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身经历讲清真相 破除清零骚扰

更新: 2022年07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住在一个乡镇。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经历了很多神奇。下面将近期修炼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我姑姐七十多岁,住在省城,今年上半年因为身体不适请我去照料,四月三十日我去了姑姐家。五月十日左右,老家侄女给姑姐打电话报喜说添了孙子,请姑姐同时也请我回来喝喜酒,镇里书记正在侄女的餐馆吃饭,就接过侄女的电话和我通话,自我介绍他是镇里的,姓Z,有个事找你。我说:什么事请讲。他说你曾经炼过法轮功,上面有政策,对法轮功要清零,要你签个字,签了字花名册上的名字就注销了,再也不找你了,你还可以炼你的功。我在电话里说:法轮功是做好人,违背真善忍的事我不会做,肯定不签字。他说签了对子女好。我说我做好人对子女更好。对方就挂了电话。

过了几天,社区书记又哄骗我丈夫,丈夫就给我打电话要我签字,因为我是严重车祸死里逃生的人,丈夫很清楚,我讲了这个字不能签,丈夫就没话说了。几天后,社区、派出所、镇政府人员共五人上门问我丈夫我回家没,丈夫说她在我姐姐那边打工,暂时不回来。他们要我丈夫转告我。丈夫说:我给你们转告,但签字不签字她自己说了算。丈夫就把他们的电话拉黑了,他们再也打不進来。

又过了几天,六月二十二日,我原本不睡午觉,那天下午三点不知怎么学法非常犯困,实在坚持不住,就在床上躺了一会,半个多小时后醒来。姑姐住的是三层别墅,这时就听姑姐从一楼气喘吁吁的上来大声问:你听到没有?他们真的来了,来了五、六个,是我们社区把他们引来的。

姑姐就详细讲了经过:他们来敲门,姑姐开门后,问找她什么事?他们说:她炼了法轮功的,要签个字。姑姐问如果她不签呢?他们说不签我们就把她带回去,交给县里。姑姐说:“她炼法轮功又没犯法,还来抓她呀。你们这么远还跑到这里来,看在同乡的份上,本来想要你们進屋坐一会,你们要抓她,我大门口都不让你们站了,你们走!走!走!你们吃饱了没事撑的,坏人不抓抓好人,她这么好的人,这我是晓得的,我是亲眼看到的,捡到了钱和钥匙,就在那里等,喊她走她也不肯走,等了好大一会,终于等到失主领走了,她才走。她这样的好人现在到哪里找去?!在我这里也只为别人付出,生怕我吃亏,什么事全包了,你们把她弄走,我肯定不答应。”姑姐一身正气,他们就走了。

下午五点,姑姐出去拿快递时,看见两个女人还在小区内门房附近一个亭子里坐着,姑姐问你们还没走啊?今天还不能回去?她们说在附近开的酒店。姑姐讲给我听后,我就考虑离开这里。到了晚上快十一点了,他们又给姑姐打电话问我回来没,姑姐回答没回来。他们说回来后你转告她,有三个条件供选择:一是签字,二是把她带回去交给县里,三是交给你们这里社区、派出所处理。我在旁边听的很清楚,我就离开了,到侄女家去了,侄女是同修,侄女的儿子也修炼。

第二天清早我借用常人电话给丈夫打电话告之情况报平安,说我没在亲戚家,不能与你们通电话。你可以找他们要人。

那段时间我心里不稳,同修提供一套空房子给我,我就一个人大量学法、背法、炼功、长时间发正念。我调整了一个多月,感觉心态稳定了,空间场也清亮了,就决定回老家。回到老家后,我针对社区发过正念后,独自一人来到社区。一去就碰到去过省城找我的两个人,我问:你们找我有事?这时他们提到签字的事。

我先向他们道歉,他们到省城我没接待,他们也能理解,说我们也不愿意,希望你能理解。我说你们也不容易,接着我就直接讲真相,以我个人的亲身经历与体验讲大法的美好,在我身上展现的超常神奇,讲为什么不签字的原因。我说:我是重大车祸死里逃生的人,这点他们都知道也很认同。我讲了从出车祸到我身体完全康复的整个过程:

