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欧洲法会】用讲话的方式救人

更新: 2022年09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一日】师父说:“有的人就是通过讲话来做工作。”[1]很长时间我都觉的用讲话来做工作的人好像不多,其实从一九九九年迫害以来我就经常用讲话的方式在工作、做救人的事。例如,在真相点讲真相,对中国人劝三退,征签,做中文大纪元广告销售,神韵卖票点,神韵商品,德文大纪元的客户服务,都是用讲话来工作。主要对象是西方人。

一、讲清真相不追求结果但不能没有结果

师父要求我们的是讲清真相,而不只是讲讲真相、发发传单。如何讲清真相,我觉得注重清除自身的党文化因素很重要。

因为来自共产中国,从小潜移默化接受党文化灌输,有些党文化思维方式和行为已成为不自觉的习惯,它也阻碍我对法的清醒认识。唯有清除思想中这些因素,才能真正理解法的深层内涵。多年来,利用做饭、吃饭、做家务等时间我将《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每本书都读或听音频十几遍。这也帮助我更加了解共产主义在西方的表现形式,以便给西方人讲清真相。

Advertisement

我要求自己不论做什么项目,对自己应该有更高要求,要在修炼上不断的升华,达到法在不同层次对我的要求。在真相点不只满足于发出去了几个传单,而是尽量要让路人在征签表上签名。不追求结果但不能没有结果。

我对德国人常见的问题想出一个个简单而有力的回答方式;如果没有回答好的问题,过后我都会去思考,应该怎样更好的在这点上讲的更好。

不轻易错过能有缘和我交谈的每一个人。一次我给一个人讲真相,他很认同。但递给他征签板签名时,他就开始说他对中国的各种认识,把话题扯开了。我又把话题扯回来。交谈过程中,我时不时的请他签名,因为他对中共还是有比较清醒的认识。问了他三、四次,他都把话题扯开了。我想今天我不会放弃你的,和他说了半个多小时后,我终于让他在解体中共征签表签了名。签完后我马上和他道别,去找下一个人了。

有一次,我给了一位知识份子模样的人一些资料后,他把手中资料还给我说反正没时间看,然后他却看着一个有关活摘器官的展板在笑,一副奇怪的表情。我立刻明白他的想法了。我看着他礼貌但又非常直接的问道,您认为这是阴谋论吧?没等他回答我接着说,你的怀疑我理解,因为活摘器官太邪恶了,是魔鬼的行为,超出了人的想象力,但它却是事实。间接的证据证明活摘器官是存在的,比如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后光是器官移植中心就建立一百多个。主流媒体和各国政府对这场涉及上亿人的迫害,装聋作哑,所以您不可能从你熟悉的媒体上了解到这些信息。站在这里的都是法轮功修炼者,每人都有自己的工作,用自己的业余时间站在这里,自己拿钱印报纸,就是要揭露中共灭绝人性的罪恶。

听了我的话,他好像明白了。他毕恭毕敬的伸出双手对我说:请你把这些资料给我吧,我回去一定仔细读一读。接着我告诉了他德文大纪元的网站和《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希望他了解更多的真相。

对那些说法轮功是某教的人,我总是轻松而简单的回答一句,这是中共说的。几乎是100%的人听到这句话都不再坚持他的观点。是啊,中共臭名昭著,他怎么会愿意说和中共谎言一样的话呢?

有人不敢签名,或说签了名也没用,或怕上黑名单将来去不了中国。我说,你这样说中共很高兴;你可别认为中国发生的事和我们无关,你看这次中共病毒全世界流行已经影响到西方人的经济,生活及健康了吧?中共的存在是世界的灾难。这时大多数人也都会签名。

师父说:“众神在我正法的早期就定下了这样一条,叫这个邪党无论什么目地它干的什么事结果都是在帮我与大法弟子。所以中共邪党想要干什么坏事,它只要一干就是个败事、丑事。”[2]

我发现,不论讲什么话题都往揭露中共的邪恶上引,就很容易讲清真相。因为师父和众神已经铺好了路。因为宇宙中已经定好了中共的灭亡,因为这就是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利器。

二、让众生对大法弟子生出敬仰的心

二零二一年中一位西人同修打电话给我,说德文大纪元要出报纸,需要人做客户服务,我当时拒绝了,因为中共病毒蔓延期间,我开始为中文大纪元总部的一个油管音频频道做播音,并为其它几个项目做录音。我很愿意继续做下去。因为以前为中文大纪元报纸和杂志拉广告时,绝大多数广告客户我都没见过,都是靠打电话做成的,所以我一直认为声音就是我的法器。既然有大法项目需要,我不能以我的喜好来决定做什么,不能自己给自己安排修炼的路,所以接手了这项工作。

难度是,德文不是我的母语,我学的专业也不是德文。我的任务一是帮助那些退订的客户继续订阅,二是把订报后又将报费抽回的订户的钱从新拿回来。因为我是主动打电话给客户,这和他打电话進来要订报纸的氛围是很不同的。有时电话一通,有人就盘问我从哪里得到他的号码;有的说退订了,没啥好说了;有的说你打扰到我了;还有的说,你再打电话我就报警了。还有的刚听我说是大纪元就挂电话,再打不接了,因为他知道他没付钱。

我最头痛的是写邮件,因为对那些不交钱的订户需要留下文字记录,以备将来要走法律程序时用。要用德文把这么复杂的事情写清楚,还要让订户读出份量,理解到如果不付钱会有麻烦,实在不易。我认为自己不行,不是学德文专业的。每次要写什么心里就纠结。现在有个德国同修每次都能很及时的帮我修改邮件,弥补了我的弱点。

