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自从我得法修炼后 我家人在大法中受益良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九月十三日】

一、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二零年过年期间,母亲说她难受,由于疫情期间,封小区,去不了医院,所以只能在家挺着。后来母亲一天比一天没精神,说话都有气无力的了。姐几个商量,不能再挺了,打算第二天跟小区门口的看管人员申请一下,(封小区期间,不是本小区车不能出入),明天找车拉母亲去医院,于是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我和家人陪着母亲在当地医院住院挂床(那天小区正式解封,不用申请)。住了几天院不见好转,化验结果显示:母亲心衰、卵巢癌。由于母亲的病情严重,再加上年纪大,大夫不愿再给治下去,建议转到省城医院。

三月二十日,我和家人又陪着母亲来到省城肿瘤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母亲心衰、肝硬化腹水、卵巢癌。这三种病,对于母亲来说,每一种病都要命。由于年纪大,肿瘤医院不收,我们只好打道回府。回来的路上,母亲坐在车的后排,外甥姑爷一边开车,一边回头看看她有气没气。回当地后,我拿着省城医院的化验单,到当地医院找到原来给母亲治病的主治大夫,她看了看说:你母亲也就能活三、四个月。

我觉的不能瞒着母亲,得告诉她实情,于是从省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趁着家里没有别人,(平时二哥寸步不离母亲,偏巧那天他有事出去了一会儿)我告诉了母亲她的真实病情,并且告诉她现在医院治不了她的病,她只能靠大法师父来救她了。我问她信不信法轮功?她说信。我给她念《转法轮》,她听得很认真。我问她《转法轮》上说的能不能理解,她说理解。我又问她《转法轮》上说的有没有道理,她说有道理。我又问:“你想修吗?”她说:“我想修!”

那段时间,我天天给她念《转法轮》,并让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念好”。母亲变化很大,一天比一天精神。一般人肝硬化腹水肚子肿的很大,不排尿,母亲肚子不大,而且能排尿。母亲的腿浮肿消了很多,我身边有一女同修,她说她老姨夫四十多岁得的心衰,腿浮肿,打药不吸收,最后腿往出渗水,后来过世。而八十七岁的母亲腿浮肿消了很多(现在完全消了),来看望母亲的亲戚和同修说母亲精神多了,跟以前比简直判若两人。

大夫说母亲只能活三、四个月,现在一年过去了,母亲仍然健在,比以前精神。有一次我的同事看到母亲说:“你妈不象病人,是不是医院误诊了。”我说:“误什么诊?两家医院看的,省城肿瘤医院是非常权威的。”家人都说母亲的病能好这么快,完全受益于法轮功。

二、二哥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

二哥虽然不修炼,但他知道大法好,认可大法。二零零几年的一天,有一个同修(二哥不认识)在他家小区附近贴粘贴,这时有一个人走过来,他赶紧提醒同修:“来人啦!”

因为二哥认同大法,所以他也受益啦。二哥在千里之外的一座城市打工,是一家餐馆,他负责后厨,在厨房的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工作。有一次,由于餐馆厨房电路老化,失火了,年轻的厨师懵了,不往外跑,跑到二哥工作的最里间,在火势烧起的时候,二哥很冷静的把厨房易燃的煤气罐搬到外边空旷外,避免了煤气罐爆炸,减少了损失,餐馆开在居民区,如果煤气罐爆炸,后果不堪设想。然后二哥打车把厨师送到烧伤医院。厨师被烧的很重,在烧伤医院住院期间,一天得一万多元住院费,出院后,餐馆老板又赔了厨师几十万元钱,二哥却毫发无损。最不可思议的是,餐馆规定,上班时间所有员工手机收上来,交到吧台。这次失火别的员工手机烧坏了,而二哥的手机啥事没有。事后餐馆老板看了监控录像,看到的是二哥沉着冷静的处理着突发事故,给二哥一通表扬。

三、小弟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

小弟在家中最小,母亲对这个老儿子很是溺爱,小弟从小叛逆,上学时,不好好学习,在学校打架斗殴,初中毕业后,在社会上结识一些混社会的人,小弟成了一个小混混。一九九八年小弟因打架被教养两年。一九九九年大法蒙冤,小弟在劳教所结识了不少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小弟本性善良,在劳教所利用管伙房的有利条件时常帮助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纯善的表现小弟也看在眼里。后小弟回到家中,时常和我说起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有一次小弟跟我说,他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鬼拦住他,他在梦中对那个鬼说:“你别过来,我姐(指我)是学大法的。”

又后来,小弟结了婚,生了一个儿子,家中兄弟姐妹七人,除我未婚外,其他人都结婚生了孩子,大姐家生的是女儿,二姐家生的是女儿,三姐生的是女儿,大哥家生的是女儿,二哥家生的是女儿,只有小弟家生了个儿子,有着传统观念的母亲很高兴,终于有了孙子。

邻居中有一对修大法的夫妇,和小弟很熟,派出所经常到这对夫妇家骚扰,企图绑架男大法弟子,每次男大法弟子都能走脱,警察扑空。有一次,派出所的警察跟小弟说,只要小弟说出男大法弟子在哪,给他二千元钱。小弟跟我说:“姐,给我多少钱,我也不说。”二千元钱搁现在不算什么,但当时是二零零二年左右,钱还挺实的。而且我知道,当时是小弟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弟媳妇在家带孩子不能出去工作,小弟下岗,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找到工作,孩子只有几个月大,一家三口靠父母接济。小弟能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抵制住金钱的诱惑,守住良知,我很佩服。

有一次,小弟说:“姐,如果你们聚会,没有地方,在我家吧!”又有一次,小弟说:“姐,如果你们印资料,没有地方,就在我家吧。”后来小弟搬到外地。

几年后,我家老房拆迁,给了几套房,父亲把一套六楼给了小弟,在装潢的空当,(如刮大白后,需要风干几天才能進行下一步,家具刷油后,需要风干几天才能進行下一步)利用两个空当,在小弟的六楼,我们那片的同修开了两次交流会。我想是师父听到小弟的愿望,帮他圆了这个心愿。

小弟是混社会出身,弟媳妇是他在混社会的时候认识的,(弟媳妇也认同大法),这一对不着调的夫妇,却生了个特别出色的儿子,小弟的儿子聪明、学习好,跟他爸截然相反,小弟上学打架斗殴,他儿子却文质彬彬,从不与人动手,有问题靠智商解决,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好学生、班干部。我想是因为小弟善待大法,才积下了这么一个好儿子。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