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法会|放下执著后 家庭变故如梦般平息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三岁。借第二十届明慧网大陆法会之际,我说一说自己近些年是如何放下情、走出人、在家庭环境中修好自己的历程。

一、修炼显神奇 切除的肋骨再生了

我和丈夫感情好,又在同一个工作单位上班。公爹、公婆与我也曾是同一个单位部门的同事,两家人之间也特别了解。丈夫秉性善良,为人谦和,又有工作能力,人品、口碑也都很好。尤其结婚后,丈夫对我和我的父母等家人都特别好。那些年,我沉浸在幸福的生活中,很是享受那份温情。

人吃五谷杂粮,难免病痛之苦。在儿子两岁半时,我患上了胸壁结核病,病灶在胸部左侧靠后,正对心脏部位。病灶肿胀发炎,影响到心脏,我咳嗽、发烧、疼痛、心慌、憋闷。吃药、打针、住医院,先后做了三次手术。不得已,切除了一根肋骨中间病变的一段,有两、三寸长,医生还亲自拿给我看了。

在我出院后恢复期间,又在同一侧确诊出胸膜结核病,只能吃药治疗,别无它法。我因为长期吃药,导致胃部、肝部、双眼出现炎症,神经衰弱,睡不好觉。那时孩子小,是我母亲照看的。后来我丈夫被单位安排到驻外地办事处工作,节假日放假或回单位开会,才能回家住些时日。而我连上下楼都觉的困难,几斤重的东西手都提不起来。我觉的人活着太苦了,人活着为什么呀?

一九九六年八月份,住在郊区农场的母亲来我家,告诉我她在炼法轮功,说法轮功如何如何的好,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一口气看完了母亲送来的《法轮功》一书,这本书打动了我的心:这功真好,修炼成了,将与宇宙同龄,生命永生,超脱人世的痛苦与烦恼。母亲当即就教我打坐炼静功,我就入静入定了,感觉非常美妙。炼完功,我心情舒畅,身体轻松,也有力气了。不知不觉的,一切病痛的症状都没了。自此,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我身体好了,也精神了,不再吃药,也没去医院检查。一九九八年,单位职工正常体检时,我的身体检查各项指标一切正常。尤其是拍片发现,我曾切除一段肋骨的部位,和正常人一样了,肋骨是完好的。医生看了,都不敢相信:切除的肋骨再生了!

二、风云突变 家人站在我这边

丈夫目睹我被病痛折磨,暗自流过泪,跟着遭了不少罪。同时他也见证了大法修炼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对我修炼法轮大法,他是毫无疑问的支持我。后来,我丈夫又被单位派驻到外省负责某一地的营销运作,还是节假日放假或是回单位开会才能回家住几天。他虽然尚未走入大法修炼,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初期,一直是理解和支持我的,并配合我做一些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迫害初期,大法弟子纷纷以各种方式走出来,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中共恶党恐慌害怕,下死命令要求各地看好大法弟子,不得進京上访,否则就加重迫害,还要株连各地、各部门、各单位的负责人。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临近中国新年之时,我再次与四、五位同修如约乘火车去北京上访,途中遭警察劫持,被绑架回当地派出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五十五天。我被释放回家时,家人被勒索了近四千元钱。

我回家后,单位领导找到我丈夫,要求他不要上班了,回家看住我,别再去北京;要是看不住,就开除他的工作。我丈夫告诉单位领导:“你这是犯法,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她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这是事实,我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这有目共睹啊。我不反对法轮功,理解、支持她修炼,那是她的自由!”领导一听,也就不说啥了,心知肚明,又无可奈何。辖区派出所警察多次找我丈夫配合迫害,他都义正词严的回绝。在那样的迫害形势下,丈夫的举动令我感到安慰。

在一次配合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丈夫正好放假在家,他配合给我们开车。我们几个同修一起遭绑架,他也被株连迫害,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天。丈夫出来后,就去外地上班了。我回家后,去外地看望他,他什么也没有讲,整天闷闷不乐的,也不再配合我做大法弟子的事了。他的表现只是有些消沉,好象也没啥。是我忽略了他的感受,也没太关心他。我依旧每天忙着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三、家庭魔难 丈夫提出要离婚

我多次遭中共警察绑架迫害,被非法关押、抄家,家里被警察勒索,损失不少钱财。家人朋友都为我担心受怕,丈夫承受的也不少,却从来都不说什么,就默默的。我把身心大都放在了帮助同修、配合做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事情上了,忽略了家庭和生活。

