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上门骚扰的人员讲真相

更新: 2022年06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九日】在我们当地,法轮功学员自从实名控告江魔头以后,每年的所谓“敏感日”,有一部份学员,经常受到他们单位不同领导(注:有的是610转化人员)、以及派出所人员的骚扰。他们打着了解职工生活为名,多次要求到学员家里所谓“家访”(骚扰),甚者到学员家楼下随意蹲点、监控、跟踪等违法行为。面对这些不明真相的众生,初期的我也是以不予理会的态度,拒绝他们的要求,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拒绝配合。

有几次,通过简短的电话交往,了解到他们对真相内容知道的还是很少,多数都是被中共的虚假宣传所迷惑,做着违法的事情却不以为然。于是我改变自己的观念,接受他们的见面要求,决定走出去。我把这几年找有关单位领导、公安人员的部份真相话题,通过这次会谈,汇整出来讲给他们听,同时与同修交流,请同修指正。

二零二一年七月一日前后,单位的不同领导打电话要求我见他们,我告诉他们,见面可以,你们认为的“敏感日”不行。九月的一个周末,基层领导打电话来说,厂工会领导下周一要找我谈话。我告诉他,可以,既然是工会领导,就应该关心职工生活吧,也请你转告他们,要谈就到我的宿舍里来吧。

我提前写了两份法律条文内容,包括:《宪法》

第五条规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

第三十三条规定: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以及《国务院公报》二零一一年第二十八期刊登了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由柳斌杰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文件,废止了一九九九年的两条有关法轮功书籍的禁令(在百度搜索《新闻出版总署第50令》,查看附件的99项和100项);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共有14种,名单中没有法轮功〔公通字〈【2000】39号《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二零一四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及公安部重新认定的14种邪教组织中依然没有法轮功。

以及“谁做谁负责”、“建立责任终身追究制”一些相关条例和说明材料,打算面谈时,送给他们。

周一上午九点多,他们一伙三人戴着口罩来到我的宿舍,互相打招呼,坐下来。我示意是否自己也需要戴上口罩,她们说不需要。我平和的问,请问领导,不知你们是来了解职工的生活呢?还是有什么其它事情?咱们开门见山的说吧。

这时,一人要去关门,我起身制止他说,这里没有秘密的事情,就开着门谈吧,也顺手打开了窗户。

这时,那位工会领导略带有强硬的口气直接说,现在国家有规定,不让炼法轮功,就是为这个来的,你要配合我们。我认真的说,请问领导,不知您说的是国家哪一条规定呀?她瞅我一会说,等下一次拿给你看。我说,您既然没拿来国家哪条规定,我倒是抄写了《宪法》条例送您看看。并且,今天我们的会谈,是在互相尊重、互相自愿的、平等的基础上進行的,不存在谁强制谁,是吧?这也符合《宪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然后,我把《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说了一遍。

他们三人不约而同的互相看了一下,工会领导岔开话题,口气缓和的说:老哥,我那里有你的照片,今天见面和实际有差别,你的精神状态很好呀。我接过话题,谢谢领导的认可,这也是我炼法轮功炼的,要不然也不会是这样。然后,我把身体怎样不好,走入大法修炼、身体如何好的过程,给她们讲了一遍。我告诉她们,在修炼的十多年里,我没有吃过药。这些年中也没有耽误过一天工作,哪个领导也喜欢用这样的职工吧。她们都默认了。

这时,那位工会领导似乎想起什么,说她一位好朋友的母亲也炼法轮功的,有糖尿病,也不吃药,就那么靠着,最后脚丫子都烂。后来家人强制把她送進医院,在医院去世了。她说,如果早去医院,也不至于那样呀,这可是真事呀,你怎样解释?你们还有自杀的,又怎么解释呢?

