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修去怕心 面对面讲真相

更新: 2022年08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三十日】我修炼二十六年了,一路走到今天,“怕心”是我最大的执着,最大的关。但我有主动同化大法的愿望,师尊领着我走过来了,回头看,什么也不是。

一、替父劳改、整天提心吊胆

一九五七年我九岁,中共邪党搞大鸣大放的整人运动,诱导人们对邪党说真话,我的父亲当时就说了几句真话。一九五八年父亲忽然被扣上四类分子的帽子,说他攻击党,划到右派一边。整天开会批斗、做苦工、劳动改造,一家老小整天心惊胆颤。我父亲以前眼睛就看不清楚,不去做工就不行。我们兄妹三个,大哥、二哥都不在家。家里就剩下我和五、六十岁的父母,母亲体弱多病还裹着一双小脚。做苦工是修路、修仓库、挖地、挖田泥,父亲摸着干了一个晚上,回家哭着叫我去顶替他。

我当时才十岁,白天上学晚上替父改造。那时吃不饱,人小没力气,扛把锄头都困难。每次提心吊胆的去了,都躲不过被监工(民兵连长)一顿骂:“这女娃子这么小跑来凑人数啊?!叫你老汉儿来!”我胆怯的说:“我爹眼睛看不到。”监工吼道:“他装起的!不服改造!明天开群众大会又要斗他!”我吓的拼命举着锄头挖土,边哭边做,心里那种恐惧,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Advertisement

文革中,我又被说成是“保皇派”,经常被“造反派”围攻、追杀。我整天提心吊胆,感到孤独,没有一个保护我的人,特别怕人、怕事。后来上班挣钱,自己谨言慎行,开会讨论时,我不敢发言,生怕说错话,被人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只是拼命把工作做好。由于思想压力大,别人说我脸上从来没有笑容。自己浑身病痛,怕心特别重,把什么事情都想的很坏,这种“怕”的观念在我思想中,好象是一块巨大的花岗岩。

二、喜得大法 师尊把我从惊恐中救出来

一九九六年四月的一天,一个熟人看我身体那么差,整天都被药包着,身体的病痛一点都没减轻,她介绍我炼法轮功,并借给我一本《转法轮》约定三天后还给她,我答应了,因为我爱好看书。回家翻开书一看,一眼看到师尊的照片,很熟悉、亲切、慈祥,我想这个人我认识,在哪里看到过?!使劲回忆想不起来,我抽时间看了一天两夜,书中的道理使我激动不已,我想这个人可能是心理学家,怎么这么了解人的心理活动?好像处处都说的是我,真有一种看到恨晚的感觉。

正好单位同修组织晚上办师尊讲法录像班,我参加了。九天下来,我学会了法轮功五套功法,不知不觉中心里的那种压抑、焦虑、烦躁没有了,心里变得平和放松了。好象惊涛骇浪中的孤舟找到了港湾。我有师父了,有人管我了,什么我也不怕了!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呼喊。

不到一个月吧,严重的神经衰弱、喉炎、胃痛、乙肝、眩晕、妇科病、气喘、风湿关节痛等等,不知不觉中消失了,见人说不清的想笑,浑身轻松,走路轻飘飘的。在以后的学法修炼中,师尊让我见证了《转法轮》中讲到的一些超常现象。

听师尊讲法录音的第二天,我非常明显的感受到了小腹部位法轮在旋转。看书学法时看到书中间坐着一个大佛,周围有层层叠叠的佛,我还以为自己眼睛看花了呢。可是再翻一页是那样,又翻一页还是那样。看书时,我看见了自己在一个五彩的空间里打坐。集体学法时,我看见了学法场周围坐着佛和道,他们一个挨一个整齐端正,把大法弟子围起来,经常我都看到这种现象。炼第三套功法冲灌时,我的头盖骨真的打开了,用手摸头还是原样,往下灌头盖又合上了,反反复复直到这一套炼完,人感觉很舒服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修炼中还有很多超常的现象举不胜举。

每个星期天,我都组织同修到外面去洪法,我经常指着师父的照片自豪的向世人介绍说:看啊!这就是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人。

三、放下怕心 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恶迫害大法,天都要塌下来了。“六一零”邪恶人员和本单位保卫科人员找我交待,问我干了哪些坏事,我说我学法轮功修心向善,只做好事没做坏事。他们还说这是“文化大革命运动”又开始了,我一听说“运动”,心里又胆怯了,叫我不要炼了,我妥协过。但很快又清醒过来,我抓紧学法归正自己。师尊点化我:这不是运动,这是宇宙在正法。正邪较量邪不胜正,“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1]

