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修好自己多救人

更新: 2022年06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六日】

喜得大法

我是一九五六年参加工作,经历了邪党的历次政治运动: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轮功等各种运动。记得一九八九年退休后去秦皇岛旅游,在火车上遇到从北京上车的人议论:打死好多请愿的学生,真惨啊,共产党就是杀人的魔鬼……

我退休后,身上好多病:风湿,泌尿系统病(厉害时尿血),眼病,浮肿,不能吃生冷食品,经常吃药不断。早些年气功热中,为了祛病我也练过好几种功,身体不见好转。后来别人介绍法轮功,我一连看了三本书:《法轮功》、《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我多年来不能看书看报,一看就头痛眼花。但看这几本书眼睛一点也没难受,很神奇。一口气看完后,一下明白了:这不是一般的书,是天书,是教人做好人的书,我要修炼

别的功都不参加了,我就专心炼法轮功。几个月后,以前得过的风湿,耳鸣眼花,腰腿疼病等都好了。我记得刚开始炼时,忽然身体好像得了重感冒一样,骨头都疼。几天后就一身轻了。真是不可思议呀!谁都知道得一场病治好了,身体是发虚的。还得恢复一段时间才能彻底康复。而修炼法轮功随着身体消业,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舒服。这是不炼功的人体会不到的。

我还参加过两次修炼心得交流会,听了别人介绍修炼体会,感动的一直流眼泪。大家都是在介绍自己心性的转变,如何做个好人。我心想自己一定要坚定的修下去,按着师父的要求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我每天学法炼功,到街上洪法,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么好的功法。学法人数越来越多,后来成立了三个学法点。

这个社会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下滑着,人们都向钱看,假货遍地,互相欺骗。人人都在随着社会沉沦。其实我以前也是这样的。看重钱财,损失一点就气的不行,多少天都过不去;得到一点便宜就高兴的不行。想想这些觉的既可悲,又可笑。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命都在沉沦。而我们能有缘得到教人向善、不收钱财、珍贵无比的大法,真是幸运!

每天集体炼功,学法,洪法,交流心得,充实、快乐、难忘……那真是一段幸福无比的时光。

迫害中广传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这些幸福一下子被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发动的残酷迫害彻底打断了,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从上至下的系统迫害,把我们这些修心向善、不问政治的人推到了风口浪尖。

魔难当前,人人都面临着如何选择,如何走以后的路。我自然的选择了继续修炼大法。为替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鸣冤,我到北京上访。接下来就是罚款、坐牢,拘留所、看守所几進几出,后来劳教一年。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多年来我坚持讲真相、学法、炼功,不懈怠,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骑自行车在市场,集市,人多的地方发放真相;到农村讲真相,骑车几十里。有时遇到警察、警车,就抄小道走;在小区楼群里发,在外地走亲戚都带上大包资料发,不知害怕。师父的法我会背好多,能想起多少就背多少,边做边背法,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几次都有惊无险。

不管严寒酷暑,为了救人,我拉着小车走街串巷发资料讲真相。冬季冷风刺骨,夏日大汗湿透衣服。讲真相中遇到的什么人都有,有信的,有不信的,有骂人的,有讥笑的。我不生气。师父给我开智开慧,给别人讲明白。有明真相的要我注意安全,有摄像头。

有时觉的自己做的好生出欢喜心、做事心,就摔跟头,胳膊、脸都摔伤了。向内找,多学法,同时在同修的帮助下很快就好了。遇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要送派出所,我给他讲真相,围了好多人,我说:你不要干坏事,我是在救人。还有一次,发资料被警察跟踪,最后也有惊无险。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

两年前武汉疫情突发,大法弟子都意识到了责任的重大,感受到了时间的紧迫,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在新年时突然封小区不让出去,就在小区内发资料,贴粘贴,发台历;解封后又出去发资料,到超市花真相币买东西,面对面救人。