有一年节日放假,我丈夫回来了,突然提出要和我离婚,还告诉我说,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他说他想过正常的生活,不想再跟我一起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当时我感到非常的意外,可内心的表现却出奇的平静。我意识到,这是魔难来了。我开始平静的和他交流沟通,讲道理,他安静的听我说着。我说:“这婚不能离,我们夫妻感情一直这么好,怎么能一下说离婚就离婚呢?我不能接受,也不接受!”最后他说:“那好吧。”也没再说啥。过后他就离开家,回外地工作去了。

丈夫走后,我一想起来这件事,人心就开始躁动翻腾,愤愤不平,怒气一个劲儿的往上冲,有些恨那个插足的女人。丈夫受株连被中共邪党迫害,长期心情压抑,担惊受怕,这我都理解他。可就我们的夫妻感情来说,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有外遇,并且提出要跟我离婚!回想夫妻一路走过的风风雨雨,我珍惜我们夫妻的情感,我需要这个家庭。我尽可能的控制住情绪,冷静下来,想一想为什么会这样?离婚可不是人生小事。亲朋好友怎么看?同事邻居又会怎么看?要是不理解的,会不会对大法产生误解?绝对不可以,这婚我不能离。

我平时加强学法、发正念,依旧做好证实法和救人的事。坚持和同修一起学法交流,配合出去讲真相、劝三退;还有配合营救被迫害的同修,去外地,到省城劳教所看望同修;当时,我孩子两次手术住院,都是我陪护;还得照顾病业状态中的母亲(同修),我多希望生活中能有人帮我一把。

在我回到家独处的时候,就得面对家庭的魔难。翻腾起来,真是觉的百苦一齐降、剜心透骨的难受。魔难持续了好长时日。期间,我丈夫回家几次,还是提出要离婚。我一和他讲,他就同意不离了。可一回到外地工作单位,又不行了。丈夫提出离婚这事,我始终没和家人朋友说起过,我盼丈夫回家,又怕丈夫回家。

几年下来,我不断的正念清除反映出的妒嫉心、怨恨心、争斗心、色欲心等等,并反复给丈夫讲真相,讲其中的利害关系,还给那个女人写了劝善信。搞的我也是有些身心疲惫了,有时也冒出来不好的想法:“离就离吧,有啥啊!”

有一次丈夫回来,我约本地的一对夫妻同修和我俩一起到饭店吃饭,两位同修说了很多。丈夫回家后,有些不高兴了。后来,丈夫很少回家,也不再提离婚的事了。再后来,就不回家了。丈夫提出要我到他那去住,我去陪了几天,最后我还是选择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家乡是我得法的地方,这里有我熟悉的同修,有我还要救度的有缘人。

有一天在睡梦中,出现了这样的景象:在某一时空里,我是男身,家有妻室,我却离家抛弃了她,最后她在凄苦的期盼中离世。我决定回家见她最后一面。在我回到家时,她已元神离体多时。当我上前揭开她蒙脸的白布时,看到的竟是我今世丈夫的面容。我一下从梦中醒来。

我明白了,我所面对的夫妻间的魔难,是旧势力在那时就安排好了的。单纯的个人修炼也许是那样吧,但现今是正法修炼,我还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这种安排是不被大法承认的,是对大法师父正法的干扰。我要以法为师,修去人心,放下情的执著,走出家庭婚姻的魔难。

旧势力抓住我的人心,以考验为名,是想毁了修炼人的名誉,進而毁掉一些众生啊!这不可以,否定它,清除它!我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断的归正自己,不再执著丈夫是否回家,把对丈夫的情看淡、看淡。

在我放下这件事的那年过年,我丈夫突然回来了,就象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买菜,做饭。我心里也是特别的平静,觉的他回来很平常啊。离婚的事,就象一场梦一样过去了。

四、摆正关系 在家庭环境中修自己

丈夫退休回家前的近些年,我几乎是一个人生活。凌晨三点十分开始炼功,一直到早晨六点十分发完正念;每天上午要参加不同的学法小组,有的小组要倒两趟公交车,所以早上时间很紧张。中午发完十二点正念,回家吃口饭。下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或是做救人项目需要配合的事。晚上也参加小组学法,通常九点多回家,有时同修交流一下,要十点左右才能到家。每天如此。

我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吃的简单,收拾屋子也容易。丈夫回家后,两人的饭菜就不能吃的太简单,得给丈夫变着样儿做。我家三室的房子,自己在家时只收拾一个屋子就行了,现在要收拾所有的屋子。在家庭环境中修好自己,也是证实法。我坚持每天做三顿饭,家务都做好,但时间太紧。有时同修来,或有其它事,家务活就都推到晚上,从小组学法回来之后做。我时常感到疲惫。