二零零零年夏天,有人从北京打电话叫我去天安门证实法,我很想去,但负面思想多没有走出这一步。在这期间,我反复学、背师尊新经文《位置》、《心自明》等等,师尊也在梦中多次点化我:一片云雾看似无路,只要去走,发现脚下有路;看表面水深无底,师尊叫我下去试一试,我下去一踩有底,只涉水齐腰深,这两个梦,这么多年我还牢记在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同修约我去北京证实法,这次我决定去了,我们约定不告诉任何人。可是一个老年同修在我出发的三天前,见到我说:“她们一个熟人是当兵的,从北京回来告诉她,他看见北京天安门广场镇压法轮功的人,血流成河……”我说他可能说的是八九年“六四”的事情,她说不是,真的是法轮功,但我不相信。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有个同修神色有点慌张的到我家对我说:她老家弟弟是“六一零”的人,今天打电话来说,内部文件把法轮功定成“反革命组织”。我说:“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不要相信谣言,是吓唬人的!”说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点波动。最后我心一横正念出来了:两个同修来说的信息,是对我这次去证实大法的考验,再危险我也要去。我这命是师父给的,为证实大法死了也值得。当时确实这样反复想了,于是我拿笔给我丈夫写了一封劝善信,其实是遗书。两个孩子虽然长大了,但我还是不放心,因为我丈夫脾气暴躁。孩子小的时候他经常虐待她们,我劝丈夫要善待周围的人等等。由于心不纯,我们一行人坐火车刚到北京下车,就被我们当地派出所警察、“六一零”人员、本单位保卫科人员一伙拦住,他们乘飞机赶到我们前面,把我们劫持到本省驻京办事处,然后绑架回当地非法关押了半个月。虽然没有走到天安门证实法,但我这次确实放下了生死,师尊知道我的心。给我拿掉了很多执着心,还给予了我很大的能力,这些都在我身上反映出来。

四、用理智证实法

回家以后,“六一零”邪恶之徒派了几个人监视我们的行踪,不准我们走出他们规定的范围,我们静静的在家学了几天法,看了一些明慧同修的文章对我启发很大,在法上提高了认识,我和同修配合用油墨笔写、用不干胶贴、用条幅挂。在公安局门口、派出所门口、政府宣传栏上、学校宣传栏上、电线杆上,到处可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世界人民都知道”……一出门到处可见。后来又把当地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六一零”人员和最邪恶的国保警察写成资料,把他们遭恶报的事实写成真相资料到处散发,到处贴。也经常往公安车上贴真相信。

一时间真的是对邪恶坏人有很大的震慑,有的国保人员看到自己的名字被贴在墙上,赶快用笔去涂抹。大法弟子真的是在“挥毫灭狂涛”[2],当地邪恶的嚣张气焰被打下去好一阵子。在实践的熔炼中我的私心、怕心、怨恨心、显示心、争斗心,又修下去不少,其实是师尊给我拿掉了。

后来又有了明慧真相资料、光碟、《九评》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我和同修配合还做了当地的真相册子,上面记录了修大法的美好;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遭报的真实情况。同修们一条心,到处散发。一般中午下班后,我喜欢独自一人到公安局、派出所、法院、政府、学校等地方的办公室、地下停车场去散发,因为我知道中午下班很多办公室的门都没有锁,我把门打开,堂堂正正的把各种真相资料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有的放在桌上的书或文件下面,让得到的人无意之中发现,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了的。如果开不开,我就从门脚缝里把资料塞进去。有的时候看见有人来了,但又错开了,我知道是师尊在看护着我。那时的摄像头比较少,说看不到,也确实看不到。

五、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五日,师尊《向世间转轮》发表以后,我们就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邪党党、团、队组织),发各种真相资料了。我先给亲戚、朋友、同事、熟人,劝三退,做起来很顺利,能退的都退了。可是面对陌生人,说了前面就不知后面怎么说了。我看《明慧周刊》,把同修讲的好的经验、话语抄下来背,可是见着有缘人全都忘了,我很着急,与同修一起学法交流还是那个“怕”在作怪。这个怕必须要修掉。可是去一层又来一层,怕什么?怕别人不接受,怕别人恶告,怕自己说不清楚……这个怕也带出不少执着心,名、利、情,清除它。有一天我忽然会讲了,见到陌生人把他们当作亲戚、朋友、邻居、同事、熟人,也没有那种“怕”这“怕”那的心了。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一个同事约我去看望另一个正在住院的同事的丈夫,这人是个老大学生,中的邪毒很深,听信电视上对大法的污蔑,我去给他讲大法的真相,他向我提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什么对当时邪党领导的看法呀,什么政权问题呀,什么法轮功不允许人吃药呀……我心里一点障碍都没有,嘴里象流水一样回答了他。他突然说:“哦!是这样,知道了,知道了!”我劝他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给他讲了为什么要退,最后他爽快的退了!还再三说: “谢谢!”我明显的感觉到是师尊在加持我。这次给我大大增加了讲真相的信心。

我也给保安、警察、城管讲,只要他们跟我搭话我都给讲。前段时间,我在一个大超市看见一个男的坐在按摩椅上看手机,我走过去笑着说:“你这么年轻还按摩呀?”因为现在都戴口罩看不清他的真实面貌。他说:“我都四十八岁不年轻了。”我说:“今天不是星期天你休息呀?”他说:“我们轮休。”我问他是干什么工作的,他说:“我干的是你们最讨厌的。”我说:“你这么善良一个人不讨厌!”他说他是城管,我说:“只要心地善良做什么工作都可以。”给他讲了“贵州省亡党石”的事和社会的乱象,他也赞同我说的。我问他入党没有?他说他从学校毕业就去当兵,当了十几年都二十五年的党龄了。我劝他退出他很高兴的答应了。给他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劝他念“九字真言”。问他叫什么名字,他都是说的真实姓名,还用右手的指头在左手掌上划字,说该怎么写。最后他坐起来恭恭敬敬的给我合十,口里不断的说:“谢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讲真相、发资料都很专注了,心里没有什么杂念,忘记了周围的环境,做起来很顺利,真的是在坦坦荡荡救世人了。

结语

虽然被邪党迫害,但是我吃了苦、消了业,去掉了人心执着,坚定了修炼的意志,纯纯净净跟师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震慑〉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