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难忘的记忆

更新: 2022年06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六日】一直以来都有一个观念,就是觉的忆师恩系列文章讲的都是参加师父讲法班的大法弟子的亲身经历。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听同修的忆师恩文章,听同修讲在师父传法班上的经历感悟;述说师父的慈悲伟大;师父的辛苦操劳。师父时刻都知道每一位弟子的一思一念,时时看护着弟子。师父不要弟子和众生物质上的一切东西,只要弟子那颗修心向善精進的心。我悟到所有大法弟子和在法中受益的众生,对师尊的救度之恩都会有难忘的记忆。

一、喜得大法,全家人得救

我是一九九六年末一九九七年初喜闻大法并开始修炼的。我家住在农村,家里生活条件很不好。记的我小的时候,妈妈、弟弟和我总闹毛病,特别是妈妈有好多种病,还有附体。三十来岁成了个药篓子,隔三差五去医院,期间还经常找巫医看(跳大神),有时附体闹的她都不认识人了,说走就走,好象得了精神病一样。这样使的本就不富裕的家雪上加霜,更加贫穷了。煎熬中,妈妈听姑姑说大法好神奇,学大法烟瘾、酒瘾都能戒了。为了戒烟省钱妈妈去姑姑家学了功,并请回了宝书《转法轮》。从此,妈妈、爸爸和我就学起来了。那时,就觉的大法好,就是想学。我的许多疑问逐渐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但那时不懂修炼的深层内涵,修的并不精進。

平时我和妈妈每天看一会书,我还跟弟弟比谁双盘时间长,有时身体出现不舒服、发烧等能知道是师父给净化身体呢。随着修炼,逐渐的妈妈、爸爸的烟戒了。常年吃的药扔了;家里供的附体牌位扔了。妈妈身上的各种病不翼而飞了。爸爸有家族头痛病,疼起来时不能干活,非常痛苦,不知不觉也好了;我和弟弟也不闹毛病了,真是神奇。那时心里就是欢喜轻松,证实了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

村里人从我们一家人修炼大法后的变化中看到了大法的超常,纷纷来我家学法。从大法中受益,我和爸爸、妈妈经常去别的乡镇洪法炼功、交流学大法做好人为他人着想和大法祛病健身的心得体会。冬天零下二、三十度在户外炼功也不觉的冷,那时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们这个贫穷多难的家。对师父的感恩,二十多年来一直深深的印在我们一家人的心中。我们会永不忘怀。

二、有师父保护、有法指航,证实法的路上更坚定坚强

二零零一年,妈妈与几位同修去北京上访半路被绑架。家务的重担落在了我这个当时十四、五岁的孩子身上,师父的法让我学会了坚强。当时也想和妈妈一起去上访,我们知道去上访也许会回不来,也许会失去生命,妈妈不让我去。我想妈妈不让我去,我就支持妈妈,照顾好弟弟、爸爸和这个家,不让妈妈牵挂。虽然以后可能会很苦,但我心甘情愿,我不怕。妈妈经过半年多的拘留迫害回家了。我就与妈妈一起散发传单,讲真相,家里还开了一朵小花做资料。

二零零三年爸爸被迫害流离失所一年多后,家里生活拮据。接着妈妈也随爸爸外出打工,把我和弟弟留在家中。虽然年纪小,但是我们也干农活挣钱补贴家中生活之用。弟弟虽不学大法,但很认同大法,很尊敬师父,也很支持我们修炼。当时我说他不修道已在道中。

有一天弟弟说眼睛疼,我一看弟弟的眼角膜好像滑落一样,眼角很红。我心里想,就我俩在家,可咋办呢?我们于是一起求师父帮助并坚信没事。没几天弟弟的眼睛不疼了,好了。弟弟虽小,但在大法被迫害的风风雨雨中也铸就了他的坚强,他很有担当。爸爸被迫害流离失所四年多后又被劳教三年。期间弟弟小小年纪四处找关系营救爸爸,吃了不少苦,但从无怨言。后来爸爸提前从劳教所回家。当时医生说爸爸是脑出血昏迷不醒,劳教所不敢留。回家没几天,爸爸吐了一盆黑紫色的东西,脑出血从胃里排出来了,爸爸好了,你说神不神奇。在爸爸被迫害期间,妈妈乳房长了一个肿块连着腋窝肿的很大,连走路都有些困难,常人都说是肿瘤。不久我的右眼角流脓血,左耳也流脓血,半边脸肿的都变了形,嗓子痛的只能喝粥汤。妈妈前后经历了两个多月,我经历了半个月。在师父的慈悲承受保护下,我们母女靠着信师信法,坚持学法炼功,很快闯过了难关。师父伟大,大法神奇。不断的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有一年弟弟家把收割后的水稻往回运,村里有个不会开车的半大孩子却开来别人家的车给弟弟家拉稻子,结果车开着开着就快速冲進路边的大沟里,就在车从路边掉入沟里的一瞬间,他本能的猛的一下跳到离车三米来远的树墩子上昏迷后被人叫醒。我在家听说后,赶快给师父上香。我想大法弟子家是有福份的,一切由师父安排。此事全村人都捏了一把汗。结果检查啥事也没有,是师父为弟弟化解了一场魔难,村里人都说真是福星啊!明真相的人知道这是大法的超常。

