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七任司法厅厅长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3)

更新: 2022年08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四日】(接前文

五、第五任司法厅厅长路志强迫害法轮功的事实(2008年3月~2013年1月)

路志强,男,1957年7月生,汉族,陕西洋县人。二零零八年三月至二零一三年一月,任陕西省司法厅厅长,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路志强任厅长期间,纵容、支持了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枣子河劳教所和女子监狱、渭南监狱、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残酷迫害,造成严重后果。路志强对劳教所、监狱迫害法轮功犯下的罪行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其主要罪恶事实如下:

(一)七名法轮功学员因被酷刑摧残,迫害致死

在路志强任陕西省司法厅厅长期间,最少有7名法轮功学员因在监狱、劳教所被迫害而致死。其中:高寿海在渭南监狱里被迫害致死;有2人在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被亲属刚刚从劳教所接回家不久就离世,4人在离开狱所后陆续离世。

◎高寿海,男, 四十八岁,原陕西省咸阳市七零四厂药剂师。高寿海于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被咸阳市秦都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同年十二月被劫持到渭南监狱十一分监区迫害。因为高寿海坚定修炼、拒不“转化”,所以,在监狱里恶警张中秋指使恶人苏明英、路广清、陈硕长期以毒打、体罚、肢体倒挂等多种酷刑对他进行摧残、折磨。他们强迫高寿海冬天穿衬衣,夏天穿棉袄,使高寿海大小便失禁,吃不下东西,最后器官衰竭,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晚十一时在监狱里被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徐桂芳,女,六十六岁,铜川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再次被劫持到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老人坚持自己信仰,抵制所谓的“转化”,遭严重迫害。劳教所嫌徐的小女儿接见时不做妈妈的“转化”,连续四个月不让接见。直到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 ,徐桂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劳教所才释放老人回家。回家不到二十天,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含冤离世。

◎吴新明,安康市汉阴县法轮功学员,男 ,四十岁左右。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吴新明被第三次劫持到枣子河劳教所。在关押期间,劳教所指使恶人将他五花大绑,强迫他“转化”,吴新明绝食反迫害。由于长时间的摧残折磨,吴新明的身体彻底垮了,开始咳嗽气喘,大口大口的吐血,原本体重一百三、四十斤的他,被折磨的瘦骨嶙峋,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六月,劳教所怕吴新明死在所里,才通知当地来人将他接回。接回不几天,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吴新明抛下了一双年幼儿女和年迈的父母含冤离世。

◎宋献兰、女,宝鸡市学员。二零零九年,刚被非法判刑八年入监的宋献兰,因为不认罪,常常被服刑人员刘丽红、张小红等人关在监舍或夜间在九队图书室里殴打,强迫看造谣污蔑法轮功的书籍,罚站,不许睡觉,每天折磨20小时以上,还得长时间从事高强度的劳动。宋献兰的身体被彻底摧垮,患上高血压,成为她后来离世的重要原因。

◎张广田,男,榆林市神木镇呼家圪台村农民、法轮功学员。曾两次遭绑架。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八日晚,张广田在神木县公安局附近的电线杆上张贴“法轮大法好”等内容的不干胶,被神木县巡警龚栓平等人绑架。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枣子河劳教所迫害。被非法劳教期间,有一次,恶警把张广田吊起来毒打。有个恶警故意冲着张广田下巴左边使劲一拳,把左边牙齿全部打掉;紧接着又朝张广田下巴右边使劲一拳,把右边牙齿全部打掉。从此,张广田健康严重受损,虚弱的身体久久不能恢复。张广田于2018年春含冤离世。

◎高世远,男,五十岁,延安市延川县关庄镇关家沟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高世远第三次被劫持到枣子河劳教所(及虢镇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高世远遭受了毒打、强制灌食,强制劳动等酷刑。尤其是二零一零年四月,警察公然唆使一帮劳教人员在众目睽睽之下殴打高世远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并且在一天之内三次群殴,直到三人遍体鳞伤。高世远内脏严重受损害,身体十分虚弱。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成为他后来英年离世的重要原因。

◎李周文,男,宝鸡市凤翔县陈村镇水沟村法轮功学员,遭两次非法判刑(2002年、2009年)共十一年冤狱迫害。2009年,周文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在渭南监狱遭受折磨,身体受到极度摧残,成为他后来离世的重要原因。

