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患者流着泪说:“李大师救了我!”

更新: 2022年08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三日】我今年七十六岁,女,出生在西南边疆一个少数民族家庭,长大后在内地成家定居。修炼之前,我被十一种顽症折磨,痛苦不堪。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后,各种疾病不医而愈,内心无限感恩师父,无比敬重大法。

在大法遭到诬陷打压的二十多年里,我不惧恐怖,证实大法,讲明真相,让世人免于劫难,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这里,我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

一、在天安门广场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小丑江泽民与中共邪党狼狈为奸,疯狂打压法轮大法,谎言铺天盖地,群魔狂舞,血雨腥风。伟大的师尊被诽谤,高德大法被污蔑,令我万分心痛!作为弟子,我必须走出来,向世人传递真相,为师父说句公道话。

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我和本地一位同修乘坐火车,赴京证实法。出发时,我看到火车头上有师父的法像,闪闪发光。我俩正念倍增,心中唯有一念:证实大法!我们顺利到达天安门广场。我往纪念碑前一站,过来一位年轻警察,面相挺善良的,平和问我:“阿姨,您是来证实法的吗?”我说:“是的。”他说:“您看,那边人多,您就到那儿去讲吧。”我顺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那里停着一辆警车,人流熙攘。我就站在车门一侧,开始对游客讲真相,闻声围过来听讲的游客一层又一层的,男女老少、着各种服装的都有,叫我讲的那位年轻警察,也一直站在旁边听着。我说:“我是从西南边疆大森林中走出来的。以前,我被十一种疾病缠身,多方求医无效,痛苦绝望之际,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所有顽疾都烟消云散了,为家庭减轻了负担,为国家节约了药费。修大法以后,真诚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拾到现金立即归还失主。亲邻佩服,领导满意,同事夸奖。”

接着,我讲了大法在本地洪传的盛况,谁炼功,谁受益,人传人,心传心,迅速铺开,出现的神奇事例数不胜数:有身患癌症者,炼功后肿瘤不翼而飞;弯曲九十度的罗锅腰,炼功三天挺直了;失明多年的盲人,重见光明;有个修大法的老汉被雷霆击中,安然无恙。法轮功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我一口气讲了至少四十多分钟。正讲着,从远处跑过来一个警察,拿着电棒,叫嚣着:“你这个老太婆,再讲我就用电棒电你。”双手将我推進警车内。车内有三位被绑架的同修。我们被送到天安门前派出所。这里关着很多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各省的都有,各地公安都来这里接人。有位警察对我说:“抓紧时间去找其它地区同修切磋吧,时间珍贵呀!”我与黑龙江、长春、新疆、深圳等地同修相互交流了证实法的体会,互相支持,互相鼓励。

后来,我被本地公安接到驻京办事处。一个男警察将我单独关在一间屋子里,从晚上七点关到第二天早上三点。他将我推靠在墙上,直立,不准动,然后用手推搡着我的头,一个劲的往墙上撞,污言秽语不停的骂着,问我:“你还来不来北京上访?”我说:“如果江泽民继续迫害法轮功,我就继续上访!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们师父是清白的,你们迫害是有罪的。”那警察听不進劝善之言,更加疯狂的对我推,打,辱骂。我被推打的头疼,发晕,想呕吐,但心中平静,默默的喊 “师父,师父。”症状很快消失。这时,那行凶的警察却双手抱着头连声哀叫:“我头疼,疼的太厉害了!”停止了肆虐,将我推出门外。

再后来,公安将我劫持回本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采用各种卑鄙手段,逼我妥协。有一天,警察和我单位有关领导一同来到看守所,把我叫到二楼一个大厅内,把我女儿叫来,逼她下跪求我。他们用绳子将我双手反绑在背后。一个恶人一只脚往我身上踢,骂着,打着,揪着我的头发绕着大厅转,长时间不停的转,也不知转了多少圈。他另一只脚瘸着,走道一拐一拐的,边骂边问:“你还去不去北京上访?”我说:“只要还有迫害,我还去!”他双手揪着我头发,狠劲猛的向上一提,把我的双腿往下压,头向上抬,呈固定姿势,口出恶言。我对女儿说:“孩子,妈妈不是懦夫,妈妈处处做好人,没有错,妈妈守护真理没有错!法轮大法使我绝处逢生,你要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师父是伟大的!”恶警诡计落空,将我连打带推,带回看守所。几个月以后,我恢复自由。

二、在北京贴真相标语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只身一人乘车,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

当时的天安门广场,警察拥挤,无法進入广场内。進不了广场,我就用别的办法证实法,唤醒众生。我在商店购买了纸,笔,胶水,工工整整的在稿纸上书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没有好下场!”“还我师父清白!还我们信仰自由!”等真相标语,一本稿纸全写完了。然后从天安门地下通道开始,沿着大街小巷,在墙壁上,屋门前,树干上,粘贴真相标语,我知道自己做的是最有意义、最神圣的事,所以,无论周围有人无人,一点都不害怕,贴了整整一天。有一次,我把标语刚贴上,就有六个人围上去观看,他们都向我点头,以示支持与鼓励。我双手合十对他们说:“谢谢!”

