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救度 正念面对清零行动

更新: 2022年07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二零二零年秋末,邪党又搞起所谓“清零”,村支书告诉我儿子说,他要“转化”不了我,乡政府就来人“转化”我,乡政府“转化”不了,就送到县里去。并说我是个重点。这可吓坏了我老伴和儿子,劝我答应人家。有一天,村支书把我叫到村部去,威胁我:如果不“转化”,你在这个社会上永远是个黑点,你的孙子考大学、找工作国家都不要。我告诉他不用担这份心,他们的前途命运不是中共能说了算的。

我找到同修们给我出谋划策,一位女同修告诉我:“正念面对,我们是师尊的弟子,站在审判的位置上,掌控话语权,给他们讲真相。”一位男同修告诉我:“放下生死,过好这一关,他们来了后,热情招待,沏上茶水,摆上水果,拉近距离,真心为他们好,全面讲清真相。”我心中增强了正念,有了思想准备,感谢同修们的帮助与提醒。

一天晚上,全家正在吃晚饭,院里闯入十来个乡政府的人,我对他们说:“大家好!你们辛苦啦,你们多次来我家,我都在班上值班,没能见一面,今天你们来啦,我们终于能有缘相会,相识就是缘份,如果你们不干乡政府这份工作,我不炼法轮功,还请不到你们来我这茅屋草舍。”他们说:“说的太对了。”

老伴儿给他们倒上茶水,摆上水果,我坐在炕沿上,叫他们坐在下边凳子上,他们拿着水果吃了起来,我趁此机会向他们讲真相,我用师尊给予的智慧,从青海上空的臭氧漏洞为什么不在沿海发达城市上空出现,到我们家两门亲戚记得上世的事,有村名,有人名,人现在在哪个村庄出嫁,把这些事实都讲给他们,证明师尊讲的法是千真万确的正法。

接着又从古罗马帝国灭亡的教训,到文化大革命共产党卸磨杀驴的事实。又讲到古今中外各大预言的警示,最后讲到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法轮功的前前后后的真相事实,还讲到全国公安人员积极替江泽民卖力迫害法轮功遭到恶报的真实情况,给他们讲了不退出中共党、团、队的后果。

他们几次想打断我的讲话,我说:“你不要剥夺我的话语权,我讲的真相对你们有非常大的意义。”最后,他们说:“我们今天来做你的思想工作,怎么把话都叫你说了,今天我们到点了,下次再来交谈。”临走的时候派出所所长握着我的手,默默点头。从那一次以后,这个所长和一警察再也没来我们家。

后来,乡政府每隔三五天晚上来几位人员,从党委书记、乡长、到各科室人员轮班来我家,来了一个月后,他们都明白了真相,政法委书记告诉我:“是上头给下达的任务,我们完不成不行,我们也很为难,你就帮一帮我们吧,给你一张白纸,你在上面按个手印就行啦。你该学的学,该炼的还炼。”我说:“这样做既害了我,也害了你,我不会答应你的。”他说:“让你的老伴儿签名也行,你家小孙子也行。”我说:“我们全家谁也不会答应你的。”旁边一个贼眉大眼的说:“你不答应,把你弄到县里去。”我说:“这样吧,我在大喇叭里向全村村民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讲完以后,我打坐,你拿刀把我脑袋砍去。我要答应你签这个字,我就不是中国人。”政法委书记忙说:“不敢,不敢,我们自己想办法去吧!”那个贼眉大眼睛的从此一句话也没说,这个清零行动就这样结束。

幸运得大法

一九九九年春季,我去三婶家串门,正碰到嫁到市里的二妹回娘家来,给三婶家全家播放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和妻子一起坐在沙发上听了一堂课的师尊讲法,我被师尊的讲法内容所感动,我觉的这就是我人生追求的真理。

