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政法系统官员遭恶报15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下面就讲一讲沧州政法系统人员因迫害法轮功而频频遭恶报的事例。希望沧州市政法系统的官员和百姓都能够看一看发生在沧州地区的这些真实事例,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人,将功补过,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

一、市、区、县领导纷纷恶报案例

▼前沧州市委书记薄绍铨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出任沧州市市委书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卖力配合中共江氏集团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被张家口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依法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前沧州市委宣传部长高慕娟死于乳腺癌

高慕娟自二零零一年四月起,在沧州曾先后担任中共任丘市委书记、沧州市副市长、中共沧州市委宣传部长等职,期间正值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时期,高罔顾事实,全力配合邪党媒体,不分青红皂白,给各地宣传部门下达虚假新闻任务,与奖金挂钩!先后制造了任丘市华北油田居民马建民所谓“剖腹找法轮”、袁玉阁“走火入魔、跳河自杀”、东光县东光镇东南营村的石树彦(实是精神病自杀)“剖腹找法轮”等伪案。以上在沧州市栽赃陷害法轮功的炮制,得到了时任宣传部长的高慕娟的首肯,高慕娟丧尽天良,因果报应,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死于乳腺癌。

▼前沧州市副市长贾发林遭恶报殃及儿子被人打死

沧州市副市长贾发林是贾庆林的弟弟,靠着贾庆林,他从一个羊倌,种地的农民,一跃成为沧州市副市长。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期间,他多次直接或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在就任黄骅港开发区主任时,贾庆林来视察,看到法轮功真相标语非常生气,致使黄骅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

二零一二年春天,贾发林的儿子被泊头市新科环保设备制造厂的老总王兵的儿子等人打死,他们酒后发生冲突,贾发林的儿子说:我是贾庆林的侄儿!结果王兵的儿子说:“打的就是你!”结果将其殴打致死。贾发林非要置王兵儿子于死地,后来贾庆林说:判他死刑又怎样,咱的人已经死了,不如赔钱吧,结果赔了一亿元了事。

▼前河北沧州东光县女县长诽谤大法,遭恶报死亡

河北沧州东光县段永红,女,四十多岁。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段永红被中共任命为东光县县长,她在二零一二年三月份的会议上叫嚣:要和法轮功“斗争到底”,并在全县工作会议上,诽谤法轮大法。仅两年之后,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二日,段永红遭恶报,患乳腺癌,医治无效,死亡。

▼前河间市邪党市委书记朱志明、政法委书记袁余庆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朱志明自二零零三年九月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任河间邪党市委副书记、市长、书记,对当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政法委书记通常是直接操控迫害的人。据明慧网报道,早在二零零八年,河间市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二百余人,恶警、恶人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达五十万元,当时仍有二十四人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河间看守所等地。二零一七年六月,仅隔数天,两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前黄骅市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董文昌助纣为虐被判刑

自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黄骅市至少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人被判刑、劳教;至于随意绑架、抄家、罚款、监视监控、强迫洗脑并施以酷刑的事更是屡屡发生。董文昌,黄骅市本地人,自一九九八年至被抓之日,历任黄骅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在他手握重权之际,却不思百姓生计,乱施权力迫害法轮功及学员,做出很多助纣为虐的坏事。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被查,先是被监视居住而后被抓,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沧州市新华区法院初审判决董文昌刑期十二年,没收个人财产四十万元,二百余万元受贿所得被上缴。

▼前河间市公安局局长苏松才遭遇车祸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苏松才一行四人去沧州开会。开会回来行至官厅处出车祸,苏松才当场被撞断肋骨,肺部扎伤,右腿骨折,昏迷不醒。因去沧州医院治疗时误诊,随即转院去北京。

二、政法委、“610”人员恶报案例

▼迫害好人,盐山县前政法委书记杨玉华突发病死亡

沧州盐山县原政法委书记杨玉华在位期间,曾指使公安警察多次绑架、关押、判刑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形式和他讲真相,他都一意孤行。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杨玉华突发病死亡,年五十四周岁,成了恶党的殉葬品。

▼疯狂构陷迫害,盐山县前“610”主任孙保元车祸死亡

河北沧州市盐山县“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即“610”)主任孙保元,上任不久即积极落实中共所谓有关“指示”,布置迫害法轮功。然而,他布置的迫害刚刚开始,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日,孙保元驾驶的汽车就与一辆货车相撞,他本人撇下妻儿撒手人寰,再次验证了“610”是死亡职位的说法真实不虚,年仅四十四岁。

