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看到别人的问题找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四日】前一段时间,我把家里的车给了我儿子,给他之前,对车做了全面检查,有问题的地方都修好了。

可儿子开这辆车不长时间,车仪表上的刹车、ABS、防滑三个灯却同时亮了。开车的一般都知道,仪表盘的亮灯就是提示可能有问题。那么也就是说,那三个重要的部件很可能都出现了问题,在行车中可能会造成危险。

于是,我再次到车行做了全面检查,花了不少钱,却查不到问题。怎么回事呢?

当时背法刚好背到《转法轮》第六讲的“心一定要正”那一节:“你检查去吧,没有毛病,你就是难受。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1]

法中的话让我一下想到,我不也是认定这车有问题,送去做诊断吗?却忽略了自己是个修炼人。那这是修我什么呢?难道是要我关注儿子的问题?他有很多明显的问题,这车的确是给他使用后出的状况。

这期间,我家厨房水池出现下水不畅,已经有段时间了,只因太忙,没时间顾及。直到直接影响了我洗碗、洗菜时才意识到:自己空间场的一切都跟我的修炼状态、想法有着直接关系。下水道不通畅,一定是我的问题,因疏忽,问题严重了。

开始向内找后,一个念头打進来:“难道车子也是在反映我的问题吗?因为自己没意识到,就一直没有解决?”这样,我开始认真审视自己这段时间的修炼。

在常人中,我养成了一种习惯,使我在修炼中遇到矛盾,特别看到对方有问题时,很容易认为自己的认识是对的,这事是让我帮他修的,不是修我的,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

我只看到儿子的问题很多,加之车子是在他手上出的毛病,就更没想到要在这件事情上无条件找自己。当我下定决心向内心深处找自己之后,看到了自己很多执着。

我在矛盾中习惯性的负面看人、事、物,以观念主断他人。我看到车子的问题,对儿子的观念让我首先想到他的问题,而不是自己。我意识到,当与同修没矛盾、彼此没观念的时候,都很好,但一旦出现矛盾或形成了观念后,观念就会不自觉跳出来主宰事情。而这种观念可能来自我常年形成的与人打交道的经验和总结,可能来自对这个同修的观察,也可能来自别人对这个同修的评价,当我听到同修的评论时,虽然不一定认同,但并未及时排除,这种观念就留在了自己的空间场中,当矛盾出现时,自然就起作用了。而所有这一切都不在法上,自己的总结也许正是要修去的个人的经验和负面教训,同修的评论也许正好是对我的考验,是冲着我的心说的,所谓的观察,很可能也是假相,就是为了要加重我的固有观念的。

当我再往下深挖的时候,发现我对自己身边的同修们多多少少都抱有某种观念,包括对我自己。我会觉的这人做事不认真啊,那人是老好人啊,这人能力很强啊,那人爱打小报告,这个会来事儿,那个有影响力啊,而那个争强好胜……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些观念非常不善,它们不仅让我从负面角度去看待同修,而且把同修不符合“真善忍”的部份当作了他们的为人处世中的主体。也就是说,即使同修真有什么问题,问题也不是同修的主体,同修的主体已经修好隔开了,留下的不符合法的部份都是正在修的,怎么能把同修们固定在自己的观念和认识中呢?

而我对自己也有很多不善的观念,还有强为的做法,表面上是为了更有效的做好大法的事情、修炼上要更精進,强行让自己突破,采用的方式上并不符合“真、善、忍”,也缺乏善意、耐心和鼓励。

意识到这些问题后,我从新认真的过了一遍我身边的同修们,我看到的是:这人不争不斗、不计较,那人勇于承担,这个善于沟通,那个总在付出、为别人考虑,那个主意识强、不随波逐流……

师父说:“后天形成这个观念,负面的因素,它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因素,它背后是有邪灵的,撒旦也好,共产邪党的邪灵也好,它在统治着世界,它在利用它的那些个邪恶的生命在控制人。”[2]

我意识到,目前负面的因素完全由邪灵所控制,如果我们不放弃负面的思想、思维方式,而总带负面的观念,那将修到哪里去呢?

当我找到自己的几个重大问题之后(其它问题不在这里赘述),车子的那些问题很快都修好,厨房的下水道中的陈年污垢都清理了。

在组内和同修们交流了这些问题后,感觉自己的整个空间场干净了许多,身体也轻盈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