妻子听了一会儿就睡着了,我明白她脑子有毛病,一身的附体。我们家当时供了好几个牌位,这仙儿那仙儿的,她平时又烧香又磕头的,谁也管不了,谁也不能碰一碰那香桌香炉。妻子闹起来神神叨叨,颠三倒四的,闹得全家不得安宁,日子也没法过啦。我们从三婶家听了师尊一堂课的讲法,回到家后,妻子完全变了一个人,精神和正常人一样了,同意我把香桌从厨房里搬了出去,把狐黄牌位也烧了。

写到这儿,我再一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救了我们这个面临破碎的家庭。我从此以后也改正了家庭暴力、骂街、在各种环境中勾心斗角的恶习。

得法前,我有严重的鼻窦炎,家里药不断,晚上睡觉经常鼻子不通气喘气憋闷,白天鼻涕不断,经常流鼻涕流的头痛,这个顽疾至今已经痊愈。得法前我经常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心胸狭隘,和四邻打的不说话,喜欢睚眦必报。做买卖跟同行勾心斗角,進货时偷拿人家货物,在无知中造了很多业。过往还有太多的做错的事情,这里不一一赘述。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大法,得到了师尊的救度,知道了人生的意义!

讲清大法真相,还大法师父清白

我得法时间不长,江魔集团就开始了对大法和师父進行全方位的造谣诽谤、抹黑,对大法弟子進行惨无人道的迫害。我把宝书《转法轮》这本书连续读了几遍,从内心把对大法的信仰坚定了下来,我觉的这就是我人生真正所需要的。

后来,我就利用在集市上摆摊做生意的方便条件,向周围做生意的人们讲清法轮功的心性要求,别说自杀和杀人,大法书上告诉连其它生命都不能够随便乱杀。他们听后都说:“讲的很有道理,我都想学一学这本书。”

后来,我们得到了一份真相资料,揭露电视上所演的全是欺骗世人,为迫害法轮功找借口,煽动仇恨。我看过以后非常气愤,我们商量后,由我把这份真相资料拿到镇上一家私人复印部大量复印分别去散发。到了二零零零年秋季,这家复印部不敢复印了,说是政府下了命令。后来,市里同修自己买了复印设备。

到了冬季,下了一场十来厘米厚的大雪,一天晚上我正准备睡觉,市里二妹给我打来电话,叫我去她那里取东西。我步行二十里路赶到她家,她告诉我,现在市里形势很紧张,警察到处乱搜查,有的同修被绑架,她那里有一纸箱真相资料要转移到我家。我回到家后已过半夜。我每天晚上把资料一份份叠好,等到夜深人静后,自己背着一书包资料,踏着积雪步行去周边村庄发放。

在魔难中

到了二零零一年的春季的一天,我把剩下的一百多份真相资料带到一个村庄去散发,刚发出去十几份,被一个蹲坑的警察绑架,给他讲真相,他不听。他把我绑架到镇派出所后,我给所长讲真相,他也不听,把我全身衣袋翻了一遍,只翻出五角钱来,回头气急败坏的一拳把我打倒在地上。等到天亮后,他们把我绑架到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每天五点起床干手工活,晚上十点才停工,中间只给吃一点饭的时间,大小便不自由,还经常挨犯人们的打。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吃到这样的苦头。

家人发现我失踪后,到处寻找,后来到镇派出所询问,知道了我被绑架到县看守所去了。三个兄弟和我妻子心急如焚,三个兄弟把自己的生意停了下来,到处求人托门路,人家一听说是法轮功的案子没人敢管,后来托到了一个和县政法委认识的好心人,每天领着三个兄弟买好礼品,等到晚上在办事人的门口边等着,等到人家逛完了夜市,玩够回家后,赔着笑脸,跟着人家到屋里去,低三下四,看着人家脸色说话,最后人家把礼品收下后才告退,来回三十多公里。

后来,家人和我在看守所见了面,家人看到我后都哭啦,看到我人也瘦的非常难看,告诉我说:“如果你不配合写三书,我们钱也白花了,时间也白费了,人家说把你转到新疆监狱去,你也就死在那里了。”我当时没有了正念,就这样违背内心,配合邪恶写了三书,从黑窝里逃了出来。

