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欧洲法会】回到真正修炼(译文)

更新: 2022年09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九月十八日】各位同修好,很高兴今天在这里见到大家。我从九年前自己24岁时开始修炼大法。修炼一年之后,我因男朋友的癌症离世而受到很大的打击。我花了三年的时间又重新振作了起来。从那以后我就专注于工作,因为唯有这能让我感到生活的意义。

在去年我开始问自己:“我是真正在修炼吗?怎样才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我将简要分享修炼环境的改变是如何让我认识并放下执著,让我回到真正修炼的路。

1、放下对名利的执著

在决定加入媒体之前,我所参加的大法项目需要从2021年起進行较大的转型。我的工作流程从之前在多项不同任务不堪重负,到每周基本无事可做。我不明白为什么当我有能力应对多项任务时,却只能从事单一事务。这让我觉的我在浪费时间,有些压抑。一种愧疚油然而生,我开始问自己前進的方向,在项目中存在的意义。

Advertisement

在学《转法轮》“第三讲”时,师父说:“他以为他比别人高明,他了不起。他以为给他这个功,是让他当气功师,发大财的,其实是让他修炼的。”[1]我逐渐认识到我错误的认为,如果我在项目中没有成就,就没有担当好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角色。我明白我所有的一切,例如我在项目中的角色,物质与资金,都是为了我的修炼,不是为了让我功成名就。我开始意识到我在追求什么,但不太清楚是什么。

尽管如此,我决定离开此项目而加入媒体。在应聘过程中,我被告知,我们不再有法律部,他们提供给我了两个其它职位。在一开始,我问自己:“我可以从事此类工作,虽然我需要从事不了解的工作,但是这非常容易上手。”我很难明白及接受,为什么我没有被分派在一个更有挑战性的职位,为什么我需要从事和自己经历不相干的工作。在学法时,我明白,作为修炼人,我们的路并不是按照我们的能力所安排的,而是由于业力关系。

在放下要从事自己所学专业职位的念想过程中,我看了自己追求事业与地位的执著。我从小就被教育要出人头地,所以我一直以来都在追逐名利,这一观念已经根深蒂固,让自己很难察觉。虽然从修炼一开始,我放下了要当律师的梦想,转而从事了多个不同项目,潜意识里还是有追求地位的动机。

师父说:“不要用你们不干净的人心做大法的事。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严肃的。无论你们觉的自己如何明白,其实都是当初的有求心迷住了你们的心智。虽然走到今天,却一直是众神嘲笑的对像。走近大法却進不来,可悲呀。”[2]

我为什么没能意识到我是在带着有求的心在做事?我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为追求功能和治病等等而走到大法中来的,所以《转法轮》中“有所求的问题”[1]这一节对我并不适用。由于我人的观念,我错误的以为我所做的事情是对的,我所做的都是为救度众生,所以没能在修炼过程中检验自己。

我一直在心中求这求那,以为自己是为大法项目而做,而事实上这是用我人的观念来认识。在大法项目中工作,并不是要追逐事业,带着错误观念认为我做的是对的。我为自己的自私、试图从大法中获取的心而感到悲伤。

2、去掉自傲和争斗的心

在加入媒体之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开始发生。之前我从未意识到我与那些亚洲朋友的不同,在担任这一职位之后,我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被提醒“你不是亚洲人”。一开始,我没有多想。当我在所分配的任务中犯了多处错误并被从中撤掉之后,我再次被提醒我不是亚洲人,也不懂亚洲文化。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受伤、受挫。我问到,“什么文化?我们都修一样的法,难道还有亚洲式和欧洲式的向内找吗?我们在修炼中要遵循同样的道理。”

在我第一次参加小组会议时,大家还会互相用中文谈论,在那之后,我被告知,我无需再参加组会。我的理解是,我是其中唯一的非亚裔人,让大家专门为我来说英文有些过于困难。我告诉自己,我不会让负面思维滋生,给我们造成隔阂。

之前提醒我的那个人突然对我有所改观,开始与不同的人谈论我。我一次又一次的注意到大家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变,包括我的朋友们。这让我感到受伤,我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做,我也不明白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而且由于此人的做法,我最终失去了唯一的知心朋友。当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向人们澄清事实,因为在我看来他们那些对我不实的想法有失公允;我要以牙还牙,开始较量。当此人对我带有偏见时,我的第一念头就是以同样的方式回应。我的争斗心表现了出来。

这种情形让人持续了数周,让人难以容忍,以致我觉的我不属于这里,考虑要买张机票快点回家。我当时唯一的正念就是“不要感情用事而放弃一切”。整个情形让我看到了自己另一个隐藏很深的执著——自傲的心。我意识到每个人要走自己的路,不应太在意别人对我的观点。他们可以对其他人说我的坏话,而我只要在日常生活中按照师父的法来要求自己,只要我不违反法的要求,他人的想法其实无关紧要。我需要在意的是走正自己的路,所以我只是专注做自己的工作,而不在乎他人对我的看法。

我想到了“韩信受辱于胯下”[1]的故事,而我每次遇到同样考验时却无法做到,没能做到承受羞辱。

师父说:“人争一口气,那是常人的话。为这口气活着,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1]

当我不再受自傲心影响时,情况缓和了下来。我也意识到一些人对我的态度也回到了从前。

3、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善

在真善忍特性中,我一直很好的证实着真。在我还是常人时,我非常诚恳,以至于说话直接而不圆滑。

有一次,在一个图书馆里发正念的时候我睡着了。我看到自己在一个黑暗的世界,甚至草也是黑的,穿着一件不熟悉的白色服装,我被一股强大的能量击倒在了地上。我被惊醒了。当与同修交流此事之后,我们意识到我梦里的服装是武当道教长袍,它的袖口敞开,通常是山里修道人穿的。一位同修大声说道“肯定是你用真打到了别人的头”。

