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辽宁司法厅书记、厅长林志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更新: 2022年11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美国报道)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在反迫害二十三周年之际,三十八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向本国政府递交了最新一批中共迫害者名单,要求各国政府依法对这些恶人及其家属禁止入境、冻结资产。辽宁省司法厅中共党组书记、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林志敏,在此次递交的迫害者名单之列。

这批迫害者名单涉及中共政法委、司法部、公、检、法等高层官员,他们被递交到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欧盟中的二十三个国家(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波兰、比利时、瑞典、奥地利、爱尔兰、丹麦、芬兰、捷克、葡萄牙、希腊、匈牙利、斯洛伐克、卢森堡、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塞浦路斯和马耳他),以及另外亚洲、欧洲及美洲的十个国家(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瑞士、挪威、列支敦士登、以色列、墨西哥、智利及多米尼加)。详见明慧网 《反迫害23周年之际 最新迫害者名单被递交给38国政府》。

林志敏(Zhimin Lin),男,汉族,一九六三年五月生。一九九八年四月任辽宁省政府法制办公室副主任;二零一二年九月任辽宁省政府法制办公室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二零一三年三月任辽宁省政府法制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二零一五年六月至今,任辽宁省司法厅党组书记、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 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委员。

林志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犯罪

辽宁省是迫害法轮功最惨烈的省份之一,迫害致死人数,绑架、判刑人数,在全国都“名列前茅”,在监狱更是发生了多起震惊世界的酷刑迫害案例。

林志敏自二零一五年六月任辽宁省司法厅党组书记、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 辽宁省委政法委员会委员以来,竭力执行中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是辽宁省监狱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指挥者,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帮凶。据明慧网统计资料显示,从二零一五年七月至今,至少有王殿国、李国俊、邹立明、兰立华、胡林、吴秀芳、李桂荣、张振才、赵成林、李艳秋、王世贤、孙敏、胡国舰、李捷春、冷冬梅、耿仁娥、王彦秋、杨淑文、郑德财、尹国志、李振东、刘淑花、仲淑娟、刘希永24名法轮功学员在监狱被迫害致死或回家不久离世,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精神失常。

林志敏血债累累,他应对其任职期间辽宁省监狱系统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负有直接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一、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遭辽宁本溪监狱酷刑折磨 路远峰出狱三周后离世

路远峰,男,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辽宁本溪监狱遭到电棍电击、毒打等迫害,出狱仅三周,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上旬,本溪监狱大队长、分队长把路远峰弄到车间仓库,指使犯人把陆远峰摁住;二人对路远峰一边骂一边用脚踢,用三根电棍连续电击,持续了四十多分钟。路远峰被电得满地翻滚,头、颈、手、脚踝等处皮肤被电伤。至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三年冤狱期满出狱。出狱时,原本身体强壮的路远峰,已被迫害得目光呆滞,说话口齿不清,成了脑血栓病人。并且股骨头断裂、异位,人已瘫痪。回家后仅21天,便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含冤离世。

案例二、抚顺市胡国舰被本溪监狱残害致死

胡国舰,男,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被劫持到本溪监狱,遭到暴力殴打虐待;被用冷水浇头浇全身,脚踢头部,造成脑血管破裂,脑干出血,被送到本溪市中心医院,医院做了开颅手术,从脑中取出淤血,头骨摘除了一大块,右半边脑袋塌陷。手术后胡国舰成了植物人。监狱每天都有狱警监护队看守胡国舰,狱警不让家属与医生单独说话,也不让家属提问。期间胡国舰一直都是1只脚被铐在病床上(包括手术期间),直到8个月后,本溪监狱把胡国舰拉回监狱,胡国舰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凌晨被迫害致死,年仅48岁。

案例三、孙敏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孙敏,女,五十岁,优秀教师。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孙敏被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孙敏被判刑七年。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孙敏被劫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孙敏的父亲与其妹终于在监狱见到了她,她是被人背着出来接见的,说话也不流利,身体非常瘦弱,双腿不能走路,视力明显下降,右耳流脓,听不清说话。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上午,监狱打电话给孙敏的父亲说:孙敏吃完早饭后晕倒,目前正在医院抢救;中午孙敏的父亲和家人驱车赶到沈阳辽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时,见到的却是孙敏的遗体,孙敏已被迫害致死。

案例四、李艳秋在辽宁省女子监狱14天被迫害致死

李艳秋,女,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被警察有预谋的绑架、抄家。后她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李艳秋被非法判刑5年。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李艳秋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被扒光衣服关到“小号”迫害,三月四日,李艳秋在入狱的第14天,被迫害致死,年仅52岁。