第二天,我刚写完真相标语,突然,一辆警车停在身边,跳下来十多个人,把我围住。带队的问:“你在干啥?” 我回答:“在写证实法的标语!”我把标语内容一张一张的大声念给他们听,那十多个警察一动不动的听着,看着我,表情、目光流露的是理解和同情。带队的说:“你上车吧,我们把你送回家。”

他们把我送到汽车站派出所,关在一间小铁房内,由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看着。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自己的修炼故事,江泽民迫害善良的罪行,希望他们善待大法得福报。年轻女警察听的掉眼泪:“阿姨,您讲的太好了,您象个菩萨一样,我被您说服了。法轮功太好了,我回家叫我母亲也炼。”她对那男的说:“阿姨这么好的人,咱们把她放走吧。”男警察说:“大门有人看守,领导又知道这件事,放出去阿姨更不安全。”我说:“我不能连累你们,不要这样做了。”女警察双手拉住我的手说:“我们一定会记住法轮大法好。阿姨,您要保护好自己啊!”后来,又来两个小警察,扶着我坐上一辆小轿车,一路上,小警察握着我的手说:“阿姨,您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的安全!我们都知道,你们法轮功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最后,我被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多。在那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因不配合邪恶,坚定信仰,承受着超高强度的劳役和酷刑折磨。七天七夜不叫睡觉,七天七夜不让洗漱,三年多没叫接见过家人。三九严寒,滴水成冰,我被逼穿着秋裤坐在雪地上;三伏酷暑,骄阳似火,我被逼着站在大操场上暴晒,直到晒的昏迷过去。我不穿监服,不做操,不报数,不做作业,不唱红歌,不写答卷,就被上刑,野蛮灌食,牙被撬掉一颗。

有一次,狱警将我们这些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关在一间车间内,大帮警察在屋外举着手枪,手榴弹,端着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我们,限三十分钟考虑,不转化的就進屋上刑。恶警对我们实施了穿约束衣,上绳,打脖,吊挂等等残忍手段。我亲眼目睹有的同修被摧残致死。

经受百般摧残,我始终坚信师父和大法,心如磐石。三年多后,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三、广传真相 有缘人喜得福报

师父把宇宙大法传给众生,我要助师正法,广传福音,让有缘人明真相,得福报,远离邪恶,免于劫难,走向美好的新纪元。我用邮寄、粘贴、打电话、面谈等多种形式传福音、劝三退,出现了很好神奇的事例。

1)老朋友修大法脱胎换骨

一天,我在集贸市场讲真相时,与一位老朋友邂逅相遇。她双手扶腰,头发散乱,脸色发黄,少气无力的喊我。猛一看,我差一点认不出来她。便问她:“几年不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她叹息道:“唉,一言难尽!到我家去吧,我详细给你说说。”

到她家,坐下以后告诉我,她现在住的是女儿家,自己的那个家已经破碎了!原来,她有个五口之家,儿子、媳妇、小孙子,三代同堂,幸福和睦。谁料有一天祸从天降,有几个坏蛋,自称是深圳杂技团来内地招人的,把小孙子带走了,带走以后,十几年来杳无音讯。到公安局报案,公安说什么此类案例太多,无法立案侦破。儿媳离婚,远走他乡。儿子在家痛苦寂寞,到外地打工去了。她只得跟女儿住一起,天天以泪洗面,度日如年,失眠,心脏病,全身关节麻木疼痛。加之当今社会道德缺失,谁家遭遇不幸,亲邻不是同情,反而幸灾乐祸。所以,她不愿见人,不想说话,常想一死了之。

她对我说:“我最相信你,早就想见你,给你说说心里话。”我说:“老伙计,如今你身处逆境,只有法轮大法能帮你解脱困苦。既然你信任我,我教你炼法轮功吧!”她爽快答应:“行!”我立即回家,拿来了宝书《转法轮》,还有影碟机,收录机(用来听炼功音乐),还有《九评》、《风雨天地行》等等,赠给她。我们一起看了真相影碟,她说:“修大法真好!你快教我炼功吧。”

第二天上午,我们一起听了师父讲法录音,我手把手教她炼功动作,在做“头前抱轮”时,她说:“我看见我两手之间有一个彩色的圆球在转,全身舒服。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师父讲的法太好了!”