本来客户退订我想让他续订,或他没交钱我要让他交钱,一般都不容易是件愉快的事。有时因为工作的操作方式和客户之间发生误解,客户不是很满意时,我都会尽量用轻松愉快的方式对话,或开个玩笑,将不愉快的气氛转变,直到最后我们都哈哈大笑着结束谈话。我希望无论客户是否继续订报,都不要让他们对媒体产生负面想法。

我想,和每个众生接触的机会,也许只有一次,应该珍惜碰到的每个订户,珍惜这个能够给他们讲真相的机会。

虽然是和西方订户打交道,但我经常听电话组同修劝退的录音、听明慧广播。同修在劝退过程中的正念和智慧,从不同的角度讲真相的思路对我都很有帮助。

对那些退订的客户,我要找出客户的心结,从言语之间判断什么是退订的真正原因。客户退订的理由大多是没时间读报,对这样的电话我的切入点就是作为独立媒体,报道真相让更多的人知道对我们很重要。激发他的正义感。客户会说你提醒了我,我还是续订,支持你们。这时没时间的人也有时间了。

大法弟子在人间证实法,就是大法在世间的表现之一。应该让众生对大法弟子生出敬仰的心。我使用的语言简单,像是聊家常。事先想好碰到什么情况怎么讲,引发他们思考。比如,油管无理的关闭了大纪元的频道,这件事几乎是我每次和客户通话都会讲的,想让他明白,在德国社会也会发生内容审查,而他的订阅是把钱直接交给他信任的媒体,不通过科技大公司。有些客户就明白了,说那我出于支持再接着订。有个订户是开冰激凌咖啡店的,冬天是关门的。他本人不读报,只是给店里的客人看。听完我的话马上说他续订,而那时是冬天。

德文大纪元的订户大多都是崇尚传统文化及理念的,很多都是信神或相信有超自然能力的存在。这时和他们讲话我会根据情况稍微讲的高一点。有时又不便讲的太高。很神奇的是,有一天这些话竟然从常人的嘴里说出来,一个订户告诉我,她认为这段时间是人类在消业,神在看着人在此时的作为,并说虽然新冠疫情带来了很多痛苦,钱没了,工作没了,她认为一切都会过去。此后当我需要时,我会说我们的客户这样说,我觉得很有道理,你说是吗?

在谈话中我会适时告诉订户神韵和法轮功。开始我还有点担心效果不好,结果每个我讲到的人都追问,你刚才说的法轮功或神韵是怎么拼写的,并让我发相关链接。是啊,好不容易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大法弟子告诉了他们等待已久的大法,众生的另一面是很明白的。

在电话结束前常常有客户说,谢谢和你的这次有趣的对话,或者和您谈话对我很有帮助;或和您的谈话真是鼓舞人心啊,等等。每当听到这些我都会替客户高兴。

三、信师信法,意念指挥功能做事

在做神韵产品的销售时,我发现了我还存在没有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的问题。当我第一天在剧院做销售的时候,那天几乎很少有人走到我的展位前来和我说话,我很沮丧,觉得可能是因为我修炼的不够好,我的场不吸引人吧。后来我意识到,我这是不相信我自己还是不相信师父呢?一个修炼了二十六年的老大法弟子,难道观众看见我就跑吗?这个表面看上去是在向内找的想法,其实暴露出我对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能力的怀疑,对大法在世间的威力的怀疑。所以碰到一点困难就产生负面想法,不敢挑战自己去做那些难度较高的事情,不敢去接受超出自己人中能力的事情。那天晚上我想,柏林演出还有11场,我必须迅速改变这个状态。

师父说:“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1]。

我知道修炼人的一念就能决定事情的结果,虽然是我人的一面在和众生说话,难道不是我的功能也在起作用吗?第二天我在观众進场后,微微的想象了一下打开我的能量场。就这么个微小的转变,就出现了转机,从第二天开始无论是《转法轮》书籍还是神韵商品都能轻松售出。

多年来无论是真相点,打电话,卖神韵票,打电话给客户,情况是千变万化的,对方的思想也是千变万化的。但我经常会惊讶的发现我在适当的场合,适当的时间,不知怎么就说出了一句打动对方的很有份量的话,使得情况发生转变。而这句话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却在这个关头冒出来。常人有句话叫“如有神助”,我这里是千真万确,是师父的加持才有了这个结果。

神韵在德国的最后一场演出,有位女士演出终场后到神韵商品的展位来,说她练气功。她翻看着德文《转法轮》书问,这个功法的创始人在世吗?某个词让她一听就想到要控制人的什么组织,她可不想被控制,等等。我说这是翻译,中文的这个字可不会让人有这种联想,而且德文的这个字本身也没有那个意思,是因为有人用了它做了那样的事,才让你产生这种联想。她又说,我不愿意有人告诉我你非要这样做、那样做。我说:那你去少林寺学武功不也得老师告诉你怎么做吗?再说真要想控制人必须是在一个被封闭的、不能和外人接触的环境中才会发生,这里你想会有人能控制你吗?她又问,那为什么都穿一样的衣服呢。她又问了几个问题之后歉意的说,她只是好奇,所以问了这么多。这时我说,你能直接阅读法轮功创始人的著作多有福气,不像其它气功,读和学的可能是徒弟的徒弟的徒弟写的书,早就面目皆非了。就像我们并不知道释迦牟尼、耶稣当时到底说了什么,是吧?说到这里她的妈妈在旁边满脸灿烂的笑容看着我,好像很感激我似的。最后这位女士买了《转法轮》书,满意的走了。

她是我在德国神韵演出的最后城市的最后一场接待的最后一个观众。她的问题全程我基本都是对答如流,非常平和,感到是师父的加持,打开了智慧。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2022年9月欧洲法会稿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