案例五、航空工程师胡林被康家山监狱迫害致死

胡林,男,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被绑架,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经常被殴打,受尽折磨,六月二十日,胡林被法库县法院判刑两年,罚款两万元。十月三十日,法库县法院强行将生命垂危的胡林转入沈阳市康佳山监狱非法关押迫害。十一月七日,胡林已被迫害的皮包骨,不能翻身。狱方拒绝放人,也不对他救治。说胡林不转化,死了也不放人。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胡林被送进重症抢救室,狱方才通知家属。二月十六日下午一时,胡林含冤离世。

案例六、陈永春被沈阳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一七年,陈永春被营口市法院判刑五年,之后被转至沈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在高压迫害一个月后,监狱强制陈永春干超体力的奴工,陈永春经常劳作到后半夜并遭到体罚。狱警还指使犯人殴打陈永春。精神上的折磨和长时间的劳累,导致她身体急速消瘦,经常精神恍惚不思饮食。二零一九年陈永春被迫害得出现了糖尿病的症状,身体消瘦,被强行住了三次院。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陈永春被家人从监狱医院接回时,人已经被迫害得无法独立行走,眼睛不辨方向,双眼凹陷、骨瘦如柴,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含冤离世。

案例七、沈阳李振东在东陵监狱被迫害致死

李振东,男,六十八岁,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被绑架、非法抄家。之后李振东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到沈阳东陵监狱迫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李振东被迫害致严重的肝病,危及生命。沈阳市东陵监狱把李振东铐在床上。住院费都是让李振东的家属自己拿的。拒绝家属“保外就医”。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清晨五点多,李振东被迫害致死。

案例八、遭六年冤狱 朝阳市刘淑花被监狱送回家三天后离世

刘淑花,女,七十六岁,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被绑架、关押,二零一六年三月八日被北票市法院非法开庭,冤判六年,关进沈阳女子监狱。原本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九日期满,可是在十月二十一日被狱警急匆匆送回家,三天后离世。知情人说,她到家时人已神志不清,瘦得皮包骨,脊柱已折。

二、酷刑、药物迫害案例

案例一、李捷春被大连监狱酷刑迫害致死

李捷春,男,被朝阳市北票法院冤判五年,被劫持到大连监狱非法关押。二零一七年十月,在中共召开“十九大”期间,李捷春在大连监狱被狱警施以“熬鹰”酷刑,李捷春白天被四人员围攻,晚上,被逼迫长时间坐在二指宽、十五厘米高的“门”字形小凳,进行体罚,不许睡觉,连续五天五夜,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李捷春被大连监狱迫害致死,终年六十二岁。

案例二、金红在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遭残忍迫害

金红,女,于二零二零年九月被枉判四年,在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遭狱警及其操控刑事犯人的严重摧残。她们还用流氓的手段按住她强行用胶带粘她的阴毛,再猛拽,手段极其残忍。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五、六日,队长李笑一白天指使几个犯人在外面抓很多虫子,晚上把金红拽到一边,把虫子强塞到金红衣服内的肉体上,然后用塑料袋把头套上,再拿装满水的塑料瓶子往她身上乱打。为了遮盖迫害事实,她们逼迫金红大热天穿长衣、长裤,避免身体上的创伤外露。

案例三、房海玲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不明药物迫害目光呆滞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网报导,辽宁北票市法轮功学员房海玲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监区用了不明药物,现在被迫害的目光呆滞,行动迟缓,大小便失禁。

案例四、李全臣被东陵监狱迫害致命危

李全臣,男,四十七岁,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八月十四日,被劫入沈阳东陵监狱非法关押。因不“转化”,被严管队队长指使犯人用酷刑折磨:上大挂、头浸凉水、水管滋鼻、剥夺睡眠、禁止大小便。李全臣被迫害得不省人事,状况十分危急。

案例五、沸水烫后背 辽宁省女子监狱残忍迫害徐贵贤

二零二零年六月四日晚八时左右,辽宁女子监狱因徐贵贤老人坚决不写所谓“五书”。在监舍内,在刑事犯肖渺的主导下,肖渺、宋兰杰将饮料瓶装满滚烫开水,残忍地倒在了徐贵贤的后背上,同时李菲菲强行按住徐贵贤,使她不得动弹。第二天早晨,人们都看到了徐贵贤后背淌着的血水浸透了外面穿的衣服,血水淌了好几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