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一年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据明慧网报道的信息统计,二零二一年,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真、善、忍,被中共当局迫害,至少8人被非法判刑,96人次被绑架,349人次被骚扰;总计至少453人次被迫害。韩俊德老人在唐山冀东监狱被迫害致死。由于中共对真相的封锁、不允许家人探视、暗地迫害等原因,还有许多没有报道出来的迫害事实。

二零二一年(含二零二零年年底),保定市8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他们是:陈秀梅、高小雄、郭志萍、蒋凤、吴俊苹、卢桂芬、卓贵宾、陈书义。

下面选取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曝光二零二一年中共对保定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目录:
一、被迫害离世
二、被非法判刑
三、被绑架迫害
四、被骚扰迫害
五、被经济迫害
六、被恐吓、威胁
七、法轮功学员家属被株连迫害
八、法轮功学员控告、起诉迫害者
九、参与迫害者遭恶报

一、被迫害离世

1、保定市韩俊德老人被迫害致死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韩俊德老人的家属接到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五监狱的电话,被告知韩俊德于当日上午十点三十五分“去世”。

韩俊德
韩俊德

韩俊德老先生时年七十七岁,蒙冤入狱有两年多。他因在小葫芦上刻字“真善忍好”,于二零二零年二月被保定市高阳县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半、勒索罚金一万元。上诉后,二零二零年五月,保定中级法院作为二审法院罔顾法律,维持冤判。一审、二审法院都没能指出韩俊德破坏了哪条法律实施,破坏到什么程度。

韩俊德被送到唐山冀东监狱非法关押后,屡屡被逼认罪,仅被允许通过几次电话,后以他没有“转化”为由,剥夺他通信、通话、会见亲人的权利。后来家属得知韩俊德长期严重贫血,一只眼睛几乎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出行都得让人用轮椅推着,随时有生命危险。

韩俊德的家人心急如焚,他老伴付桂不顾年事已高,到处奔波要求对韩俊德保外就医,以保全韩俊德的性命。年过七旬的付桂,一直在利用各种法律途径积极营救丈夫,不停地为他伸冤,头发由花白变成了全白,人一下瘦了三、四十斤……她四处奔走,邮寄各种法律文书,申诉、投诉、举报控告,花去了自己本就不多的大部份养老金。

家属多次找到保定市竞秀区司法局相关人员继续要求给韩俊德办理保外就医,均未果。韩俊德老人最终离开了人世。保定市竞秀区司法局已涉嫌渎职、玩忽职守、滥用职权,草菅人命,应对韩俊德的含冤离世承担主要法律责任,家属将追究到底。

二、被非法判刑

1)两位善良老人郭志萍、陈秀梅被非法判刑

保定市两位善良老人陈秀梅和郭志萍,在瘟疫流行期间,给百姓送去躲过瘟疫的良方,被警察绑架、非法抄家,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庭审。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高阳县法院下达了非法判决书,陈秀梅和郭志萍均被非法判一年零三个月。

郭志萍和陈秀梅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二零二零年三月四日下午,郭志萍正把躲过瘟疫的良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小册子放到路边汽车上时,突然,出现好几个警察一下把她扑倒在地,随后把郭志萍绑架到先锋街派出所。陈秀梅不顾及自身安危,在疫情期间传播避疫良方,也是在二零二零年三月四日下午被绑架到先锋街派出所的。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高阳县法院李志勇法官等来到保定市看守所对陈秀梅、郭志萍非法开庭,只允许一个家属旁听,完全违背宪法规定的开庭公开的原则。在庭审中,播放了绑架郭志萍的现场录像。律师在看到六十岁的郭志萍被几个年轻警察扑倒时,非常气愤地说:“六十岁的老人,你们就这样对待她!”