好的,我回答您提出的一系列疑问:打个比方,现在,让你们三位吃感冒药、头痛药,你们吃吗?肯定不吃,是吧?因为你们既不感冒,也不头痛,所以不需要吃,对吧?她们默认。

我接着说,我建议你,去有关部门,要本《转法轮》,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您看看书里面有没有不让吃药、有没有共产党这三个字、有没有自杀,您自己去证实。再者说,一位老师教学生,是不是有优秀的、有一般的、也有不及格的呢,对吧?我的师父也讲过:“不能按照大法的心性要求去做,那是不行的。常人就是会有病,生老病死是常人的规律。”[1]我接着说,不是说炼了法轮功就不得病,炼了功,得按照书上的做才行,才会有健康的身体的。总不能拿着个别例子说问题吧。所以,我建议您看书,答案会在书里头。

然后,我把“天安门自焚伪火”的疑点给她们分析了一下。她们都无话可说。我说,等有机会第二次见面时,请你们看看《焦点访谈》播放的“自杀”慢镜头,你们自己去鉴别吧。

这时,一位三级的书记说,既然共产党不让炼,就别炼,对抗对你有好处吗?我说,书记呀,共产党不让做真、善、忍的人,我们是不是要做假、恶、斗的人呢?难道我们教育我们的孩子的时候,教他们说谎话、教打架斗殴吗?我相信您也不会这样教育您的孩子吧!

工会领导打断我的话题说:老哥,不让你炼,对你好,也是对你孩子好,那样会牵连你孩子的。我纠正她的话题说,我炼,与我孩子没有关系,我也不是为我孩子炼的。我可以告诉您,这几年,骚扰我的人挺多,有公安的、有社区、居委会的,没有一位像你们这样的。曾经就有几位公安人员对我说,老弟,在家炼,就行了,别出来公开炼。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说吗?是因为他们公安人员内部明白真相的人多了,所以也希望你们多了解一下真相,对你们是有好处的。你们从参加工作,工作努力,到这一步为官,也是不容易的。如果今天你们强制我配合你们,你们今天的行为,就是犯罪的证据,那么共产党倒台的那一天,我就可以控告你们,对吧?相信你们也不愿意为了执行领导的任务,在自己的仕途留下污点,那个时候有谁会帮您说话呢?我也许不会控告,那得看咱们今天的缘份,看你们能够明白多少真相。

这时,工会领导摘下口罩。我笑着说,领导,我现在才算认识您了。书记说:老哥,你看,共产党给你工作、给你发工资,过几年你退休,还给你发退休金,不能忘本吧。我说,我工作,给企业付出,是企业给我发工资;我退休工资,是我自己交的五险一金,共产党没有给我一分钱呀。要说忘本,是共产党才是忘本呀。我记得在童年的时候,教室的后墙上挂着马、恩、列、毛的画像。那个时候,学生必须背过几句“毛语录”,才让你放学。有一次,我与四、五个同学没有背过,不让走。有一个较小的同学说,“毛××”怎么没有大胡子?一个大一点的同学说,我们中国人不长大胡子。中共的领导人要把我们炎黄子孙,强制洗脑后,变成马列子孙了。这算不算忘本呢?中共窃取政权后,害死了多少中国人,你们知道吗?今天我们没有时间谈这个话题,等有机会我们好好谈一谈。要说忘本,有这么一件事情:在这个单位就有这样的人,一位四十出头的司机,跑了全国不少地方,谈起趣闻来,夸夸其谈。一次,我和他谈中国古文化时,我问他,中国人的祖先是谁?你们猜他怎么回答?他说,中国人有祖先吗?还有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反问我,知道中国人的祖先有什么用?能给我找工作、找对像吗?他们的回答还掷地有声。我一时也无法和他们唠下去,我觉的很可悲呀。我曾经记得有这么一件事,一位科学家晚年住院时,对中共时任总理说,一个民族的文化如果丢失,这个民族就没有了希望;一个国家的腐败,如果渗透到教育,这个国家就会没有希望了。

古人讲,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曾经给两位干部朋友办过这样的事情:在我没有修炼法轮功的时候,我自学《周易》,多少懂点生辰八字的知识。有一位竞聘的干部,排名最后,学历也是最低的,来找我苦诉,非常苦恼,打算放弃竞聘,求我有什么办法?我看在是好朋友的份上,费力的帮他查看。按照《周易》的排法,给他指出一套思路,告诉他按照这个去做,就会有希望。当时我看他命中有,鼓励他别放弃,结果五选一就成了,现在跟您级别一样。可是,后来他知道我炼法轮功后,他和我断了关系,在路上遇到,都躲着走。他的做法算不算忘本呢?其二,也是十多年以前,一位考专业技师的基层干部,打听到我的人脉可以办这件事,买上礼物,托朋友找我,也给他办成了。现在这个人就和我一个单位,跟不认识的一样。你们说,这是不是也忘本呢?现在我修炼法轮功了,才懂得了当时自认为是干好事,实际是办了件坏事情呀。

