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堂哥善待法轮功得福报

更新: 2022年09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有一位堂哥,今年五十八岁。他为人正直,讲义气。堂哥虽然文化程度是小学肄业,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总是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堂哥及亲朋好友明白法轮功真相、做“三退”后得到了福报。

堂哥前半生命运不济,大半辈子都在城市夹缝里生存。堂哥出生在六十年代,孩童时代是在那场“文化大革命”浩劫中度过的。堂哥的母亲在中共搞的“四清”政治运动中遭到迫害,城市户口被注销,被“下放”到农村老家。可是当时在农村老家同样没有房子。堂哥一家人就在市里租借了一间不到二十米的窝棚。赶上天降大雨的时候,外面的雨水就灌進屋子里,屋里地面的鞋子就在水面上飘着。从此一家五口人蜗居在都市的贫民窟里。靠堂哥的父亲一人挣的工资勉强维持全家的生活。堂哥小学没念完就辍学了。堂哥十几岁就在社会上闯荡,患难中结交了许多“把兄弟”。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到九十年代,堂哥虽然成家立业了,但是堂哥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产权房,一家人主要靠租房子住。堂哥和堂嫂结婚时,是借用了别人家的房子举行的婚礼。在艰难的岁月中,堂哥的母亲及姐姐相继在忧郁中离世。

一直到了二十世纪,堂哥的命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运气向好。 堂哥有了属于自己的大产权房,而且养老的后顾之忧得以解决。这一切都出乎人们的意料。是什么原因让堂哥的命运峰回路转了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泽民利用中共这台整人的机器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堂哥对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同情。他说:“像你们这样一群修佛的善良人,共产党都不放过,又要搞文革呀。共产党最坏了!”我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原来工作单位开除了。见我生活困难,他就出手相帮,送给我一些衣物等生活用品;到了敏感时期,为了我的人身安全,他又让我暂时住在他家。那时,我采取邮寄真相信的方式,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他和堂妹帮助我邮寄。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下午,中共在天安门广场上演了一场自编自导的自焚伪案,并栽赃诬陷给法轮功。堂哥看了央视“焦点访谈”后,也差点被那“谎谈”欺骗。他对我说:“我开始还为那几个自焚参与者‘叫好’呢!后来我仔细的一想,这不对呀!这里面在捣什么鬼吧?”当他听我分析完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后,他气愤的说道:“共产党最坏了!连我这个‘铁杆’(坚决不信共产党的人),都差点上了它的当!”他在与亲朋好友聚会时,常提起“天安门自焚”真相,并谴责这场邪恶的迫害。

在二零零二年春季,在堂哥的老家,有一位做生意的人。这位生意人想把自己的一座独门独院的住宅转让、出售。这座独门独院的住宅地理位置好。当时至少有三户人家看中了这所住宅,三户人家都想得到它,各自提出各自的理由,大家争执不下。最后,由当地街道办事处出面做公证,决定采取抓阄儿(即从预先做好记号的若干纸卷中抽取一个)的办法来决定这所住宅的归属。结果,在抓阄儿仪式上,这所住宅正巧被堂哥“抓”到手了,堂哥通过抓阄的方式获得了这所住宅的所有权。就这样他买了这所住宅。虽然是一座平房,但毕竟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安乐窝。从此,堂哥一家结束了流离颠沛的生活。

挣扎着活了大半辈子的堂哥,终于苦尽甘来,看到了希望。他说,我这是沾了法轮功的光。善待“法轮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当堂哥听说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鸣冤却遭到酷刑折磨时,他很同情高智晟律师的遭遇。他叹息道:“那完了!共产党没法治(制),没人性。我早就说过:‘共产党’最坏了!”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堂哥阅读了此书,这使他彻底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为此,堂哥还特意邀请了他的一位“把兄弟”来我家里做客。按堂哥的话讲,就是大家聚在一起来“盘(仔细查究)道”。谈话间,我了解到这位“把兄弟”现在已经下海经商。他的家庭背景比较特殊。其父亲在一九四九年以前曾经是国民党部队里的一名军官,而其岳父曾在中共部队里任职。我们仨聊起《九评共产党》这本奇书。这位“把兄弟”说,我知道《九评》里阐述的都是事实。其父亲告诉过他,在国民党部队里,当官的与士兵吃的伙食是一样的,伙食标准是一样的。而其岳父也跟他讲过,在共产党部队里伙食是分等级,越是官位级别高的吃的伙食越好。

这位“把兄弟”还告诉我,他几年前曾经去过西藏,在那里,他亲眼看到过一位修佛的人,身体从床上慢慢飘起来,飘到半空中。那画面让他记忆犹新、难以忘怀。因此,他相信法轮功是一个很好的修炼功法。就这样,我们三人坐在一起聊了大半天的时间,大家聊得很开心,很投缘。从那以后,这位“把兄弟”的生意做得愈来愈顺利。

二零零四年底,退党大潮开始了。堂哥让我给堂嫂及女儿做了“三退”(即退出党、团、队组织)。堂妹一家人在堂哥的影响下也顺利做了“三退”。堂哥全家明真相,做三退,从此时来运转,好运连连!

二零零九年,堂哥的老家,要被开发商占地拆迁。堂哥购买的那所住宅也属被拆迁之列。因为住宅的地理位置好,拆迁后,堂哥一家因此获得一笔可观的拆迁补偿款。堂哥用这笔补偿款廉价购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楼房。不仅如此,他还无偿出资,帮助堂妹一家也购买了一套房。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出版了,我赠送给堂哥一本。他高兴的接过来,铿锵有力的重复着那句话:“共产党最坏了。”

二零二零年过大年时, “中共病毒”在武汉爆发。我告诉堂哥一家人,不必恐慌,疫情是冲着那些恶党坏人而来的。只要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党,就能平安躲过劫难。堂哥一家人一致点头赞同,都记住了这保命的妙方。

新年到来之际,我送给堂哥一幅法轮功真相年历。他毕恭毕敬的接过来并挂在了墙上。这幅年历挂在墙上后,把家里照得四壁生辉。

如今,堂哥的女儿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接着,堂哥的女儿喜结良缘,找到了自己满意的对象,现已经结婚成家。堂哥、堂嫂身体健康,心情舒畅,全家人其乐融融。

堂哥坚信,法轮大法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福份,他们憧憬着幸福的明天,未来会更美好!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