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梅并开坚冰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我今年六十八岁,在一九九六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也就修炼了几个月的光景,得了十几年的胃病、风湿病就不治自愈了,这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今天说几个自己的修炼故事,与大家交流。

难以融化的坚冰

修炼大法之前,我与公公婆婆的关系很不好,几乎到了不相往来的地步。我与丈夫结婚时,婆婆就不同意,嫌我家穷。结婚后她整天看我不顺眼。我也不示弱,经常跟她生气,冷战热战交替进行,常常搞得家里不得安宁,气氛很压抑。

我生了第一个孩子后,孩子刚满月我就去上班了。那时在生产队上班,记工分。一干就是一整天,天黑了才回家。孩子在家没奶吃,婆婆只能拿红糖水喂孩子喝,孩子饿得哇哇哭。我看着心疼,就说不下地了,在家给孩子喂奶吧。公公婆婆一听不干了,就跟我吵,说家里有老有小,孩子他爹常年在外挣得也不多,你不去上班挣钱,家里人吃啥!没办法,我只能每天去干活。孩子天天吃不饱,这造成了孩子的胃不好。

后来我又生了个女儿,婆婆的闺女也生了个女儿,婆婆就只给她闺女带孩子,不帮我带了。我干活去了,一岁多的孩子大便没人管,干了粘在屁股上,疼的哇哇直哭。我回来看了心里难受极了,就提出分家,自己带孩子。

分家时公公婆婆刁难我们,说好了分我一处菜地,用石头标记好位置。可是公公趁我去出工时,偷偷把石头移了位置。我一看,就把石头移了回去,公公气的大声呼叫,说我“要翻天了!”

我问婆婆要点炒菜的猪油,她不给。就连施肥的粪便也不愿多给我。公公更是抓到了我的话柄,跟邻居四处说我的不是,说什么还是分家好,不分家她还不干活呢(指挑粪浇菜)。我听了心里特别难受,都不想在家呆,丈夫长期在外地工作,都是我一个人带孩子,每天辛辛苦苦从队里干完活回来还要受公公婆婆的气,真的是快受不了了。我当时脾气也不好,整天跟公婆争争吵吵,关系搞得很僵。

分家后,我顿时舒了口气,想的是终于不用再受气了。有时丈夫叫他们来家玩,他们不愿意来,我也不想让他们来。就连逢年过节也很少来往。我跟公婆之间就像隔了一层厚厚的难以攻克的坚冰。双方关系僵了十多年。

红梅并开坚冰消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师父教导我们:“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我知道了做事应该处处为他人着想,要能够理解对方,这样对方才会以诚相待。作为修炼人,更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对谁都要好,更何况对自己的公婆呢。

于是我就主动买上礼物去看望公婆。对婆婆就象对我自己的亲妈一样了,给我母亲买什么,就给婆婆买什么。看到好看的衣服也不忘给婆婆带一件。婆婆看到我对他们的态度变了,她也变了,跟我说话态度好了,婆媳关系变的溶洽了,以至后来她把我当亲闺女一样,真是无话不谈,什么心里话都跟我说。

大法就像一缕温暖的阳光,透过黑暗,穿透我的心田。我与公婆之间的坚冰正在慢慢消融。一次我把公婆接来我家住,每天给他们做好吃的饭菜,在老家没吃过的我都做给他们吃。我天天给公公做他爱吃的糖鸡蛋,公公非常感动,后来公公住的都不想走了。

一天,婆婆悄悄的找到我,塞给我一个有点陈旧的布袋子,我打开一看,有点吃惊。里面有一串古代铜钱和一块银元。这可是婆婆的宝贝,存了许多年了。婆婆说:“自己没啥钱,这些宝贝留给你,不要跟别人说哦。”我很感动,婆婆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这些宝贝婆婆一直珍藏着,谁都舍不得给,如今却给了我。

我从没想过我与公婆的关系能变的如此融洽,十几年形成的难以融化的坚冰在师父的大法的教导下融化了!

大法能教化人心,更能洗涤人的心灵,使生命得到升华。相信这样的例子在大法洪传的当今比比皆是,带给了多少家庭幸福和美满。希望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能够静下心来好好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在这残酷的打压下还有那么多坚定的修炼者,还有那么多的人冒着被迫害的风险给人讲真相劝三退。

希望您能放下被中共洗脑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形成的偏见,了解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