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人算有意外 天理百分百

更新: 2023年01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一月二日】近期大陆疫情爆发,其迅猛程度和感染者症状严重以及疫死者众多等情况,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与中共官方开放时的奥密克戎只是相当于一次感冒的宣传大相径庭,与欧美等国与病毒共存的防疫生态也全然不一样。

中国疫情飙升引发全球关注,各国专家、学者试图对大陆突发疫情怪状做出合理解释,伴随着重症和死亡率的攀升,中共专家们也陷入无法自圆其说的窘境。目前中国被病毒疯狂肆虐的惨状,疫情救治陷入一药难得、一葬难求、医疗挤兑等乱局而难以自拔。面对瘟疫大流行,中共继续吹嘘一些空洞的政治口号,同时打开国门让病毒再次无阻拦传向全世界。

万事皆有因缘,乱象亦可寻迹。盘点一下大陆疫情爆表的乱局与迷思,我们发现,意外的只是人事,失算的是中共人定胜天的狂妄,而天理天算、瘟疫有眼的善恶法则却越来越彰显效力。

大陆疫情乱局1:政府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尽管中共当局日前停止了每日疫情播报,但人们都知道疫情飙升速度惊人。十二月二十九日,前中疾控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推算,北京估计已有1800万人染疫,占北京人口的80%。曾光说甚至还有可能更高。

北京疫情爆发是从十二月七日新十条颁布后开始的吗?显然不是。据自由亚洲采访北京一位政法高官说,北京在二十大前后疫情就已爆发。据北京坊间消息,十月中旬,北京朝阳区已经是疫情高风险区密集区域,不少高校内已经出现核酸检测阳性人员。

拥有经济卫生事业管理博士学位的尹力于十一月十三日就任北京市委书记。十五日,北京新增感染者371例,当日尹力便到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调研,并在朝阳区主持召开研究疫情防控工作会,承认疫情防控处于吃紧阶段,强调要尽快遏制疫情上升势头。当时,中共防疫政策还处在动态清零阶段。

二零二二年一~十一月,北京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5331.0亿元,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完成6533.1亿元,亏空1200多亿元。其中,卫生健康支出659.2亿元,增长19.8%。教育支出和科学技术支出均增长7.8%,都用在教育和科技上了吗?不是,用在了教育防疫物资和转运隔离费上以及所谓病毒科学上了。

首都如此,全国照搬。十四亿中国百姓三年清零水深火热,人心思变。中共坐在火山口上,也在苦苦撑着如何应变,稳住权柄。

大陆疫情乱局2:传播快、重症多、死亡率高

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张文宏表示,这一波疫情感染率非常高,新年期间全国感染率可能将达到80%。就是11亿人左右将感染中共病毒。近日,多地问卷调查显示阳性感染率超60%。其中,四川实际感染率高于63.52%;海南预计全省感染率已达50%;浙江衢州感染率约占总人口的30%-35%,1月初达到第一波高峰;浙江舟山感染人数比例达到30%-40%,预计于12月底进入疫情高位平台期,高峰期维持一周左右。此外,重庆、安徽、上海、湖北、湖南等省市疫情正在高位流行阶段。

这个传播速度是相当惊人的,欧美有序放开的感染是阶段性的波峰,第一波和第二波的感染率基本就在30%左右,而且一波比一波毒性小。大陆无序放开上来就是50%、70%、80%的感染率。而且,民众反映根本不是象专家先前说的90%是无症状,大部分是有症状,而且症状不轻。

澎湃新闻十二月三十日报道,上海多家三级医院急诊量猛增。十二月二十八日一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东院区急诊就诊量已达1500人次/天,南院区急诊量也在1000人次/天。前来急诊的新冠感染者占据80%,其中老年人比例又占了40%-50%。这说明还有50%~60%的不是老年人。百度上一则关于北京的报道指出,目前北京各大医院就诊的50%是重症,但网友留言说,基本都是重症,不是重症谁没事大冬天挤着上医院找呼吸机?百度热搜下面很多网友留言,根本就不是感冒,有30多岁年轻人说感染三周了,干点事就累,有人说都两周了一直咳嗽。还有网友说,自己一家人待在楼上,二十多天没下楼,怎么就全家感染上了呢?