闯过魔难更精進

后来一段时间,我修炼上有些松懈,渐渐的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腰腿没劲,走路困难,我想不知什么时候我会垮掉,感觉累,这念头一出很害怕。我就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这是假我,不能让邪恶烂鬼钻空子。

我是独居。七、八月份的时候,小区集中改修暖气管道,需要盯着工人干活。那段时间家里不方便开火,哪都是灰尘。所以吃饭也是冷一顿,热一顿,我也没在意。渐渐的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腿没劲儿,腰直不起来。后来干咳,嗓子特别干,有痰咳不出来。我坚持出去讲真相,奇怪的是一出去身体就没事了,回来后一到晚上又不行。那段时间学法犯困、不入心,背法记不准,眼睛看书也看不清。

到了十月份的一天晚上,咳得很厉害,我坚持学法,通读《转法轮》到夜里十二点。发完十二点的正念,还是咳嗽不停,不能入睡,头疼,脖子难受。自己就想:是不是脑血栓的症状?意识到这念头不对,心里就否定它。

师父说过:“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1]

我否定这个症状,不承认它。但是身体确实难受,发正念后还是不行。当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心想老这样咳下去影响早上晨炼。我就求师父:师父帮我,不能影响第二天早上的晨炼。这个念头一出,一会儿咳嗽就停了,睡着了。一觉醒来,正好是炼功时间,炼完功就没事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

还有一天,身体又是这样,我一直在加强自己的主意识,心里就坚定“都是好事”这一念。晚上夜深了,我难受的不能入睡。躺不下,一躺下脖子、嗓子都疼。就打坐了一小时,身体好些。我又把四套动功都炼完,再打坐一小时。这时天还没亮。我不敢躺,我知道这时候最忌讳躺下,过关时不能求安逸。就坐着迷糊了一下,看一会儿书,一直到天亮。第二天就没事了。过了几天我又出去讲真相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嗓子又干的不行,比上一回更厉害。念书都念不成句子,念不出来。同修说你念出声来,我说我也想念,念不出来。这时脑子想到了武汉病毒,意识到不对又赶紧否定它,求师父。同修说:“这是旧势力干扰,不让念我就念,不让学我就学。”我觉的同修说的对。当时我不光嗓子难受,眼睛也看不清,但心里明白。那天白天大家集体学法,我因为嗓子难受没念成,心里就想:晚上一定补上。于是晚上我就自己读法,我读的很慢,《转法轮》第五讲平时读一个小时就读完了,这次我却读了三个小时才读完。读完后就睡觉,睡的很好。

第二天,还是干咳的厉害,我又想到新冠病毒,又赶紧否定它,不承认它,不断的发正念,好一些。过了一个星期,又到了集体学法的时间。嗓子还是干,我还是念不出声音来,就只好听着同修们读。到了第二天嗓子肿了。这次我没有动不好的念,心想:“我两天就好了,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着,病毒也不能侵犯我。”

同修也提醒我,好好向内找找自己。我向内找,意识到自己是前一段时间被同修的离世带动了,常人老病死的观念太重,再加上自己修炼的懈怠,有懒惰思想,不愿多吃苦,学法有时走神,不入心,还自己原谅自己,心里想以后慢慢补,但是也没补。天天不落的看新唐人电视台,浪费了好多宝贵时间,今后我一定改正。

就是自己这些不正的东西,被邪恶钻了空子。认识到后,我就发正念,我不能有这个状态,要在大法中归正,求师父帮我。同修也帮我发。过了两天真的就好了:嗓子消肿了,能说出话了,念书也好了。

这个过程,再怎么难受,我都没有告诉孩子们。我知道是过关,自己需要吃苦、承受,忍忍就过去了。

通过这次过病业关,我更认识到修炼的严肃。修炼人要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正的念头一定要赶快否定,修去。任何不正的念头都可能招来魔难。同时在过关过程中一定要坚定正念,多学法,能吃苦。坚定的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难。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