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白毛女》的假和“铁链女”的真

更新: 2022年09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九月十九日】

一、铁链女和白毛女

国内铁链女的事件爆发后,徐州政府频频更改通告,却难以服众。而铁链女事件掀起这么大的舆论风浪,铁链女本人获得自由竟然仍是遥遥无期,甚至网传有可能被中共下黑手切除脑白质,失去记忆永远不能开口说出真相。铁链女目前是下落不明。举全国之力解救一位被发现的遭拐妇女竟如此之难,政府到底在维护什么,又在掩盖什么?

一个女孩遭遇了惨烈的被拐生活,而被曝光竟然也可能成为另一种更恐怖厄运的开始,人们不禁要问,这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或者如网友所言:“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继铁链女之后,又发现了铁笼女、山洞女等,已迈入21世纪的今天,这些女人们的惨状震撼人心,她们在徐州,在西安,在榆林,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可能的地方。这竟是“新社会”的真实。有些人想,这是旧社会白毛女再现了吗?

可白毛女是虚构的,那是为了中共的政治需要,为了让人们被灌输“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中共逻辑。

明慧网的一篇文章曾经这样揭示:

很多人并不知晓:白毛女受压迫是虚构的,而真实的黄世仁是勤劳本分、乐善好施的好人。民间传说在河北省平山县的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惩恶扬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间祸福,因此人们都前去上供。

在抗战期间的晋察冀根据地,因为晚上人们常常去给仙姑进供,所以“斗争大会”开不起来。西北战地服务团的作家邵子南为配合“斗争”需要,把村民们从仙姑庙中拉回来,于是瞎编了一个民间故事,主题是“破除迷信,发动群众”,此为《白毛女》雏形。

1945年,经历过延安整风运动后的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的一些人,在院长周扬的指示下,根据这个传说创作出歌剧《白毛女》。1948年,周扬建议将这出戏作为向中共七大的“献礼”,提出要呈现“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个主题。

当时中共高层对这出戏非常关心。这出戏将中国划为阴阳两重天,虽然神神鬼鬼,但有“生活原型”,令人真假难辨,因而被视为宣传战中的一颗重磅炸弹。毛泽东亲自示意:戏的结尾要反映中共政策的转变,即“土地要分掉,黄世仁要枪毙”。

《白毛女》是这样编造的:—佃户杨白劳因还不起地主黄世仁的债被逼自尽,其女儿喜儿被用来抵债,被迫到黄家做工,遭黄奸污,后逃进深山,以庙中供果充饥,头发因此变白,被村民称为“白毛仙姑”。后来喜儿由过去的恋人,现已参加八路军的大春救出,一起下山,召开斗争大会,分了土地,打倒了地主。

显而易见,《白毛女》的主题就是要突出中共的“伟大”,一个“旧”中国结束,在共产党领导下,一个“新”社会要开始。为了在艺术上博得人们的喜爱,《白毛女》不仅在情节上借鉴了民间文学中的冤冤相报、佳人落难以及英雄救美的模式,而且在音乐上大多取自河北、山西流传很久的民间小调,比如《北风吹》和《扎红头绳》便是原调抄袭。

经过艺术形式包装的歌剧《白毛女》在中共占领区上演后,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信以为真,充满对“旧”社会的仇恨,对地主的仇恨。甚至出现士兵要举枪打死舞台上的“黄世仁”的闹剧。

中共就是这样给人们灌输“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很多人不知不觉地接受其谎言--尽管人们在自己身边并没有看到什么“黄世仁”和“喜儿”。

再来说说地主黄世仁。大陆某记者在对黄世仁的家乡河北省平山县考察后得出的结论是:黄世仁比窦娥还冤。

这名记者的调查还原了一个真实的黄世仁。黄世仁的父亲黄起龙知书达理,聆听祖训秉承父业,低调做人。将祖上留下的田地扩大成千亩良田,并且有了名字为仁、义、礼、智、信的五个儿子。黄家五兄弟在当地名声相当好。

黄世仁是长子,自然接了父亲的班儿。他为人善良,经常周济邻里,行善积德,在当地是有名的黄大善人。黄世仁儿女成群,家庭和睦。

而杨白劳的父亲杨洪业是当地有名的豆腐大王,人称“杨豆腐”。杨家豆腐以质好价廉著称。杨白劳和黄世仁自小就是结拜兄弟。杨洪业41岁去世后,杨白劳继承父业,因不耐辛劳,加之染上了赌瘾毒瘾,从而使家业衰败。当地老百姓都很看不起他。

后来,杨白劳在欠下巨额赌债无力偿还时,黄世仁借给他大洋1000元,并收留了其未成年的女儿喜儿。无脸见人的杨白劳外出躲债,最终误喝卤水不治身亡。这时又是黄世仁,厚葬了杨白劳,并收养了喜儿。