◎畲程邦,男,安康市汉阴县优秀高中教师、汉阴县原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畲程邦于2009年12月24日,被汉阴县法院秘密判刑7年,于2010年被劫持到渭南监狱迫害。因为拒绝“转化”,遭受了极大的身心摧残,被折磨的身患重病。在渭南监狱遭受的伤害,成为他后来过早离世的重要原因。

(二)72人、161人(次)遭受了25种酷刑的摧残

路志强任司法厅厅长的将近五年期间 ,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最少有72人(其中:女子劳教所 8人,枣子河劳教所 17人,女子监狱 32人,渭南监狱15人)、161 人次遭受了 25种酷刑的摧残折磨(详见附表)。

在这 72人中,最少有54人被毒打、群殴或踢踹,有13人遭受铐刑,3人被摧残性灌食,9人被关禁闭、关小号, 14人被长时罚站、罚跪,3人在寒冬遭受冻刑,28人被强迫长时高强度劳役,16人长期不得睡觉,3人不允许上厕所,2名法轮功学员在被捆绑遭受酷刑的同时,嘴里被强塞东西等等。毫无人性的是,1人嘴里被强灌屎尿。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附表5:路志强任司法厅厅长期间遭受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分类统计(2008年3月~2013年1月)(225KB)

(三)20名法轮功学员被摧残的致伤、致病、致残

在路志强任陕西省司法厅厅长期间,最少有20名法轮功学员因在劳教所、监狱遭受酷刑折磨,身体被致伤、致病 、致残:

◎张广田,男,榆林市学员。二零零八年,在枣子河劳教所他的牙齿被恶警全部打掉。

◎袁光武,男,咸阳市学员。二零零八年, 在枣子河劳教所被二大队王大队长用手铐高高挂在窗户上铐打两个月后,不能动、不能走、不能吃饭,剩下皮包骨头, 生命垂危。

◎谢良超,男,咸阳市学员。二零零八年,在枣子河劳教所一大队被折磨的皮包骨头。

◎余金玲,女,宝鸡市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打成残疾,腿被打断,不能站、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九年十月,余金玲被关进严管队毒打,被折磨成急性胸膜炎。病危时,才被送至医院抢救。

◎濮会群,女,延安市学员。二零零九年一月上旬,被劫持到陕西省女子监狱的当天,就被牢头张改萍带几个犯人把她按倒在地毒打,脱光了她的衣裤,当时就打掉她一颗牙齿。

◎罗长云,女,安康市学员。二零零九年四月,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恶警打倒在地,恶警邓颖用双脚猛踩她的双膝盖,致使罗长云双腿严重损伤,行走艰难,一年多无法恢复。

◎兀亚莉,女,汉中市学员。二零零九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恶警利用犯人毒打,腿被打坏。回家后,长时不能恢复。

◎李树莲,女,延安市学员。二零零九年底,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犯人按在地上,用脏抹布、脏鞋子往她嘴里塞,把李树莲嘴里十几颗牙拔掉。打得她满身伤痕累累,脸色惨白 ,被酷刑折磨成精神失常。

◎林红军,男,宝鸡市学员。二零零九年,在渭南监狱被张中秋等吊铐在床上十五天,致使精神恍惚。二零一一年,林红军被释放回到家时,人已经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许艺琴, 女,汉中市学员。二零零九年,四十岁的她,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被酷刑折磨得牙齿全部掉光。

◎张菁,女, 汉中市学员。二零零九年,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被酷刑摧残得大拇指被拧断,而且前后转了180度大转弯。

◎贾烨,男,西安市学员。二零零九年,在渭南监狱被迫害的出现幻觉、精神异常,胃部慢性出血、疼痛折磨的痛苦不堪。

◎汪日胜,男,宝鸡市学员。二零一零年,在枣子河劳教所被“拔大筋” 等酷刑摧残的胳膊严重损伤,精神恍惚。

◎冯新成,男,西安市学员。二零一零年,在枣子河劳教所被酷刑折磨的肋骨断裂、手指变形。

◎宿刚,男,成都市学员。二零一零年,在枣子河劳教所被“拔大筋”等酷刑折磨的浑身筋骨损伤,疼痛难忍,不能行动,生活不能自理,并感染了结核病、生命垂危。

◎张会普,男,西安市学员。二零一一年在渭南监狱被恶犯苏明将肋骨打断,脚趾踩掉,残忍至极。

◎刘宛秋,女,兰州市学员。二零一二年七月,在陕西省女子监狱遭到多种酷刑折磨。仅仅十天,刘宛秋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狱警害怕她死在监狱,才送去医院抢救。刘宛秋被酷刑折磨的右手五指残废,一直伸着,不能活动。

