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痊愈 绝处逢生(3)

——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显奇效系列故事

更新: 2022年08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十九日】肺癌,是中国及世界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居第一位的恶性肿瘤。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最新发布的《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数据》显示:二零二零年全球新发癌症病例1929万例,中国新发癌症457万人,占全球23.7%,新发癌症人数和癌症死亡人数皆位居全球第一。

癌症仍是现代医学难以攻克的难题,但很多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迅速得到了康复。

(接前文

六、肺癌无药可救 修大法奇迹痊愈

二十二年前, 丹妮丝·约翰逊(Denice Johnson)和儿子斯图尔特·马丁(Stuart Martin)在澳洲规模最大的健康博览会(Mind Body Spirit Festival)期间发现了法轮大法,从此有幸走入大法修炼。

丹妮丝接触大法之初,已经病入膏肓,长期抽烟导致的肺癌无药可救,被医生放弃治疗。丹妮丝说:“当我听说法轮大法的时候,我还不以为然,觉的自己反正快死了,就开开心心等待那一天吧。”

丹妮丝回忆得法的经历时,感慨自己没有轻易放弃,她说:“阅读了《转法轮》,我太震撼了,师父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于是我开始修炼了。之后所有的疾病,包括肺病和各种过敏症状,都消失了,这是真正的奇迹。”

“师父给我了第二次生命,我愿意尽我的所能回报师恩,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二零零二年,我和儿子以及另外七名澳洲西人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展示‘真、善、忍’横幅。当时三十六位来自各国、一起去天安门请愿的西人学员都被抓、被拘禁。我们去天安门就是想告诉中国人,大法已经洪传到全世界,不只是中国人在修炼法轮大法,我们也想告诉世界在中国发生的一切,告诉世人法轮功是和平的身心修炼功法,法轮大法的学员都是如此平和理性的一群人。”

此后,丹妮丝参加了天国乐团,多次去香港参加大游行。她很珍视也很自豪能成为这个团体中的一员,她说:“在参加亚太天国乐团的游行时,我注意到自己是唯一的西人面孔。我觉的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很重要,当中国民众在香港观看盛大游行的时候,他们应该知道,大法洪传全世界,西方人也在修炼大法。”

'图5:丹妮丝·约翰逊和儿子斯图尔特·马丁。'
图5:丹妮丝·约翰逊和儿子斯图尔特·马丁。

七、肺癌痊愈 无病一身轻

我叫玛格达琳娜,是瑞典学员。在我三十六岁时,我得了肺癌,我接受了放疗。然而,癌细胞不但未被制止,反而却扩散到全身,我开始了化疗。我感觉自己一天不如一天,不知如何是好。医生所能做的无非是给我些镇痛剂。我对人生绝望的同时,似乎有什么原因让我挣扎着要活下来。

医院不能救我,我开始寻求其它的治疗方法,希望能从中得救。几年中,我花了相当可观的钱财,接触了世界上几乎所有身体和精神方面的治疗方法、医疗气功,以求得身心的好转,但我仍然很虚弱。一个症状似乎消失了,可另一个症状却又出现了,就这样循环往复着。我继续挣扎着,寻找着。

一九九五年,通过一个熟人的介绍,我接触到了法轮功。在我参加集体炼功不长的一段时间,我的病症一个个的消失了,我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我终于尝到了身体无病的滋味,我感到一身轻。我再不用吃药,不用看心理医生,更无需采用什么体育锻炼了。

八、患肺癌的我 连滚带爬来到炼功点

我是黑龙江省的一名小学退休教师,今年八十四岁。在儿子十三个月时,我就离婚了,和儿子相依为命。在孩子五岁时,我得了乳腺癌,做完手术,化疗八次后,我为了供儿子念书,就坚持上班了。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日,儿子从医院取回我的体检照像片子,说:“妈,大夫说你是肺癌。”我脑袋“嗡”了一下,说了声“肺癌”,眼泪就哗哗的流下来了。我心想,这不是乳腺癌复发了嘛!