▼前盐山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太昌罹患疑难怪病

盐山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太昌,在任期间助纣为虐,多次组织迫害法轮功修炼人,使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劳教、关押、被逼流离失所,在石家庄、唐山劳教所拒收大法学员的情况下,竟然采用送礼行贿的方式以期达到劳教学员的目的。王太昌于二零零四年遭恶报患面部神经麻痹病,面部变形,异常丑陋,医治数月不见好转,后去石家庄住院。

▼前青县政法委书记王吉林患糖尿病

原青县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吉林,自迫害以来,安排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在职期间,王吉林得了糖尿病,每天靠打胰岛素维持。

▼前东光县宣传部长、“610”主任胡朝华死于尿毒症

胡朝华,男,一九六八年九月十六日出生。东光县南霞口镇许庄村人,历任东光县政法委书记左德兴(主抓迫害法轮功)的秘书、“610”办公室主任、灯明寺镇书记、于桥乡书记、连镇镇书记、人大副主任、县委宣传部长。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东光县前“610”主任、东光县县委宣传部长胡朝华与公安局国保大队勾结,仅二零零一年一年就非法劳教十多名法轮功修炼者,给众多的家庭造成无名的灾难。甚者,炮制自杀伪案——东光县东光镇东南营村的石树彦(实是精神病自杀)“剖腹找法轮”伪案,并堂而皇之的登上了中央电视台,在全国播放,欺骗了毒害了无数世人。为非作歹,不久遭恶报,患上糖尿病,在经受了两年多病痛折磨后,二零二零年四月清明节前后,五十二岁的胡朝华死于尿毒症。

三、沧州市公、检、法、司、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看守所恶报案例

▼前沧州市运河区法院院长梁根生涉嫌严重违纪被审查

梁根生在任职期间,积极执行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屈从于非法组织“610”,所有法轮功的案件没有一个秉公判决的。法轮功学员利用各种方式向其讲真相他仍不思改过。二零一四年发生的“8·17”沧州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案,二零一五年在运河区法院非法庭审时,梁根生与“610”头子在监视厅坐镇亲自指挥庭审现场,一次就非法枉判了九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曾任肃宁县、河间市法院院长、沧州运河区法院院长梁根生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审查。

▼前沧州市运河区国保队长唐国利被辞退

运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唐国立追随江氏集团积极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抄家、绑架、诬陷、殴打、罚款、劳教等迫害,非常邪恶。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四年,参与绑架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至少86位,多数被送看守所关押迫害,其中被非法判刑15人,劳教6人,就是后来没被判刑和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被勒索一、两万元钱(绝大多数不给收据)才放人回家。法轮功学员和律师多次向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劝其停止迫害,他却说:“善恶有报,我不信那玩意”,继续作恶。二零一六年四月,赵翔向运河区检察院等机构刑事控告了唐国利的罪行,几天后唐国利被离岗不见踪影,其岗位空缺三年,二零一九年才由他人补缺。

伪案真相

◆袁玉阁骑自行车跌落桥下——栽赃精神失常、跳河自杀

袁玉阁,任丘市新华路办事处东关人,住张桥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央视三台于一九九九年八月十日左右报导了如下内容:袁玉阁因炼法轮功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抱着孩子一齐跳进了白马河。

事实真相:一九九八年五月的某一天,袁玉阁骑自行车去接上学的十岁的儿子回家,路过通向白马河的小沟上的一个小土桥。当时,放学的孩子很多,自行车又没闸,桥上没有栏杆,袁玉阁为躲避孩子掉在桥下的土坡上。当时骑的自行车是借的,车主是本村老黑大伯,有许多人在场,包括了史胡村诊所医生。这个诊所就在小桥北几米不远处。袁玉阁修炼法轮功是真的,但没走火入魔,更没有精神失常,只是不小心掉在桥下。央视报导却说,其是因炼法轮功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抱着孩子跳河自杀。事后,袁玉阁责问来访记者:“电台报导失真,你得有职业道德。”记者回答说:“上级有任务,完不成任务没有奖金。”

◆利用精神病人拍假戏

马建民,任丘市华北油田居民,本人及家族都有精神病史。有一天,马建民一人在家,他的家人回来时,看到他肚子剖开,死在厕所。当时公安局的人明明知道:马建民死的时候是一个人在家,究竟为什么剖腹,谁也不清楚。可是为了迎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讨好公安部,捞取政治资本,硬把马建民的死说成是 “剖腹找法轮”。

事实真相:尽管当时央视去马建民家编排节目时,马建民的儿子一再声明:其父的死与法轮功无关,并且拒绝在电视上表演。但央视不顾事实,仍然一手编导了“剖腹找法轮”的骗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