爸爸家族里修大法的人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嘲讽我们是法轮大法世家。可是不管别人嘴里怎么说,心里怎么想,我却感到是一种荣耀,很自豪。伟大慈悲的师父一次次净化了我们的身体,大法的法理提升了我们生命的境界,让我们在返本归真的路上义无反顾正念更强,修炼更加坚定。无论面对何种压力迫害我们都没有停止讲真相救众生的脚步。我自己觉的很充实很幸福,心胸开阔,因为我有伟大的师父保护。师恩不忘,牢记心中。

三、前進路上走的每一步师父都已经给铺垫好。

二零零六年我结婚后到了一个新环境,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在哪都能做好。

然而新环境并没有给我带来喜悦和轻松。丈夫一家人张口说话多是骂人的脏话,习以为常。由于不了解真相加上怕我被迫害,非常反对我学法炼功。刚开始面对这样的环境我很迷茫、很急躁,不知怎样才能让他们了解真相支持我修炼,同时心里也很怕。但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大法我学定了,谁也动摇改变不了我。

大法的法理让我明白,丈夫一家人并不是天生的不好,都是当今共产邪灵统治下的这个社会人们背弃传统,道德沦丧造成的,对大法的反对是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制造的谎言欺骗造成的。于是,我试着改变开始的急躁生硬方式,决定用我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和智慧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是什么。

刚开始他们不听,一说就炸,还把我的几本简装的师父早期的各地讲法抢走说扔了(实际是藏起来了,后来还给了我)。我忍不住与丈夫争吵,丈夫就嚷着拿离婚威胁我。离婚我并不怕,我首先想到的是,如果这样僵持下去或真的离婚,丈夫及其一家就会更加误解大法,就很可能会错失得救的机缘。这样在自己没有学法炼功修炼环境,心情比较压抑的时候,我就忍着避免发生正面冲突。我寻找机会,见缝插针,一句两句每天和丈夫及公婆讲法中的道理;同时不断找自己的执着心,由怕、怨恨委屈逐渐变为体谅包容理解,看到了他们的苦楚。

润物细无声,我在修在提高,他们也在变。我从娘家把大法书取回来从偷偷看慢慢变成明着看,走出了第一步。但是出去讲真相或在家见同修面还是遭到反对,不能堂堂正正。我不能总是藏着掖着呀,一天我想,这回我豁出去了,心一横我就去了学法组学法,并告诉了丈夫(尽管当时还有些胆胆突突)。本以为他会骂人,结果他啥也没说。过后悟道,都是自己的“怕”拖长了闯关时间。是师父看到我有一颗坚定修炼大法的心,把我心中怕的物质拿掉了。我的修炼环境从此发生了一个大的转变。

我在家庭生活的熔炼中在修、在变、在提高,家人也在明显朝着好的方面变化——变的知道忍让,能够平和的面对一些事情,包括我的修炼。家里往日的吵闹打骂、怨恨声没了。我明白了,因为我有了坚修大法想要救度丈夫及家人的心,师父一切都给铺垫好了。

在我闯关过程中,丈夫因有一侧的肾萎缩做切除手术,由于手术没给麻醉师红包,麻醉师没有好好用麻药,下手术台后,丈夫疼的妈呀妈呀的直叫。我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一直倔强的丈夫在心中念了起来,真是神奇,念着念着不疼了,睡着了。这是丈夫过后告诉我的。

从那以后,他对大法有了正面认识,自己开的计程车上总放着大法真相护身符。一次冬天路面结冰他开的车在人来车往的十字街中间转了两个圈,非常惊险却啥事没有;还有一次开车从一个路的窄处经过,不小心车子的一侧前轱辘悬向路边的深沟,车里还拉着四个人呢,结果车停住了。那要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我们都明白,这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他。