律师依据现行法律对两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家属辩护人也都做了一些补充和无罪辩护。陈秀梅、郭志萍也都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高阳县法院下达了非法判决书,陈秀梅和郭志萍均被非法判刑一年零三个月。

2)六旬陈书义被判刑四年 家人担忧杳无音讯

涞水县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陈书义,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五日被警察入室抢劫、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涞水看守所,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六日被涿州市法院秘密开庭枉判四年,送唐山市冀东分局第四监狱一监区关押,家人一直没老人的音讯。

期间,家人打电话到监狱,被告知既不让接见、也不让送衣服,近来打电话多次无人接听,好不容易打通后监狱方说:没有此人或说人已经被转走了,第四监狱说来了一个月就转到第一监狱去了。家人打电话到第一监狱,对方说:要请示领导后才能告知,他们相互推诿。再打电话,无人接听了。

家人非常担忧,写信到监狱,告知家里的联系电话,希望陈书义打个电话给家人,但始终杳无音讯。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五日,陈书义的家闯进了涞水县王村镇派出所的警察和特警,他们入室抢劫,将陈书义和儿媳杨翠玲一同绑架到王村镇派出所,非法审讯,直到晚上,才让儿媳杨翠玲回家。陈书义被非法关押在涞水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探视,家人送衣服也不收。二零二一年三月底左右,家人突然接到监狱通知书,才得知已他被非法判四年徒刑。

3)七旬吴俊萍被非法判刑、劫入冤狱

保定市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吴俊苹(吴俊萍)老太太一人独住,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在家做饭时被一帮警察入室绑架、抢劫、关押构陷,被非法判刑一年半,于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八日被劫持至河北省女子监狱。

二零二零年六月六日上午十点,吴俊苹老人正在家做饭,十几个警察和社区的工作人员骗开门,蜂拥而入,没有出示任何手续,非法抄家,抢走私人财物。

吴俊苹老人被劫持在竞秀区新市场派出所,两天没喝水没吃饭。警察晚上故意把空调开的很低冻她,让她睡在地上,没有盖的东西。他们强按着吴俊苹抽了两次血,第二天强按着吴俊苹按手印时吴俊苹晕倒,拉到急救中心,在医院量血压193,医生说都200了。然而恶警平战龙从清苑弄了一张血压150的证明,硬是把吴俊苹送进保定市清苑看守所关押构陷。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下午十三时左右,在保定市清苑看守所南边的法警基地,由保定市中院指定的高阳县法院非法庭审吴俊苹老人。辩护律师发表多条质证意见,指出警察的行为是非法的。保定高阳法院十二月三十日作出非法判决:吴俊苹被非法判处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八日,吴俊苹被劫持至位于石家庄市的河北省女子监狱,被关在十四监区。河北省女子监狱以疫情隔离为由,不许律师和家属会见。

4)七旬善良农妇被非法判刑五年

涞水县七十多岁的善良农家妇女卢桂芬,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迫害,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再次被警察绑架、构陷,二零二一年过年前被非法判刑五年。

卢桂芬家住涞水县王村乡辛庄头村,是村里出名的善良人。一九九八年,卢桂芬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更加助人为乐,有口皆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胁持整个国家机器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这个善良农家妇女屡遭迫害,遭涞水县中共政府多次非法关押、抄家,农田被抢种,家中新买的六千多元的摩托车被中共人员抢去,连她的孩子们的生意都遭遇抢劫。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日上午,河北省涞水县涞水镇派出所警察和消防警察及便衣人员在卢桂芬不在家时,撬锁后非法抄家,抢劫了46,000元现金。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涞水镇派出所再次从家中将卢桂芬老人绑架,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构陷。

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七十岁的老人卢桂芬在涿州法院被非法开庭,法院门半关着,两个法警看着不叫当事人的亲友进门,说是公开审理,亲戚朋友根本就不让进门。由于代理律师据理力争,卢桂芬老人经历了四次非法开庭。

二零二一年过年前,人们都在准备年货、盼望合家团聚的日子,卢桂芬老人却又接到了被非法判刑五年的“判决书”。

5)蒋凤被非法判刑五年 家人未得到通知

保定市安国市法轮功学员蒋凤,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关押构陷,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偷偷开庭、枉判五年。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十多个警察到蒋凤家,把蒋凤绑架,还非法抄家。之后,蒋凤被劫持到了保定看守所。

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多,一伙警察又到蒋凤家骚扰,他们以询问蒋凤的事为由,企图把蒋凤的丈夫及孩子用手铐铐走,并威逼利诱的想套家属和孩子的话。

