5年)

葫芦岛市:张志猛(4.5年)高文志(4.5年)绥中县王彦东(3年)

盘锦市:高东 易铁铮(3年)

鞍山市:海城市张德(4.5年)

朝阳市:建平县王志国(4年)建平县郭昊 凌源市赵长福(4.5年)

阜新市:齐玉甫(3年)

营口市:宋月刚(3年)

外省:黑龙江巴彦县郑伟(3年)黑龙江佳木斯市王庄(5年)

地区不详:刘红军

一、在体罚、暴力、精神迫害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根据明慧网的现有报道,康家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有:指使犯人形影不离的全天候包夹,让包夹向狱警汇报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吃饭的位置、床铺的位置都要包夹;不允许服刑人员与法轮功学员说话;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关小号;长时间坐板、坐小板凳,动一动就遭到打骂;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臀部坐烂了,往伤口上抹盐、浇水;打昏用冷水浇头浇身,然后接着打;盛夏限制饮水量;冬天冻学员;长时间超负荷奴工迫害;限制上厕所的次数与时间;塑料袋套头,往里吹烟;“劈腿”;“开飞机”;拳脚相加地暴打;用棍棒打;用电棍电击;用多根电棍电击;在饮料瓶装上沙子击打学员的后脑下、脖子上的部位;把书卷起来击打颈部动脉;竹条抽脑袋;牙签扎指尖、扎脑袋;对绝食反迫害的学员野蛮灌食;绑在床上不让动;扣押家属信件;剥夺和限制会见家属的权利;不让法轮功学员打亲情电话。

酷刑演示:多根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多根电棍电击

(一)陈新野被迫坐板,超负荷奴工导致视力下降

陈新野于二零零九年被劫持到康家山监狱,每天到工厂坐板,从早六点坐到晚六点,一动不能动,还必须坐直,否则就挨打骂。七月的盛夏,二十多人共喝一瓶矿泉水,每人一口。四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看着,每天言行一点不落,都要和恶警报告。一个月后,陈新野被逼迫做奴工,做镐石(人工钻石)。每天用砂轮磨,磨出的镐石象芝麻、大米粒大小,最大的是黄豆粒那么大。因为长期盯着砂轮磨,视力严重下降,眼睛花,看东西重影。

(二)徐广铸被狱霸用竹子条抽打脑袋

二零一五年到二零一八年,二监区先后迫害过约二十个法轮功学员,其中大连金州区的徐广铸(徐广柱),一个很善良的老人,被恶人高峰(音)一伙在恶警的指使下用各种方式迫害,老人讲高峰用竹子条抽打他的脑袋,几乎使老人活不下去了。高峰是臭名昭著的狱霸。当时的教导员是齐刚。

(三)饮料瓶装铁砂打脑袋、三根电棍同时电击,王德清遭受多种酷刑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王德清被劫持到二监区,被犯人李强领到没有摄像头的浴室里,每天面壁坐小凳,不许动,随时遭到殴打,常常不让上厕所。晚上在监舍的走廊和新来犯人一起面壁坐板凳,别人都休息了,王德清回到监舍里还要坐一段时间,变着法子不让睡觉。十二月,天气寒冷,犯人李强、张铁军扒下王德清的棉衣,用绳子把他双手背过去绑起来,让王德清坐在冰凉的地砖上,两人向两侧横掰王德清的两腿,使人处于极度痛苦中。

李强把十六开的书卷成筒状抽打王德清的颈部动脉,很多人都不会用这种阴招,很痛苦。张铁军他俩还用饮料瓶装一半的铁砂粒,连续击打王德清的头顶,王德清被打晕。李强说过自己打人不留伤。

一次李强与张铁军在浴室里毒打王德清,二监区教导员齐刚来到浴室,一拳把王德清的鼻子打出血了,接着就左右打嘴巴子,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又狠狠一脚把他踹倒。齐刚临走时告诉李张二人,中午不给他饭吃。当晚李张二人把行走困难的王德清送到齐刚的办公室,把他双手铐在椅子扶手上,齐刚领着两个警察进屋,用三根电棍同时电击王德清。

