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参加天国乐团五年多中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22年09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天国乐团成立之初,在看过两次游行,感受到那强大的气势,深受震撼,我就萌生加入乐团的意愿。多年后真正拿起乐器练习时,又是一条艰难之路。后来才知是另一层次修炼的开始。

1、突破自身业力、思想观念阻碍成为乐团团员

五线谱对我是陌生的,背谱更是难事,还有游行时需长时间的吹奏。我能做到吗?这都很难,全然没有信心。转念一想台湾有许多年长多岁的同修,他们能行,我也行。就凭这一念,毅然下定决心,找老师学习并勤加练习。

Advertisement

开始拿起乐器练习时,左腿膝盖常疼痛的无法久站。而平常时间行动正常,即使参加游行也没任何影响。深知这是干扰但也是自身业力作用,在消业力同时继续坚持乐器的练习。终于在二零一七年六月成为正式团员。

2、吃苦消业提升境界

天国乐团的纪律、精神面貌,有一定的标准与层次,达到要求才能成为其成员。通过考试后的首次出团,身着古装于其他同修看来轻松自如,于我却是过关及身体承受的开始。因为靴子并非量身订制,外观非常瘦窄美丽却卡住了双足无法动弹。每次出团前一周,天天用绷带裹住双脚挤入靴中。 疼痛中持续两小时行走同时学法,增加适应,确保能顺利完成游行。

如此撑过了一次次身着古装的游行,直至第三年才渐渐轻松了。看到同修能在整个游行过程中穿着靴子自如的走,好生羡慕。心中了解同修已经过多年的付出,早已消去许多业力。心中也清楚这是在消自身的业力,提升自己以符合天国乐团的层次。 达到层次的标准一切也就顺畅容易些了。

3、参加香港游行

修炼二十多年,参加无数活动及游行,从未如天国乐团在香港游行的经验,身体承受,体力消耗,意志力的坚持,的确不容易。

◎ 克服万难参加首次香港游行

二零一七年预定带小同修参加五月第一次香港天国乐团游行,之后直接赴美参加法会。 但是状况来了:

状况一、搭机前两天,小同修扭伤脚踝无法行走,坐着轮椅上飞机。

机上服务员说:去买个拐杖吧!上次我跟她一样扭到脚,两个月才恢复。我们一笑置之。心想那不是我们的状态。出了香港机场,拖着行李,带着单脚跳跃的小同修乘火车、换出租车,抵达同学在三楼的家。正为难次日的游行,如何安排小同修,同学说她周日不出去可帮忙照顾。太感谢了!

状况二、皮带忘了带。在全然陌生的香港带着不能行动的小同修,无法外出。参加游行,只能借了条皮带将就了。

状况三、原本不合脚的皮鞋被当垃圾丢掉了。却拾到一双更适合、舒适的黑皮鞋。解决了影响游行的根本问题。

这次行程是个人行动,一切路线自己安排。心里本就不稳定,说来轻松,但整个过程中受环境限制什么都做不了,只有焦虑、担心,尤其临走前发现鞋子被丢掉真如巨雷轰顶,令人不知所措。但心中始终抱持着我要去参加游行一念。感谢师尊加持,化解一切干扰。弟子得以顺利首次参加天国乐团的香港游行。

看似干扰重重,其实是在考验干扰时的正念正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首次香港游行,突破之前的干扰,游行很顺利,是师尊的加持鼓励吧!

第二次就来真的了,行進一半脚底疼痛,休息时察觉磨出三个水泡,接下来的游行就是一步一疼挨到终点。

再一次行進半途,觉的很累坚持不住想退出,身上没带钱又不认识路,即使退出也必须自己走到终点。 唯有咬着牙往前走。感觉奇怪的是虽然身体疲惫但每首曲子音量依然如常。

尤其是二零一九七月一日大游行,从集合到结束时间长达七小时,身体支撑几乎到极限了,结束时真想随地坐下。若不是身着乐团制服,必须维护大法弟子的尊严,再难也得坚持回住处。