◎李学清,女,西安市学员。二零一零—二零一二年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的一只眼睛失明。

◎陈宝汉,男,汉中市学员。二零一二年,在枣子河劳教所被打的遍体鳞伤,不到两个月时间,陈宝汉就被迫害得骨瘦如柴。

◎王永利,男,西安市学员。二零一二年,在枣子河劳教所被毒打得满头是血、满脸鞋印、头部肿大,又被施以“拔大筋”酷刑,摧残的生活不能自理。

六、第六任司法厅厅长乌永陶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事实(2013年1月~2018年3月)

乌永陶,男,汉族,1959年1月生,陕西扶风人。二零一三年一月—二零一八年三月,任陕西省司法厅厅长、党组书记,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任厅长期间,乌永陶纵容、支持了陕西省女子监狱、渭南监狱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残酷迫害,造成严重后果。其主要罪恶事实如下:

(一)四名法轮功学员因被酷刑摧残,迫害致死

在乌永陶任陕西省司法厅厅长期间,最少有 4名法轮功学员因在监狱、劳教所被迫害而致死。其中:熊纪玉在女子监狱里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被亲属接出死在回家路上,其他3人也在从狱、所出来后先后离世。

◎熊纪玉,女,汉中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熊纪玉的家人接到陕西省女子监狱的通知,告知熊纪玉病危。家人于第二天赶到医院时,熊纪玉已经昏迷、生命处于垂危之中。监狱这才允许家人为其办理保外就医。熊纪玉在回城固县途中,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三岁。家人无奈,只得临时将其遗体火化。熊纪玉到底因何而死?虽然医院给出的结论是肠梗阻引起的胃穿孔导致全身细菌感染;但因家人见到熊纪玉时,她已不能开口说话,所以熊纪玉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残害,不得而知。

◎李周文,男,宝鸡市学员。二零零二年、二零一零年被两次关进渭南监狱,遭受了酷刑折磨。二零一六年,李周文出狱时,整个人身体被迫害得伤痕累累,生活难以自理。前后两次监狱折磨长达十一年之久,使李周文身体被极大摧残,久久不能恢复。加之精神上的伤害和经济的损失,李周文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含冤离世。

◎高世远,男,五十岁左右,延安市延川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高世远被西安市警察绑架,被灞桥区法院非法判刑,劫持至陕西省渭南监狱继续迫害。高世远身体非常虚弱,被诊断处于肺结核病发期,所以关押在监狱医院肺结核室。渭南监狱不仅不许高世远保外就医;还让恶警张中秋于二零一七年六月找高世远“谈话”,对他施压、强逼“转化”,致使高世远病情恶化。高世远出渭南监狱几个月后,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下旬含冤离世。

◎畲程邦,男,安康市汉阴县优秀高中教师、汉阴县原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畲程邦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汉阴县法院秘密判刑七年,于二零一零年被劫持到渭南监狱迫害。因为拒绝“转化”,遭受了极大的身心摧残,被折磨的身患重病。二零一七年,畲程邦拖着病身从渭南监狱回来,一直只能躺卧在床上,不能进食。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份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三岁。家中只剩下年迈的母亲(父亲在他被监狱折磨时悲愤离世)和孤苦的妻子,拉扯一个十几岁刚刚上初中的孩子。

(二)16人、77人(次)遭受了22种酷刑的摧残

乌永陶任司法厅厅长的五年期间 ,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最少有16人(其中:女子监狱 7人,渭南监狱9人),有 77 人次遭受了 22种酷刑的摧残折磨(详见附表)。

在这16人中,最少有12人被毒打、群殴或踢踹,有7人遭受了铐刑,2 人被绑“死人床”,4人被绑“铁椅子”,4人被上手背铐,8人被长时罚站、罚跪,10人被强迫长时高强度劳役,5人被施以“ 熬鹰”、坐“沙发”、蹲“兵马俑”等酷刑。毫无人性的是有10人分别被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不许吃饭、不许喝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附表6:乌永陶任司法厅长期间遭受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分类统计(2013年1月~2018年3月)
(177KB)

(三)12名法轮功学员被摧残的致伤、致病、致残

在乌永陶任陕西省司法厅厅长期间,最少有12名法轮功学员因在劳教所、监狱遭受酷刑折磨,身体被致伤、致病、致残:

◎林济隆,男,宝鸡市学员。二零一三年,在渭南监狱手指被打断。

◎刘宛秋,女,兰州市学员,二零一三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酷刑折磨的右手五指残废,一直伸着,不能活动。