后来王德清被迫承担繁重劳役,别人干完后能休息一会儿,王德清干完后,管事犯人马上又让王德清干别的活儿,同时王德清还遭受全天候的包夹迫害,不许他与任何人说话。二零一七年下半年,在严酷的环境下,王德清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症状,经过紧急抢救,才保住生命。

(四)劈腿、毒打、坐小凳、伤口抹盐、高压电棍电,易铁铮九死一生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九日,盘锦市易铁铮被送到四监区。中午,监区长齐刚指使四名犯人把易铁铮带到没有摄像头的浴室里,先实施“劈腿”酷刑,让易铁铮坐在塑料凳上面对着墙,把两腿强行往两边掰,掰不到位就在后面踹后背、腰和头,还不到位就暴打,四个人拳脚相加,用木棍刮肋骨,扯下易铁铮的腰带,把腰带都打碎了,易铁铮被打得口鼻窜血。见易铁铮不行了,就用冷水浇头浇身,然后接着打,易铁铮身上全是血,衣服也被打碎了。犯人收工后,监区长齐刚来到浴室,用脚踹易铁铮脑袋,见他起不来了,就叫人给他量血压,当时血压都没有了,叫人把易铁铮抬到医院打氧气、挂点滴。

晚上八点多,打完点滴后,把易铁铮扶回监舍,继续坐小凳,不让睡觉、不让动,动一动就打,用牙签扎指尖、脑袋,用棍棒打。白天就到浴室里坐小凳。

犯人蔡风光把塑料袋套在易铁铮头上,往里吹烟。易铁铮长时间坐小凳,臀部都坐烂了,非常痛,他们就扒下易铁铮的裤子,往烂的地方抹盐、浇水。监区长齐刚、教导员李开红、狱警陈允峰经常到浴室,指使四个犯人死死抓住易铁铮,他们用高压电棍电击易铁铮。易铁铮绝食反迫害,他们就强行灌食。

在残酷的折磨下,易铁铮身体状态很差。二零一七年回家后两年多的时间,被打伤的右眼还没有恢复。

(五)刘俊波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食

刘俊波被劫持到康家山监狱后,绝食抵制奴役迫害,遭到多次野蛮灌食。第一次灌食在没有摄像头的库房里,狱警孟祥宇用电棍电击刘俊波,犯人有的按胳膊、有的按腿,一个犯人在背后捂住他的嘴,刘俊波差点憋死过去,胸口疼了好多年。灌食的时候,被灌大量盐水,咸得要死,非常难受。

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在康家山监狱遭到残酷迫害:本溪吕金宇入狱当天,就被犯人打掉四颗牙齿;营口宋月刚绝食反迫害被插管灌食;刘红军经常被三监区大队长许健用电棍电;海城张德告诉警察说:“我没罪。”当时被警察唆使的一群犯人打倒在地,然后又关小号,张德绝食反迫害,身体虚弱,住进医院。

二、被康家山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一)高东遭野蛮灌食,被绑在床上两年,最后被迫害致死

高东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他绝食抗议迫害。监狱医院原来的院长叫胡耀东,曾拿电棍电他,管教王庆胡(音)拿钥匙带抽他,逼迫高东看污蔑大法的视频。

高东被插鼻饲管灌食。他经常拔掉管子,他们就把高东的四肢绑在床上。高东经常吐出被灌的稀食,狱政科范垂义在纸壳上写大法师父的名字和一些污蔑大法的话,放在他面前,让他吐到师父名字上。负责灌食的犯人还把高东吐出的东西又灌进去,有时往食物里掺尿。

高东经常喊“法轮大法好”,驻监检察官就对犯人们说:“难道你们就不能让他闭嘴吗?”在狱警的威胁利诱下,犯人对高东的打骂是常事,一个辽中的犯人孙德志(音)想多减刑,逼高东吃饭转化,达不到目的,就拿热水瓶倒水把高东的大腿内侧烫出水泡,还逼高东管他叫爸。

在高东绝食身体出现不适后,康家山监狱就把他送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在那里更是受到非人的折磨,每次回来都是鼻青脸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一次高东从总医院回来,康家山监狱怕出事,就把高东被打后的惨状用相机拍了下来,留证据。

