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们母女 重症皮肌炎和脑血栓痊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日】因为家庭的变故,我自己带着孩子在娘家和父母一起生活。天有不测风云,二零一六年,我被查出患上了“重症皮肌炎”,而母亲因为照顾我,心力交瘁,身体严重透支,得了脑血栓。幸运的是:就在我们全家陷入绝望时,我和母亲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获得了新生。

二零一六年初的一天早晨,我起床洗脸时,发现眼皮跟往常不一样,红红的,象擦了红眼影似的。当时也没往心里去。过了一段时间,身上开始痒,痒的越来越厉害。家人让我去医院检查,看看是不是皮肤过敏,就去了当地的一家医院门诊。医生当过敏治,给我打针,接连打了一周,也没见效。

这之后,我的身体每况愈下,到了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浑身没力气。而且体力越来越差,开始,上楼觉得特别累,最后,一步都挪不动了,饭也吃不下。又过一个多月后,瘦得皮包骨。家人急得不行,把我送到当地最好的医院,几次都确诊不了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病急乱投医”,我就去找神婆子看病,找了好几个,不仅没看好,还招来了附体。病越来越重了,在医院住院十三天,结果,自己是坐着轮椅进去,十三天后,坐着轮椅回到家。

回家后,吃激素和各种大剂量的药物,但身体却越来越糟:大小便不能自理,嘴里的黏液需用大量的卫生纸擦,并且二十四小时需要人照顾,浑身肌肉疼痛难忍,整夜疼得睡不着觉。

家人一看不行,就连夜带我去了河北石家庄专业医院,被确诊为“重症皮肌炎”。我当时是躺着进的医院,经过中西医三个月零一天的治疗,坐着轮椅又出来了。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我回到家中,每天的功课就是喝大量的中药、西药,因为生活几乎不能自理,身体需要恢复,必须每天慢慢锻炼。就这样,一天天熬着。

到了二零一七年底,我的状态还是原地踏步走,没有什么起色,觉得特别消沉,活的很痛苦,这么年轻就失去了希望;失落、疼痛,每天伴随着我。看来现代医学根本治不了我这个病了,我怎样才能恢复到以前的身体呢?这对我来说成了一种奢望。

偶然看到评论留言“阿弥陀佛”,我就想,世界上真有神仙吗?是不是神仙才能治好我的病?上哪去找那个神仙啊?忽然想起,我病重时,舅妈给我从寺庙带来的什么经书,出于对健康的渴望,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拿起来看,但里面的意思,我看不懂,但还是使劲读。

就在我第一次拿起那些佛教经书的当天,我的一位同学和她的母亲来到我家看望我。她们母女都是大法弟子。她们温和的问我看什么书?我说,我想学佛,看看这些书能不能帮助我。同学和她的母亲就给我和我母亲讲述了她们身边的人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重获新生的真实例子。而且这些人都是我认识的老同学的家人,也都是曾经徘徊在死亡边缘,修法轮大法后,神奇的康复了。

听到这里,我急切的问:“我的病如果修大法能管用吗?”同学和她母亲都很肯定的回答了我,并且说:“你的病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了!”我听后,感觉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心里一下敞亮了,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同学给我留下一本《转法轮》还有其他大法书籍,告诉我一定要认真阅读《转法轮》。

我迫不及待的看起书来。《转法轮》读了一遍后,觉得这正是我要找的,这才是人真正应该拥有的,大法师父说的真好,对这本大法书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接着读了第二遍、第三遍。

刚刚看书,我的眼睛就长了疖子,这边长了,那边长,还有眼屎。我悟到是师父为我净化身体了,我心里有些欢喜,师父在管我。虽然已经在看书,也知道修炼人没有病,但是悟性还是差点,那时还是不敢全部放下药物。

直到二零一八年六月,心想师父不断的为弟子净化身体,而喝药正好和师父说的相反,师父好不容易帮我排出去不好的物质,我却又往身上不断的灌脏东西,真是对不起师父!于是,我果断的把所有中药、西药都停了,将自己全部交给师父,去留由师父安排!

就这样,我每天学《转法轮》并坚持炼功,身体越来越好,力气也越来越大。慢慢的我能下楼散步了,我的心里特别感谢师父。

修炼就会有考验。一天,我的双腿突然又疼得不行,倒在床上起不来了,似乎又回到以前的生病状态:不能翻身,更不能起床,大小便需要人伺候。我的怕心起来了,于是就把一位同修请来了。她是一位老大法弟子,同修告诉我:这是师父为我净化身体的表现,不用担心,更不要害怕,把人心放下,要是读不了书,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吧。我很听话,虽然身体疼痛难忍,眼泪在眼窝打转,就坚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到了当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我想上厕所,不想惊动母亲,就自己试试能不能行,没想到自己竟然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了,腿也不疼了,就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真是太神奇了!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兴奋的心情难以言表,真是太感谢师父了!

再说说我母亲,由于我以前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母亲就得忙里忙外的伺候我,把她拖的身心疲惫。

真是祸不单行,突然有一天,母亲说她的脑袋里很难受,但好在很快就过去了。她就去厨房做饭。她想摁油烟机按钮的时候,手抬不起来了,接着腿不能正常走路了,只能拖拉着两条腿走,嘴说话也不利索。于是,我紧急打电话,叫出租车送母亲去医院。

母亲被确诊为“脑血栓”,住院治疗了十三天,出院后,身体还是不行,走路不稳,浑身无力。她也需要人照顾了。可我还需要她伺候啊。看着家里这么多的活儿等着她干,心里急得不行。医院医生嘱咐说,只要得了这种病,一辈子都不能停药了,开了一大堆药。就这样我们母女俩都靠着一大堆药物维持着生命。

二零一七年底,就在一位同修阿姨来教我法轮功五套功法时,我让我妈和我一起学。我妈开始说不用,光你炼就行了,我坚持让她和我一起炼,让她陪我一起学法。我妈倒是没有反对,只是为了我能尽快好起来,给我做个伴儿。

有一天,我的一个朋友来家看我,母亲出去买水果,准备招待客人。在装满桃子的大车前,母亲靠前去挑大一点的桃子,身子一往前倾,感觉身体里有个很大的长长的东西在她腹部轱辘了一下子,当时她觉得很奇怪,身体里哪来这么个东西?

发生这事后的第九天,这个东西又“硌”了母亲一下,还很疼,母亲忍不住跟我说了事情的经过,心里还有点委屈。

我告诉母亲快去沙发上发正念。母亲从来没发过正念,只是陪我炼功。这时母亲按我说的做了,求师父加持。仅仅十五分钟后,她就高兴的说:“不疼了,蹲下去擦地,也不难受了。”母亲激动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连连说:“哎呀,怎么这么神啊!”

母亲从此以后坚定的走入大法修炼。我们母女俩每天都沐浴在佛光中,幸福的生活着,我们的身体恢复了健康,是大法师父拯救了我和母亲。谢谢师父!

修炼大法后,在我家发生的超常事还有很多。弟子无以回报,唯有勇猛精進,做好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不负师恩!师父,我也要跟您回家!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