蒋凤的家人为她聘请了律师。律师到保定看守所,约见蒋凤时,看守所不让见,说安国市国保大队不让见。律师又到国保大队询问为什么不让见当事人。国保大队人员却说我们没说不让见呀,以此推卸责任,期间,还威胁蒋凤家人。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下午,律师见到了蒋凤,律师出来后说:蒋凤身体非常不好,血压高,同时伴有胸闷气短和心绞痛的症状。送看守所时体检结果是心脏肥大、不适合关押,但国保还是强行关押了。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蒋凤家人到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找办案人陈彦青,说了蒋凤在看守所的身体状况。陈彦青说怎么看守所能让律师见面呢,他们关押蒋凤时交待不让会见。

安国国保大队副队长陈艳青在与家属谈话中,恐吓家属,想把家属弄起来(构陷迫害),还说你要被抓了,两个孩子怎么办?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保定高阳法院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对蒋凤偷偷开庭,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二一年一月七日,蒋凤家人给高阳检察院打电话询问蒋凤案件进展情况,接电话的人说已移交到高阳法院开庭。她家人问怎么没人通知家人,接电话的人没回答。蒋凤家人又给高阳法院打电话,法院告诉她家人说已经开过庭了,判了五年。

6)高小雄被非法判两年、勒索一万

保定市易县裴山镇法轮功学员高小雄,被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涿州市法院刑庭在易县法庭通过视频非法庭审。之后获悉,高小雄被非法判两年。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初,易县城区派出所副所长靖明忠和涿州法院主管此案的法官先后打电话给高小雄的父母:要求给高小雄交一万元的罚金,入国库。这一消息,使高小雄六十九岁的父亲,五十四岁的母亲,如雷轰顶,难以承受。

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易县城区派出所副所长靖明忠和警察刘国栋两人,跨省前往贵州省遵义市,在高小雄的打工单位,突然对他实施绑架。易县公安局、涿州检察院、法院,仅凭从其他法轮功学员诱骗的对高小雄的不实之词,就枉判高小雄两年有期徒刑,并罚金一万元。

高小雄的父母哭诉道:“老天爷呀,光天化日之下就制造这样的冤案。我儿子没有违法,更没有犯罪,为什么要判他刑:为什么还罚一万元钱。小雄的大孩子刚七岁,小孩子才三岁。她们娘仨现在遵义市的娘家,没有任何生活来源。我们老两口也没有什么固定收入,我们自己的生活都顾不过来,怎么照顾她们娘仨,她们娘仨怎么生活呀?!好心人为我儿子说句公道话吧!坏人利用法律迫害好人却没人管,好人被坏人迫害也没人管。这是什么世道啊?无法无天哪!”

三、被绑架迫害

1)女儿被关押 李国林、宋淑花夫妇被绑架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涞水县明义乡南秋兰村法轮功学员李国林夫妇被绑架到涞水拘留所。而他们的女儿李爽,则于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被北京警察劫持到北京西城区看守所。这个四口之家有三人在被关押之中。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上午,李国林的妻子宋淑花在北秋兰村集市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永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警察闯入宋淑花家非法入室抢劫,同时绑架了李国林。夫妇二人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家里只剩下一个未婚的儿子。亲属去拘留所不让见,说关押半个月以后再说。还说除直属关系儿子或儿媳叫去,没有关系的不叫去。

女儿李爽,二十多岁,在北京一家电子产品公司工作。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下午六点半,她乘坐北京121路公交车时,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派出所警察突然拦住了公交车,把李爽劫持到北京西城区看守所关押(已超期非法关押两年的时间)。李爽被迫害案,法院先后两次开庭未果,也不放人,更不让家人接见。

2)保定警察逼迫按手印:不配合就撅掉手指头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居住在保定市涞水县的三位法轮功学员——七旬的张淑平、夏洪民和冀香兰,在涞水镇魏村集市上,告诉百姓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被涞水镇派出所警察野蛮绑架,强迫他们逐一坐铁椅子、踩脚印、按手印……威胁说:不配合(按手印),就撅掉你们的手指头。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张淑平、夏洪民和冀香兰,在涞水镇魏村集市上告诉人们大法真相时,涞水镇镇政府人员和魏村治保人员打电话,恶意举报到涞水镇派出所。涞水镇派出所警察将三人劫持到涞水镇派出所。

