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同修走出病业关的体会

更新: 2022年06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九日】

一、结缘

我与同修A是在看守所被迫害时认识的。

一天,警察叫我,说是调换监舍,因我呆的这是接收监,我被换到A同修呆的这个监舍。受过迫害的同修都知道,在那个环境,能和同修在一起,能够互相支持、帮助,那是一种没有恰当语言形容的温暖。我们在一起那一个多月,在那艰苦的环境,我们互相鼓励、背法、互相照顾。

A同修还曾经被劳教过两年,吃了很多苦。我们都是师尊的弟子,我们俩在那种环境中相遇,可想而知,多大的缘份。

要知道一个监号是不允许有两个大法弟子的,我们俩当时就悟到:师父看护着我们,我们不能辜负师父,遇到问题共同切磋。坐板时,我俩背法、背《洪吟》,想起哪段背哪段,忘了互相提醒。一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互相鼓励不被邪恶左右,发正念除恶。A家里很少给她送钱及衣物,同修A有时心情低落,我鼓励她,如果我先出去,一定联系你家人,营救你。

后来,我真的先出来了。因为之前我们不认识,我回来后,根据脑中所记的电话,找到她家人,营救同修A。我与同修B去看守所给A送钱及衣物。其实,我们这么做,一是帮助同修生活中的困难,最重要的也能证实法,那些常人刑事犯都能受到触动:看人家炼法轮功的人,和咱们就是不一样,回去后,都能来看她们,这些人心眼好;无形中给同修一种加持。

经过多方营救,同修A终于出来了,详细的过程,这里不赘述了。回来后,因为邪党把我们都列为监控对像,加之我们两家居住比较远,为安全起见,我要与A联系,都是通过A的小姑子。A平日里是个性格好,处处都能用法来要求自己,所以和小姑子们(三个小姑子)关系都很好,我们联系都通过她的小姑子。

二、帮助A走出病业关

二零一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我给A的小姑子打电话。我问她嫂子情况时,她说,我们家出大事了,我家都乱套了。我说,你别急,慢慢说。她说,我嫂子脑出血住院了,我妈(注:也是修炼人)也没了。听后,我也有点懵了,但我马上想,要冷静。问:你嫂子在哪个医院?她说,她是晚班护理,刚回来。我说,你别急,你告诉我在哪个医院、病房号,我这就去。

她告诉我后,我马上就去医院。一路上,我想,同修一直很精進,而且悟性也很好,遇到问题,总能在法上悟。她老婆婆也是同修,因为不识字,都是A给她读法。A受迫害后,A的丈夫不让他妈学法,很是反对。家里出这么大事,肯定是有原因的。起因是A的儿子要结婚,那天,婆婆想洗澡,A就在家里帮婆婆洗,过程中,A就晕过去了。婆婆急忙打电话叫人,120救护车把同修A送进医院。这时老婆婆一急,也不行了,赶紧叫车把老婆婆送到医院,当晚老婆婆就离世了。

我到医院看同修A,她还能认出我,看的出很高兴,但说话不太清楚。我问:你怎么上这来了?她说,我不知道。我说,你是大法弟子,咱不承认旧势力迫害,发正念否定它。她说,咋发正念?我说,你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我不知道,我不会,你给我写上。我说,你不是会背很多法吗?她说,我啥也不会,也不知道。我又问她,你还记得炼功口诀吗?她摇头。此时我意识到: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小姑子说,我嫂子恢复到这程度,就很不错了,你不知道,她小声对我说,我哥一看当时情况,我哥也脑血栓,也在楼上住院呢!

此时,我想旧势力对同修A是下死手来迫害的,我要帮助同修,启迪她的正念,让她听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因为同修的主意识不是很强了,只有学法是最好的办法。

我就给同修B打电话,叫她把她的MP3送到医院来。同修送来后,就让A听法,同修A此时还很接受,表示很愿意听。同时,我嘱咐她小姑子,一定时刻让你嫂子听法,没电了,要及时充电,只有大法才能救你嫂子。她们都很认同,积极配合。

就这样,我几乎每天去医院和她说说话,教她背背法。A在这之前,会背很多法,此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就慢慢的启迪她。我一去,她很高兴,虽然口齿还不顺畅,但觉得一天比一天好。端午节的头一天,A出院的。

这里还有一个难题:因为她老婆婆去世的事,一直没敢告诉她;A与婆婆关系很好,而且是同修。在出院前告诉她的,经过大家劝解,这一关总算过来了。

虽然出院了,A还是不能自理,但回家了,起码能炼功了。A靠墙站着,一点一点的炼,确实在好转。A同修悟性好,我把明慧的交流广播一期不落的下载下来,给她送去,让她听,她一天天的在好转,说话也清楚了,记忆力也在恢复,原来会背的法,一点点的也想起来了。

一天我去,看到地上有个便椅,我说,你怎么还用这个?她说,刚买的。我说,你这屋距卫生间这么近,不要用它了,你心里想:我好了,我不是病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好人,是大法弟子。呆了一会,我就回家了。

刚到家不长时间,来个电话,我一看是A小姑子的电话。我一接通,那边同修A就很兴奋的说,大姨,我自己能去卫生间了,我能走了。

后来,有一位老同修来和她学法,之前她们是一个学法小组的。就这样,A恢复很快,我每次去,都能看到她在向好的方向变——自己能走了,慢慢能下楼了,只要我去了,她就给我走走看,我也挺高兴。A总要说几句,我最感谢我的大姨(她叫我大姨,是因为我比她大十三岁),没有你的帮助,没有我今天,等等。我说,你确实好了,以后这种感谢我的话,绝对不能说了,你再说,就错了,咱们共同感谢咱们伟大的师尊!没有师父救你,你能有今天吗?说不定你的命都没了,不修大法,咱俩不会认识的,这是法中缘啊!

同修A能走路了,而且没有任何后遗症。同修A就很快又发挥了她面对面讲真相的特长,而且把她的亲身经历讲给世人,听到的人无不称奇。

三、一点思考

其实此文一直想写,总觉得怕写不清楚。近期,看了很多帮助同修过病业关的文章,受同修文章启发,我也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因为我们都是走在修炼的路上,每个人过的关、难也有所不同,同修的精進成度、接受能力都有所不同,所以我们帮助同修时,也得根据情况去做。

这里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当病业同修处于神志不清时,我们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让他们常人的家人接受及认可,这样一来,咱们的工作就好做,也能起到事倍功半的效果。我帮助同修A,没有受到她常人家人的不配合、干扰现象,这也许是我们在看守所那段时间结下的缘吧,所以家人很配合。其实,同修A的丈夫,平时对去她家的同修都很反感的,但我每次去他都是一笑,什么也不说。同修A也说,就你来他不反对。

其实当时我没有考虑那么多,我就一心想帮她。一直到现在,我也从未跟她交流过:你哪有漏啊,哪做错了!我想只要真修弟子,师父都会管,只要真修,也会在法中归正,自己也会找被邪恶钻空子的原因。

以上是我的修炼路上的一段经历,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我愿在法中归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