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新野经历想到的

更新: 2022年08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五日】明慧网关于“网门”的报道,让我们想到一个不太讨论的层面。

“网门”是大陆到海外的学员和身在大陆的学员的个人项目,去年因身在大陆的学员被抓,导致更多学员被抓,并且得到大量网门用户的信息,包括用户付款信息。显然邪恶得了“甜头”,受到纵容,至今仍企图继续利用“网门”事件扩大迫害“成果”。

除了各种借口的“转化”之外,事实上,学员因修炼和做讲真相等该做的事,被非法抓捕,抓进去之后出卖其他学员,甚至答应做特务,出来之后还真配合中共(不论配合的程度如何),这类事并非个例。从大陆来到海外的人中,也有不少这样的,不仅仅是写过“保证书”等“四书”、“五书”的问题。

迫害很残酷,另外空间的旧势力就是要毁人,把你拉下去,让你修不成,中共的打手只是旧势力利用的工具,利用完之后也会被消灭,这不是本文的议题。修炼本来就比常人中的任何事都难一些,而背叛过大法和同修的学员,邪恶能否放过他们,当事人能够放下人心从新修回来,谈何容易,名利色气各种欲望。大法慈悲,犯过错误的同修继续给其机会修,这不等于我们可以想当然。

比如用一件比较明显的例子,沈阳的陈新野前两次被绑架,都是靠出卖同修为自己减刑(见附录:陈新野写过的四次“严正声明”),因而大多数沈阳同修做事尽量不让陈新野知道。陈新野在二零零八年第一次被绑架时使用的手机号据说一直在用,没有销号,他有可能不知道电话是窃听器这件事吗?是辽宁省公安厅不让他们换号吗?二零一二年陈新野第二次被绑架时,出卖了与其在一起的一位外地同修,第四次发表“严正声明”,署明的日期是二零一七年,是出卖事件五年之后。

举陈新野的例子,并非给陈新野下定论,而是对事不对人;真想修,正法没结束就还有机会弥补。对从大陆到海外的那几个“网门”学员也是如此,修炼状态究竟如何,如何吸取教训,如何对自己对别人负责,都是他们,以及每个与他们合作(接洽)的人需要考量的。因为不假思索,误判等原因,导致自己受了损失,项目受了损失,跟着自己媒体的民众受了损失,不能都说是因为别人的错,毕竟每个人要对自己做的事负责。

安全是方便的天敌,一时之快和一时的个人名利毕竟短暂。希望“网门”这件事让更多人成熟起来。修炼群体的正气,靠每个人在法上严格要求自己。

以上是个人当下想到的点滴,说的是否全对还在其次,重要的是希望从另一个层面给大家提个醒。中共的末日越来越近,我们不要因为自己的执著,让邪恶之徒那套害人手段一再得逞。



附录:陈新野发表过的的四次“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在二零零八年被邪恶非法绑架、判刑四年。在被绑架期间,执着亲情,出卖了同修,并向邪恶违心的写了“××书”。现在郑重声明:自己以前在邪恶环境下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新野 2010年10月15日

我一九九七年得法。在修炼中不精進,没有重视学法。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邪恶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被绑架期间,由于怕心、执著亲情等,被邪恶钻了空子,干了不该干的坏事,出卖了同修,向邪恶写了“悔过书”,说过“不炼功”的话。被邪恶绑架二年后,邪恶找到我让我为它们作“内线”(特务)。我答应了邪恶,并写了所谓的“××书”。说过对师父不敬和“不学、不炼”的话。现在严正声明:在邪恶压力下所写、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陈新野 2010年11月13日

在邪恶的环境下,由于自己有执着,向邪恶妥协了,说了、做了不符合大法之事。现在我知道这些是一个大法弟子的耻辱,是不应该做的。现在我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大法不好的言辞和行为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做一个合格的弟子。

陈新野 2013年11月24日

我1997年得法。在2012年12月11日被邪党非法迫害。在魔窟里,我由于怕心、名利心、色心等,做了不该做的事,出卖了同修,在监狱内被邪恶强制转化。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所写的违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精進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陈新野 2017年7月15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