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洗脑班的迫害

更新: 2022年07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日】我今年五十五岁,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一直想把自己修炼过程中在洗脑班遭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向世人揭露中共“伟光正”的假面具,解体邪恶,唤醒更多有缘人。同时也借此记录修炼过程中的神奇,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直接影响到现实世界,人心会招来魔难,而正念会解体魔难。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动笔,现在请同修整理,以了心愿。

二零一五年五月的一个上午,我和一位同修将“诉江”的信件拿到住家附近的一个邮局去邮寄,工作人员说这类信不能寄。因为我们以前在这个邮局寄过此类信件,当然和工作人员据理力争。就在我们言语交涉之时,没想到这位工作人员报了警。很快当地派出所和610人员就来到了现场,他们直接将我们带到了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警察要对我和同修分开审讯,我没有配合。因为在我口中得不到任何讯息,他们将我先是转到当地拘留所,随后又强行带至位于武汉的一个洗脑班,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洗脑班在南湖一带。

当时,这个洗脑班一楼关大法弟子,二楼则是邪党专门安排的洗脑转化之地。那里有各种诽谤大法以及抹黑师父的视频、书籍,还有邪悟者在那里现身说法,造谣蛊惑。

我進到里面之后,一个姓L的队长就安排两个所谓的陪教把我带到二楼。我不愿意去,两个警察装束的人就把我强行拖到了二楼。过了两天,看到我仍不愿意接受所谓的转化,一个姓H的科长就开始给我用刑,拳打脚踢,并且用高压电棍在我身上到处乱戳,高压电流让我全身抽搐,痛苦难熬,于是拼命高喊:“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

在被动的承受酷刑之时,我突然记起师父要弟子发正念解体邪恶,于是在心中念动口诀发正念。正念的效果立竿见影,那个H某马上停止了用刑。此时我的整个胳膊已全被灼伤,一条本来很结实的裤子也因为被电击,到处是洞,变的破烂不堪。想到大法弟子“诉江”讲真相,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情,却横遭迫害,我眼中放射出光芒,坚定的对H某说:“你知法犯法,把我打成这个样子,我要去告你!”

那一瞬间,我看到H身体一震,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挥手让人把我带走,没有做声。

此后,他们对我的迫害有所减轻,但他们对武穴市一位女同修的迫害手段非常毒辣,这让我心中生起了要告这个洗脑班工作人员的想法。

通过同修,还有亲属的营救,我那次在位于南湖的洗脑班呆了四十多天后,被解救出来。出来之后,我心想:这个洗脑班直接迫害修炼人的帮凶也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若以后有同修被关進来,不能让他们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地作恶。他们不都在意自己的官职吗?那就要去控告,让他们知道迫害大法弟子,会得不偿失。

我有了这个念头,一位在异地工作的同修C专门过来看我。她过去也被关進洗脑班迫害过。出来后,她正念控告洗脑班工作人员,让作恶者受到了惩罚。她鼓励我写出自己的受迫害经历,向省司法厅去控诉,她愿意提供帮助。就在那次,我们联手写出了诉状,并寄到了省司法厅。

过了几天,C打电话问司法厅工作人员,收到信没有?他们回答说收到了。

我在家里,一直没有得到司法厅的回复。C鼓励我到武汉直接找省司法厅领导当面申诉。同修的正气给了我正面的影响和力量,在家里静心学法一段时间后,我坚定了正念,知道揭露洗脑班的迫害,让作恶者受到惩罚,不是单纯为了自己,而是证实大法,帮助更多无辜受害的同修,解体洗脑班的邪恶。

于是,我于二零一六年初,专程找到同修C,请C和我一起到省司法厅申诉,我同时带上的还有当时被H电击殴打的罪证——一条血迹斑斑、破烂不堪的裤子。我们在直接申诉的过程中并不顺利,各个机构互相推诿,但我们并不气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请师父加持。后来司法厅终于有官员接待我们,那个人还叮嘱我保存好裤子,以便将来作为复核证据。

二零一六年下半年,我和丈夫(同修),还有另外的几个本地同修一起到邻市讲真相,挂真相横幅,被邪党的监控系统拍到,他们顺藤摸瓜,找到了我们,并将我们带到当地派出所,后来又将我送到了位于蔡甸的另外一个洗脑班。

一到那里,一个为首的领导模样的人就跟我说:“我们这里不打人,打人是违法的!”我当时有一念,意识到可能是我们对司法厅写的控告信发挥了作用,让这里的工作人员不敢胡乱作恶了。

后来我才知道按照邪恶的规定,我们这里下面县市的大法弟子被绑架之后,一般都是被送到南湖那个洗脑班,但因为南湖那个地方听说我的名字后,不敢收,所以就把我送到了蔡甸。邪恶也惧怕正念的力量呀!

当然洗脑班作为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机构之一,作恶是它们的所谓工作。最初负责审讯我的M队长伪善的对我表示关心,说我丈夫和其他同修把我所做的事情都交待了,包括我出钱给车加油。他说:你只要把当时发传单、拉横幅这些事情交待清楚,就可以出去。

我知道这个队长在使离间计,故意挑动我的人心。我没有被其带动,而是想:就算是丈夫和其他同修说我怎么怎么,那也是他们起了常人心,处在了常人的境界。而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又怎么能与常人计较呢?于是我马上正念告知M队长:“这个事与我没有关系!”

后来,洗脑班还让一位自称和我是老乡的退休法官过来,故意表现出善意,与我套近乎,试图让我转化。我不为所动,坚持认为自己没有触犯什么法律,我不会被劳教判刑。我的人生道路归师父安排,而不是归他们这些所谓的洗脑班管。

队长看到从我身上审问不出任何东西,特别恼怒。后来就开始让人故意折磨我,长时间不许我睡觉,还经常罚站。为了尽快闯出魔窟,我一方面发正念,另一方面开始绝食抗议,工作人员强行给我灌食,还软硬兼施,用各种方式企图瓦解我的信念。在那个时候,不管怎么遭受诱惑、迫害,我都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邪恶无权用强加的罪名迫害我,这些被邪恶操控的警察怎么把我送过来的,也会怎么把我送回去!

我发出的正念起到了效果。家人请的律师找到了洗脑班要人,M队长感受到强大的压力,同意将我释放。当时是我所在城市的610负责人、政保警察过来接我。就在我准备离开时,突然闪出怕心:这次到底能不能顺利回家?一念起,魔难至。马上就有洗脑班的工作人员要我过去,说还有事情没有弄妥。我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人心招魔,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怕心!清除怕心!这都不是我!一会儿,那个工作人员一挥手:算了,走!走!走!

在被送進洗脑班迫害四十多天之后,我顺利的坐着警车,回到了家中。而这次用警车来接我的人员,正是当初把我送到洗脑班的警察。用心细想:人世间哪有偶然之事?是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破解了各种人心,才会在我们这个空间中显现出神迹,展现出大法的无穷威力。

以上是个人修炼中的一点认识,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