回家后,家人们让我恢复身体后,再去做生意去,让妻子看着我,功也不让我炼了,更别说出去揭发江魔集团的丑陋。我跟妻子发生了激烈的抗争,要求恢复炼功,经过一段时间的抗争后,妻子管不了我,我恢复了炼功。我双腿跪下向师尊认罪,请求师尊原谅,我说:“我对不起师尊,我不是发自内心的,心里感到非常惭愧,我以后要认真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继续做好证实法的大事。”后来联系上市里同修,在网上声明所有写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的言语全部声明作废。

在后来赶集摆摊的日月里,我背着妻子再讲真相,往人们车篮里放资料,弟兄们知道了我继续做证实法的正事,他们说:“我们吃尽了求人办事的苦头,黑白为你奔跑了一个月的时间,为把你办出来花了近两万元的钱,耽误我们多少收入不说,求人办事多难呢,低三下四的。”我只能向兄弟们讲清真相,理解他们的心境,请他们理解这件事情的重大意义。

环境的好转,堂堂正正证实大法

随着师尊正法向前推進的形势,过了二零零三年后,乡政府的各级迫害人员,不再来骚扰了。家人对我的阻拦不那么大了,我利用做生意的方便条件讲真相,劝三退,向赶集的人们发台历、挂历等各种真相,还有护身符、小扇子等物品。我自己也买了VCD。

二零零九年,我家盖房子,利用中午工人们吃午饭的机会,给来盖房子工人们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工人们都明白了真相。邻居们有盖房的,我也过去给建筑工人们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有入过党的并给作了三退,有来我们村卖东西的人,也把真相讲给他们,在各个环境中,碰到有缘人就讲。

这些年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自己也没记录讲清多少真相,劝退多少三退的人数,反正方圆十里八乡的都认识我是炼法轮功的。

二零一五年,我状告江泽民的诉状被退了回来。从此我一下成了被迫害的重点,乡政府司法人员到集市上穿着便衣监视我,说我还在继续做宣传法轮功的事情,说再看到我宣传法轮功的事情,就把我送到县洗脑班去,并且要求我到乡司法所去写保证书

这种情况把家里人吓坏了,逼我到乡政府认个错,儿子和儿媳也向我施加压力,儿媳说:“你如果不去乡政府写保证书,我就和你儿子离婚。”同修知道了我的处境后,建议我离家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如何发展,我去了外地同修那里呆了一个星期,回到家后一切风平浪静,家人也没再逼迫我去乡政府写保证书。

后来,我也不赶集做生意。儿子在市里给我找了一份做保安的工作。我在那里给自学考试的大学生们讲真相,给同事们讲清了真相,有的给退了党员,我在那里上了三年半的班。在这期间乡派出所,司法所没少来我家骚扰,向妻子要我的手机号码,问我在哪里上班。后来上班的地方的领导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把我解雇了。

后来,我在市里找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比之前工作条件宽松多啦,我所负责的这段路旁,二十多栋楼房正在建设中,每天中午来路边小吃摊位前吃饭的有近百号人,我觉的农村人朴实,讲真相、劝三退比市里人容易多。在这里给他们讲清了真相,有的作了三退,他们很容易接受。

悟道与心得

我遭到骚扰与麻烦,有多方面原因,最主要我觉的在修炼心性方面达不到修炼人的标准和大法的要求。特别是我自己爱发脾气,尤其和家人,没把自己完全当作一个修炼人去面对家庭矛盾,把师尊讲法抛到了脑后,发生矛盾时完全混同一个常人。有时候如果注意守住心性,打坐一两个小时都能忍受下来;如果和家人发生矛盾后,大吵大嚷起来,把自己完全混同常人了,打坐几十分钟腿都疼的难以忍耐。

最后,再一次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全体同修们的帮助,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给予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