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炼法轮功 皮肤恢复正常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一日】二零二二年八月中旬,我去参加同学聚会。十一点多钟,正吃饭,突然我两肋奇痒无比,我第一念是:糟了,过敏了。紧接着,奇痒蹿遍整个上身,全身是密密麻麻的红疙瘩。下午四点钟后,手心、脚心也一样,又痒又疼。

这时,我想起了自己是炼功人,也想起了师父的相关法理,知道是假相,我就用各种办法否定它、战胜它,又打坐。十多分钟后,就不痒了,腹部的红疙瘩消失了,背上还有一小点。

这不由让我想起了一位同学。今年六月份,我见到她,她整个脸浮肿,颜色灰黑、开裂、糜烂。原来是因为半年前,她打第二针疫苗惹的祸,医生诊断疫苗所致,要她不能再打第三针疫苗了,并给她开出了证明。她天天打针吃药、化妆品保养治疗,一下轻、一下重的,花了不少钱。

Advertisement

想起了这些,我第二天就来到了这位同学家。看到她整个脸在脱皮,还是黑灰色,额头上还有裂纹,不能见太阳,一见太阳,皮肤就开裂,出门得遮盖严实。

我就叫她跟我一起炼功。很奇特的,刚开始,教她炼第一套功法,才十五分钟左右,她就一直放屁不停,她很不好意思了。我安慰她是好事,正常的,没事的。

炼第二套功法抱轮的时候,她两手发麻,有气的感觉,总共教她炼了四套功法。

第二天,我起床后,发现她脸上的皮全脱了,恢复了正常的肤色,只有额头上皮退了,色还没变。

到下午四点左右,做饭时,我的两手腕突然起小红点,很快,我们眼睛看着它一颗一颗的向上跳蹿,十多分钟,就整双手蹿满,接着腹部全是。她说是湿疹、冷饭疙瘩等,认为明天这个时候,还会这样的,忙着找药给我。

这回,我有正念了,否定了她所说的。我不慌不忙告诉她:吃完饭后,一炼功,就好了。她不信。

真的,饭后我们一起炼功,四套功法炼完后,我好了。她服了,但还是坚持说,明天这时一定会起。结果第二天也没起。她又说,我得跟你回家,看看明天会不会起。结果,第二天也没起,她说:我真服了,你们这功真神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