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十方”视频:法轮功反迫害 你也是受益者

更新: 2022年07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三日】西方人谈到自由,就是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游行自由、集会自由这些东西。我们中国老百姓觉得这些自由都过于严肃,过于高大上……
——摘自本文

* * * * * * *

中国人好象与生俱来就有一种久远的记忆,喜欢“春赏桃花秋看菊”的生活意境,向往“男耕女织童子乐”、“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社会秩序。然而这种情怀,却被现实推得越来越远,因为中国有个与国际社会特别不一样的大背景,就是共产党“战天斗地”、运动不断,这个现实是改变不了的,本性改了就不是共产党了。很多中国人认为,在这个大背景下,只要做到“不跟党作对”,小日子还是可以过得不错的。

经过百年的强权洗脑,对很多中国人来说,什么人权啦,自由啦,这些反而都成了既不实用,也容易添乱的东西。到处都有监控头,人脸识别,牺牲了隐私却换来了安全,也不亏。社会上曝光的那些贩毒、洗钱、毒奶粉、房屋强拆、妇女拐卖、官匪一家的事,只要没有发生在自己和家人身上,就跟没事儿一样。

不过,新冠病毒来了,给大家上了一课。体会最深的要数这次上海2600万人封城两个月,这算得上一个超大型的社会行为试验。人们突然发现,原本幻想着可以长长久久的在镰刀斧头下偷安的日子,说没有就真的没有了。对许多人而言,第一次体验到了没有自由所带来的煎熬。

“文革”那个时候“政治挂帅”,人们不敢说话,也不能到处流动,娱乐也就靠几部样板戏。要跟那时候比,感觉现在是自由多了。可是,经过新冠防疫这些事儿之后,人们发现这种自由很脆弱。一个健康码就能把人折腾得够呛。健康码会随着疫情的消失而消失吗?很可能不会,那今后政府控制人就非常精准了。河南多家村镇银行的储户因为取不出存款,就准备前往省会郑州维权,结果一觉醒来,成为了红码,寸步难行。

西方人谈到自由,就是信仰、言论、游行、集会这些自由。我们中国老百姓觉得这些自由都过于严肃,过于高大上,既不现实,也没有太多必要。我们更着眼于生活便利层面的进步,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比如坐高铁,打滴滴,刷朋友圈,叫外卖,假日出游,用支付宝,逛洗脚城,网络购物,追电视剧等等。科技带来的生活新模式,理论上说并不属于传统的“自由”范畴,但是我们中国人会认为这就是一种自由的进步,是无关政治的,是最基本的自由。

这就到了我们要讨论的重点。我们中国人把高大上的自由和基本自由的概念弄反了。

人一生下来,在吃奶之前就会哭;人从小就有感情和想法,需要表达出来;人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总想知道自己生从何处来、死往何处去、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也就是说,人生来就是有精神需求的,这也是为什么说人是高级生物。所以言论、集会、游行、信仰这些自由才是地地道道的基本自由。在西方社会,生气了可以集会抗议,高兴了可以游行庆祝,都是民众自发的,不是政府布置的任务。相比之下,很多中国人认为,自己可以没有信仰、言论、集会、游行这些基本自由,但是,却拥有了在衣食住行方面享受现代化生活的所谓高级自由。

问题是,没有基本自由,这些所谓的“高级自由”就是建立在沙滩上的,说没了就会没了。新冠疫情就是因为打压言论自由而起来的,现在的封城,隔离,清零,核酸,健康码都是没有言论自由的苦果,把大家享受“科技自由”的权利给剥夺了。可见基本自由多么重要。

其实,科技带来的自由,确切的说,是便利,而不是自由,更不是基本自由,因为微信、微博、支付宝、健康码,既可以让你时时处处便利自在,也可以让你时时处处都不便利不自在。政府要取消你的账号,你束手无策。你能否享受科技成果,政府说了算,你个人说了不算,这是自由吗?不是,而是老祖宗在《礼记》中说的“嗟来之食”。

好吧,就算我们承认信仰、言论、游行、集会这些是基本自由,很重要,可是,面对共产党这么严厉的强权,谁又敢去争取呢?

