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四日疫情简讯

更新: 2023年01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大年初一,湖北武汉市成为“花城”。一段视频中,一位女士惊呼:“天哪,满大街都是菊花……”

中共将民众抢菊花祭祀说成疯狂消费过年

法新社记者一月二十一日来到武汉,看到当地居民涌向花市。张先生怀抱着满满的菊花说,因为病毒,今年朋友和家人都离开了,“我们的习俗是在除夕午夜后,带着香火和鲜花去拜访那些有亲人过世的家人。”摊主陶女士说,现在有很多人买他们的花,“因为近年来有很多人死于新冠,所以我们的菊花卖得很好。”她还说,她的顾客比去年多,以至于不得不在除夕夜加班工作。

二零二一年中国传统新年期间,武汉花市也曾一度热销到断货。当地党媒宣称花市火爆是因报复性消费,遭到网民揭露和痛批:“党媒丧尽天良,将民众抢菊花祭祀离世亲人,变成民众疯狂消费过年,为当局作宣传。”

在中国生活过多年的美国作家韩秀女士在接受自媒体人方菲采访时透露,武汉一位了解内情的朋友在去年十二月中旬通过加密的方式告诉她,在这波疫情中,武汉有2/3的人感染、约1/4的人死亡,情况极其严重。

关于中共12月5日“清零”解封真相

《瘟疫有眼 只伤中共》一文指出,2022年底,中共在自知失控、再也掩盖不住的情况下,才突然放弃持续了三年的疫情清零。以下是几个地区11月-12月5日的情况:

2022年11月,甘肃兰州七里河晏家坪一个阳性患者开车撞死了5个人,事发地点是一个公共停车场。

山东省官媒公开称2022年12月5日起全面解封,让当地民众感到十分不解,因为之前的2022年11月29日,山东省还高调宣称投资230亿元建119所容纳20万人的方舱医院;关键是,2022年12月5日,山东省各地都有大量的阳性出现,而且是三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但各区市隐瞒真相。

其中,济南、聊城、临沂、青岛等地最为严重。青岛即墨服装市场2022年11月21日大规模爆发,但是当局恶意隐瞒,仅仅报出一例。青岛市2022年10月30日的婚宴回门宴,疫情大规模爆发,至今没有告知民众;据称新郎是公安界的,新娘是教育界的,两人家庭及职位都比较高,所以至今青岛市一直隐瞒。当时山东省已经几乎半瘫痪。

在那样的时刻宣布解封,是政府没钱了还是故意放毒?百姓议论纷纷,怨声载道。

同样,2022年11月23日之前,桂林疫情就大规模爆发了。新建方舱爆满,大量人员被拉往阳朔等其它县隔离,临桂区禁止人员出入。

紧接着,叠彩、秀峰、象山等区疫情爆发,地方政府违规封区封城停课。因中央政府新规不准层层加码抗疫封城封路停课,地方政府就不敢公开发布封城封路停课消息。为了欺骗社会,地方政府叫老师通知学生时不得发文字信息,要一个一个学生打电话通知;害怕学生家长电话录音留下证据,也有采用微信语音通话的方式通知学生的。而且通知中不得用“停课”字样,而是说“居家健康检测”。对此,当时人们就非常恐惧,在微信群里谈论、商量如何逃离。有些知道内部消息的人就提前纷纷逃离市区躲到乡村或其它地方。

2022年底-2023年1月初全国范围死亡实际情况惊人

上海作家顾北在微博上写道,她等了近两个星期才将她的母亲火化,殡仪馆无法告诉她何时安排仪式。她没有说明她母亲的死因。

过去一个月多以来,中国大小医院挤爆,医护人员普遍带病上岗,各地的殡仪馆和火葬场也因染疫死亡病例暴增、无法及时处理大量尸体而不堪重负,农村各地出现新坟。在中共放弃清零政策后的一个月内,有30名最顶级的科学家——两院院士去世,死亡率高达1.70%,这些较普通人享有更优质医疗资源的特殊群体都有如此高的死亡率,可以想像全国范围内死亡人数会多惊人。

一位老家在江西省的一个小县城的李先生说,前几日回老家时见到了儿时的一个老邻居龙某(化名),是副局长,三年来都负责该县的新冠检测、治疗和死亡人数的统计上报等工作。聊天中说到,国家卫健委通报从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八日至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二日全国医疗机构发生在院新冠病毒感染相关死亡病例59938例,龙某情绪很激动,瞪着眼睛大声说道:“假的、全是假的!那个公布的死亡人数全是造假的。我告诉你……原来全县每天只死亡10至15人左右,现在光新冠死亡人数每天就有60至70人左右,从去年十二月八日至今年一月十二日,我们县在院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2000人,全国往少说也得有好几百万人吧,怎么可能只有59938例呢?! ”

龙某还表示,中共就是结党营私,根本不顾老百姓的死活,这些医疗系统的基层官员也根本无所适从。有一位专门开车给县殡仪馆运输用来火化尸体的燃油的司机说,过去只需几天运输一次,现在每天运输还供应不上。可想全县死亡的人数有多少!还有一位退休副局长的夫人说:从政府部门流出的消息说,全县新冠病毒感染死亡人数已达10000多人。很多患者没上医院,是死在家中的。

据山西省晋南地区的一位消息人士说,在中共掩盖不住、被迫放弃新冠疫情管控之后,周围村镇死亡人数可谓直线上升。虽然具体人数没人统计,但一些具体现象仍能说明疫情的可怕。比如,制作“墓头”(当地家乡话,棺材的意思)的厂家,全部处于超负荷工作状态。许多人家急于为逝去的亲人敛尸,但都无法及时买到棺材,都得要排队等上好几天才行。有的甚至私底下给工人塞钱加塞制作,一个“墓头”多给五百元,这样工人一天制作两个的话,一个月就能额外多挣三万,但工人现在都不愿意接这个钱,主要就是因为忙不过来。

中国著名影视编剧、导演付宁,因突发疾病于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北京病亡,终年55岁。在付宁病亡之前,大陆已有多位导演死亡。如上海电影制片厂导演陈蝉,54岁的获奖电影导演王景光,执导多部歌颂中共影片的著名导演韦廉等。他们多数是中共党员或替中共站台人员。

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七日至二零二三年一月五日相继发布五份讣告。曾任北师大数学系党总支书记的副校长王振稼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北京病亡。曾任数学系系党总支副书记的教授黄登航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在北京病亡。

英国期刊《经济学人》一月十九日再次警告说,病毒已经传遍了中国大部分地区,第二波疫情恐更致命《经济学人》的专栏作家在近期访问河南省魏集村时,也被医生告知,90%的当地人都感染了COVID病毒。“中国真实的(死亡)数字要高得多”,《经济学人》说,“即使中国的感染已经达到顶峰,事情可能仍然会变得更糟。” 报导表示,从美国和英国等国家的情况看,下一波的病毒潮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了第一次。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