香港游行是正邪大战,每次都是全身心投入,丝毫不敢放松。虎口救人,没有一次是轻松的。

4、排除思想业力干扰,提升自我,继续走天国乐团救众生的路

参加香港游行,也有做的不到位之处。二零一八年五月的游行,我因体力不支半途退出游行,当时心中极受挫折,心生一念:这不有损大法弟子形象吗?以后还能再参加天国乐团吗?不如退出吧!当时这退出的一念,是自己身体在消业被干扰状态下生出的人心,是思想业力的阻挡干扰。

结束后回到车上,喝了口水缓了过来,心想:没什么,这次没做好,下次再来。车到机场,我心中已决定一定参加下次游行,正念出来了。回到悉尼,立即就订了下次香港游行的机票。

我明白,这次的状态不能再发生。参加香港游行,一是体力要加强,二是更需有强大的正念。当身体疲累时,强大的正念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那如何加强正念呢?我想到,自己平日学法因时间充裕,并没自我严格要求,一讲法常分两三次学,久而久之,坚持力度也松了一半。自此,我每天到附近公园边走边学法,中间不休息。刚开始时,考验就来了,腿疼的受不了,我坚持忍痛完成学法,回到家才休息。学法时天天腿疼,约两个月后才减轻,这种行走学法一直维持到更换了居住环境为止。我感觉到自己身体对不舒服疼痛的忍受力提高了,对该做之事的坚持力也增强了。接下来的香港游行一切顺利,没有遗憾。

5、扩大容量,突破困难参加每周团练

二零一九年五月,我移居到离悉尼以西200公里的一个小城,从居住地往返悉尼火车班次不多,除首末班次为火车直达外,其它班次需巴士连接。

当日最早6点多火车抵达悉尼中央火车站已近10点,再转往分部练习处,排练也要结束了。下午参加全体排练后再赶车回去。体力消耗,时间支出都很大。最初就是这个状况。

每次排练,我都花费八、九个小时往返于路上,还是来不及参加早上声部排练,而且每周跟长笛老师上课也安排不了,我想。这状况不论是干扰或是考验都是必须突破的关。那就周六过来,跟老师上长笛课后,搭车至同修家借住。周日一起参加声部及全团排练,其中不便的是出入都得同修帮忙接送,很是增加麻烦。后来,我发现市中心火车站前的旅馆,是个极好的中转处。对周六长笛课及乐团的排练交通方便了。至如今更有极佳居处,每周的往返雪梨如同度假,火车沿途美景欣赏是一大乐事,学法、炼功不曾耽误。

6、珍惜、把握每一次团练及出团的机会

师父说:“你们在纽约游行的时候,站在外边的人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你知道观众说什么吗?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观众,他说:他们在救全世界的人。”[2]

我明白,天国乐团的使命就是在救度众生。即使是平时的团练,大法弟子的乐音也在清理环境,洗涤人心。其实,想安排几位同修找个合适的时间地方也都不容易,何况一个乐团?需整体的共识配合才能促成每次排练的顺利完成。

一个团员的成长、成就,的确很不容易。多少年的修炼,技术努力的進步达到一定水平才能具备出团的资格。每次活动众生的聚集,社会环境,地利,天时等等,各种因缘条件具备了,方能有一个出团的机会。这不是师尊的安排、造就出一个救度众生的机会吗?怎能不好好把握呢?

有同修交流:一天少炼一套功法,一年就少炼365套功法。很警醒人!机会过去就过去了,即使以后都掌握住了,但失去的永远没有了。过了这村没有这个店!乐团活动没有重要或不重要,只有整体配合,重视或不重视。

7、提升音乐技术及音乐内涵的表现

◎ 学而后知不足 不足中求進步

有乐团团员问我:乐团成员仍需要找老师学吗?