高东被绑床上达两年之久,于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离世,被监狱火化。

(二)航天工程师胡林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胡林被绑架后,在法库县看守所遭到殴打、野蛮灌食、“拉板”酷刑,身体出现严重状况。非法庭审时,是被法警抬着上法庭的。六月二十日,胡林被非法判刑二年。法库县看守所联系多家监狱,因为胡林的身体状态不符合监狱接收条件而被各监狱拒收。看守所领导贿赂康家山监狱管理人员,十月三十日,康家山监狱非法接收生命垂危的胡林。

十一月七日,家属在监狱看到胡林,他已瘦的皮包骨,不能翻身,两腿失去知觉。家属要求给胡林检查身体,监狱人员说不给检查,因胡林喊法轮大法好,是政治犯,死了也不放人。

在胡林生命的最后三个月里,监狱曾多次通知家属:“胡林不转化,不悔过,还喊法轮大法好,不吃饭是自伤自残,死了不负责任,我们已放弃他的生命。”胡林的家属悲愤不已。

胡林的亲友一直到相关部门上访,但相关部门互相推诿,隐瞒、欺骗家属。监狱以过年和防疫为由,不让家属会见,不让家属与胡林通话。亲友到城郊地区检察院反映情况,院方说等人不行了再谈责任问题。亲友给沈阳市监狱管理局管康家山监狱的负责人刘兴打电话,不接,到单位去找人,说不在,让三天后再来。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晚,康家山监狱打电话给胡林的哥哥胡双,说胡林已被送医院抢救,胡双连夜赶去医院,让他隔着窗户看了一眼重症抢救室里的胡林,就让胡双签字。十六日下午一点通知家属,胡林因抢救无效离世。

(三)赵成林被康家山监狱迫害四年,出狱后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九月,赵成林被本溪市明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三监区。赵成林因喊“法轮大法好”,抵制奴役,冬天经常被拽到水房往身上浇凉水。他绝食抵制迫害,牙齿被撬掉了好几颗。参与迫害王德清的犯人张铁军原来在三监区,因违反狱规被调到二监区,他曾对王德清说过:“赵成林在三监区遭老罪了。”多年牢狱折磨,使赵成林的身体受到极大伤害。他离开监狱后,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三、剥夺法轮功学员保外就医的合法权利

(一)韩春龙被拒办保外就医

韩春龙被丹东警察绑架后,遭到刑讯逼供、野蛮灌食、“上大挂”、尿道长期插管,导致严重的病症,经丹东市中心医院确诊为:肾功能不全、双肾积水合并感染、肾结石、输尿管结石、膀胱结石、尿路感染等疾病,生活不能自理,只能坐轮椅。韩春龙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到马三家监狱城,因其身体状况被拒收。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康家山监狱非法接收韩春龙,想把韩春龙送到陆军总医院,医院怕出危险,不收。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政科科长马光辉、主任科员范垂义、监狱医院院长胡耀东说韩春龙(保外就医)不够条件,说他们也不愿意收,是省公安厅让收的。

(二)赵长福几近失明,监狱延误治疗,拒办保外就医

凌源市赵长福被康家山监狱非法关押,二零二一年年末,他的身体出现肾衰、心衰等症状,生命垂危,曾被送到沈阳市第四医院和沈阳新康监狱(医院)治疗。目前赵长福身体状况恶化,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视力模糊,只能看一米左右的范围,大腿浮肿,小腿起泡浮肿流水,虚弱无力。他要求治疗,但是监狱方不让他去沈阳医大一院及医大二院,只让去第四医院,从三月份等到现在,第四医院一直没有床位。赵长福身体越来越差。家属依法要求保外就医,监狱有关领导却说:“不转化不允许保外就医,门儿都没有,免谈。”

四、剥夺和限制法轮功学员与亲属会见的权利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陈新野的家属要求会见陈新野,一男一女两个接待登记的警察,询问家属炼不炼功,对法轮功是什么态度,当家属直言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后,被警察拒绝会见。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韩春龙的家属要求会见韩春龙,狱政科的范垂义、高骅刁难家属,让家属辱骂法轮功创始人,被家属拒绝,又让家属对法轮功表态,最后范垂义请示狱政科科长马光辉,没让韩春龙的妻子会见,只让韩春龙的父母见。