书记劝我说:老哥,咱不想那些不高兴的事情。咱们现在好日子都过上了,得感谢国家、感谢党吧。我笑着说,我只感谢这个国家,与共产党没有关系。我略有停顿的问道:您知道共产党的第一面大旗是什么吗?他摇了摇头。我说,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毛××在江西成立的中华苏维埃政权,打出的旗号是保卫苏维埃政权,显然是保卫外国人嘛。我也曾经和一位公安人员谈到这个话题,他说,老哥,我和你讨论一下共产党。我告诉他,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讨论共产党性质变了。他问我怎么变了?我笑着说,咱们讨论它,不就成了两个国际的人了吗?那位公安人员也乐了,示意不要谈了。

我接着说,我曾经遇到一位坚定的唯物主义干部,与你们级别一样。一起聊天时,我谈到修炼中的一些现象时,他根本就不信,用实证科学与我讨论。他说,看见的就相信,没有见过的就不信、是不存在的,什么神不神的,都是迷信;现在科学多厉害呀,天上飞、地上跑的、还能登月球,你们行吗?这话听起来好像很在理呀,眼见为实嘛。我说,是,现在科学是挺先進的。科学再先進,它也证明不了神的不存在,对吧。自然界有许多不解之谜,科学也是解释不了的。那位干部打断我的话题说,不要谈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都是迷信。

我问他,中央警卫局的最初名字是8341,您听说过吗,他示意听,我告诉他,毛××活了83岁,掌权41年,是毛泽东拜见一位道士时,是道士告诫他的话。您说他这不是搞迷信吗?还有,电影里的毛××進庙抽签,不都是迷信吗?共产党的党魁可以这样搞,老百姓拜佛就不行,合理吗?现在的中共高官哪个不迷信?据说邓小平就有几个名字,这是不是也迷信呢?还有周永康落马之前,请风水先生到他家祖坟烧香,求免灾,也是迷信吧。但没有管用,因为他也是迫害法轮功的头目,作恶多端,是报应。他又打断我的话题,你不要讲这些道听途说的事,没有说服力。

我说那好,咱们举实例说明,您的手机电波你能看见吗?看不见吧,但它是存在的。他反驳说,这个科学能证实它存在,没有说服力。我说,那好。我们都没有见过三皇五帝、封神演义中的人物,能说他们不存在吗?他说,这都是神话故事,虚构的。我又问他,那老子、姜子牙、周文王、武王也是虚构的吗?他说,那是个别历史人物,虚构的历史文化,缺乏真实性。我给他举了最后一个例子,首先和他声明没有任何含义,只是论证我的观点,他同意。我说,那您的曾祖父、太祖父,都没有见过,可他们都是存在过,对吧。后来,他起身走了。一会儿,那位书记找借口说有事情,打招呼也走了。

于是,我岔开话题说,领导您也是一个孩子吧,她示意是。我说,在计划生育的时候,您如果有两个孩子,是不是违反共产党的规定,是不是面临被开除厂级呢?现在倒好,反过来了,奖励年轻人生两胎、三胎,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年轻人生不了两、三胎也算是违反它的规定呢?如果再超生四胎、五胎,是不是也要罚款三十万、五十万呢?咱们地区前几年,有一家农民就因超生,罚款二十万。全国因超生罚款的巨大资金又去哪里呢?共产党它把我们老百姓当成生人的机器了。

如今我们处在大瘟疫时代,这和当年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有什么两样呢?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让你们了解真相,保谁的平安呢?不就是让大家如何躲过灾难吗,眼前的瘟疫,肆虐全球,目前已经失去四百多万的生命,而且还在变异,人人都受到威胁。信不信真相,是我们每个人的选择。是不是呀?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十一钟,我还想谈下去,她们示意就谈到这。三个小时的谈话,基本上是我在讲。因为大法弟子是主角,师父安排众生是来听真相的。在整个谈话过程中,我一直保持平和的心态,语气缓慢,举例有理有据。随时观看她们的反应,询问她们是否认可,达到讲真相的目地。

在征求她同意的情况下,我记下她的姓名与联系方式。我们约定第二次见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