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病毒——进化论的黑洞

更新: 2023年01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一月十六日】进化论假说从未逾越自己的障碍,从它一开始诞生就遇到了难以克服的挑战。

进化论无法自圆其说的案例

比如,它无法解释长颈鹿的脖子是如何进化来的。如果说鹿将地上的草吃完了,为了适应生存环境,不得不抬头吃树上的叶子而使脖子“进化”的那么长,那为什么山羊就没有“进化”成长颈羊呢?

再比如,昆虫的翅膀每秒可扇动200-1000次,构造精细、轻薄、韧性极高,系统“配置”也非常完美;丰富的肌肉群、发达的神经系统、“定位导航”系统,符合空气动力学的外形和动作等等,人类目前的任何飞行器都赶不上。最古老的类似衣鱼的原始昆虫,约4亿年前出现在泥盆纪早期。在大约2.95至3.55亿年前的石炭纪时期,有翅昆虫大量出现,那时昆虫的翅膀就与现代昆虫相差无几。昆虫只用了几千万年的时间就到了现在这个飞行水平,这与进化论中生命从低级进化到高级状态需要非常漫长时间的假说是相矛盾的。

进化论本身漏洞百出,当初达尔文把它拿出来时不免胆胆突突。比如他无法解释开花植物的起源,称之为“讨厌的谜题”。他在《物种起源》里说:“眼睛有调节焦距、允许不同采光量和纠正球面象差和色差的无与伦比的设计。我坦白地承认,认为眼睛是通过自然选择而形成的假说似乎是荒谬可笑的。”《物种起源》发表以后,他坦诚道,“到目前为止,每次想到眼睛,我都感到震骇。”

病毒是生命吗

病毒是生命吗?这个问题成了科学家们烫手的山芋。病毒的结构非常简单,是由蛋白质包裹的DNA/RNA核酸分子。1935年,美国生化学家Wendell M.Stanley和他的同事们提纯获得了烟草花叶病毒,人们才第一次见到了病毒的真面目,并发现病毒没有细胞中用于代谢和生存所需的核糖体、线粒体、叶绿体等细胞器。

病毒进入细胞被激活时,虽然可以利用细胞里的各种细胞器和生化原料来复制自己的核酸分子和蛋白外壳,但病毒无法自行表现出生命现象,无法脱离细胞宿主进行独立生长和复制,因此学界对病毒是否是生命、是否是一种生物,存在争议。事实上,病毒学被归为微生物学的分支。大部分科学家也更加注重寻找病毒在分子生物学中的作用,而淡化它是否是生物的争议。

病毒大约只有细菌的千分之一大,但随着极微小细菌体和巨型病毒的被发现,病毒和细菌之间的界限有时也变得模糊,而且病毒表现出了人类难以想象的“智能”。科学家们发现一种叫做巨型噬菌体的病毒,在进入细菌后,可以劫持细菌的代谢工具用以自己复制,并造成细菌裂解、释放下一代噬菌体。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分子生物學家托马斯·劳林(Thomas Laughlin)和他的团队发现,这些巨型噬菌体在进入宿主后不久,就在宿主的DNA周围构建了一个分隔室。这有点像细胞有细胞核来保护 DNA。这在物理上可以防止细菌的“CRISPR免疫系统”和其它防御酶与病毒 DNA 发生冲突。难以置信的是,这堵墙还可以随着噬菌体基因组的复制而生长。劳林的研究成果发表在2022年《自然》期刊上。

病毒:令进化论尴尬的黑洞

进化论认为,生命是从低级向高级进化,基因突变是生物进化的强大工具。但将这一理论适用到病毒身上就显得非常尴尬。首先病毒还不能被定义为一个物种。其次,病毒具有强大的基因变异能力,但却无法导致病毒重大基本生化变化的发生。