我有强烈的为证实真的心,我无法接受周围人的撒谎、不诚实或是耍心计。我对他们的回复或是直接指出他们的问题,或是不再与他们联系。我问自己:“究竟什么是善?”因为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直接在私下里告诉别人我在他们身上看到的不足。这时我意识到我没有为他们着想。看上去说话时口无遮拦并不是错,因为对我来说,这无非是讲述事实,但这并非是一位好人的所为,这只能让别人更加戒备,从而在我们之间造成隔阂。

师父说:“因为过去人类社会没有正理,所以人是不会用善来解决问题的,人从来都是用征伐的手段来解决人的问题,所以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状态,那就得放下这种心,得用慈悲来解决问题。”[3]“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3]

我理解作为修炼人,我们都能表现的善良友好。但是当遇到考验时,我们的本性就会表现出来,考验中我们的所为才能说明我们是否真正是好人。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修炼真、善、忍。当我对真的固执让我无法在最需要时做到慈悲的话,我还怎能称得上是个好人呢。

4、发正念的重要性

很多时候,在经受病业时,我都把它看成是净化身体,没有过于多想,只是消极承受。一天晚上我回到宿舍,感到非常不舒服,全身发热,轻度咳嗽,背部从头疼到脚。我的室友开始为我发正念,并叫其他室友也来发正念。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我只不过是在净化身体及消业。她回复到,我们不确定这是消业还是干扰。我没有太多想,因为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正常的。

第二天我感觉好些了,我能感受到舍友的支持。两天过后,我背部疼痛有所增加,这让我在第二套功法头顶抱轮时感到非常困难。即使这样,我还是争取不去想它,认为这就是消业的过程。上床以后,疼痛变的无法忍受。我告诉自己如果我不为所动,我可能会睡着并忘记疼痛。突然一下,虽然我的身体还在发热,我却开始感觉特别冷。我开始不自觉的抖动,我不知道这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冷。我下了床,在暖气前边坐了下来,还是不自觉的抖动。

我的室友还没有入睡,她听到我的声音后便起了床。我告诉她请回到床上,不用为我担心,业力消去之后我就会没事儿。但是她说:“不,我会为你发正念!”看到她如此坚定,我便加入她一起发正念,我说我只接受师父的安排。到发正念第二部份结束时,我的抖动停止了,疼痛也基本消失。我感到很惊讶。当我们发正念结束时,我平静了下来,没有了丝毫疼痛。我的室友告诉我:“我觉的,发正念第二部份后,由于你的正念变强,师父帮了你。”我告诉她疼痛是如何消失的以及我的惊讶,我的认识也有所改变。

我发现,我一直在消极承受并接受魔难,证实了一条不正的路,仅是因为我印象中认为,我在通过不把魔难当成干扰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几周之后,社交媒体上的一个好友描述到她感染奥米克隆变种之后的经历,她的症状和我一模一样。我问自己:“我感染病毒了吗?”我回想起背部疼痛是如何在发正念之后瞬间消失的,也明白自己的第一反应是常人的观念。作为修炼人,如果我们在修炼中有漏,我们就会有干扰,其中之一的表现形式就是病业。我们不把它当成病毒或疾病,而是应该发正念来排除干扰,特别是比较严重的情况。

经过这一切之后,我体会到发正念的威力,这让我在发正念时更加专注。我也因有位如此宽容与善良的室友而感到荣幸。

5、符合大法的人

当我回到自己的国家以后,修炼的考验发生了巨大转变,从一个人员众多、非常活跃的环境,变成我自己独自一人整天待在电脑前。几年前我曾经说:“我只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环境,可以不受他人干扰地完成自己的工作。”那时我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真到这种情况以后,我其实无法做好自己的工作以及三件事,因为一种强烈的孤独感席卷而来。在工作中,虽然有很多制片商和发行商想与我们合作,但是最终我们不得不放弃多数机会,因为我们的预算有限。我非常用心地来把事情做好,让我们的客户满意,但最后都是无果而终。从前唯有工作能给我的生活带来满足感,但现在这却令我感到失望,唯一支持我走下去的是我知道我们所做的能让很多人明真相。

我觉的举步维艰,看不到希望,看不到生活的意义。我听说了一些韩国现实生活秀,并开始观看他们,因为他们非常搞笑,节目中与嘉宾的互动给我带来了一丝生活感。每次当我心情低落时我都会观看他们,就像是用药物来缓解疼痛,帮自己解除病痛。我当时觉的我需要重新开始修炼。

有一天,当我在背《论语》时,我意识到,“我并没有融入大法,只是来遵照大法。”我每天学法但都不超过一个小时。我有时炼功有时不炼,我在日常生活中遵照法中的道理来指导自己。这成为了我的一种生活模式,并认为这就是修炼。生活中我从未发自内心的来做什么,只是知道我有一系列的事情要做。

为纪念“七·二零”,我们举行了很多洪法活动,包括一次全国法会。连续三天我没有履行自己的日常惯例,而是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同修在一起,听他们交流。活动的庄重激发了我重新好好修炼的愿望。这让我感到内心的变化:我开始把将境界升华、层次提高的愿望再次放到了第一位。

带着心中的这一念,我看到了我的思想中充满了对世事的执著,而它们却阻碍着我的提高。认识到此之前,我的内心还是常人的状态,而不是发自内心地去精進。

我花了7年的时间明白了我要通过修炼来达到自己最初的纯净,而花了9年明白如何真正修炼。我希望这一状态可以保持长久一些,我希望不要回头做事时就又忘了。

这只是我现有的理解,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的师父一再给我机会来领悟并提高自己,谢谢师父的看护。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理〉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022年9月欧洲法会稿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