多少年来,中国的观众有谁会想到一出鼓吹“惩恶扬善”的戏剧背后,竟然有如此曲折的真相和复杂的政治背景呢?!有谁会想到自己作为观众的义愤填膺,恰好是中共为一党之私所精心策划和刻意操纵的效果呢?!这就是中共政治宣传和艺术创作相结合所产生的特殊效果。这是只有深懂人性的弱点、绝无道德的顾虑、不择手段只为夺取权力的宣传老手才能做到的。

《白毛女》让艺术成了中共传播谎言的帮凶,堪称文艺为政治服务的“杰作”。如果说中国历史上有一个时代真正把人变成鬼的话,那也只有在中共的统治下,无数的人一夜之间被剥夺了人格尊严乃至生存权利,被殴打,被关押,被驱逐,甚至被残杀。百年来,中共的屠刀从未放下过。在此意义上,《白毛女》的所谓“人变鬼、鬼变人”的主题,颠倒过来竟成了一句令人恐惧的谶语(事后应验的话)。

这篇文章揭示了真相。原来白毛女是假的,而当今铁链女由人变鬼才是真的。虽然共产党仍不承认,仍在欺骗。

中共几十年靠说谎维持了生存。继而也败坏了社会。现如今各行各业造假层出不穷,假米假油假产品,假账假话假温存,共产党也是层层欺瞒,腐烂透顶。无处不假。

如此,中国人活而无趣,因为没有人享有尊严和自由,有的只是精神枷锁,这真的如同生活在地狱一般,人人都成了带着铁链子生存的人。有人在挣扎,可更多的是让自由世界无法理解、难以相信的沉默的大多数。其实很多人象待喷发的火山一样静默,也有麻木消极无奈的沉默,还有糊涂的,清醒一些的也不会发出反抗的声音。

中国人在政治上无法发声,维权总被镇压,被喝茶、被精神病、被打毒针、被拘留、被冤判,什么呼声都可能按煽颠罪被抓,太压抑了,很多人想这次在妇女问题上总是可以谈的吧,于是网友揪住这次中共拐卖人口恶行被曝光事件不放,不断的质疑追讨,就像揪住了中共的老胡子,扯着它的脑袋不断的晃荡,中共也是外忧内患,压力山大,但还一直沿用惯例拿出流氓手段对待铺天盖地的网民追讨。但被拘留、被禁言、被封号、被警告,不一而足。中共目前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也许在中共治下,在结果上我们真不能期待什么,要知道手无寸铁的百姓面对的仍然是一个有一百种方法对付你的暴力国家机器,虽然它行将就木,可仍然在持枪掌控着人们。

二、中共之假

铁链女这件事真的撼动了很多的民心,我们到底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

“岁月静好”,“厉害了国”,“平安中国”,“盛世天朝”,怎么都站不住脚了?统统都是谎言吧?这虚幻的情景好像骗不了人了,人们也许会追问,中共是行骗吧?追讨一下,骗的是谁?怎么骗的?骗了多少年?2020年疫情期间武汉居民喊出的“假的,假的,都是假的”至今不绝于耳,绵延到2022年。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下面咱们就来掀开中共百年蒙骗社会的黑布一角。看看其“假”的具体事实:

1、抗日之假,借日本人篡政之真

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中华民国政府军发动大型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国军伤亡322万多人,共有206位国军将领在抗战中捐躯(中华民国国防部1946年统计),付出惨重代价,赢得了抗战胜利。国民政府才是抗日的主力。

1937年逃到延安的中共只有两万红军,(后来还在后方种植罂粟,卖到国统区赚取银元并毒害同胞。张思德就是烧制鸦片时意外身亡的。)而淞沪会战中,国民党70万军队与50万日军浴血奋战,粉碎了日军三个月横扫中华的计划。远在陕北的两万红军如何能主导120万人的会战?

毛泽东感谢日本,说的“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的话有根有据,广为流传。

为了欺骗和给百姓洗脑,一部部荒唐的抗日剧频频出现,如:“我爷爷九岁的时候就被日本人残忍地杀害了”,“八百里开外,一枪干掉鬼子机枪手”,“手榴弹炸飞机”等等,更让人看到共产党的荒诞不经。

2、民族代表之假,西来幽灵之真

抗战胜利后,趁国军疲惫,苏维埃政权在中国培植的中华苏维埃组织中国共产党发动三年内战,把孙中山先生建立,蒋介石先生浴血奋战保卫下来的民国逼到台湾,自己就地封王,主宰起了中国人。可它能代表中国吗?