我白天参加学法小组,回家时间不规律,常常两个人碰不到面。丈夫有时抱怨说:“你比总理都忙,家都成旅店了。你这过的什么日子?哪有半夜干活儿的,(洗碗)叮叮当当影响邻居。就不能晚去一会儿?就差刷碗那十分八分吗?要不就少去一次!要不就不去了!”我回了一句说:“你要看不顺眼你就干,你不干就别说。我也没影响你用碗筷。”说完,我就意识到自己不对了,不让人说,有怨心,有争斗心。

为什么“不能不去?”“也不能晚去?”丈夫是不明白的,我得给他解释清楚。我静下心来,给他道歉,给他讲原因:“对不起,我向你道歉!你说的对,我做家务的时间确实晚了,会影响到邻居,以后我尽量及时把家务活干好。但是我不能去晚,因为是要赶在全球大法弟子统一发正念的时间之前到,去晚了,会影响别人。也不能不去,特别是晚上的学法小组,都是些老年同修,每天都盼着有同修去。

再有,她们都有不同的病业状态反应。比如说,A同修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的状态反应,都半个月不能下楼了;B同修出现了脑血栓的状态反应,走路直摔跟头;C同修下楼走路气喘、咳嗽,有时还上不来气儿。在迫害的大环境下,大家心情压抑,我每天晚上轮流去她们家学法,互相鼓励,找出不足,按真、善、忍的标准修好自己。十多天的时间,她们的状态就逐渐好起来了,都能正常下楼,正常出门讲真相去了。大法就是这么神奇。再说救人也是很急呀!”

我在给丈夫讲明原因的同时,也想到他同样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虽然尚未修炼大法,那也有他应该承担的。大法弟子的时间有多紧迫和宝贵啊,大法弟子的家人要是能分担一些大法弟子的工作、家务等,也是在兑现他们的誓约,摆放他们的位置。所以我在修自己的同时,注意给丈夫讲真相。因为我丈夫认识我的一些同修,在注意安全及他能接受的情况下,我也跟他说说我们修炼上的事。

渐渐的,丈夫了解我在做什么,也理解了我为啥要这么做,更知道了应该怎样配合我。我去哪儿学法或办事,也会告诉他大致方位和回家时间,让他放心。家务活、买菜做饭等,以前全部是我包揽,现在他能做好的,就力所能及的去做了,减轻了我的负担。有时出门,我跟丈夫说:“今天可能回来的要晚些。”他说:“没事的,不用管我,啥时候回来都行,吃饭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你注意安全就行。”在时间宽裕的情况下,我也给他做些可口的饭菜,关心他的生活。

我家小区旧楼改造,翻修楼顶。我家接收新唐人的锅安在顶楼的烟囱壁上,我叮嘱丈夫:“楼顶翻修前,要把锅拿下来,以防损坏。”一天下午回家,我看到吊车已经停在我家楼前了,锅还在。我進屋就跟丈夫急了:“锅怎么还没取下来?都已经开始翻修了。”丈夫说:“他们说今天不动工啊?”我说:“怎么不动工?!吊车都升上去了。”我俩边说着,边上去把锅拆了下来。话一出口,我知道自己错了。回来后,我跟丈夫道歉说:“是我不对了,刚才语气不好。我修了二十多年了,还没修好,还是这个样子。”丈夫平静的说:“你修的挺好的!”我有点诧异,从前都是他耍态度,没想到今天他能有这么平和的心态。我意识到,丈夫真正从内心认可大法弟子了。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通过一件件事,我不断的修自己。丈夫看到了我的改变,他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我丈夫发自内心的主动配合我做事了。有时我临时有事,或是家里来同修去不了小组了,他就去小组告诉一声;还帮忙给同修送东西;有的同修家我没去过,不熟悉环境的,他都陪我去,确定找对了,他再离开。

从前,丈夫配合我做事,是帮我做,有夫妻情份在。现在,他配合我做事,他的心胸大了,只要是大法救人需要的,无论谁的事,他都全心全意的去做。有难度的,他主动想办法帮助解决。我丈夫真正知道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做的事都是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他虽然尚未走入大法修炼,但身心多少也已溶在大法弟子的环境中了。

现在我能全身心的做证实法的事,没有时间限制,没有思想负担,很轻松。我会珍惜自己的修炼环境,珍惜最后的时间,更加精進实修,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

(责任编辑:伊文)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