据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报道:康家山监狱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要求会见时,要经过层层审批。先由会见登记室的警察给所在监区打电话,然后由监区派一个警察(副监区长)来给家属登记,登记表是专门印制的,第一行写着:法轮功类×××X登记表,最后一行写着:炼法轮功的家属不允许会见。先填写被非法关押学员的姓名、被强加的罪名和关押年限。接着按照身份证登记家属的身份,中间有一条“是否炼法轮功”。填完后拿着登记表先到监狱长那里审批,再到狱政科审批,最后由所在监区的监区长审批,然后会见登记室的警察才能给家属办理会见手续,办完手续,警察每次都告诉家属要坐1号或24号窗口,这两个窗口是靠边的,配有大号耳麦,便于监听。

五、奴工劳动

据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发表的《沈阳市康家山监狱奴工黑幕》一文报道:康家山监狱一、二监区生产线主要以缝纫机为主,做超市购物包,出口或内销。三监区生产“富有照明“螺旋灯,灯头里面的电路板用焊锡连接,车间有两个大抽烟机往外排烟,楼外种植的植物叶子都枯死了。服刑人员只戴一个白口罩,健康根本没有保障,隔几天就有大连港的集装箱车来拉装灯的包装箱。四监区多数是老弱病残人员和找关系得到监狱关照的人,干的活都是工作量比较少的轻省活。

每个监区都由监区长承包,每个月固定向监狱上缴一定数额的产值,剩下的大部份归承包人,少部份给小队长作奖金。追逐利益是每个狱警工作的唯一动力,服刑人员象牛马一样被驱赶着拼命地干活,连上厕所都规定次数和时间。完不成生产任务就面临被电棍电、殴打。二零一四年,一个服刑人员因不能完成任务,被逼得在无齿锯上把手指割断了。

每天吃完早饭,大约七点三十分,就开始干活,中午也不让休息。晚上要六点才收工,每半个月能休息一天就不错了。《劳动法》规定:公民每天的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一周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四十四小时。而康家山监狱服刑人员的工作时间每天十个小时左右。很多服刑人员由于过度劳累而被伤病困扰。

六、作恶者罪责难逃

康家山监狱的监狱医院院长胡耀东、教育科科长曹文良、狱政科科长马光辉、狱政科科员范垂义、高骅、监区长孙波、张宝华、刘威、孟祥宇、鄢铁德、齐刚、教导员李开红、大队长马诺、许健、陈云峰(陈允峰)、副大队长陈夕、管教王庆胡等人都曾在一线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长刘京、张汉志、副监狱长陈明强、胡亨立、政治处主任周翔宇、政委孟斌(滨)等人作为监狱高层指使下属迫害法轮功学员,也难逃罪责。

据明慧网报道,在二零一四年到二零一八年间,康家山监狱在全省监狱中有三个排名第一(犯人没有手机、二十年无事故、法轮功转化率),据知情人透露,二零一四年,为了达标,曾经把一批法轮功学员弄到教育科的会议室,恶警指使四个人折磨一个学员不许睡觉,持续了一个星期;二监区的浴室经常被警察和犯人用来殴打法轮功学员,仔细看墙上血迹斑斑。

在邪党的谎言欺骗和利益诱惑下,康家山监狱的一些警察和犯人,参与迫害法轮功,罪恶累累。法轮功学员慈悲为怀,经常找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在二零一五年到二零一六年之间,一次,五个监区的服刑人员在操场集合,一位不知名的大法弟子高声大喊:谁迫害法轮功没有好下场啊!当时所有人都很震惊,但狱警默不作声。迫害佛法罪恶滔天,恶报深重且殃及家族子孙,古今中外迫害正法修炼的人,上至皇帝,下至平民,无一不遭恶报。

中共邪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要带着所有参与迫害的生命坠入地狱的最深处,为它殉葬。在这可怕的坠落中,唯有法轮功学员紧紧抓住所有生命的手用力往上拉,全身心救人。康家山监狱所有参与迫害的警察和犯人们,请你们静心聆听大法弟子慈悲的呼唤,悬崖勒马,真心忏悔,停止迫害,将功赎罪,在职权范围内尽量保护法轮功学员,这是在救你们自己,也是在救你们的家人。