次日,我到肿瘤医院去进一步确诊,大夫说:“你的癌部位长在肺和气管的连接处,不能手术,只能放疗。”于是,我住了一个月院。放疗是非常痛苦的,恶心、呕吐。放疗时,对白血球杀伤力极大。一个月熬过去了,我的身体很快就支撑不住了,花了一万四千元医药费。

一九九七年春,我患的肺癌急剧的发展。我开始吐血、发烧,大夫叫我去放疗,我没有钱了,上次出院后的药费还没给报销呢。肿瘤医院的大夫与我们很熟悉,他说:“咱们是老乡,我就直说了吧,肺癌是没有治好的,你家那么困难,别给孩子欠下一大堆债,人就那么回事,想吃啥,就吃点啥吧。”

后来,我就改吃中药了,更遭罪,整天上吐下泻的。我被折磨的受不了了,干脆停药,就等死了。

这时,我一天只能喝一点浆汁和米汤,什么都吃不了。儿子大学毕业刚上班,我姐姐为了不影响我儿子工作,就把我接到她家去了。姐姐说:“你就喝点米汤、菜汤的,也好伺候,我们也好照顾你。等你病危时,就把你送到医院里。”

在姐姐家,我住在一个小屋里,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脸蜡黄的,没有一点血丝,汗毛孔都张开了。来看我的人只能站在门口,都不敢进屋。儿子从单位回来,看见我这个样子,就泣不成声的说:“妈呀,你不能死呀!你走了,我们这个家就没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怎么活呀?”这生死离别的话,使我的眼泪从微闭的双目中流下来,我喃喃的说:“妈也不想死呀,可是没有办法,哪有得肺癌不死的!”从此,我经常哭泣,抬头问天:“天哪!谁能救我?”

一天,突然从窗外吹进来一种祥和的音乐,姐姐说:“楼下是法轮功炼功点,这是法轮功音乐,多好听。”我心想,气功能治病,我去试试,也许能多活几天。

第二天早晨,我从四楼连滚带爬的来到楼下,跟着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做了几个冲灌动作,就累了,我气喘吁吁的趴在花坛旁的铁栏杆上。法轮功义务辅导员过来,问我:“你怎么啦?”我说:“我得了很不好的病,气功能治病吗?”辅导员蹲下来,亲切的说:“这个功什么病都能治。你看前面那个人,心脏病,都要死了,现在好了,他炼功三天就看到法轮啦。”我也不懂什么是法轮,心想:这法轮一定是个宝,我也要。

当天,我的病就好了很多。姐姐惊讶的说:“这功真厉害呀!你成天昏迷的躺着,今天都坐一上午了,还看窗外的热闹呢,明天再去。”就这样,我连续去了七天,身体渐渐的好转了,上下楼也不困难了;炼功十天,我就不吐血了,不发烧了,而且脊背明显的感到了法轮在转;半个月时,我的病全好了,走路一身轻,没有一点病痛的感觉。我太幸运了,真是死里逃生啊!

我又到医院去检查,大夫说:“没有发现癌症病灶。”晚上九点钟,儿子在单位来电话问病情,我说经医院检查,癌症已经全好了。我儿子乐的连蹦带跳的,结果,整个寝室的人都起来,为我儿子祝贺,热闹了半宿。有的说,你真有福,妈妈得癌没花一分钱,就治好了!有的说,这法轮功能治病,是千真万确的。有的说,这法轮功能治病,我叫我父母也炼法轮功。

家族中的亲朋好友都来为我祝贺!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法轮功真好!我姐姐对我外甥说:“你老姨是死里逃生,是我亲眼见到的。谁要问你老姨怎么好的,我就说在我家炼法轮功炼好的。”

我是大法师父在死亡线上抢救过来的一个幸运人。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慈悲救度的感恩,我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勇猛精进,才能以谢师恩。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