且不说中共来源于德国的马列学说,又受到苏联扶持,本身就不是中国本土的东西,就仅仅是它的70多年,也决代表不了中国。中国有五千年的传统文化,这是马列学说望尘莫及的。

共产党这个“外国组织”要想让百姓承认它,不得不绞尽脑汁,利用宣传,掀起仇恨,害死能识破其真正面目的社会精英,同时大开杀戒,让百姓畏惧噤声,其内部也是斗杀不断。它的本质假、恶、斗,偷、骗、色、痞在之后的几十年每一方面都表现的淋漓尽致。

而且目前来说,中共政权从没有在联合国备案,仍然是一个非法组织。中共政权也并不是百姓选举出来的,没有得到百姓的真正认可,只是靠暴力谎言高压维持,所以从这两个角度讲,它也不是合法的。中共是非法政权。

3、宣传之假、洗脑之真

为了维持其非法统治,中共必然造假,在假宣传上做足了功夫,极尽黑白颠倒之能事,仅举几例:1952年“助朝侵略”中黄继光堵枪眼、邱少云不合常理地“被烧死”,稍有质疑能力就辨出真假。1958年大跃进亩产13万斤,1965年为政权需要虚构出的大地主刘文彩,被杜撰出来半夜学鸡叫的周扒皮,哪个不是中共打倒万恶旧社会、弘扬新社会的得力工具?

被刻意美化的江姐、雷锋,被树立起来的各个时期的模范典型,有几个是真的?雷锋要是真的做好事不留名,那两百多张照片难道是摄影师碰巧路过拍照的?打着手电筒大白天看书是为了给国家节省电吗? 汽车轱辘挡泥板里没螺丝雷锋装样子呢?雷锋在日记中说一天捡三百斤粪,去哪里捡那么多粪啊,可能吗?稍有质疑精神就能看出破绽。其实雷锋也是被树立起来的“忠于党”的一个所谓榜样而已呀。

一直延续到20世纪80年代,“8964”中共对学生的污蔑,1999年对修炼群体的迫害,2001年天安门自焚造假,2019年对香港的镇压和污蔑,2020年对疫情的造假,中共无时无刻不在制造谎言和维持谎言中生存,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掩盖,就像这次铁链女事件,五次官方通告,次次不同,真是难为了徐州政府了。

铁链女又一次让人看到了中共之恶,再一次深刻揭示了共产党的伟光正是何其的可笑。看到今天的铁链女,我想不少人会再一次发出心声:好想回到“万恶”的旧社会。可现在直面现实,很多人和铁链女的距离也许只是一记闷棍。

4、抗疫之假,敛财之真

2020年疫情爆发,2月1日腾讯制作的疫情地图,全国确诊人数为154,023人,死亡24,589人,第二天旋即被修改为确诊14,446人,死亡为304人,很多地方确诊数字涨到35就戛然而止。疫情大潮吞没了很多在中共国连数字都算不上的人。

台湾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说,中共对疫情的控制,其实没有真正有效的对策,强制性的核酸检测,是在为卖试剂的企业在创造营收。

2022年中国8家A股“新冠检测企业”公布2021年业绩预告,利润惊人。此前,网传哈佛学者黄万盛的一段录音,揭露中共权贵集团借疫情敛财,所谓的全员核酸检测和强制疫苗接种,背后牵涉巨大利益。不怪百姓都觉得愚蠢的群聚全员检测,中共动不动就来几轮。

在录音中,黄万盛还表示,西方国家发现,奥密克戎变种病毒虽然传播性强,但只感染上呼吸道,后果比较轻微,正是一个实现群体自然免疫的机会,因此在逐渐放开社会。但中共做法与此相反。

他说:“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在用(中共)这种方式在进行免疫,这种免疫实际上是给利益集团输送利益。包括现在这个疫苗,强行打疫苗,三针四针都要去打,都是跟后面的利益集团有关系。”

据报导,研发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的中国科兴生物公司,2021年上半年销售额达11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暴增162倍。

北京大学教授李玲曾公开表示,2020年中国抗疫产生的经济收益高达67万亿元人民币。

录音在网络传出后,黄万盛本人没有对此做出回应。但北京媒体人高瑜2月10日在推特贴出一张聊天截图显示,黄万盛表示已经做好了坐牢的准备。

逃到美国的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多次爆料武汉病毒实验室及这次病毒作为生物武器的特点及中共的阴谋。

新冠病毒起到了生物武器的作用,成功打乱了世界的秩序,在大陆利用人的仇恨心理甩锅美国,甩锅世界,凝聚了愚民的民族情绪,真是一举多得。但终究人算不如天算。咱们拭目以待,看清中共必遭清理的天意如何实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