关于大陆此波疫情的死亡率,更是让外界惊诧不已。据路透社十二月二十九日发自北京的报道,总部位于英国的健康数据公司 Airfinity 二十九日表示,中国每天可能有大约 9,000人死于 COVID-19。但Airfinity这个估计数字可能比实际情况要低。推特上有网友透露,目前北京日平均死亡人数是8000人,最高的一天——十二月二十一日死了10700人,死者不都是老年人,从二十岁到八、九十岁的都有。

大陆疫情如此严重,很多一线医生和民众怀疑病毒已经不是奥密克戎株,是否已经发生变异或是先前德尔塔毒株和奥密克戎株的双毒感染。对此,张文宏说对病毒基因组开展持续监测,现在并没有发现新的特殊毒株,上海目前主要是BA.5、BF.7。中共官方也否认大白肺和原始毒株有关,而意大利对来自中国的航班旅客进行病毒检测,也没有发现奥密克戎之外的毒株。

张文宏对此的解释是“临床的实际情况告诉我们,绝不能说奥密克戎对所有人都不会有危险、都不会侵犯肺部”,“奥密克戎确实‘会咬人’,脆弱人群会出现肺炎症状,有些人甚至需要插管。”

但这种解释不能完全说服人。年轻人是不是“脆弱人群”?为什么也会被咬?有人解释说是中共疫苗的ADE作用,但新冠疫苗都存在ADE效应,只不过中共的灭活疫苗更甚。但中共曾向南亚、东南亚和非洲输出十亿国产疫苗,为什么这些国家没有出现象目前大陆一样的疫情呢?还有很多中共的高官、要人,他们打的可不一定是国产疫苗,为什么也批量疫死?

笔者还注意到一些常理难以解释的现象。目前大陆医院是病毒最多的地方,医生带阳工作,工作量极大,很多是退休医生年龄很大了又找回来工作,这些人当中目前没传出来有批量死亡的。还有一个场所,就是大陆的养老院,上海约十多万老人在养老院。今年三四月份,上海的养老院不断传出有大规模染疫,《华尔街日报》曾报道上海养老院死了很多人;那还是中共执行清零政策阶段,为什么现在却没有消息透露养老院出现大规模感染和死亡的?

对于大陆目前疫情怪状,医学界和科学界还没有给出全面、科学、合理的解释,当然跟中共疫情数据不透明有关,但另一方面,这种反常可能是中共自己也不曾料到的,这种意料之外似乎超出了人算。

大陆疫情乱局3:一药难得,一葬难求

三年清零,中共将退烧药限制销售,导致产业链断裂,政策急转弯,企业家的信心没转过来,药厂的工作节奏没转过来,导致药品奇缺。另一方面,大陆人心变异,自私自利者、特权谋私者遍地皆是,导致药品流通与分配机制完全扭曲。百度报道,目前中共单日可生产2亿退烧药片,但还是缺货,原因是有投机倒把、囤货倒卖者和特权拿货者。自由亚洲报道,大陆有人网购药品,拿到手后发现里面的药片已经流失了(不知被谁将快递包裹挖了个洞,里面药片不翼而飞了)。

三年疫情清零,核酸业吃肥了。政策大逆,殡葬业又转火了。日前有推特视频传出,北京那几天死人高峰期,殡葬馆排队,要想加塞,要另付13万元。这可能比私卖汽车摇号还要贵。军方高层都等不到火化的机会,原二炮王副司令十三日在301去世,儿子说托人找关系火化,最后只能在房山私立火化场火化。日前,钟南山说此波疫情死亡率不到0.1%,有网友跟评说,我们太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高估了专家的人性。

大陆疫情乱局4:歌舞升平、拒绝外援的制度优势

疫情如海啸,患者如决堤,尸体堆积成山。中共却依然歌舞升平,央视二十六日发布《2023年春节联欢晚会》以“欣欣向荣的新时代中国,日新月异的更美好生活”为主题。网易一篇《热议:建议取消二零二三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呼声越来越大》的文章引起网民共鸣,“无数老百姓苦苦等不来120急救车,一张张有名有姓的讣告密密麻麻。身为北京人,但凡还有一丝的人性,有什么脸面炫耀所谓的北京节日烟火气?”但网易文章很快被下架。

不仅如此,中共还拒绝美国和德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百姓的疫苗、药物和可能性的援助。中共外交部汪文斌说,我们有制度优势能战胜疫情。这个此前还将新冠死亡定义进行修改,成为世界上新冠死亡定义最窄的国家,同时其各大医院却拒绝在疫死者死亡证明书上注明死于新冠。

