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无神论是害人的

更新: 2022年06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年来一直让我困惑的一个问题就是不能够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怎么努力也达不到标准。例如:梦中遇险总是想不起喊师父或念发正念口诀,只知道着急害怕;发正念时经常清理自己不信师不信法的变异观念,却总也没从根本上解决。

去年十月,我的眼睛出现病业假相:红肿。一次在梦中看到在很浅的水中有一条很粗的大蛇,我儿子拿一根棍子打它,可是打不着它,它一会钻到水草中,一会儿又爬出来。我吓的站在儿子身后,只顾害怕,没有正念,一点也不像大法弟子的表现,根本就想不起喊师父,更没有用智慧、用神通对待它。醒来后很懊丧。

师父看我不悟,过了十几天,再一次点化我:梦中我看到很长很长的一条大蛇,但没有上次的粗,它从草丛里出来向西爬,我呆呆的看着它束手无策,很着急!一直看着它爬到了仅剩一尺长我才想起念发正念口诀,可是晚了,醒来后自然又是懊丧!

Advertisement

梦中的考验,就是自己修炼的真实写照。我既困惑又懊丧。

师父的两次点化我都没悟到。《洪吟六》发表了!我一拿到书就读了两遍,然后开始背。现在背了二十六首了。我看到《洪吟六》共有六十一首诗词,其中三十二首中写了“无神论”。这引起我的深思:师父这么多次写了“无神论”,是不是看到弟子、众生受无神论毒害太深,没有从无神论的魔道中解脱出来?想到自己梦中看到两次大蛇,其实是师父在点化我,我的眼红肿就是红魔、邪蛇在害我!

向内找,对自己的小时候记忆就是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批地主、斗恶霸、划分成份。我家是贫下中农,因为成份符合了邪党,个头又高,上二年级老师就让我打着中队旗,喊着口号:“打倒大地主某某某!”上四年级时就带领社员搞所谓“三祝愿”(就是每天三顿饭前都必须先祝毛魔头);上初一就入了邪党的共青团,当了所谓的团干部;批判“四人帮”时还代表青年写材料進行大批判等等等等,小小年纪就成了邪党的工具,深深的埋下了无神论的种子,打上了无神论的烙印。读的书、学的东西都是喝邪党的狼药,我中邪党的毒太深、太深!

再往下找,一次毛魔头在稻谷地里带着草帽笑眯眯、色迷迷的形象出现在脑中,我就在想:为什么至今脑中还会浮现它的形象?它是人间的恶魔,我跟它有什么关系呢?啊……明白了,是师父在点化我,是它在控制我的大脑,控制我的思想,怪不得我的头经常感觉被无形的重物压着,有时象针扎一样疼,一只眼看不清,就是这个恶魔在害我!这么多年我做证实法的事都力不从心,达不到心中所想,色欲心、怨恨心也去不干净,各种人心都去的拖泥带水,都是这个恶魔在挡着我!

还有,这个恶党无神论毛魔头,我曾对它有过向往,有过崇拜,虽然学法多年,潜意识中被灌输的毒素没有彻底肃清,怎么能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呢!是它间隔着我与师父的联系、与大法的联系,是它阻碍着我的正信、正念、正悟、正行。怎么能达到在梦中当机立断斩妖除魔呢!怎么能达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往高层上修炼呢!

找到了根子上的问题,我就发正念清除我自身空间场中的共产邪灵红魔与残害我身体的毒素,清除危害世人的毒瘤,将其彻底清除解体。一次大约发了半小时的正念,我看到了一幕:我在一个半坡上沿着坡上面的铁路走,铁路又高又陡,我走的很艰难、很危险,向前不远处,有一条小路,也不能算是小路,只是没有草,有脚印通到上面的铁路,我慢慢的走到小路上,已经看到成功登上铁路的希望了。我悟到是师父告诉我:我的修炼已经在危险的边沿了!

多可怕啊!我就继续发正念,长时间发,彻底清除无神论害人的恶魔,特别对自身的危害:从小在党文化里泡了几十年,它的流毒渗透在我的骨子里、灵魂中!我要从身体的每个细胞中清除它,从骨子里清除它,从思想的深层清除它,从灵魂的最深处连根将它拔起,彻底解体,彻底和中共邪党及毛魔头决裂!和无神论思想观念决裂!

通过几天的发正念,清除自身空间场无神论毒素,我的正念加强了。有一次,我发正念,静中看到一个景象:一群人穿着制服,向我走来,我一动不动,只管双盘立掌发正念,当他们走近我时,我打出一念“正念法力捣妖穴”[1]!瞬间什么都不见了,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

写出这篇交流,主要是要证实“无神论”是害人的,進化论是瞎编的,也是曝光无神论对我的毒害,曝光它对世人的毒害。

我还要继续努力加大力度发正念,彻底清除无神论对自己的影响。解体这个红魔、恶党、共产邪灵,抛弃现代观念和行为,走师父指引的传统路。在法中归正自己不正的思想言行,用大法洗净自身的污浊,跟师父正法修炼直至法正人间。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围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