刚成为正式团员时,我也是如是想:自认整个曲子能吹下来,通过考试了。虽然我吹的不理想,但只要多练练就会進步,就能更好,并不觉的需要找老师学,既然是乐团规定就依规定找老师学吧。

当时以为:只要吹出音符 高低音对节拍对就是全部了。那时认识就如此粗浅。

当时一个新曲子发下来,疏忽了练习,在团练时,经常因错音、爆音,音准等问题常常导致全团停下重来,我也是拖累整体的一份子。

慢慢认识到团练或分部练习是整体配合,团练中更加知道乐曲表现及声部的和谐配合,而不是来熟悉练习新曲目地,个人应在家把自己的部份练习的正确、熟练。

现在回想起来,开始学习时老师教的一定很无奈吧!口型、位置、运气、手指都要纠正,十几分钟还无法吹出正确的音来。这样一节节课下来,進程很慢,我也不急,反正按规定上课。当学完一个小進度,心想这个教完了,后面还有什么教的吗?那时对音乐的认识真的很浅白。

下节课老师又讲了些我不知道的,继续很认真的一边录影一边上课。上课是认真的,两、三年就如此慢慢的学,也没真正用心的体会老师所教授的内涵。疫情原因各地封锁后,我在家按部就班的练习。

这样经过正规的学习、不断练习积累,真能感受到音色的改变,稍能体会到如何掌握曲子的表现。

这几年的课程,从口型、长笛摆放位置、运气、运舌,手指指法,手指与运气配合,由最初的节拍,音阶,整个曲子的完成,到每一个乐句的表现,再至音与音之间的连接。老师教授一层一层愈来愈细致,愈深入,我才了解到乐音的表现是无止境的。骤然发现,在老师不厌其烦谆谆教诲中,当初自己粗糙不堪的音乐结构中的一砖一瓦已被全部替换掉了。我感受到在不断正规学习中,演奏水平有了一个小小层次的提高。

◎ 破除旧观念,正确学习也是修炼

一位大约和我同时跟老师学的小朋友,已准备考八级了。我和她的学习進度差异如此大,为何?自问每天练习时间也不少,对课程比小朋友应更能理解,一直不解为何小朋友总是学的比成人快?

音乐老师说:成人学习要克服的最大问题就是旧观念。当时我心想,这是我首次找老师学长笛,应没有旧的习气。再细想:几十年听了、唱了、或从其它乐器中不知玩了多少歌曲、乐曲。而没有正确的学习过,那喜好的、自以为是的东西全進来了。今天要学好长笛是为救众生用的。那自身以前积累的这些杂乱不对的信息就得被替换掉,形成的业力也要被清除。它们也不愿意,所以一直在干扰着我的学习。

音准音色是每节课固定的重要部份,可我总是无法自我判断音的正确与否?慢慢的,在不断学习中,一点点的积累中,在练习时我更多能想起老师吹奏的音了。仿佛思维中被阻塞的通道,一步步被疏通打开了。旧观念的东西逐步的被清除了。反应在学习上:老师一直反复教授的,之前没注意或不在意处,现在有深一层的理解,吹奏更能掌握了。细思量这就是几十年养成自以为是的观念,旧观念都是阻碍。

我理解,要走好以音乐形式救人并不容易。救人的力度与每个人对使命的认知,所持的态度,参与的程度,技术提升的進度相互关连。

在技术提升上:不断学习,反复练习,重复修正,困顿挫折中摸索、体会,在过程中包含着坚持力、忍受力,同时要破除环境中层层干扰,就是修炼过程。这是一条持续并坚持不懈提升的修炼之路。

参加天国乐团是荣耀的,也背负着巨大的使命与责任。大法弟子为顶天独尊的神,护持着宇宙中的正因素。身为乐团的分子,即使音乐天赋有限,也具有一定成度的音乐素养。或许不能完全表现出乐曲的色彩,但只要努力,至少我们能在整体乐音的和谐、精神面貌、阵容壮观上起到正面作用,成为乐团的正因素。

回首在乐团五年多的路程,自问在精神面貌及音乐技术仍有极大提升空间,但是心中是踏实的,这个项目既然是自己选择,是责任也是义务,就要用心的走下去,尽量做的更好。

个人认识,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