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家庭环境是我修炼的好场所

更新: 2022年08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我和丈夫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经人介绍认识的,一个月后去他家的时候,他家人很喜欢我,还给了我两百元的见面礼。我让他看过一遍《转法轮》,他说好,他母亲也说法轮功很好,他二姑也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他二姑不炼了,我也不知道当时的形势是咋回事,也不炼了,谈恋爱、结婚、生孩子,一晃就是三、四年。

重回法中

生完孩子之后,我的身体很不好,每天中午十二点心慌。我回娘家的时候,就问我妈要大法书看,因为我妈那时也炼法轮功。她说在小房子里。那时候很害怕被人发现,晚上天黑了才敢去小房子里用手电照着找。我突然想起师父说的:“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1]我想,我要去这颗心。这样一想,就在门后的包里找到大法书了,翻开书看到师父的照片,师父笑眯眯的,不是平时的微笑,笑的非常的开心,那是师父的法身。

以后我就经常回娘家,看周刊和真相光盘、新经文等。我女儿八、九个月时,就会学我抱轮;她一岁就开了天目;两岁多时,一次她爷爷抱着她上街,她就在商店里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她爷爷吓坏了。因为那时当地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气氛很紧张。为此公公婆婆不让我带孩子,让我去上班。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还是害怕。

附体干扰

Advertisement

我婆婆和一个小媳妇是邻居,她家有个祖传的枣木印章能避邪。我家孩子一生病,那个小媳妇就给拿印章来放孩子枕头下。我婆婆说别人还没这面子让她拿出祖传家宝。我没见过这种东西,根本不懂。但回娘家时我问我妈这事对不对,我妈说哪个管用用哪个。我说那好吧。二零零四年十月,孩子高烧進了省儿童医院,检查不出毛病就是烧,CT检查、彩超、胸穿抽骨髓都做了,40.6℃,一烧烧了一个月,靠吃退烧药,药劲过了还烧。医生说治不了,花了一万块也没治好病,让上北京治,说可能得的是幼儿类风湿性关节炎。

我给孩子念法轮大法好,婆家一家人都反对,我顶着压力念,放讲法给孩子听,丈夫极力反对。我就背着丈夫给孩子听讲法,一打开录音机,孩子就关了,那时候她还不到四岁。后来通过学法才知道是附体在干扰,是婆婆邻居的印章招来的。我加强学法,孩子好了,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第二年,还是十月,孩子又发烧,就住進局医院。这回我不让婆婆弄印章,就是给孩子听《普度》,不管他们反对。丈夫骗我回家换衣服,他和婆婆花五百元请来一个巫师给孩子肚上摸了两下,孩子起了一身红疹子也没好。这次住院花了五千元,最后也是主治医生说这病看不了。回家后,我一个人带孩子、照顾家,学法、炼功、发资料,一天只睡四个钟头。

在一次发正念中,师父赐予我佛法神通灭掉了附体,它化成了一滩血水。我看见我的元神从后脑勺出去,看到我头顶有九个点,就是和尚头顶的那个样子,再看是个像《西游记》里金刚的形象。穿土黄色的袈裟,露着一个肩膀,有衣服的这边肩头有一朵莲花。一掌打出去,胳膊一下变的很长,有十几米长,把那个附体化成了一滩血水。这次用了七个月的时间。

魔难

转眼到了二零零八年,我租了个门面卖小商品,婆婆说她会帮忙照看,结果她处处为难我,中午我发正念她就反对,还叫我二大姑不要去给看摊子。我就和她们讲真相,二大姑说:我承认你是个好人,但是你就是不能炼,因为国家不让炼。我就讲自焚和活摘器官,没想到我公公从牙缝挤出更难听的话。

那时候不懂得他们是被吓的,不知道体谅别人。由于关系搞僵了,我就不去婆婆家吃饭了。那时候我熬一锅稀饭吃两天,有一次我忘了关火,开的是大火,一锅稀饭熬了十二个小时,熬成了黑汤。是师父保护了我,不然家失火了,倾家荡产了。

奥运期间,协调人流离失所。资料点同修说资料没人发,拿着一个大手提袋资料要去发。我说你又做又发太危险,我去发。我抽中午时间骑电动车发,发了大约一个月才发完,晒的我的皮肤黑得发亮。那时师父时常点化我,有一天,我梦见我在地上脚跟不沾地的忙活,天上每个云朵上都有神在看着我,挤得满满的,连个空隙都没有,他们对我双手合十,我当时泪流满面。家人不理解我,但天上的神都看的到。