派出所警察当即非法审讯,让张淑平、夏洪民和冀香兰逐个坐铁椅子,照相,野蛮强迫他们踩脚印、在一张纸上摁手印。警察强制摁着张淑平与冀香兰的手,在一份无名的表格上摁上五个单个手指印、五指印,还有滚动摁五指印,都是黑手印。警察威胁两位女士说:不配合,就撅掉你们的手指头。

其中,张淑平老人被强制照相时,一个警察使劲往开掰她的眼。据张淑平老人说,她的两个胳膊被警察拉扯的发麻,被警察强摁着的手指头还在疼,眼睛也还疼,带着头也疼。七十多岁的老人怎么经得住警察这么折腾。

最后,警察还想非法拘留他们,因疫情原因,就监外执行。直到当天晚上八点多,警察才叫他们的家人分别接回家。

3)董秀玲被绑架构陷 被强行刺破手指

保定市法轮功学员董秀玲女士,二零二一年七月三日在保定市徐水区大西张村集市上讲真相时,遭受中共谎言仇恨宣传毒害的人诬告,被保定市徐水区公安分局大因派出所恶警绑架;七月二十六日被非法构陷到保定市徐水区检察院。

董秀玲女士,七十岁左右,原保定市北市区(已合并莲池区)韩庄乡王庄村人,以前身患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得以完全康复,全家都很幸福。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二十多年的迫害中,董秀玲女士曾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

二零二一年七月三日,董秀玲和法轮功学员沈竞丽(音)在保定市徐水区大西张村集市上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审讯。警察强迫董秀玲和沈竞丽(音)在笔录上按手印,被董秀玲拒绝;警察掰她的手,欲强行按手印未果,就刺破了董秀玲的手指。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董秀玲被劫持到保定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七月二十六日,董秀玲被构陷到保定市徐水区检察院。

4)警察叫嚣:“我真想踢你!”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一日,保定市博野县法轮功学员孟坤英、王俊亭和安国市法轮功学员俊改,到安国市流霜乡,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他们被不穿警服的乡派出所警察吴帅等人绑架并非法抄家。由于孟坤英不做核酸检查、不按手印、不配合警察的一切要求,警察吴帅骂骂咧咧,并恶狠狠地说:“你叫我搧你吗?”“我真想踢你!”抄家时,孟坤英的儿媳向他们要搜查证,吴帅说:“没有,你告我去吧!”行为非常嚣张。

孟坤英等人当天被强行劫持到安国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在孟坤英不知道的情况下,家人被勒索六千元钱,第二天被放回家。王俊亭和俊改被勒索的钱数不详。

四、被骚扰迫害

1)蠡县小陈乡人员的欺骗、骚扰行径

二零二一年期间,蠡县小陈乡的村干部、派出所人员到多村的法轮功学员家,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有的还采用欺骗手段找别人代替录像等上瞒下骗。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蠡县小陈乡颜庄村的村干部邢五刚、颜小嘎,去法轮功学员陆翠峦家,跟陆翠峦的儿子商量:让陆翠峦的儿子偷着把陆翠峦的老身份证拿出来,让颜小嘎的母亲冒充陆翠峦录像。

这种让别人冒充法轮功学员配合他们的行径,二零二零年这个村的干部们就已经用过。二零二零年九月份,当时的颜庄村书记颜小年、颜丙军和颜彦民找到陆翠峦的嫂子,把陆翠峦的嫂子叫到辛兴镇,让她冒充陆翠峦录了像,说不炼了。

蠡县小陈乡派出所一个叫张占根的,一直以来都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指使别人,或亲自给法轮功学员录像,通过电脑技术和高科技手段制造出法轮功学员“不炼了”或被“转化”的假相。当达不到目的时,就叫别人冒充法轮功学员录像,以达到他们所谓“转化”了的指标。

