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湖北麻城市铁门岗乡村书记陈胜文遭恶报丧命洗脚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二年十月,湖北麻城市爆出一条大新闻:铁门岗乡凉亭村的书记陈胜文死在洗脚屋里!一般死人并不是什么新闻,但陈胜文的死却很特别:

(一)他死的不是地方。他是在村里的一条水泥路修完工的那天,干部和工头们酒足饭饱之后,一起到麻城市区的一家洗脚屋放松放松,结果死在了洗脚屋里(官方说法);老百姓私下说:“官员怎么死在了洗脚屋里?正人君子会去这种地方吗?”“好掉底子!”(“掉底子”:麻城方言,很丢人)

(二)他死的不是时候。陈胜文死的第二天,麻城因为爆发疫情封城了。据说他在缅甸打工的弟弟回来奔丧,被当成重点防控对象。陈家被贴上封条,不准人进出。一连几天,每天都有两三个穿防护服的人来他们家消毒、检查,气氛很恐怖。街坊邻居都象躲瘟疫一样躲陈家人。中国人讲“入土为安”,但陈胜文直到解封之后才下葬。“党的好儿子”陈胜文绝没有想到:在他死后,他和他的家人受到了党的如此“厚爱”。

世间万事有因果。陈胜文为什么死的这么窝囊呢?你看看他作的恶就明白了:他上任后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凉亭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他派人骚扰个遍,村委会的人还领着铁门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有位法轮功学员家一年被他们骚扰了八次。陈胜文还逼迫法轮功学员签字表示不炼,被拒绝后,他就威胁欺骗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到铁门派出所去代替签字。

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说大家乡里乡亲的,为什么要追随江泽民迫害好人呢?迫害好人,迫害佛法,都是天大的罪,善恶有报啊。他不听,态度极其猖狂。陈胜文如今落得个丧命洗脚屋。

麻城市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人很多,死亡的也不少,而且有几个人死的也很巧怪:

“嫖娼死”:麻城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罗学健,任意网罗罪名陷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他到城区北正街某发廊嫖娼,死在发廊,被小姐暴尸街头。

“麻醉死”:原麻城市委书记张家国,多次亲自组织和指挥迫害法轮功。他二零零一年除夕那天做气管息肉手术,打麻醉时却把他打成了植物人,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在痛苦中死去,终年五十三岁。

“吊砖死”:原龙池中心学校校长李志武,为治疗颈椎病吊砖做牵引治疗,结果被吊死了。他临死的前一天,还在下发迫害法轮功的红头文件。

“作伥死”:麻城市拘留所所长王正杰曾带着十几人强制给法轮功学员曾金环、刘咏梅打毒针。他二十八岁的儿子王越在黄州遗爱湖投湖死了。死前神思恍惚,据说是被鬼魂控制了,当地人称他是“作伥死”。

“爆胎死”:麻城市禁毒大队副大队长何利斌曾经迫害法轮功学员彭静。二零一四年,他二十二岁的儿子骑摩托车,途中遭遇大货车爆胎,被当场击倒身亡(这是几率非常小的事情)。

“醉酒死”:麻城市闫河派出所副所长彭宏辉,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在白果镇因喝酒醉死在宾馆,时年四十多岁。他曾毒打、侮辱、谩骂法轮功学员朱喜英、冯素娟等人,绑架法轮功学员罗学林、江正旺等人,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钱物不计其数。

麻城市迫害法轮功者如今又多了一种奇怪的死法:陈胜文的“洗脚死”。这些迫害好人的人都将成为人们可耻的笑料。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