其实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人和群体在争取着自己的基本权利,只是官媒不报道,人们不怎么知道而已。法轮功学员二十多年来争取信仰自由的历程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兴起了气功热,打破了思想上的很多禁忌。李洪志大师在1992年公开传出法轮功。法轮功一上来就提出了修炼的概念,以真善忍为最高准则,指出了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归真,要想身体好,首先得做好人。这让无数人一下子把埋藏在心里的那种对人生真谛的追求唤醒了。人传人,心传心,短短几年法轮功就在中国洪扬开了。

法轮功大受欢迎,触动了一个人的妒忌心,那就是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

江泽民踩着“六四”的鲜血登上了大位,当“儿皇帝”一直战战兢兢,等到97年邓小平过世,江泽民觉得总算熬到头了,想要通过一场政治运动来树立个人权威。那时候,不论官场还是民间都不把江当回事。江看到有这么多老百姓对法轮功创始人很尊敬,就妒嫉得不行,就想对法轮功开刀。当时政治局7个常委6个不同意镇压,但是江泽民在会议上气势汹汹的咆哮,还真的把其他人吓着了。

2001年1月炮制的所谓“天安门自焚”,就是江泽民、罗干一伙搞出来的,是秦朝大奸赵高“指鹿为马”的翻版。既能妖魔化法轮功,又能让人选边站。很多人一看搞运动了,就没注意自焚骗局中留着许多当局造假的痕迹。

中共斗地主、打右派有指标,迫害法轮功也有一个指标,就是“转化率”。让法轮功学员签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中共把转化率与执法人员的政绩、单位领导的乌纱帽、职工的奖金、孩子上学就业、家属的升迁等株连挂钩,搞一票否决,等于把全社会都绑架起来迫害法轮功。

看到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转化而遭受酷刑折磨,有人就不理解,觉得写个不练的保证书,放出来自己在家躲着练,不就好了吗? 法轮功学员不这么认为,法轮功修炼的就是真善忍,骗别人就是骗自己,说假话就是在否定自己的信仰。

看似简单的一个炼与不炼,却是坚守一个“真”字的生死抉择。而这个“真”,从道德上看就是一个诚信。中国社会的种种问题,不也是因为诚信的缺失吗?平心而论,法轮功学员维护的,不只是他们的信仰,也是我们中国人的道德根基。

共产党整起人来没有底线,迫害的细节我们就不说了。单说法轮功学员争取信仰自由的外部环境有多恶劣。首先是中国民众,被共产党整怕了,一看到揭露共产党,有人就觉得你是在“搞政治”,然后把你“边缘化”,甚至站在中共一边说话,来攻击你。国际社会那时也好不到哪里去。迫害刚开始正赶上经济全球化,美国忙着帮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接着又发生了911恐怖袭击事件,美国为首的西方在经济和反恐上都依赖中共的配合,中共就以此为要挟得寸进尺。2001年中共官员拜会美国国务卿莱斯时,竟然掏出事前准备好的讲稿,一口气把法轮功“声讨”了20分钟,把莱斯气得无话可说。所以那几年对于制止中共的人权迫害,国际社会虽然不断努力,总体上是表现得力不从心。

就是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无数中国大陆和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还坚守着他们的信仰自由。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打倒,而且世界上从当初的几个国家到现在的上百个国家,都有人学炼。而且现在很多人都敬佩法轮功是中共打不倒的一股正义力量。

中共历史上要打到谁,不出三天就打倒了。这一次中共失败了,遇到了信仰真善忍的一群人。法轮功争取的信仰自由,是中国人民享有其他自由的一个保障。

你不跟党作对,却不能保证党不跟你做对。你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共产党,共产党却时刻在防着你,随时可以把你打成敌人。老百姓生来就是要休养生息过日子的,共产党却生来就谎言控制、暴力剥夺、宣传洗脑那一套,要说“作对”二字,应该是共产党跟人的善性作对。

我们不是说大家都象法轮功学员那样敢于面对中共强权,有一件事是您能做的,就是善待告诉您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帮助他们,也是在帮助您自己。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