二零二一年四月,小陈乡派出所张占根和本村公安员李建敏直接到法轮功学员马庆花家。进门,张占根就拿着手机给马庆花录像,马庆花说:“你给我删了。”张占根说:“没录,没录,闹着玩呢。”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份,张占根就让马庆花的亲戚给马庆花录视频,亲戚明真相后,不录了;又找马庆花的嫂子给马庆花的儿子打电话,要录视频,被马庆花的儿子拒绝;张占根又亲自给马庆花打电话,要录视频。说:“录了视频,就给你除名了,以后就不找你了。”张占根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贯使用的手段就是说:“录了视频或是签了字,以后就不找你了。”

在二零二零年九、十月份,村公安员李建敏、村干部辛国令、小陈乡派出所一个女的,找到马庆花的兄弟媳妇冒充马庆花录像,录的背影。让马庆花的兄弟签字。录完后,他们自己一看不象,又找到本村辛小林的媳妇冒充马庆花录像。当和他们对质这件事情时,他们又说:“没找小林媳妇录,录的不象,就凑合着过去了。”

2)满城区派出所警察骚扰多位法轮功学员

从二零二一年五月至九月底,因为邪党庆祝其“建党百年”和“十一”,又惧怕好人,保定市满城区乡镇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骚扰。以下是部份骚扰情况。

城区十来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有的警察给法轮功学员的亲属打电话骚扰,利用亲属给学员施压。

有的警察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拿着几张反这个诈骗、反那个诈骗的纸,叫学员看,随后问:“你有什么信仰吗?”“别出去”等话,并非法录音、录像。

有的警察一天上门骚扰两次,因学员没在家,几天后,警察给该学员打电话,强迫见面要照相,并威胁说:“不见面,我们就用别的办法了。”

有的警察非法闯到学员工作单位几次,强迫其写“保证书”。

有的警察闯进学员家,一警察用身上带着的执法仪给学员非法录音、录像,另一个拿着照相机非法拍墙上的年画。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扭头就走。

二零二一年九月上旬,神星镇李家庄村村干部邢小松,打电话骚扰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女儿,让她女儿自拍视频录像发给他。因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女儿知道大法好,非常支持母亲修炼,之前还被骚扰过。这次被骚扰给她女儿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

白堡村村干部带着几个警察找到本村一位卖水果的学员,村干部谎说买香蕉。在他们搭话时,他身后的警察趁机给该学员非法录音、录像。

二零二一年九月下旬,南韩村镇派出所几个警察上门骚扰大固店村和段旺村五、六位法轮功学员。警察胸前戴着执法录像仪,见到法轮功学员就说:“你是某某某吧,你早不炼法轮功了吧?”或者说“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吧,知道是为什么来的吧,注意点。”等话,和学员搭上话后非法录音录像,然后马上就走。

三个警察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家,胸前戴着执法录像仪,有警察说:“好就在家炼,别出去。”在法轮功学员和家人不注意的情况下,非法录音录像。

3)易县西山北乡机场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一年八月份左右,易县西山北乡机场派出所警察胁迫本乡各村村干部骚扰法轮功学员。她们拿着邪党人员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和七二零学员去北京上访他们掌握的情况而造的黑名单,由村干部带路上门骚扰。不论早已不炼的、已去世的和现在坚持修炼的,大部份被骚扰。

他们闯进家后,见到学员,一个警察逼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另一个用胸前带的录像仪非法录音录像;有的用手机拍照。他们当时没见着学员本人,下次还找,直到见到本人为止。每到一家各个房间都查看,只要见到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台历及墙上贴的、挂的,全部抢走或撕毁。

法轮功学员人多的村子,警察穿着便衣,开着车在村里连续乱转几天,象土匪进山一样,制造恐怖。他们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把一九九九年镇压法轮功时榜上有名的人,不论男女老少,年龄大小,除去世的都找了,于家庄村就骚扰了三十多人。他们进门就照相,每个屋子,每个房间都搜查照相,有个学员听到他们说;要是搜出东西来,就直接抓走。林泉村有个八十多岁老太的大法书全部被抢走。

这次大规模的骚扰迫害,使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在精神和日常生活上均受到极大的压力和影响。