一年之后,房租到期没有人搭把手,门面生意干不成了。

从二零零八年开始,丈夫就不给我钱了,他的工资他花,每天喝酒,狐朋狗友的,还说怕我把钱给法轮功花了,从我从新修炼大法以后,家务活全是我的,而且他是家中的独子。每次我给他做饭,吃完他就骂我,我生气的说吃饱喝足有劲骂人,我一回嘴,他一个暖壶扔过来,里面半暖壶开水。一连三次都这样,我去买暖壶,卖暖壶的人问我你怎么总买暖壶,我一下悟到要忍,我以后再不买暖壶了。以后他骂我我就忍着。

二零零九年,我开始骑电动车一个人出去讲真相,最多一次能讲二十五个人,一般出去两小时大约讲十个人左右。

二零一零年三月,丈夫又开了个店,当时我在打工。他说让我和他一起干,还说支持我炼功,我让他写了郑重声明发往明慧网。为了缓和矛盾我就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支持我炼功是假,骗我忙的没时间不炼了是真,还是处处刁难我。晚上关了店门,他回婆婆家吃饭,我自己回家煮方便面。我二大姑子嘲笑说还生气呢,连个混饭处也没有了。我有时才能睡两个多小时。即使这样,我的身体也比丈夫的好,回家路上我骑电动车带他。

有一回,他腰疼,我多干活,处处体谅他。我带他去看病,看完病我才顶着烈日去進货,回家就起不来了,头疼,像中暑的症状,在家躺了三天,他回来摸摸我的头不烧,啥话也没说,也没问一句,更别说给我做点吃的了。

干到八月的时候,丈夫说要出去和人干活,店里的事我一个人管。我找了个大法弟子家的孩子帮忙,是个男孩,大学生。他母亲给我资料,我進货的时候带五本《九评》当面发给批发部的老板们,我给老板、老板娘讲真相,有说有笑的,最后帮他们夫妇和七个店员全三退了。進完货回来的时候坐小面包车,一车的人听我讲真相,最后连司机五个人三退。我朋友说:你怎么附近的哪条路都熟?我心想,这些路我发资料的时候都走过。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商场里经常放音乐,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狂魔乱舞,听着闹心,我也拿出MP3和小音箱放大法音乐。经常有人路过夸这音乐真好听。

我对面有个卖日杂的女人,顾客和她讲价,她的东西利润低,一降价就没了,她就经常和顾客吵架。一天中午,我放大法音乐,纯善纯美的音乐把她吸引住了,她就坐门口听,听完后长出了一口气说:“真舒服!”每天中午她都等着大法音乐。后来没听见她吵架了。

有的年轻人悟性特别好。有一天我放《普度》,有个女孩一進店就激动的说:“这首曲子让我感受到慈悲的力量了,激动的想哭。”我就给她讲三退,她退了团。

一年后房主把店卖了,我不继续租了,丈夫给我设的难就结束了。

大法让我了悟人生真谛

大约二零一一年冬天的凌晨,我丈夫被噩梦惊醒,他非常害怕,浑身冒冷汗,直打哆嗦。我告诉他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不吱声。他害怕睡不着,我拿《转法轮》给他看,善心告诉他佛法能镇邪灭乱。看他没有反对,我就给他放跟前,我就睡去了,没想到他拿大法书垫烟灰缸底下了,我赶紧拿出来。过了几天,他干活被高压电打了,打的就是抽烟的右手和嘴,嘴肿的一寸高,手上没一块好肉。他从此不敢骂大法了。

丈夫和朋友合伙做生意,被骗了十几万,连续几次欠了六七十万。他整晚整晚睡不着,他要和骗他的人同归于尽,我用大法法理开导他,也许是你以前欠他的,他来找你要账,就当还了。细心照顾他,关心他,他不闹了。

二零一二年,他去外地打工,不能干扰我了,我开始在项目中证实法,磕磕绊绊、风风雨雨走到今天。

事隔十年,我们欠的钱也还的差不多了,婆婆也老了,过年了我就把她和公公接来一起吃年夜饭。今年过年,婆婆说他们搬到我家附近住,并开玩笑试探的说:“搬到你附近住了,离你近了,将来不想做饭了就上你这吃饭行不?”我爽快的说:“行。”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和他们一样的思想境界。

我二大姑子,她丈夫四十多岁死了,她得了癌症,有两套房子没还完贷款,全家人哭成一团。我同情她,经常去看她,给她送吃的,送大法小册子,让她念九字真言,她也认同大法了,现在过去五、六年了,她的身体越来越好。

现在的我不再气恨、委屈,大法让我了悟人生真谛,对婆婆家的人心里还感谢起来了,是这一家人让我还掉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这是宇宙中最伟大、最殊胜的称号。

弟子叩谢师恩,感恩师父法身时时看护弟子,才能走过魔难、走到今天。

如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