中共所谓的制度优势本质上是反人类的优势。

天理百分百:中共病毒吞噬邪党党徒

拨开迷雾有青天,乱象背后藏真相。中共机关算尽,到头来反误了卿卿性命。三年清零,清空了国库、清空了民心。突然放开,以求快速全民阳性而全面恢复经济,没想到不仅出现医疗挤兑,病毒还专门吞噬邪党党徒、吞噬革命的儿女。

近期,中国文艺界、学术界、科学界以及高官、军队等领域内的,曾经为中共窃政做出所谓贡献,为中共愚民统治站过台、帮过腔,替中共洗脑百姓的一些名人、红人、专家学者、院士纷纷疫死。

这当中不乏很多是年轻“有为”者。十二月三十日,原央视主持人、42岁的傅大勇离世,傅大勇还当过专业演员,在热播剧《外交风云》中,他饰演中共早期特务地下党王炳南。官方说他死于癌症,其实这期间死亡的,多和疫情有关。十二月十八日,39岁的京剧演员储兰兰离世;十二月二十九日,中国航天科工二院导弹专家李君龙因新冠肺炎去世;十二月二十三日,曾鼓吹双黄连的中国科学院院士57岁的蒋华良去世;十二月二十一日,中共红色话剧《红旗渠》剧作家杨林离世,终年60岁。

此外,中共红色舞蹈艺术家赵青、毛泽东扮演者国家一级演员张目等纷纷染疫离世。也有曾经污蔑过法轮功的名人离世,如《人民日报》记者杨良化十二月十五日死亡,红色导演陆晓光十二月二十四日死亡,他的剧组曾几次上演诽谤法轮功节目。曾经污蔑过法轮功的科学痞子何祚庥全家染疫,症状严重。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二零二零年在《理性》一文中警示:“这样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标而来的。它是来淘汰邪党份子的、与中共邪党走在一起的人的。”“人应该向神真心的忏悔,自己哪里不好,希望给机会改过,这才是办法,这才是灵丹妙药。”

李洪志大师还说:“远离中共邪党,不为邪党站队,因为它背后是红色魔鬼,表面行为是流氓,而且无恶不作。神要开始铲除它了,为其站队的都会被淘汰。不信就拭目以待。”

如果说,此波疫情无序中有序,乱象中定数,那便是这样的天理在警示着世人。古话说,瘟疫有眼,大疫定向定时定点为净化人类而来,而当今人类最大的祸乱之源就是中共,曾经入过党团队的邪党一员,自然就是清理的可能性对象。

明真相 有出路

中共自诞生以来谎言说尽,坏事做绝,红潮百年一路杀,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直至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造成至少8000万人死于非命,上亿的正信修炼人被推上了社会对立面,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残酷运动中,使中国社会道德出现无底线的大滑坡,法制前所未有的大倒退,全民全官场在江泽民闷声大发财的贪腐治国逻辑下,开启了为钱无恶不作的魔鬼时代,为了钱可以拐卖妇女、贩卖毒品、无货不假,而且干出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之事,如今,全中国人都在承受着迫害造成的共业,这也是疫情席卷全国全民的原因之一。

古罗马尼禄曾迫害基督徒,在其后的数百年时间里,古罗马爆发四次大瘟疫,每次都是几十万甚至数百万人、数千万人死亡,公元68年,尼禄死于罗马暴动。公元79年的大瘟疫,罗马城内堆满尸体,帝王提图斯丧命。166年,“安东尼瘟疫”降临罗马,死亡率是7%~10%,瘟疫肆虐了16年,死亡人数高达500万人,占罗马人口的1/3。公元250年,西普里安瘟疫降临,猖獗近20年,2500万人因此丧生。270年,帝王克劳狄二世死于瘟疫。541年,查士丁尼大瘟疫席卷东罗马帝国,并且流传到世界各地,整个6世纪,瘟疫爆发五次,共造成3000万至5000万人丧生。

亲历过罗马瘟疫的约翰在其《圣徒传》中写道:“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超过23年,期间经过了二零零三年的非典(萨斯)瘟疫,二零二零年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绵延至今,规模一次比一次严重,死亡人数一次比一次要高。人类(特别是中国人)一定要认清中共的邪恶,勇敢地退出中共党团队。“治病治本”;明真相,才能找到根本的出路。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