(以下人员信息可能有变动)

辽宁省司法厅

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崇山东路38号甲
邮编 110033
电话 024-86892116 024-31966030

'厅长 林志敏'
厅长 林志敏

林志敏(自2015年6月任辽宁省司法厅党组书记、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委员,1963年5月出生)

副厅长 王雷 李晓强 王戒骄 魏显光 高长生
省纪委监委驻厅纪检监察组组长:李大春
政治部主任 勾燕
巡视员 李会国

沈阳市司法局

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北大街23号
邮编 110002
电话 024-22855022(服务热线) 024-22822455
局长办公电话 024-22857077

沈阳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 王佩军(曾任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

'王佩军(自2019年12月3日起任沈阳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1965年7月出生)'
王佩军

王佩军(自2019年12月3日起任沈阳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1965年7月出生)
副局长 刘京(曾任沈阳市东陵监狱副政委,沈阳市司法局法规处处长,沈阳市尹家劳动教养管理所党委书记、所长,沈阳市康家山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高东被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时,刘京是监狱长。)

副局长 汪治华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东路38号
邮编110032
值班电话 024-86601630
传真电话 024-86903978(机关)
狱务公开电话 024-86601621
举报投诉电话 024-31967226 024-86601675

党委书记、局长(兼任辽宁省司法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高长生

'高长生'
高长生

高长生(现任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局长;1966年9月出生,满族)

党委副书记、政委 王鹏

'王鹏'
王鹏

王鹏(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 1965年5月生,满族)
党委委员、集团公司总经理 段剑平
副局长 李志山、李宁、张森
副局长:周春山31967007、18040080007
副局长:张代书31967008、18040080008
纪委书记:李正良31967009、18040080009
政治部主任:沙首伟
狱政处副处长:张继
总会计师:于兆洋

辽宁省沈阳市监狱管理分局

地址 沈阳市于洪区马三家镇育新路9号
邮编 110145

沈阳市城郊地区检察院(可能有变动)
地址 沈阳市大东区联合路175号 邮编 110014
举报电话 024-88137532 024-88127613-800(夜)
检察一室 负责省级监狱 电话 024-89296296
检察二室 负责东陵、康家山监狱 电话 024-62343631
检察三室 负责康平监狱 电话 024-87360795
检察四室 负责省、市级劳教所 电话 024-89210516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

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尹家乡康家山监狱
邮编 110132
狱务公开电话 024-89698292 024-89698045
举报投诉电话 024-89698306
会见咨询电话 024-89698326
监狱领导办公电话 024-89698286
监察室 办公电话 024-89698306
狱政科 办公电话 024-89698045
刑罚科 办公电话 024-89698292

下面是康家山监狱部份人员信息,搜集于互联网,不一定每个人都迫害过法轮功学员。

监狱长 谷常胜
原监狱长 张汉志13190115550 13390115500

'张汉志'
张汉志

张汉志(原康家山监狱政委,后任监狱长,高东被迫害致死期间张汉志担任康家山监狱政委;曾担任过沈阳市未成年人管教所所长,可能于2021年年初卸任,现任沈阳市龙山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

政委 孟斌(滨) 13998888799 13998888977
政委 林鹏宇(可能与孟斌任期不同)
副监狱长 陈明强13940421733()
副监狱长 李洪杰、尹红果
安全科科长 肇露
教育科长 张小进 13190115352
一监区 监区长 孟祥宇

'孟祥宇'
孟祥宇

一监区 原监区长 姚宏宇

'姚宏宇'
姚宏宇

二监区 监区长 陈曦
二监区 警察 谢坤岭、孟庆宇、张维海、徐明枭
三监区监区长兼生活卫生科科长 马诺

'马诺'
马诺

狱政科科长 李阳明
监狱医院院长 王亮
狱政科科员 范垂义、高骅、王晓东(女)、孙丽波(女)
二大队秦大队长
二大队教导员李阳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