五、被经济迫害

1)阜平县赵富荣诉江遭经济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保定市阜平县退休职工赵富荣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参与诉讼迫害法轮功元首江泽民,诉讼状寄到了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并受到回执。阜平县纪检委知道此事后做出来开除赵富荣党籍的决定。赵富荣和纪检委的相关人员说:我已经十多年不交党费了,已不是党员了,你开除什么?再者党章明文规定:半年不交党费就视为自动退党。这就是中共邪党的流氓本性。

二零一九年五月,阜平纪检委又让赵富荣退出已到手的二零一五年的3000元精神文明奖。

二零二零年,阜平纪检委又以从前对赵富荣的“诉江”问题处理不到位,做出了“从二零一五年开始降两个薪级”的决定,并要求赵富荣向他们退还24000元。

2)阜平七旬老人赵凤珍被经济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曾发表《河北阜平县70岁赵凤珍被社保局敲诈14多万》一文,文中提到赵凤珍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份开始被停发养老金,被敲诈十四多万以后,当时答应从二零二零年九月份开始按时发养老金,现在把实际情况补充如下:

二零二一年一月,社保局才给老人发放养老金,数目是1999元,老人被停发养老金时的数目是2509.7元。按照他们的说法是:老人坐狱及劳教期间不能给调工资,给调了的数目都得扣出来。

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老人所在社区来了三人,以关心老人生活及养老金问题没落实为由来看望老人。

在交谈当中,他们却让老人念他们事先写在纸上的污蔑法轮大法的三句话,遭老人拒绝。老人给他们讲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并讲了真相,同时告诉他们自己现在身无分文,生活很困难,连取暖买煤球的钱都是借的。

之后,社区人员强迫老人的弟弟和他们一起来到老人家,还是让她念那三句话,老人不念。最后社区人员软硬兼施让老人弟弟替她念,弟弟无奈答应了并录了像。社区人员临走时说,这下他们回去后可以向上级交差了。

六、被恐吓、威胁

1)易县法轮功学员被威胁:低保医保全取消,子孙找不了工作上不了学

二零二零年十月至十二月,易县西山北乡长峪村法轮功学员康福江(六十多岁)几次遭村干部、乡干部、机场派出所警察恐吓、威逼。逼迫他写所谓的“四书”。几次被康福江拒绝后,村干部说:“你的五保户、低保、医疗报销等全部取消了。”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日,易县唐湖镇武庄村村干部到法轮功学员苑文霞家上门骚扰,叫在“四书”上签字,苑文霞不签,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签了吧,签了就把你的名字勾掉,以后再也不找你了。要不然儿子、孙子都受牵连,找不了工作,上不了大学。”文霞说:“我们都会有的。我不会签的。”他们拍了照,走了。

2)蠡县丁秀珍被单位施压、被威胁停发工资

丁秀珍,是保定市蠡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二零年冬天的一个上午,她在蠡县商场前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蠡县公安局。警察给丁秀珍抽血,照相,逼供等等,恐吓她说,你再出去讲真相,就停发你的退休工资。还说现在有疫情,不然,就送你进拘留所,过年后再送你进去。

之后,蠡县国保给丁秀珍的单位——蠡县教育局特教学校施加压力,特教学校校长赵敏和董丽红、王坤等人多次找丁秀珍谈话,还把她带到教育局施加压力,企图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蠡县国保大队以及教育局等人的迫害行为给法轮功学员丁秀珍造成很大的家庭矛盾,她的丈夫和孩子们很害怕,给她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本来和谐的家庭生活被破坏了,家人看着她不让她出门。

七、法轮功学员家属被株连迫害

1)曹晓梅家人被威胁:“让你们永远见不到妈妈!”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四日上午,涿州国保大队队长梁玉峰带十来个人到曹晓梅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他们把她家前后院及公婆家里里外外翻了个遍,抄走电脑、书籍、现金等大量私人物品,过程中她儿子儿媳回来了,警察便威胁恐吓他们,让她儿子在清单上签字,并问他们东西是哪来的,你妈都和谁联系,还威胁儿子儿媳不配合就把他俩抓走弄起来。二个孩子不愿配合。