美国宾州利哈伊大学生物化学家迈克尔·贝赫教授在其《进化的边缘》中写道,一个生物体的种群越大,发生变异所需的时间就越短,细菌比灵长类动物更容易实现变异。

贝赫举例说,研究表明,单细胞寄生虫恶性疟原虫非常致命,人类用各种药物杀死它们。然而每年10的20次方个恶性疟原虫,使其在几十年中通过 DNA 突变实现了两个氨基酸变化,从而产生抗药性。在过去1000万年中,灵长类动物的数量是恶性疟原虫一年中总数的0.000001%,人类要想偶然实现两个氨基酸变化,需等1亿乘以1000万年;而猿人如果是“进化”到人类的,则需147个氨基酸变化,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贝赫研究了一个极端案例,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即艾滋病毒,以便探索进化的边缘问题。HIV 变异速度比细胞快一万倍。艾滋病毒“所经历的突变,比自开天辟地以来所有细胞经历的突变都要多”。然而,研究表明,自从几十年前在人类身上发现艾滋病毒以来,“(艾滋)病毒根本没有发生过重大的基本生化变化”,数以亿计的突变都在玩同样的把戏:改变其蛋白质的形状,使药物无法粘附并摧毁病毒。贝赫认为,“我们目前掌握的疟疾和艾滋病毒的结果,广泛地代表了所有生物体的可能性”,因为“在一个显著的程度上,所有的生命体均使用非常相似的细胞机制”。

另外,现代生物化学在分子水平上揭示,细胞不是“简单的含有碳分子的蛋白质小团”,而是一个具有完美复杂的结构、功能以及单元之间惊人的通讯和协调的“工厂”。而细胞基因突变往往并非是好事,众所周知,癌症本质上是细胞突变的恶果,人类的衰老就是体内细胞不断积累的突变导致。

随机变异就像房屋随着岁月而发生的变化,昼夜更替、风吹雨打让一栋栋华丽的楼栋也刻上了岁月腐蚀的年轮,但随着久远时光的流逝,某一天,人们眼前会突然展现出一座创意崭新的房屋来吗?

病毒的来源

关于进化论,有网友提出一个简单的疑问:如果生物真的是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进化来的,那么所有植物为了不被人类作为食物吃掉,应该突变得难吃或有毒才对。对此,支持进化论的专家们给出了一个解释,说人类在种植果树或植物的过程中,渐渐的把那些不好吃的或有毒的植物淘汰了。

对此,有网友回复:这不正好说明,好吃的植物、水果和蔬菜,不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而是高级生命干预的结果吗?

牛顿曾制造了一个精致的太阳系模型,让好友哈雷惊叹不已,追问谁是创造者,牛顿说:“这个模型虽然精巧,但比起真正的太阳系,实在算不了什么!你尚且相信一定有制造它的人,那么比这个模型精巧亿万倍的太阳系,岂不是全能的神用高度智慧创造出来的?”

关于病毒的起源,达尔文所谓的共同祖先论在这一问题上也显然失语。科学家们承认,病毒很难追溯到一个共同的祖先。而人类与病毒共同进化的现代观念也是毫无意义的谬论。人类历史上,除了天花外,从未战胜过任何一种病毒,而被病毒吞噬的人的生命却是数以亿万计的。从古希腊古罗马的瘟疫,到百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再到如今的中共病毒,病毒和瘟疫给人类带来的只是尸横遍野的惨状、刻骨铭心的恐惧,这毁灭与悲剧是什么“共同进化”能美化得了的吗?

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在东西方传统文化中,瘟疫都被认为是出自神的意旨,是上天对人类的天谴。人类的自私、贪婪、对他人的伤害和对神明的不敬,所造下的共业,积累到一定程度都会导致天谴。古罗马四次大瘟疫是上天对人类迫害基督徒的报应,中世纪欧洲的黑死病被认为是上帝之鞭,西班牙大流感之际正值共产主义登录人类之时,何尝不是神明对人类的警示?中国明末清初、清末民初的大瘟疫,是改朝换代的前奏。

自2020年流行的中共病毒为何而来?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2020年在《理性》一文中警示:“其实瘟疫本身就是针对人心、道德变坏、业力大了而来的。”“这样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标而来的。它是来淘汰邪党份子的、与中共邪党走在一起的人的。”

李洪志大师还慈悲开示世人如何在这场瘟疫中趋吉避凶:“人应该向神真心的忏悔,自己哪里不好,希望给机会改过,这才是办法,这才是灵丹妙药。”

李洪志大师告诫世人,“远离中共邪党,不为邪党站队,因为它背后是红色魔鬼,表面行为是流氓,而且无恶不作。神要开始铲除它了,为其站队的都会被淘汰。不信就拭目以待。”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