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忍辱、尽职的小学教师

更新: 2022年07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九日】我从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家乡的一所小学任教。后来我一身的病,整天打针、吃药却无济于事,三十九岁那年开始卧床不起。二零零二年,我四十三岁,去教委办理病退时,朋友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恢复了健康,又回到了教学岗位。

“活砖”

有一年刚开学,领导找我谈话,说:“某村庄因离学校太远,孩子上学不方便。为了解决孩子上学问题,上级领导决定在那里成立一个复式教学班。可谁也不愿到那里工作,你能不能替领导分担一下,去那里工作几年?”当时我很冲动,同其他老师一样,叫苦连天的推辞了。

回家后,我静心思考:今天有点不对劲呀,同事不服从分配,因为他们不修炼。而我作为一个修炼人,怎么也挑三拣四的?真是有损大法弟子的形像。

师尊教导我们:“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

我得好好找找我自己了。首先,那个小村庄路途偏远,坎坷难行,每天往返二十来里路,我不愿吃这个苦;其次,复式教学就是一位老师教两个年级或多个年级,工作量大,忙碌,我不愿意付出;再者,突然把我从中心小学调入偏远农村小学,人们会认为我的工作能力差,被贬的名声不好,没脸见人。

我想的都是“我、我、我”,都是为我为私的,不为别人着想,真是汗颜。第二天,我主动找到领导说:“校长,昨天的事是我错了。我是修炼人,我愿意承担这份工作。”校长起身,握住我的手,连声说:“谢谢!谢谢!”

正当我已经适应了这种复式教学模式的时候,中心校有一个六年级教学班,因为经常换班主任,学生学习成绩差,淘气包多,成了全镇有名的劣绩班。家长经常到学校闹,要求换班主任,领导感到很棘手。

校长找到我,说:“六年一班面临升学考试,成绩太差,会影响学校的声誉,况且家长也想为孩子选一个好的班主任。想来想去,还是你最合适,因为你工作认真,肯吃苦……”就这样,我又成了六年级的班主任了。

上任后,我全力以赴,起早贪黑的工作。经常是别的老师都下班了,我还在教室里给学生补课。节假日,我把差生领到家里补课,但从没收过一分钱的补课费。

有付出,就有收获。一年后,我班学生在毕业升学考试中获得了全镇第三名的好成绩,得到了领导的好评、家长的认可。有的家长往我手机里打话费,有的送礼表示答谢,我都婉言谢绝,一一退还。我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教好学生是我的本份,礼物我不能收。”

学生毕业后,我又回到了那个小山村工作。半年后的一天,教学主任找我说:“校长请你去一趟。”我去了,一進校长办公室,校长热情的打招呼,说:“快请坐,快请坐。啊呀!这些年全靠你帮忙了,一次次为我排忧解难。这不,又遇到困难了:六年级班主任病了,缺个人手,家长提出来要你接这个班,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我说:“校长,你也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师父教导我们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得做一个好人,我得做个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人。如果我不是修炼了法轮功,我绝不会象一块活砖一样,任由搬来搬去的。”校长高兴的说:“明白,明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也为校长明白大法真相而会心的笑了。

尽职

我所担任的那个复式教学班,因为学生越来越少被取消了。我选择了一个离家较近的小学,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个学校的校长是花钱买的官。他知道我修炼法轮功,怕自己受牵连,对我很排斥,大会小会的点我,还把一些不公的事强加于我,甚至到教育办告我。

有一年开学初期,全校六个年级,其中有五个年级可以给差生降级,唯独我班不可以。不但不可以,而且还得接收上边降下来的四名差生。

还有一次,我班期末考试排全镇第二名,校长硬说排倒数第一。在校会上把我痛斥一顿,还要把我驱逐出校。

面对不公,我不争不讲,默默忍受。我只管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只管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别无它求。

我在工作上一向是尽职尽责,全力以赴。每天早晨七点半前,我必须到教室。晨练课、自习课,我都亲自陪学生学习;作业和练习册我亲自批改,从不让学生待批,也从不放弃一个差生;有时一道题我要讲十遍、二十遍……直到学生明白为止。

中午,其他老师玩扑克牌,我看护学生睡午觉。我校因离山很近,每当闲课,老师就上山采野菜、捡蘑菇,我从不参与。也正因为如此,我班的教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辛勤的工作不但没有影响我的身体,而且我越来越健康,充满活力。这一切,校长都看在眼里,慢慢的改变了对我的态度。一次酒桌上,校长说:“咱们学校我最放心的就是某老师(指我)。我一个月不上班,她都能正常工作。”

中国大陆的考场,营私舞弊是常态。我是修炼真、善、忍的,不能弄虚作假,随波逐流。所以每次考试之前,我都叮嘱监考老师:“不要给学生提示,我想看学生的真实成绩。”

有一年,县教委下令,要对全县教学质量進行大检测,各校之间轮流监考,轮流批卷。考试后,全县按班级成绩進行大排榜。结果,我们班语文、数学两科总成绩名列全县第二名。

这一下,校长高兴了,他在办公室里面对全体教师大声说:“‘法轮功’好啊(‘法轮功’指我)!‘法轮功’太厉害了!以后咱得让‘法轮功’吃了午饭再炼功。从明天开始,午休时间由十一点五十五改为十一点半。”说完,校长又跑到村长家报喜去了,因为村长的儿子就在我班上学。

也就在这一年,我被调入中心小学工作去了。校长挽留我,村长打电话往回追我。

结语

如今,我已退休六年了。回顾我的教学生涯,我可以说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学生与家长。我年轻时身体很不好,三十九岁病重,四十三岁卧床不起,妹妹给我算命,说我寿禄已到。

我现在六十有余,身体硬朗,无病一身轻,是法轮大法为我延长了生命。我在法轮大法中修出的高尚品质,赢得了师生的好评,培养出了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感恩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