◎柏汉英,女,汉中市学员。二零一四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酷刑折磨的小便失禁。

◎金荣,女,西安市学员。二零一五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遭暴力袭击,牙齿被打掉五六颗,差点死在狱中。

◎王新莲,女,汉中市学员。二零一五年,王新莲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毒打、罚站、不让上厕所,折磨成尿失禁。

◎杜淑明,女,汉中市学员。二零一五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遭到毒打、捆绑,两颗牙齿被连根拔下。

◎杜淑慧,女,汉中市学员。二零一五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酷刑折磨的视力降到零点一以下。

◎王江梅,女,宝鸡市学员。二零一六年 ,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酷刑折磨的眼睛视物模糊。

◎冯新成,男, 西安市学员。二零一六年,在渭南监狱被打得遍体鳞伤、腿脚肿胀,走路腰直不起来。

◎王新年,男,西安市学员。二零一七年,在渭南监狱被群殴、暴打得突然晕倒,休克好几分钟。 四年的酷刑迫害,使王新年落下了高血压的疾患。

◎陈敏敢,男,西安市学员。二零一七年,在渭南监狱被酷刑折磨的罹患心脏病。

◎西安市学员刘卫东、陈敏敢、王新年,及宝鸡市学员强孟生四人,二零一七年在渭南监狱被施行坐“铁椅子”、上手背铐酷刑时,手铐卡到肉皮里面,使肉往外翻,里面的白骨清晰可见,落下残疾。

七、第七任司法厅厅长王永明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事实(2018年3月~2021年12月)

王永明,男,汉族,1962年1月生,陕西富平人。二零一八年三月开始,任陕西省司法厅厅长、党组书记,兼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任厅长期间,王永明纵容、支持了陕西省女子监狱、渭南监狱、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残酷迫害,造成严重后果。其主要罪恶事实如下:

(一)宋献兰被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宋献兰,女,宝鸡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在看守所被折磨得病情十分严重的宋献兰被劫持到陕西省女子监狱。监狱明知宋献兰患有高血压、脑溢血等多种病,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家属虽然多次申请保外就医,但始终得不到批准,宋献兰在监狱里继续遭受迫害。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宋献兰在女监被迫害致死。

(二)典型迫害案例

王永明任司法厅厅长期间 ,在陕西省女子监狱和渭南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最少有 9人被酷刑折磨。其中有 4人被毒打,2 人被绑“ 铁椅子”,3人被不许上厕所,西安市周至县法轮功学员高满堂被折磨的已半身瘫痪、但仍不许保外就医。

◎二零一八年,安康市法轮功学员罗长云被再次劫持到女子监狱。狱警为了“转化”她,指使包夹姜春燕、周涛对她进行迫害。有一次,罗长云被他们打得头破血流,而且不让她上厕所。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汉中市法轮功学员杨华、兀亚莉被劫持到女监迫害。两人在本地看守所已被折磨的身体极度虚弱,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但监狱仍不准两人保外就医。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0,杨华、兀亚莉的家人去陕西女子监狱看望遭受迫害的亲人,但监狱以杨华、兀亚莉情绪不稳为由,拒绝她们会面,家人非常悲愤,极度伤心难过,也为亲人的安危担心。

◎二零一八年,马明海(咸阳市法轮功学员)、向前富(安康市法轮功学员)在渭南监狱被施以“坐铁椅子” 酷刑。铁椅子上有四只铁环,分别固定住人的手腕和脚腕,然后行刑的犯人殴打受害者或者收紧铁环。法轮功学员手脚被勒出很深的血印、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让上厕所,被迫尿在裤子里。

◎二零一九年,西安市周至县法轮功学员高满堂再次被非法判刑两年半。当时高满堂已被看守所迫害的出现半身不遂症状,竟然还被送到渭南监狱。高满堂被关押在陕西省渭南监狱第十六监区,被折磨的非常消瘦,半身瘫痪、坐着轮椅,但仍不许保外就医。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 ,西安市法轮功学员马蕴华被劫持到女监第八监区继续迫害。因她不认罪,打死也不认罪,遭到恶警残酷的殴打。

◎二零二零年,延安市法轮功学员曹化山被秘密绑架、逮捕、判刑,被秘密劫持到渭南监狱迫害。曹化山在历次迫害中曾多次绝食,身体十分衰弱,家人十分担心他的安全 。多方打听才得知消息。但家人去监狱探视时,却被监狱无理拒绝、不让接见。

(全文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