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疫情之谜:百年迷障的延续

更新: 2023年01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一月十六日】疫苗是个争论性很大的问题,很多人说它既能减少染疫、防止重症,同时又不是完全有效,还有不明的副作用。好处与坏处,哪一个更大,是许多人在争论的一个焦点。也有很多人不参与争论,但却在观察身边的事实。有位大学毕业一年多的西人女生说,我家只有我妈妈打了疫苗,结果也只有她感染了新冠,发烧,身体疼痛,在家休息;后来她把病毒传染给了我的父亲;而我,没打疫苗,也没被传染。

近日有美国媒体发文,说要暂停疫苗加强针,对现有数据进行分析,看到底是好处多还是坏处多。

在很多中国人眼里,中国大陆现在是“一个国家,两个世界”,即,如果眼睛在医院,会觉得疫情严重得不得了;如果在大街上,发现车水马龙,景点人山人海,闹市人头攒动,一切似乎恢复了正常。

共产党想的是,让老百姓自生自灭两三个月,就算死亡几百万上千万人,也对社会没有什么人人惊心的震荡。目前中国有近10亿人感染,就算有1000万人死亡,死亡率也就是1%,所以很多大陆人现在很乐观。海外媒体着眼在医院,觉得大陆疫情严重;可当他们转眼看街头、闹市、景点,中国到处人山人海的,又觉得中国人生活好像恢复了正常。

然而,这些恰好是中共给海外设置的迷障,和给中国人多年洗脑的成效。在人命问题上,中国人的眼睛重点得放在看家人、看亲友和身边熟识的人,因为比看电视、看路人更容易得到货真价实的信息。为什么这么说呢?

中国人口多,从六亿、七亿、十亿到十四亿,二零二二年中国稳居世界人口最多的榜首。人口多,死一个小百分比的“路人”,人眼很难看出来。

例如,“公私合营”和“土改”,死了多少业主和乡绅,几十年过去了,很多人仍浑然不觉。“大跃进”之后的大饥荒死了几千万人,北京街头看不出来。“文革”死了多少“臭老九”、“走资派”、“叛徒”、“反革命”,报纸上看不出来。二零零三年,萨斯让中国死了多少人,上海街头看不出来。江泽民下令放开手活摘器官,杀死了多少法轮功修炼者,医院知道,医生知道,而老百姓浑然不觉,直到自家的孩子失踪了,才开始拼命打听。

又如,“文革“后多少出尽风头的肇事者被拉去边疆枪毙,世人浑然不觉,因为大街上多一个陌生人少一个陌生人没人在意;政府机关的办公楼里,当权者走了一波又来一批,走的那波如何了结的,事不关己,人们不会过多地去在意。

再说眼前的大瘟疫,死了多少人,死因是什么,从死亡证书上看不出来,甚至连很多死者的家属都觉得死了也正常、死了就死了,火化、销掉户口,活人的日子继续过。

对整个中国来说,中共搞运动整死数百万几千万人,都是全国人口的一个小百分比;死多少人,剩下的人都是大百分比。七十多年以来,每一个残酷无情的非正常死亡率,都未改变“中国是人口大国”的事实。陌生人的生死,民众无法知晓真正的信息,知晓了也做不了什么,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成了中共洗脑的“驯服羔羊”、“忠实受众”。

人的命,连个数字都不是。自己的命,只有一条。活着才能做活着的人想做和该做的事、爱自己想爱和该爱的人,而死了,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灰飞烟灭了吗?千百年来,世界上各民族都相信天堂和地狱,要求自己做一个善良的好人,对家庭和社会负责。即使到今天,世界上相信天堂和地狱的人所占比例依然不低。一九四九年以后开始上学和四九年以后才出生的中国人,真的都不相信天堂和地狱的存在吗?

中国古老的智慧,认为瘟疫是社会整体的业力太大所致,瘟神不误伤无辜,也不会漏过谁。疫苗和死亡的真相,众人有着难以排除的心结和迷障,因为科学有很多局限,商家有很多利益,现在的中国人有很多被中共灌输的观念。

疫情中的迷障,是中国人百年迷障的延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