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头筋断 21个小时康复

更新: 2022年06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中共迫害之初,因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单位无理解雇。我就靠打工来养家。丈夫也同样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我只和孩子一起生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中午,午休时间我骑电动车回家,去给正在上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做饭。在左边人行道上直走。就要進宿舍区的大门了,骑的也不快。突然,前面开来一辆面包车,右拐弯要進他们的单位大门。人行道上别的车和人都停住了,我连人带车被面包车拖走十多米远后,司机才发现出事了。

我趴在地上,司机跳下车来,嫌我走路不看车……我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赶紧说:“没事,没事,是我没预料到。”接着司机单位的领导也出来了,问我伤着哪里了?我这才感觉到自己右胳膊酸溜溜的痛,抬不起来了。

紧接着,交警、医院120的车全来了。我说:“我没事,不用你们处理事故,我也不去医院,我家就在这个单位的隔壁,我得回家。”但是,三方的人都说:“不行啊,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再说吧。”我怎么央求也不行,只好先去了医院。

经拍片检查,结果是连接胳膊与肩头的一根筋断了。医生说需要马上住院做手术,要不胳膊就抬不起来了,后果怎样难以设想。我想:“你说了不算,我有师父管。”我就说:“我不做手术,我必须回家。”说着,我就要往外走。

司机单位领导急忙问医生不手术,后果会怎样?医生跟他说了些什么,我也没听清。那位领导又赶紧跑过来劝我住院做手术治疗。我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赖你们的。我们回去吧。我上小学的孩子还没饭吃呢。”他只好作罢,送我回家。

原来司机就住在我们宿舍院。他叫他媳妇给我孩子送来了饭。我下午也没法上班了。

过了一会,三个交警又登门要来处理事故。我说:“我不会住院治疗的,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我炼炼功就会好的。我也不会赖人家,你们放心吧。”他们看我说话语气也很真诚、平和,就说:“你放弃治疗,那得签字。”就这样,我签了字,并讲了法轮功真相,他们就走了。

接着,又来了四位同修,和我一起学法交流,帮我增强正念。直到孩子放学后,同修才离去。

我的胳膊还是抬不起来。当我独自看着幼小的孩子时,突然一股无望感涌上心头,我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往饭碗里掉。我对孩子说:“以后你有个孩子,我也给你抱不了了。”孩子哪懂这些,不解的望着我说:“啊!你还想叫我有个孩子?”我知道自己的人心上来了,我马上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不是我要的结果!”

第二天早上,前楼的同修老张按时到我家晨炼。我俩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至今一直坚持早上一起炼功。第一、三、四套功法,我是用一只手炼的。第二、五套功法,我坐在垫子上,把右胳膊搭在床上炼。

虽然这样,我信心很足,心情愉悦,脑子里就一念:这么大的法,这么伟大的师父,佛法是万能的,多大的疑难病,师父看一眼就好了,我这点小事算什么?绝对能好!我的胳膊绝对能抬起来,绝对能好,绝对能好!

我边想边用一只手给孩子做好了早饭,伺候孩子上学走后,又一只手把家里卫生打扫并整理好,这时已经是近上午九点钟了。

看到桌子上的一盘炼功磁带,心想,磁带上的炼功音乐比较慢,冲灌时,右胳膊一定能冲上去。边想着,边把磁带装到播放机上开始炼第三套功法。一听到师父的口令“冲灌”,我的右胳膊一下就冲上去了,啊,我好高兴啊!

按标准炼完了第三套功法后,又重新炼了一至五套功法。然后,我又试着把两手在背后扣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

就这样,从前一天中午近十二点,至第二天上午九点,仅仅二十一个小时,右胳膊的断筋就完全恢复正常了。

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该怎样感谢您呢!?

于是我下楼,从小屋里推出电动车,去市场买菜,做饭。孩子放学回来,让他按时吃了饭。

第三天,我就正常上班了。

我深知,是师父救了我,是师父替我承受了这一难,我的右胳膊才这么快就恢复了功能,谢谢师尊!我深知,这也是因为我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达到的结果。

第三天晚上,同宿舍区的同修与我一起去了那位司机家,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给了他们真相小册子、护身符等。他们看我胳膊这么快就好了,又上了班了,既惊讶,又高兴,也放心了。

原来,这位司机的母亲也修炼法轮大法。他说:“我知道法轮功好,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我是在隔壁单位打工的,这次能碰到你这样的好人,也是我的福份啊!不然的话,你住院治疗受罪,单位受到损失,我说不定被解雇丢掉这份工作。现在找份工作也不容易。”

他媳妇紧接着说:“这是俺家的福啊!谢谢你!”我说:“师父叫我们做好人,不给人家添麻烦,我们都感谢大法师父吧!”

“好!”他俩说着,还双手合十说:“谢谢法轮功师父!谢谢法轮功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