我当时在县人民医院人事不省,昏迷多天,内脏全部移位;肋骨断了十二根,还破损一根;股骨头粉碎性骨折;髋关节破损成四块,这是当时检查鉴定的结果。医生说肯定要做手术,不做手术终生瘫痪,即使能站起来也是残疾,一个腿长一个腿短,长期不断疼。如果做手术也不能保证不成残疾。

十天以后,在市中心医院请了大夫准备手术,進手术室前,麻醉师来看检查单,发现肝转氨酶四百多(正常四十左右),就不肯签字,说他们医生胡来,麻醉医生讲时家属都听到了,就要求转到了市医院,市医院医生一看各项检查说幸好没做手术,肝脏这样,做了就下不来手术台。

在市里住了十多天可以做手术了,我坚持不做。丈夫看我坚持,他就决定拿着检查结果找省里骨科专家看,跟我说:专家说可做可不做你都不做好不好?丈夫到省里找到专家后,专家将两家医院的检查结果一对照,说不做也可以,做也行。我就免了大型手术的痛苦。只保留了县医院在腿上打的骨牵引。一个多月后要求提前取了牵引出了院,回家了。

我没用拐杖,只用了两次轮椅,在家坚持炼功,一个星期就能下床,扶着椅子扶墙走路,一个月后就把护工辞了。那时丈夫在外打工,我自己上街买菜,生活自理。只半年时间就彻底康复。我现在是超常的身体,无病一身轻。我说着还轻松的跳给他们看。

我讲时他们一直认真的听。我再给他们讲通过修炼化解亲人间杀死冤仇的故事。那时,街坊邻居都知道丈夫无理取闹,我弟弟是忠厚善良之辈,丈夫为利益对我弟弟有意见,一天晚上他用厚厚的铁撮箕角把我弟弟砸得头破血流,血直往上涌非常吓人,去医院缝合时还被姑姐把当班医生拉走,当班医生是姑姐的女婿。弟弟头趴在诊断桌上眼看不行了,后来不知谁看见了大声张扬,这时才来一个下班医生简单处理了一下。

到了腊月二十八时又伤口化脓,我弟弟因此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因为这件事我与丈夫的关系已是非常恶化,就请律师将他告上法庭,丈夫看我写的“婚姻陈述期债务共同偿还”,他就写八万元的假债务要挟我,我没有钱,他就不签字,最后不了了之。我们分居了两年多,亲朋好友都劝我与他和好,可谁都劝不住。

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我读《转法轮》时边看边哭,明白了自己的魔难都是前世欠的债。以前总是想:我对你这么好,你凭什么对我这样?但现在不这样想了,虽然分居两年期间我一人带小孩,他一丁点也没管,我现在一点也不怨他,心里总觉的应该接纳他,弥补以前的不足。我这样想后,不巧,丈夫做了腿部肉瘤摘除术没人管,他的同事就把他直接送到我家来了。我就照顾他。但当时我面临的压力也很大,因为娘家亲人很不理解,都不跟我说话了。我就给亲人们讲:是师父的法开启了我善良的本性,夫妻是有缘份的,我不应该抛弃他,我今天如果抛弃他,他会破罐子破摔,一生就毁了;我今天善心接纳他,他铁石心肠也会感动,从此会改过迁善,一家子从归于好,孩子也有爸爸,有个完整的家。我经常善劝娘家亲人,亲人们也看到我修炼后无病一身轻,孩子也带得特别好,都很感佩大法师父的恩德,我讲的话他们都喜欢听。大半年后,我父亲百年时,丈夫去吊唁,亲人们也能接纳他了,渐渐的他们与我丈夫之间的恩怨化解了。现在关系非常好。

我在讲时社区两个人听得津津有味,谁也不插话。就这样他们再没提签字的事,到快下班的时候,他们说您还要回家做饭吧,我们也快下班了。我说你们有事那我先走了,他们俩就都站起来满面笑容向我挥手,与他们告别后我就回家了。

回家后丈夫问我哪去了?我说去社区给他们讲真相去了,他们也没要我签字了。丈夫感到惊奇,再也不说什么了。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