婆婆因肺部有毛病做手术,肋骨都揭开了。手术后我接屎倒尿日夜陪护,觉的她很苦,挺长时间她的手和肩膀都抬不起来。我妈和同修来看望叫婆婆念“法轮大法好”,念完后很快手就能抬起来了。公公外出打工,我给他真相护身符他也接受了。师父对众生的慈悲,大法的神奇一次次的被见证。师恩难忘。

当我在修炼中放不下对家人的怨恨时,师父安排让我看到同修是怎样对她家人的善。当我在外地做生意学不到法时,师父又安排同修到店里讲真相,让我接触到了同修。我与同修经常换真相币,一次我多给了她一沓五元币(共250元),同修发现后给我送了回来。丈夫看到后内心受到很大触动:这世道还真有不认钱的,修炼大法的人心正,确实值得信任。

四、师父安排孩子帮我修心性

我的孩子很懂事,从小我教他背师父的《洪吟》,他很愿意背,有时还学我打坐发正念。见到岁数大的老爷爷、老奶奶他就告诉他们(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或提醒叫我告诉。遇到小狗、小猫等动物也是。而且从来不跟别的孩子比吃、穿、用的。

他小的时候有包皮症状,从医学角度来说是需要手术治疗的,与我孩子同龄我们认识的四个有同样症状的孩子无一例外都做了手术。在我和家人还有些犹犹豫豫的时候,我家孩子的包皮症状不知不觉好了。他很尊敬师父,经常给师父敬香,叩拜师父。

二零一九年末,孩子连续高烧三四天,我想他不学法,师父会管他吗?有些担心了,就建议他吃点退烧药,他说没事不用。他爸爸强让他吃了一颗,到了傍晚高烧还是没退,我的心被牵挂的有些不稳,于是与孩子一起炼了一遍第三套功法。第二天孩子出了一身汗好了。去年寒假期间,我陪着孩子每天看几段《转法轮》,完整的看了一遍。并给他读《卷二》、《洪吟》还有《精進要旨》。

平时孩子总是能指出我的不足,帮我提高心性。他们看电视,偶尔我要去看,别人不管,孩子却说:你该干啥干啥去,你不能看。还告诉我说话要注意语气平和,让我不要对他爸爸强势,说他爸有自己的处事方式,不需要我掺和管闲事等等。所有这些我就觉的,这哪像个十来岁的孩子呀,这分明是师父安排在自己身边帮自己修心提高的小同修!

去年秋天,孩子脖子后长了个包,到了过新年的时候,孩子说那个包连着头疼。我心里又有些不稳,伴着思想业开始胡思乱想,睡不着觉。这时我对孩子的情也上来了,就要陪孩子去看医生,孩子却对我说:没事不用看。我放心不下,还是领孩子去了医院。

因为武汉肺炎疫情原因,医院不收诊。回来孩子就念“法轮大法好”,而我老想摸孩子那个长包处,想看看那个包小了没有。孩子却对我说,你老想看那个包干啥?!我让他学法,他说那不成了有条件的学了吗,不成了有求了吗?他还说他的缘份没到。这时我才明确的意识到自己心性有问题,想求师父快些给孩子去掉病痛的执着心很强烈,对孩子的情重。

我回想起孩子平时流个鼻涕什么的我都让他吃药,放心不下,而孩子和他爸爸都说没事。这不是师父利用孩子让我修去对孩子的情吗?我还对孩子牵挂个什么劲呢?一切都有师父在掌控着。

一天我和孩子异想天开的闲聊起来。我说将来你想出国吗?他说想。我说你出国就去日本、美国、加拿大。我心里想的是这些国家制度比中国好,学习、生活环境等都优于中国,要比生活在中国少吃苦。还没等我说出这些好处,孩子却说:我就想去美国见师父,听师父讲法。此时我意识到自己的思想跑偏了,怎么孩子长大后吃不吃苦还惦记呢。还是有人心放不下,需要去修。我为孩子的想法感到高兴,对自己的想法汗颜。此事让我悟到,宇宙万物、世上的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人的想法岂能左右的了?以前嘴上也经常挂着:一切交给师父,师父时时在看护着自己;但那也只是仅仅说在嘴上,并没有用心深刻体会。孩子是师父安排为我修心提高而来。

通过静心的听明慧广播节目《忆师恩》,联想自己的修炼经历,我对什么是佛恩浩荡有了更加深刻的体悟。其实我们修炼路上提高的每一步,一思一念都透着师父的心血和操劳。只要我们时时保持那颗向善精進实修的心,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谢谢师尊救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