当时已近中午,他们就出去吃饭了。谁知吃完饭后,他们又回来了,把她家又仔仔细细翻了一遍,又抄走一些私人物品,并继续给俩孩子施加压力,让他们签字,并威胁说如果不配合,就全国通缉曹晓梅,让他们永远见不到妈妈,还逼她儿子把她找回来,不然就如何等等骗他,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晚上,警察又逼迫俩孩子去录口供。她儿子涉世不深,怕自己的妈妈被迫害,违心的给他们录了口供,签了字,内心承受着折磨,七十多岁的公婆也担心儿媳的安危,两周的小孙子也没人哄,儿子和儿媳也无法上班。

国保大队还在伺机绑架曹晓梅,曹晓梅有家不能回。本来四世同堂其乐融融的美满家庭,然而突如其来的一切使这一家鸡飞狗跳、不得安生,曹晓梅家人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无助、恐惧和对亲人的担心与牵挂。

2)乔春林的家人被株连迫害致失去理智

乔冬琳、乔春林姐妹,是保定市阜平县阜平镇法轮功学员。阜平镇政府书记耿玉泽,积极参与河北省所谓“清零”行动,屡次骚扰法轮功学员乔冬琳、乔春林姐妹的父母,先不断到她们父亲的单位骚扰,致使单位领导以开除工作相要挟,又到家骚扰,逼迫说出两个女儿的电话和住址。在得知二女儿乔春林的住址后,又逼迫她的父母一块去做乔春林的工作,要求乔春林写“不炼功保证书”,并配合录像,遭到拒绝后,又不断给她的父母施加压力,搞株连,父亲承受不住被开除公职的压力,精神压力极大,对女儿又打又骂,跟女儿脱离关系,将女儿赶出家门。

3)张俊秀的丈夫被株连利用

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上午,保定市阜平政法委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张俊秀家中,利用张俊秀的丈夫是城厢村支部副书记一职,逼迫张俊秀母女所谓“转化”,遭到张俊秀母女的拒绝后,张俊秀的丈夫跑到厨房拿菜刀说要自杀,想用寻死觅活的手段要挟其妻女“转化”,并强迫张俊秀母女离开家。张俊秀母女最后只能暂时到邻居家避一避。

八、法轮功学员控告、起诉迫害者实例

1)付桂老人起诉市公安局、市政府如期开庭

保定市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付桂起诉保定市公安局、保定市政府行政诉讼案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八日如期开庭。面对对方派出的代理人、律师五人,付老太太沉着应对,据理力争。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庭审一开始,已经习惯当原告的保定市公安局警察站起来就说,原告如何如何,随即被法官打断、制止,告诉他,他们是被告,让他先坐下,让原告先说。整个开庭时间大约不到一个小时。庭审结束后,付桂按规定期限递交了辩护意见。

付桂的老伴韩俊德七十多岁,因在小葫芦上刻字“真善忍好”,被保定市高阳县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半。韩俊德被非法关押在冀东第五监狱,身体状况很差,具生命危险。监狱方面已经给出保外就医手续,但是保定市竞秀区司法局,以各种理由拒绝办理接下来的相关手续。

年过七旬的付桂一直在利用各种法律方式积极营救丈夫出冤狱,不停地为他伸冤,头发由花白变成了全白,人一下瘦了三、四十斤……她四处奔走,邮寄各种法律文书,申诉、投诉、举报控告,花去了自己本就不多的大部份养老金。

付桂递交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政府公开韩俊德在保定市看守所的一些相关信息,被保定市公安局违法拒绝公开。随后付桂向保定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保定市政府在行政复议决定书中维持原决定。

付桂随后提起行政诉讼,被告是保定市公安局、保定市政府,经过一番周折后,高碑店市法院立案,二零零二一年十二月八日在高碑店法院第四审判庭开庭。

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韩俊德老人的家属接到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五监狱的电话,被告知韩俊德于当日上午十点三十五分被迫害离世。

2)女教师朱素荣家人控告办案人员被“踢皮球”

保定市蠡县女教师朱素荣只因修炼法轮功、修心向善,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被绑架,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被冤判三年十个月,勒索罚款五万元。朱素荣上诉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保定市中级法院做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家人不服判决,进行申诉,并控告了违法办案人员。