三个月后,老友无病一身轻。到医院检查一切正常。她像换了一个人,见人又说又笑,皱纹少了,脸色红润了,比以前年轻许多,不像八十来岁的人。她女儿、女婿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选择了三退保平安。

2)老乡起死回生

还有一件事挺神奇。我妹妹在医院工作,一天,她下班回来,说有位老家的中年男子,是来本地搞房屋建筑的,得了白血病,在我们医院治疗,病情十分严重,输液、输血、输氧都无济于事,他妻子、妹妹从遥远的家乡赶来照看他,离家远,各方面都不方便。听了妹妹的话,我悟到,这是家乡的有缘人来听真相、求得救来了。

第二天,我带着水果和真相资料,来到老乡的病房,看到他躺在床上输氧,脸色惨白。我与他打过招呼,说:“老乡,咱们能在这里相遇,这是缘份。如今你遇到了难关,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逢凶化吉。这是一个保护善良人的护身符,上面写着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你诚心念这九个字,一定会出现奇迹的。你想要吗?”他声音微弱的说:“我要!我要!”立刻叫妻子把自己脖子上戴的佛珠取下来,把护身符戴上,用手抚摸着护身符,微笑着,嘴里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我修大法后的神奇变化。他说:“阿姨,说话和气,句句在理,我听了心里特舒服。”我又讲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讲了三退保平安。他听的很明白,说:“共产党是魔鬼,不能当它的陪葬品。我声明,退出邪教团队,与魔鬼一刀两断!”然后双手合十,不停的念九字真言,念着念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起来了,氧气管从鼻孔滑下来了也不知道,感觉全身舒服。他说:“阿姨,大法真好,真神奇!以后,我也要按真、善、忍三个字去做,做个好人。”

连续几天,我给他们送饭和水果,赶上中秋节那天,给他们送去了月饼。我们几个人一起听真相卡,一起念“九字真言”。一个星期后,老乡能吃饭了,能睡觉了。他高兴的流着泪说:“我得救了!九字真言救了我,李大师救了我!”

老乡痊愈出院,回到家乡。我又将许多真相卡和小册子邮给他们,他们都收到了。去年中国新年前夕,老乡给我妹妹打电话,说他的白血病已经彻底好了,到医院检查,一切正常。一再感谢李大师的救命之恩。

3)同事起死回生

再说一件奇事。我有个同事叫大明,他相信大法,明白真相,曾在我被绑架后帮我妥善保存放在办公室的大法书籍和资料。

二零二零年中国新年期间,我地因武汉病毒疫情封城。一天,我在超市讲真相,看见大明的妻子提着饭盒,急匆匆赶路,我问她:“啥事这么急?”她说:“大明病重,正在医院抢救,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叫家人准备后事,联系殡葬。一同進重症监护室的有八个人,七个已经死亡,只剩大明还有一口气没断。”我送给大明妻子两个护身符,让她念“九字真言”,我说:“你在医院里念,我在外面配合着念。只要你诚心念,就会出现奇迹!”

二零二一年中国新年前夕,女儿对我说:“接到大明的电话,他想来见见你。”我没等大明来,就带着礼品去了他家。大明妻子一见我,先说感谢我,然后双膝下跪,双手合十,连说:“谢谢李大师!法轮功救了俺一家。要不是李大师搭救,今天就是大明一周年忌日啊。”

我把大明妻子扶起。她告诉我,当时住院时,大明大部份器官都衰竭了,还有一口痰堵在喉咙口,危在旦夕。医生要给大明做喉管切开术缓解,我们都不同意,不切气管是个死,切开气管也是个死,为了保个全尸,就把他抬回家了。在家里,大家都配合着念“九字真言”。当天晚上十点左右,大明忽然咳嗽了几声,一大口粘痰吐出来了。一个星期后,他能吃饭了,慢慢的会说话了,病情一天比一天减轻,逐渐恢复正常。四个月后,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大明不是已经去世了吗?怎么又好了?太神奇了!”经多种仪器检查,思维、记忆、行动,一切正常。他妻子含着泪说:“李大师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我们一家永远敬重大法!”

修炼大法二十多年来,我深深体会到:与大法结缘,是我一生最正确的选择;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是我一生最重要的责任;广传真相,唤醒众生是我一生最快乐的事。谢谢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