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的故事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十一月二日】父亲在一岁多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去世了。他的父亲准备把他卖了换酒喝,他的外婆知道后,就把他接回去抚养。三岁多的时候,他的父亲也去世了,外婆也走了,后来就由他的舅舅抚养长大。父亲小时候的生活非常艰苦,冬天没有鞋穿,大清早光着脚去挑水;十多岁就给生产队放鸭子,挣高工分补贴舅舅家。鸭子喜水,得几个人赶着鸭子在田边、河边跑,累了就在田埂上睡觉。父亲小时候不懂的保养身体,等到了一定的年龄身体出现半边麻木。从我记事起,每天清早起床前,母亲都要用热热的水给父亲敷手臂。

一九九三年,师父到我们的城市办法轮大法学习班。我一听说法轮功就想去参加,父亲不同意,不给我钱。因为我上班挣的工资基本全部交给父母,只留十元钱做零花用,我就向同学借了五十元钱交了报名费,参加了师父的讲法班。我从班上下来后,整个人变了个样,从小就一直缠着我的胃病没有了,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世界观也发生了改变,变的自信、平和、乐观、向上,心胸开阔,不再为一点小事而生气,以前一有不顺心的事,我就把煤铲子摔的“啪啪”响,父母看我这样就躲的远远的。我的变化父亲看在眼里。

父亲的变化我也记在心里。母亲和我天天去参加集体炼功、学法,我让父亲和我们一起去炼功,他怎么也不去,可能是抽烟、喝酒放不下吧。父亲虽然没有和我们去炼功,可他也在变化,最明显的是,每天起床前,他不再用热水敷手臂了,还一改以往的“大男子”作风,主动帮母亲干活了。

有一天,我忍不住好奇的问:“爸,你怎么不热敷手臂了?”父亲笑着说:“现在不用敷了,以后也不用敷了!”我说:“为什么呢?”他开心的说:“有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看到一个人拿着一个大针管在我的腿上往外抽东西,只感到嗖嗖的,抽完后特别清爽,浑身轻松,半边身子不麻了!身体有劲了!以前干点儿活儿就累的不行,现在干再累的活儿也不累了!”

父亲没有上过一天的学,只是在当兵的时候学认了些字。由于小时候的经历,父亲养成了少言寡语的习惯,平时很少谈笑风生。下面的故事,有的是我们亲眼见,有的是父亲时不时“漏说”给我们听的,我们听后都觉的太神奇了!

第一个故事

父亲是一个木工,他们班组里有四个人,平时父亲和一个哑巴叔叔一起工作。有一天,他们两人在车间干活,哑巴叔在一边用斧头敲着木头,父亲在另一边锯着木头,各自干着手中的活儿。父亲随意一抬头,就见哑巴叔的斧头脱离了斧柄,直冲着父亲飞来,根本来不及躲,父亲眼睁睁的看着斧头在自己头前突然拐了个弯儿,重重的砸在身边的地上。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有后怕。“吓的我冒了一身的冷汗。”父亲说,“当时腿都软了,这真要打在头上,那我就完了!”父亲又说:“我当时就想,肯定是师父在保护我!真是太神奇了!我得谢谢师父!”

那时候,父亲还没有开始修炼呢!

第二个故事

有一天,我家的一只公鸡不知跑到哪儿去了,父亲到处找也没找到,心想:是不是跑到菜园子墙的那边去了?于是父亲就翻墙上去,走在挨墙的一排破旧的房顶上,想看看那边有没有公鸡。他刚走了几步,“咔嚓”一下,他的半个身子掉了下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唿”一下,他又站在房顶上了!他又走了几步,“咔嚓”,大半个身子又掉下去了,正想着,“唿”一下又升上来了,就这样来回了好几次!

父亲说:“按常理,这样掉下去,哪有自己升上来的?肯定是一掉到底了。要是真掉下去,可就没人知道我在哪儿。真的是有神在帮我。这回我从心底里相信了,大法的师父不是一般的人!太神了!”

第三个故事

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一的晚上,父亲搬来木梯子放在吊柜下面,他爬上梯子,准备拿里面的棉被下来给我们盖,刚登上几步梯子,就听到梯子底部“咔咔”响,木头裂开,梯子倒下,父亲也顺着摔下来,他的背部重重的砍在木茶几上。妹妹赶紧跑过去,扶起父亲,问他有事没有,摔着没?父亲站起来,扭扭腰,说:“没事。”第二天清晨,我们让父亲把衣服撩起来让我们看看背上到底怎么样?映入我们眼帘的是:皮肤颜色正常!不青、不红、不肿!如果不是师父保护,那么大岁数的人,重重的砍在茶几上,后果不堪设想。

经历了这一桩桩神奇的事情,父亲从反对我学法轮功,到变为支持我修炼法轮大法,最后自己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炼的队伍。他虽然认识的字不多,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转法轮》也能通读下来了!

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走过来,我们见证着大法在人间显现的神迹!谢谢师尊!千言万语难以描述我们感恩的心情!唯有在修炼的路上不断精進,以报师恩!

全家跪拜合十

(责任编辑:文谦)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