朱素荣被绑架后,老师们哭了,学生们哭了,乡亲、邻里听说后也掉下了眼泪。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叹息着:多好的人啊,怎么会被抓走了……当知道自己的签名能帮助素荣早日回家,乡亲们纷纷响应,只几天功夫就征集到了三百多人的签名(有许多人出外打工没在家)。

朱素荣女儿了解了整个案情后,又听律师为妈妈辩护时说,警察及公诉人侦办此案时处处违法,案卷漏洞百出。为了彰显宪法之威严,她将办案警察及公诉人一并提起控告。

朱素荣女儿提起控告后,蠡县国保对他们打击报复,绑架了她的父亲,并勒令她所在的幼儿学校解聘了她。

朱素荣的女儿到保定市检察院,把参与构陷她妈妈的所有办案人员包括法官一并提起控告。控告他们滥用职权、违法办案。然而保定市检察院控申科的工作人员对她态度蛮横:对法轮功的案子我们不管。工作人员怕她录音,试图动手抢她的手机。

朱素荣的女儿只好控告保定市检察院控申科人员的不作为。找到纪检监察委反映情况,监察委工作人员让她去政法委和人大。来到政法委,政法委人员不承认此地就是政法委,只说反映情况都到纪检那去。来到人大,人大的工作人员让她上保定政协。她被支的转来转去,转了一圈也没人肯帮她解决问题。之后,朱素荣的女儿在网上,向河北省高级法院网站为妈妈成功提交了申诉状。她表示一定不会放弃申诉的机会。

九、参与迫害者遭恶报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会招致恶报。

▼满城区神星镇派出所孙永业遭恶报死亡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封城期间,保定市满城区神星镇派出所原指导员孙永业,乘电梯下到一楼时,被住同一单元的一男子用刀连续刺杀,当场死亡,终年四十五岁。

孙永业曾先后在满城镇、大册营、惠阳厂和神星镇四个派出所上班。他在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其中导致残疾修炼者苑喜满含冤离世。孙永业面对法轮功学员屡屡劝善却无动于衷,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令人不胜唏嘘。

▼定兴县看守所所长乔元如突发重病死亡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定兴县看守所所长乔元如,在上班途中,突感心腹疼痛,紧急送往县医院抢救,因病情严重,在转往北京医院救治过程中死亡。

乔元如,男,一九六六年四月出生,一九八三年十月入伍,中共邪党党员,一九九九年九月,转业到定兴县公安局工作,任定兴县看守所所长。乔元如为了自己升官发财,不择手段的执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迫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造下天大的罪业。多行不义必自毙,害人如害己,如今只能用命抵债。

▼保定市看守所警察贾瑞芹遭恶报

贾瑞芹,女,一九六三年出生于内蒙古,保定市满城区看守所原副所长兼狱医,现已退休。从二零零二年,贾瑞芹就开始遭恶报,患乳腺癌。二零二零年,恶报殃及她在满城区公安局刑警队的儿子一家,俩口离婚,儿子被查,已关押在看守所;不久,贾瑞芹骑车,被汽车撞飞老远,差点撞死,她还是全责。本应享天年的贾瑞芹灾祸连连。

据明慧网报道,贾瑞芹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零年,积极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主动配合区国保大队、“610”等单位迫害本区法轮功学员。

▼涞水县原公安局局长刘文占遭恶报

刘文占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到二零一九年初,曾先后在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顺平县、涞水县任职镇邪党书记、公安局局长。二零二零年七月,刘文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刘文占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非常卖力配合中共江氏邪恶集团的造谣、诬陷迫害法轮功政策。尤其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在其任职的三个县期间,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捞取政治资本。

结语

恶报不是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结果,因为参与迫害者也是被邪党胁迫和欺骗的,都是受害者。但是,人在做,天在看,人都得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因此,法轮功学员才冒着风险讲真相,劝善。为了您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请您一定要善待法轮功学员。

中共邪党虽然还在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但是大势已去,气数已尽。希望每一位世人看明真相,支持、善待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尽快远离邪恶,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附录:二零二一年年保定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表(41KB .xlsx)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